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的计谋赵思思
继续看书
我闺蜜,借口考试住到我家,吃我的喝我的,竟然还打我老公的主意,在我老公汽车的后排,放了一条内衣。老公看到先是一懵,接着一脸暧昧道:「嘿,老婆,干嘛呀?你这是要引诱我犯罪啊。」看着满脸犯贱的表情,最后一丝残存的理智告诉我,事情没那么简单。

《闺蜜的计谋赵思思》精彩片段

我闺蜜,借口考试住到我家,吃我的喝我的,竟然还打我老公的主意,在我老公汽车的后排,放了一条内衣。

老公看到先是一懵,接着一脸暧昧道:「嘿,老婆,干嘛呀?你这是要引诱我犯罪啊。」

看着满脸犯贱的表情,最后一丝残存的理智告诉我,事情没那么简单。

一个多月前,大学室友赵思思突然给我打来电话。

她说要来北京准备考个试,得住一个月,想问能不能住我家。

「我在北京也没个熟人,就只能靠你了。」

毕业后我和赵思思都没有见过面,只是偶尔在微信上聊几句老同学的事。

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我在和她说同学的事,毕竟我是她唯一还有联系的大学同学了。

也是这个原因,听到她要住一个月的请求,我虽然有点不情愿,但还是没有拒绝掉。

挂掉和赵思思的电话,我找老公郑超商量了一下。

我原本还担心他会拒绝,但郑超却表示很理解,「毕竟是你大学的好朋友,能帮还是帮一下。」

我立马将情况告诉赵思思,让她定好日期提前和我说。

「太好了亲爱的,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放心我不会白住你家的,洗衣做饭我样样行。」

「得了吧,你向来十指不沾阳春水,我可用不起你。」

调侃两句挂掉语音,我抽空将家里的客房收拾出来。

只是没想到,却为我自己引来一匹饿狼。

多年没见,赵思思还是依然的那么风姿绰约。

大学时候她就是我们学院排的上号的美女,追求者无数。

那会儿逢情人节女神节,带回宿舍的甜品就足够我们室友吃个饱。

倒是她,面对学校里面的男生却无动于衷。不过相比较她的这份定力,我更佩服的是她的游刃有余。

被她拒绝的男人无一不像骑士一样,执着地围绕在她周围,对她嘘寒问暖。

就在我们以为,赵思思会在她的骑士里面选择一个做男朋友的时候,她却找了一个大叔。

没错,大她将近二十岁的大叔。

骑士们的信仰崩溃了。从赵思思手机里传出的男生的哭腔,连我都听得心疼。

但当大叔第二天开着保时捷到我们宿舍,并拿着三台最新款的 iPhone 作为见面礼随时送给我们几个室友时……我们才明白,公主要的永远不是骑士,而是王子。

哪怕这个王子,有点老。

在和赵思思从机场回家的路上,我随口问了一下她和大叔的近况。

「嗨,早散了。」

听她说,毕业后当我们各奔东西的时候,她留在了那个二线城市,有着大叔的照应,也算衣食无忧。

虽然大叔已经有了家室,但赵思思也不求什么名分,倒也相安无事。


但一年前大叔被查出贪污,锒铛入狱后,赵思思的生活支柱坍塌了。

毕业后就没有工作过一天的她,此刻也有点束手无措,这次来北京考试,正是为了入职一家公司。

「还是你们好啊,毕业后就来大城市打拼,工作能力也有,小日子也过的不错。」

「不像我,这几年安稳日子过的什么能力都没有了。」

听她自怨自艾的叹息,我也只能安慰,「各有各的想法啦,谁不想安稳呢,我放弃了安稳生活的来北京,现在看着比你老五六岁呢。你还是刚毕业的样子,我才羡慕你啊。」

「这有什么好羡慕的。皮囊而已。我也是这一年才感悟到,女人,嫁得好最重要。郑超有能力有本事,关键还疼你,你这才是真的人生赢家啊。」

「赢个屁,那你是没见识过理工男的榆木脑袋。」

当初郑超给我求婚,我差点气到没答应他。

那会儿他刚从美国见完投资人,赶我生日那天回国,在机场接到他的时候,他先说了融资顺利的事,接着就在机场大厅,随手把订婚的戒指递给我说,「佩佩,咱俩结婚吧」。

是的,没有浪漫惊喜、没有烛光晚餐、连蛋糕也没有。就像在说「佩佩,我去个厕所」似的口气,和我求婚。

这还不是最气的,最气的时,他还兴冲冲地给我说,这戒指是在免税店买的,比在国内便宜了小一万呢。

这事我每次提起来都一股火气,旁边赵思思倒是听得乐不可支。

到家后原本计划着去餐厅吃,赵思思非要说亲自下厨给我们做一顿饭。

「好香啊!」郑超一进门就喊道,「老婆你是在做水煮鱼吗?怎么以前没做过?」

我白了他一眼,「你也是高看我了,我哪有这本事给你做。」

这时赵思思端着鱼刚好出来,「你回来的正是时候,最后一个大菜了。」

餐桌上满满一桌,水煮鱼、红烧肉、鱼香肉丝、糖醋里脊......

「这......都是你做的?」郑超不可思议地看着赵思思。

说实话,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相信赵思思能做出这些美食。

「哈哈哈,不然你以为是家有仙妻给你变的吗?我这些年虽然没有工作,可在厨艺上倒是进步不小。」

赵思思坐在我俩对面,认真地看我俩把所有菜品尝一遍。「怎么样?怎么样?」

郑超满脸陶醉地夸赞道,「饭店里的都没这么好吃。要能天天吃到就最好了。」

「天天吃我可保证不了,不过我在的这段时间,你俩的胃我给你们承包。」

「欧耶,过年了。」郑超想个小孩子一样在一边欣喜道。

我一记无影脚踢了过去,「思思过来是考试的,不是给咱家当保姆的,你嘚瑟什么劲儿。」

郑超故作委屈道,「那老婆什么时候才能也给我做这么好吃的吃的,这样我下班回来幸福感会爆棚哦。」

真是受不了一个大老爷们在这里装可怜。

赵思思看着笑道,「你俩结婚这么久还这么恩爱。真的好羡慕啊。不知道我能不能也找到一个像郑超这样的好男人。」

郑超在旁边埋头狂吃,放不下筷子。我听着赵思思的话,正好看到她的眼神正盯着郑超,我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可能是我胡思乱想,也可能是我小肚鸡肠吧。

赵思思只是眼神正好在郑超身上而已,她也只是随口拿郑超做类比吧。

我内心安慰自己,「思思,你也可以找到更好的,等我遇到合适的男生,就给你介绍。」

郑超这时插嘴道,「我身边单身的哥们儿可不少,有机会我挑一挑合适的。」

晚饭后回到屋里,郑超还意犹未尽。

「你觉得赵思思人怎么样?」我心里还想着饭桌上的话。

「什么怎么样?她做的饭挺好吃的。」工作上逻辑缜密管理上杀伐果断的郑超,情商简直是低幼水平。

「没问你饭!我是问你人,你觉得好看吗?」

「就那样吧,有什么好看的啊,老婆才最好看啊。」

好吧,这话我爱听。至于对赵思思的那一丝丝不妥,也懒得去深究了,也就住一个月而已。

郑超这时抱住我,「老婆,工作这么累,能放松放松吗?」


我的脸一红,「你给我收敛点儿,家里可是有外人在。」

「那我岂不是一个月不能和你羞羞了?」郑超一脸不可置信。

「反正你先忍着吧。」

「天呐,我被打入冷宫了。」

听着郑超的哀嚎,我沉思起来。

赵思思来的这段时间,说实话倒是带来不少便利。

我和郑超每天上班忙的顾不上家里,原本每周打扫一次,现在每天晚上到家都干干净净,而且有做好的饭菜。

她对郑超有意思这件事,难道是我想多了?

正好这段时间,因为公司西南地区业务的主管离职,老板让我出差一周去成都,在新负责人上任前先安顿一下员工。

家里面赵思思忙着考试,郑超最近要负责新品的上市也是忙得两脚不离地,也没有什么我担心的。

于是第二天收拾行李,飞去了成都。

刚去前两天,郑超早晚都会给我来个电话。

「每天忙死了,你还不在我旁边。」郑超在电话里没羞没臊地哼唧起来,「老婆,好想你啊。」

对付男人的最重要的就是不能让他们顺杆上爬,听到郑超一哼唧,我第一反应就是:

「你给我乖乖的,一个人寂寞空虚冷也就罢了,现在家里可是还有别人在的,你要敢给我动别的念头,小心给你掰断。」

我比了个手指弯下去的手势。

电话那头郑超立马乖顺说道,「老婆你干嘛提她啊,我俩这每天就是吃饭照个面而已,平时连句话都不说。」

虽然我觉得郑超还是有最基本的自律,不然我也不可能决定出差。

但这预防针可不能不打。

期间呢,我得空的时候也会和赵思思聊天,问问她最近的考试进度如何,顺便千叮咛万嘱咐,让她别再继续做饭了。

「你这每天大餐备着,我感觉不付你工钱我都不好意思了。」

「我家老郑的胃口这几天被你喂刁了,你走了她可就不好好吃饭了。」

赵思思倒也听得进去,后面也就没再做饭了。

只是临到出差结束前两天,郑超却不给我打电话了。发微信过去,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忙。

到了夜里十一二点,才给我回复一句,「刚下班到家,我先睡了。」

我旁敲侧击地问赵思思,老郑这两天是不是都是夜里才回家。可赵思思却不回复我微信了。

担心也没用,原本周六才能到家,我改签到周五,刚下飞机就火急火燎的赶回家。

一推开门,郑超在客厅的电脑桌前忙着办公,餐厅上摆了两盘刚做好的菜,赵思思在厨房正在熬着粥。

我把行李放在一旁,郑超见着我到家赶忙起身接过行李。

「老婆不是说明天才回来吗?」

「我怕再晚一点回来,你人都不见了。」

正巧赵思思此时端着一碗粥出来。

「思思,不是给你说你别做饭了么?再这么做,我付你工钱吧。」

赵思思先是一愣,忙回道,「你家老郑说今晚肚子不舒服,所以我就给他随便准备了点。」

我瞪了郑超一眼,「你肚子不舒服啊?我还以为是你嘴巴哑了,这几天两个电话都没有。」

郑超一挠头,眉头接着一皱,「对不起老婆,这几天冷落你了,本来上市的产品出了硬件问题,一批准备上市的货现在全部返厂,处理这事成天忙到焦头烂额。」

接着我看到铺满办公桌的设备图纸。郑超是没说谎。

看来又是我多想了。本来火急火燎到家攒着一肚子的火气,现在这情况倒是我自己的不是了。

就连我看赵思思的眼神都有一丝的愧疚。

好在他们也没有在意我话里的不满。

吃完饭,赵思思从厨房端了一杯热水,手里还拿着药,走到郑超跟前,「老郑你把这药喝了,胃疼就会好点了。」

郑超无所谓地将水杯接过去。

从洗手间出来的我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一股莫名的怒火又腾一下燃了起来。

我拉着郑超回到屋里。

「你是不是对赵思思有意思?」我劈头盖脸直接问道。

「你说什么啊?我怎么可能?」郑超一脸茫然。

「那你是脑子有毛病吗?」我压着嗓子冲他骂道,生怕外面的赵思思听到里面的动静。

「于佩佩你有话好好说啊。」


「那我和你好好说,赵思思给你送药,你就这么一股脑子就吃了?」

「不然呢?人家也是好心好意啊。」

「你们是当我死了吗?我的男人用得着别人照顾?」我现在真的是要被郑超的脑子气死了。

「老婆你是不是想太多了,她就是关心我而已。」

「好一句关心你,今天关心你肚子,给你吃药,明天是不是就能关心你工作,陪你上下班熬夜,后天没准关心你睡眠质量,还要陪你上床?你都来者不拒吗?」

听我说完,郑超却哑然失笑。「能不能严肃点!」我非常不满地说道。

「老婆,你是不是吃醋了?」

「你放屁,我吃什么醋?我这是在教你什么是分寸。」

「好好好,是我不好,但老婆你真的想多了。赵思思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蜂腰肥臀的,我才不信哪个男人会不喜欢她那样的。」

「我啊,我就不喜欢,我就喜欢你这平胸小屁股......」

没等他说完,我一脚直接踹过去,「你骂谁呢?」

被他这么一闹,我的气也消了一半。要说郑超不喜欢赵思思这种美女我才不信。

但他又和我说,在我出差的这段时间,赵思思其实已经在约会了。

约会对象是郑超的哥们儿,邹海洋。

「佩佩,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我刚出卧室,赵思思就站在客厅对着我楚楚可怜地发问。

毕竟我进门时的反应,除了郑超那种榆木脑袋,是个人都能明白。

「没有没有,思思你别误会,我就是生气郑超那几天不理我,和你没关心。」

「真的吗?」赵思思向我确认,「你和郑超是我见过最幸福的一对了,我蛮害怕最近会影响到你们。」

「没有啦。」

没有谁能忍受一个美女在你面前楚楚可怜,即便我是个女人也不例外。

但我多少还是能保持一丝理智,就是她现在还是有演的成分在。

至于在演什么,我就不想深究了。

我假装关心问了一下她和邹海洋的发展。

从她的回答中,只是知道,她对邹海洋感觉不错,但能不能好,还得在看。

邹海洋的情况,在郑超的一帮朋友里面,不算好的,虽然在大厂做运营,但快三十了,还没有混到小组长。

但好在为人踏实,重点在北京有户口有房,后面也不乏排队的追求者。

我不清楚她对邹海洋犹豫的点在哪里,于是又问她,更喜欢什么样的男生。

可她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口。

想想大学时候,她身后那一帮骑士各有千秋,但谁能想到她就是看上了有钱大叔呢?

我不做评价,只是觉得她可能不太清楚自己要什么。

反正很快一个月就要到了,她考完试,大概率还是会离开北京吧。

哪知道没过几天,赵思思和我说他们的考试又往后延期了,具体延期多久还得过几天才知道。

「不好意思,可能还得再借住几天了。」

住都已经住了,多几天也无所谓,郑超却哀嚎起来,「还要再憋几天啊!」

我整个人大无语,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吗?

但这些天,我的不安却依旧挥之不去。

最明显的就是赵思思有点过分在意我们,更准确的说,是在意郑超的「需求」。

有一次晚上临睡前,郑超随口说了一句很久没有吃鸡蛋灌饼,还蛮想这一口的。

结果第二天一早,赵思思就已经买好了三份鸡蛋灌饼,「我就是早上想去晨跑,回来路过时候就想着顺便帮你们带了。」

合情合理,我也找不出毛病,只是吃着总觉得不是滋味。

还有一次我们三个人出去逛街,逛到乐高时,赵思思站在海贼王的乐高面前就已经挪不开腿。

先不好奇大学四年都没有看过一次《海贼王》的赵思思,怎么就突然迷恋上热血漫画。

海贼王死忠粉的郑超已经和赵思思,站在乐高店里喋喋不休起来。

他俩聊的其乐融融,我倒是像个第三者,在一旁吹冷风。


再接着,有几天,连续看到赵思思和郑超晚上一起到家。

「我上培训课的地方离老郑还蛮近的,我就下课顺便等郑超一起回家啦。」

这是赵思思给我的解释。

依旧合情合理,但就不是滋味。

我就是再蠢,也知道这事不对劲了。

我问了一下邹海洋那边的情况,才知道最近一个星期,赵思思和他根本没有联系。

紧接着,我就在郑超的汽车后座位下面,找到了赵思思的性感内衣。

而我之所以会知道这条内衣是赵思思的,还是因为有一次她洗完内衣,问我搭哪里比较好。

我找了个架子放在客房,她把内衣晾在屋里。

那时我注意到赵思思的内衣,怎么说呢,都极尽性感吧。

各种类型的都有......

但我没想到,她已经勾搭到这个程度。

究竟郑超和她有没有上床?在回家路上我反复纠结。

论说以我对郑超的了解,我实在不相信他会做出这种事。

但以我对男人的了解,我又没有把握了。

最关键这段时间都在家里,车上倒是他俩发生关系的好地方。

所以这条内衣出现的位置就非常合适不过了。

晚上郑超刚到家,我就立马拖他进卧室。

当我拿出那条蕾丝半透明内衣,他先是一懵,接着一脸暧昧道:

「嘿,老婆,你这是干嘛呀?家里现在还有外人呢,你这是要引诱我犯罪啊。」

看着郑超满脸犯贱的表情,不用我质疑,我也知道这个榆木脑袋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心里松了一口气,看着郑超欠抽的表情。

「这是赵思思的,不是我的。我在你车的后座看到这条内衣的。」

「WTF?这不可能啊,我啥事也没干怎么可能会在我车上。」

「我相信你什么事也没干,但你就没发觉,赵思思对你有意思?」

「她对我有意思干嘛?我是你老公啊,她对我有意思也没用啊。」

呵,没用?也只有郑超这种男人才会觉得没用了。对赵思思而言,世上没有挖不动的墙角,只看她愿不愿意挖了。

其实赵思思的这次手段最大的 bug,就是我已经知道,这内衣是她的。

假如我不知道,看到这么一条内衣我铁定会认为郑超在外面有女人了。

按照她的预定的套路,我此刻应该和郑超大吵一架,然后摔门而出。

她一边会安慰我,我是不是误会郑超了,也会和我说,男人犯错是很常见的事,让我不要放在心上。

另一边,以她的颜值、以她勾搭男人的本事,安抚一个委屈的男人也是分分钟的事。

只可惜我知道内衣是她的,而她想挖的墙角,又是郑超这种情商大条的纯直男,她的功夫可算白费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赶她走吗?」郑超愁容满面地问我。

因为一条内衣就赶走她?她可以咬死不承认这内衣是她的。然后可怜楚楚地离开。

想到她可怜楚楚的样子,我却有点反胃。

反正等她考完试也没几天了,再陪她耗耗呗。

出了房门,我敲了敲客房的门。

进屋后发现赵思思正在化妆。

「你这是要出门吗?」

「啊?不啊,就是简单补补妆啦。」她愣了一下,似乎在思索什么,「佩佩,你和老郑没事吧?我刚刚听到你俩似乎在吵架?」

我心里冷哼,发现事情不按套路在发展吧!

「没有啦,就是老郑新品上市的问题不是解决了吗,他非要出去庆祝,我说创业还是辛苦,就在家里吃好了。」

「但现在家里只有你厨艺最好了,我就想看你能不能今晚掌厨做一下。」

赵思思放下粉刷,「没问题呀。我还以为什么事呢。」

一桌子六个菜,赵思思做完后,汗水已经把她的妆容弄花了,粉底浮着显得脸色惨白。

我和郑超正在沙发上,一边吃着水果,一边看着电视综艺大笑。

「饭好了,老公我们去吃饭吧。」

我拉郑超起身到餐桌。看着赵思思浮粉的样子有点好笑。

「辛苦思思啦。」我冲着赵思思说道。


接着又转身和郑超说,「老公,思思离开后我们就吃不到这么好吃的饭了,你说我们要不要完了找个保姆啊。」

「那也成,咱俩也省得叫外卖,这样吃还健康点。」

我内心不由得发笑,郑超可能听不出我话里的意思,但赵思思肯定是清楚的。

一桌子的菜,赵思思没动几下筷子,就回卧室休息去了。

赵思思还要在家里呆几天,但保不齐她又要作什么妖。

第二天我就找人在家里装了监控。以防万一。 

这几天倒是相安无事,我心想着她的考试也应该快结束了。

但我没想到的,监控装好后,这几天却让我知道了另外一件事。

当年大学毕业,赵思思和那个大叔在一起第二年就生下了一个孩子。

现在这孩子被她丢给她妈在抚养,大叔出事后,她就一直拒绝承认有这个孩子。

一直对外宣称自己单身。这点还蛮让我意外。

又想到她最近的考试,我去一查,结果发现她要参加的那个考试,上周就已经结束了。

感情她这些天就我在家占着白耗着呢。

晚上吃饭时,我故意哪壶不开提哪壶。

「思思你也别太难过,这次考不上,明年继续考。」

赵思思显然没想到我会说出这句话,「啊,你已经知道了?」

「这又什么不能和我讲的啊,我又不会取笑你。」

「不好意思,打扰你家这么久。」

「有什么不好意思,都是姐妹。」我故意把「姐妹」这俩个字咬的很重。

事已至此,她已经在我家呆不下去了。

隔天后,她收拾好行李准备离开,我原本还客气说要送她去机场。

她执意拒绝。

想想这些天发生的事,和闹剧似得。

我目送她离开后回到屋里,郑强一脸不怀好意地充着我笑道,「老婆,此刻春宵,值千金呐。」

事情到此原本应该结束的。

只是没想到,半个月后,我在隔壁小区,看到了赵思思身影。

一番打听,我才知道原来她在我家住的那段时间,就在软件上勾搭到我们隔壁小区一男的。

离开我家那天,径直就搬去隔壁小区。

只是这次,是她想要的终点站,还是落脚的场所,我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我想到她还有个孩子,被她丢在老家不管不顾,就让我有点心疼。

既然赵思思现在有了落脚的场所,就应该和自己的孩子团聚才是。

我拨通了赵思思她妈的电话,表示现在思思在北京稳定下来,也快过生日了,想让她和孩子团聚一起过个生日,当是惊喜。

然后我和她妈说了赵思思现在的地址,并给她妈转了车票钱。

希望赵思思和他现在的男朋友看到孩子不要太感动。

毕竟,我和她,姐妹一场。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