穿书成恶毒后娘我把男主弄哭了
  • 穿书成恶毒后娘我把男主弄哭了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虫虫飞作者
  • 更新:2022-07-15 22:54: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孩子都跑了!
继续看书
在理清纷杂的头绪之后,江莹莹不得不接受穿书的这个事实。她穿进了一本看过的古早文里,成了厂公男主的恶毒后娘。原主作恶多端,对待继子十分苛刻,所以男主在得势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原主挫骨扬灰!为了保住小命,江莹莹决定将继子引上正途……

《穿书成恶毒后娘我把男主弄哭了》精彩片段

大宣天盛十一年初春。

燕儿在天空欢叫,蝶儿在花朵中嬉戏。

依山傍水的沉湖村一片祥和,早起的乡亲们已经吆喝着赶往田间地头。

唯有靠浅水沟西边的裴家,悄无声息,只厨房里亮着零星的灶火。

不大的土坯房被隔成前二后一,前面左边的屋里,只有一张大床。

床上躺着一个十七八岁皮肤白皙,瓜子脸远山眉,带着几分俏丽的女子。

她一身桃粉色的旧薄袄打了几个补子,侧着身子虚虚盖着一床破旧的薄被。

她叫江莹莹,其实已经醒了很久,从屋里黑咕隆咚到晨曦微露,再到天光大亮,一动不动地躺着。

一双水灵灵的眸子却失神地望着屋顶漏光的瓦片。

江莹莹实在是有些难以接受,自己莫名其妙穿越的事实。

而且,她还穿进了一本自己刚看完的小说里。

小说叫《厂公大人的心尖宠》。

她不是女主,也不是女配,而是男主裴清河,幼年时期的恶毒后娘江莹莹。

看这本书的时候,她就特别讨厌这个角色,还在书评里吐槽自己为什么要跟这个恶毒后娘一个名字。

她害得男主的弟弟一死一傻,男主恨她如骨。

而且童年的悲惨经历和弟弟的死,也造就了男主偏执病娇又心狠手辣的性格,可以说是他黑化的主要原因。

最后男主当上厂公权倾朝野携恨归来,足足折磨了江莹莹三个月,什么酷刑都在她身上用了一遍,再将她抽筋剥皮挫骨扬灰,死得连渣都不剩。

想了想书中描绘的下场,江莹莹就不寒而栗,后背出了一层白毛汗。

“哎~”

闭了闭酸痛的眼睛,她心中又叹一口气。

这可怎么办啊?

她一个二十一世纪,母胎单身二十一年,大学还没毕业,连个男朋友都没有的人,居然成了三个孩子的后娘?

还是最恶毒最没人性的那种!

一想到马上要面对陌生的孩子,和未知的世界,生平没遇到过任何波折的江莹莹就彻底懵了。

可是这床上的被子枕头也不知道多久没洗,又酸又臭,还带着一股霉味,熏得她有些受不了了!

而且头顶房梁上的那只大蜘蛛,已经快爬到她床边了!

一个激灵,她从床上坐起来。

可刚一动,耳边就传来一道惊呼声。

江莹莹偏头循声望去,却见不知何时,一个骨瘦如柴的小男孩早已守在屋里。

见她醒了,三两步退到房门口。

他身体后拱,两只脚错开,双拳握紧,好似一只随时准备攻击的幼狼,警惕又畏惧地盯着她。

他一张又黑又油的脸看不清样子,长长的头发脏成一缕缕的发结。

身上挂着一件不合身的破棉袄,裸露在外的小腿伤痕累累,脚上踩着破草鞋,漆黑的脚趾袒露在外。

“裴清泊?”

江莹莹试探着喊道。

这么小一团,瞧着不过三四岁,应该是最小的那个孩子了。

可这也太瘦太小了吧!

这可比她姑姑家同样三岁的小侄子,小了一圈不止!

真不知道他身上到底有没有肉!

想到这,江莹莹的心仿佛被揪了起来,生生的疼。

见她转头看自己

裴清泊惊叫一声,转身就往外跑。

“等等!”

她还想说点什么。

只是,裴清泊见了自己,跟见了鬼死的。

可见原身到底有多遭人恨了。

这样下去可不行!

这孩子这么瘦,风一吹就没了,不吃多点,怎么行!

要不做点好吃的给他?

江莹莹虽然厨艺一般,但也会几道家常菜。

可是,这儿没有煤气炉……土灶要在么烧呢?

她挠挠头,有些为难。

对了,男主应该会用吧?

可是,他会教我么?

算了,还是自己慢慢摸索吧,总要先把这孩子喂饱点!

看他这样,她实在于心不忍。

正想着,耳边忽然叮咚响起了一道机械音。

【生活玩家系统激活……】

“啊!”

江莹莹吓了一跳,但下一刻,眼前突然浮现了一块半透明的面板。

玩家ID:江莹莹(21岁)

称号:无

天赋:?

生命:100/100

体力:100/100

力量:10(手无缚鸡之力)

技能:无

金钱:0(两)0(文)

“这……这怎么跟玩游戏似的?”

江莹莹对着半空抓了抓,却抓了一团空气。

这面板应该是印在她视神经上的。

【新手宝箱发放中……】

【力量属性+30】

【获得技能:初级采集(1级)、初级缝纫(1级)、初级烹饪(1级)、初级狩猎(1级)。】

【获得物品:百宝包*1、包子*3、金疮药*1、九花露*1、神农百草经*1、铁药锄*1、绣花针*1、铁锅*1、捕兽夹*1】

【日常任务开启:打扫屋子、做饭、喂鸡、洗衣缝补。(每完成一项可获得10点经验值)】

哇,这么多奖励,还有包子!

江莹莹开心极了,她将包子拿出来,准备待会儿给裴清泊。

有了系统,她一下子有了信心。

可以给他们做吃的、做衣服。

说不定还能从山上挖些野菜蘑菇什么的,改善一下他们的伙食!

一想到裴清泊那瘦小的身影,江莹莹就难受。

恐怕另外两个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真不知道他们说怎么活下来的,又经历了什么。

太谢谢你了系统!

她忍不住心中默念,发自内心地感激。

正开心的点开烹饪,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做得食谱,院外突然喧闹起来。

“江氏出来,赶紧把房子腾出来,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江莹莹一惊,从床上蹦起来,趴在窗户上朝屋外探头,院子里三个孩子不知何时已经堵在了门口。

房子?

什么房子?

一边走她脑海里搜索起关于小说的记忆。

呀!

剧情已经到了她把男主家的房子卖了?

江莹莹有些慌。

男主就是因为房子没了,害怕弟弟们被她卖掉,所以才带两个弟弟出逃,导致弟弟一死一傻从而走上了黑化的不归路!

所以房子不能卖啊!

心里一沉,她皱起了眉。

原身把卖房子的银子放哪儿了?

得快点找出来还回去,把房子拿回来!

她一边着急,一边开始在屋子里翻找起来。

可是房间本就不大,只有一个斗柜,里头塞了一床破被,几件旧衣服。

江莹莹全都翻了个遍,还把枕头里也掏了掏,床铺也被她一层层地掀起来。

依旧没有找到一个铜子。

就在她翻箱倒柜的时候,外面争吵起来。

“小杂种快让开,这房子已经是爷的了!”

脸上长了个痦子的男人恶狠狠地说道。

“不行!这是我家!”

裴清河张开只剩一层皮包裹骨头的双臂,堵在院门口。

他穿着已经黑得看不清本色的破麻衣,干枯开裂的嘴巴里牙齿咬得咯吱作响,一双恶狼般凶狠的眼神,死死盯着眼前的两个面目可憎的男人。

他身后,比他矮了一个头的裴清泽,手里哆哆嗦嗦地举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镰刀。

痦子脸根本没把几个小孩放在眼里。

随手一扒拉,就将他给推到一边,重重摔在了地上。

裴清泽看到哥哥被欺负,立即跑到了大哥身边愤怒地瞪着痦子脸

“不许你欺负我大哥,你这个丑八怪,癞蛤蟆!”

“这么大的人了动手打小孩,不要脸!”

“我告诉你,我爹爹可是大将军,你要再敢动手,我让爹爹打死你!”

痦子脸听到他一张小嘴噼里啪啦地骂骂咧咧,气得挽起袖子。

“你个小杂种!还敢骂爷!”

他扬起巴掌就要打。

江莹莹亲眼看到痦子打裴清河,吓得脸都白了。

可这家伙居然还要动手,他们不过是小孩子啊,哪能经得住他这一掌?

江莹莹想也没想,抄起门后的扁担就冲了出去。

她涨红着脸,闭着眼睛,就朝痦子脸的背一下下砸去。

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动手打人,拿着扁担的手都有些抖。

痦子脸没想到身后有人偷袭,被砸了个正中。

扭头看到又落下的扁担,下意识地抬手抓住。

定睛一看,居然是江氏,他气得劈手夺扁担。

可江莹莹下了死力气,发了狠地想要护着孩子们。

她没留意,自己的力量在系统的加成下,变得极为可怕。

只觉得这痦子脸是个银枪蜡头。

她猛地抽出扁担,又朝着痦子脸砸去。

“叫你打孩子!”

“这么小的孩子你也下得去手!”

痦子脸一开始还暴跳如雷,可挨了好几下后,竟然躲不过,被打得龇牙咧嘴。

“哎哟,姑奶奶别打了!”

“我错了,再不打了!”

他在院子里抱头鼠窜,头上一下子多了好几个鼓包。

一旁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裴清河,愣愣地看着江莹莹,眼里全是难以置信。

而裴清泽更是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一脸的恍惚。

最小的裴清泊吓得扑到了裴清河怀里,捂着眼睛不敢看。

虽然力气大,但跑了一会儿,江莹莹累得气喘吁吁。

她拄着扁担喘了好一会儿。

痦子脸捂着脑袋连滚带爬地躲到了院门口。

“江氏,你别嚣张!”

“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

“房子已经是我的了,你赶紧带着这几个小崽子滚蛋!”

他吆喝着,却缩着脑袋死死盯着江莹莹手里的扁担,生怕再挨上两下。

江莹莹这才想起,这家伙是来要房子的。

“房子我不卖了,我把钱还你!”

这话一出,痦子脸和三个孩子愣住了。

裴清泽凑到哥哥裴清河的耳边,狐疑地问道。

“哥,这老妖婆又想干什么?”

“不知道,但是她……有点怪怪的。”

裴清河盯着江莹莹,总觉得她似乎有些不对劲。

她恨不得他们死,怎么可能护着他们?

而且,她的力气怎么变得这么大?

裴清泽却不管这么多,这老妖婆心思歹毒,一定是憋着什么坏!

“该不会是要先骗住咱们,然后把咱们哄到镇上去卖了?”

“要不哥,咱们逃走吧,去找爹去!”

“我把她藏在床底下的钱换了个地儿,咱们乘现在拿了跑吧!”

裴清河一听,吓了一跳。

他瞪了裴清泽一眼:“你这胆子也太大了!”

裴清泽撇撇嘴:“横竖都是挨打,凭什么叫她好过?”

“而且她现在这么厉害,要是知道我把钱藏起来了,一定不会饶了我们!”

听到有钱,裴清泊却蹭到了二哥脚边,砸吧着嘴问道。

“哥,有钱了咱们买肉包子好不好?”

“还有肉饼!”

江莹莹不知道三只小狼崽在嘀咕什么。

她有些心虚地看着痦子脸。

痦子脸却伸着脖子怒道。

“江氏你耍我呢!”

江莹莹面露难堪。

但一想到身后是三个可怜的孩子,忙鼓起勇气劝道。

“有话好好说!”

“无非就是钱的事,你说个数,怎么样才肯把房子还给我!”

痦子脸一愣,气笑了。

“五两银子,一分都不能少!”

江莹莹有些懵,五两银子是多少?

听着似乎不多?

她正要答应,可忽的想到,她手里没钱!

对了还有系统,系统应该会给一点钱吧?

两个大大的0看得她目瞪口呆。

这……这可怎么办?

江莹莹快哭了。

按理原身应该是有钱的,但是她翻遍了也没有,要不问问孩子们?

她一扭头就对上了裴清河探究的眼神,以及裴清泽有些心虚的躲闪。

江莹莹没有注意两人的视线有什么不对劲,反而是看着他们身上又脏又破的衣服,和浑身消瘦的样子,十分不忍的转回了头。

算了,他们应该也不知道藏哪儿了,还是别为难他们了。

既然没钱,那要如何赎回房子呢?

她咬着下唇,急得额头冒汗,眼珠子转啊转。

忽的,江莹莹眼睛一亮,顿时有了主意。

她对痦子脸说道。

“我一时拿不出那么多钱!”

“但是房子我是肯定要赎回来的。”

“要不这样,我们分期付款如何?”

见痦子脸一脸疑惑。

江莹莹一拍脑袋,这才想起,这是古代,没有用花呗借呗分期这种说法。

她努力回想了一下,眼睛一亮解释起来。

“就是类似放印子钱。”

“我这会儿向你借五两银子,用以赎回这房子。就相当于,我借了你五两银子的印子钱。”

“然后三个月后,我还你……还你……六两银子,你看如何?”

顿时,三个孩子看她的眼神都仿佛在看个傻子。

痦子脸也露出一脸诧异的表情。

江莹莹:“……”

有……有什么不对么?

难道是她说得多了?

可古偶剧里不是动辄百两银子,她这才加了一两银子而已啊?

江莹莹倒是不担心自己三个月拿不出钱来。

有系统在,她每天努力一点,多采些药材拿到镇上去卖,三个月应该可以挣够钱吧?

痦子脸眼珠子一转,笑容满面。

当初江氏这房子才卖二两,本来就是贱卖。

这才五天都不到,他就以五两卖回去,平白挣了三两。

没想到江氏居然还要多给他一两,不答应才是傻子呢!

反正他也打不过江氏,要是对方耍赖不走,他还真不知道怎么收回房子。

“好!我再宽限你三个月!”

江莹莹见他答应,长长松了口气,当下点头应了。

总算度过了这场危机,她吓得后背都濡湿了一片。

痦子脸也不耽搁,立即转身就走。

乡亲们见状,已经没啥热闹可看,也纷纷散开。

见人走了,江莹莹松了口气。

她见三个孩子没有回屋,一个个看她的眼神十分不善,她又头疼起来。

“你们饿不饿?要不要吃包子?”

“我屋里还有三个包子,我去给你们拿!”

这闹腾一阵下来,她都觉得疲累无比,更何况是这么小的孩子?

要不是怕突然变出包子吓坏他们,江莹莹早就毫不犹豫地拿出来了。

听到包子,裴清泊动了动嘴皮,脚不听使唤似的就跟着往里走。

但裴清泽却一把抱住了他,嘴巴贴着耳朵小声训斥。

“你傻啊,她怎么可能给咱们吃包子?”

“一准儿又是哄你进去,把你绑起来!”

见裴清泊害怕的缩脖子,他又扭头对裴清河道。

“哥~她上哪儿弄五两银子,一准儿是要把咱们卖了!”

裴清河沉下脸,死死地盯着江莹莹,眼眶赤红,好似一头走投无路的饿狼。

原本因为房子赎回来而动摇的裴清河,抿着唇终究是点了点头。

而背对着他们的江莹莹还不知道他们的打算。

刚走进进屋,大门口的裴清河突然低喝:“跑!”

三个孩子拔腿就往院外冲。

等江莹莹听到声音,转身的时候,就见三道身影窜出了院子外。

江莹莹愣了一瞬,吓得赶紧追。

“喂!”

“回来!”

可她离门口本就远一点,等跑出门的时候,他们已经跑了老远,钻进了村后的山林里。

“糟了!”

江莹莹傻眼了。

他们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跑啊?

房子不是要回来了么?

不理解的江莹莹头都大了。

这可咋办啊?

山里那么危险,他们还都那么小,万一出事……

而且,小说里不是说,男主的弟弟一死一傻么?会不会就是这一次?

一想到眼睛澄澈明亮,煤球一样的裴清泊,很有可能会死,江莹莹的心就揪了起来。

“不行,必须快点找到他们!”

可她一个人,万一追上去三个人跑散了怎么办?

她得立即找人帮忙!

想到这,她左顾右盼,冲到了乡亲身边恳求道。

“大娘,我家孩子跑了,您能不帮……”

“大叔,我家孩子跑进山了,能不能求您帮帮忙……”

她悬着一颗心,红着眼挨个儿向乡亲求助。

大多数人见她靠近就躲了起来。

终于有个好心的婶娘摇着头道。

“你这样说没用的,还不快点去找里正!”

“喏,就在前面第四排,就是里正家!”

婶娘指路,江莹莹忙感激地道谢。

“你呀,这些年造了这么多的孽,要不是看你真急,谁会搭理你?”

婶娘叹息摆摆手,丢下一句话转身走了。

江莹莹苦笑,却不敢停脚,匆匆跑向里正家。

“里正!”

“里正,在不在?”

院门敞开着,她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屋里走出一个五十来岁的老人。

他灰白的头发一丝不苟地束起,浆洗得发白的灰袄子缠着一根麻绳做腰带。

干瘦的身子却脊背挺直,面脸的皱纹,却有一双锐利的眼睛。

见了他,江莹莹急道。

“里正,我家孩子不见了,三个孩子,最小的才3岁!”

听到这话,里正的表情一肃。

“孩子不见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只得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

末了,她又补充道。

“房子的事是我的错,我知道错了,不会卖房子的!”

“钱我也一定会还上!”

“孩子们现在危险,能不能求里正招呼大家伙儿,帮我先把孩子找回来!”

里正怀疑地盯着她,并不全信她的话。

但是到底孩子丢了是大事儿,也不能耽搁。

“这事儿我知道了。”

“帮你找孩子没问题,都乡里乡亲的。”

“但是丑话说在前头,你得证明,这孩子不是你故意赶跑的,或者卖了。”

江莹莹苦笑。

虽然一切都是原身的缘故,可事已至此,无论如何先把孩子找回来,不能让他们出事!

“我真的知道错了!”

“我想改过自新,求大家给我个机会!”

“我向您起誓,一定不会再亏待孩子们!”

里正沉吟片刻,对江莹莹道。

“不是我不相信你,但口说无凭。”

“而且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万一你又故态复作怎么办?”

江莹莹苦涩不已。

扫了一圈乡亲,看到他们看自己,带着不善与怀疑。

她必须要做点什么,才能让大家愿意再给她一次机会。

“我立字据为证!”

“另外,我主动写一份身契,交给您保管。”

“如果我再做什么对不起孩子,对不起裴家的事,乡亲们只管上官府告!”

哗~~~

话音落,人群里瞬间爆出惊呼声。

就连里正都错愕地看着江莹莹。

她居然敢写身契!

这个朝代,对逃奴的罪责可是很重的。

不但脸上要刻字,还会被送到矿山不见天日地做苦工。

下场可以说是很惨。

这下倒是不少人相信,哪怕她不对孩子好,但也是真心想要好好待在村子里。

里正犹豫片刻,点点头。

“好!”

“你有这个决心,咱们也不是不讲理的人。”

“乡亲们,先把家里的汉子们召集起来,进山找孩子。”

“天黑之前必须要找回来,天一黑,山里就更危险了。”

他一发令,不少男人动了起来,吆喝着挨家挨户去敲门,齐齐朝着山里跑。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