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光中的告白
  • 火光中的告白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江熠
  • 更新:2022-11-15 13:41:00
  • 最新章节:火光中的告白第6章
继续看书
「妈妈,这是偶像见面会吗?」追尾消防车后,前任穿着消防服下来了。我慌了,只想赔钱了事。好大儿激动得顺带将我往前一推。

《火光中的告白》精彩片段

「妈妈,这是偶像见面会吗?」


追尾消防车后,前任穿着消防服下来了。


我慌了,只想赔钱了事。


好大儿激动得顺带将我往前一推。


「叔叔们,我妈妈还单身哟。」


「?」


这辈子没这么无语过。


1


新手上路,又着急忙慌送儿子上学。


所以后面的车一按喇叭催促,我的心就莫名晃起来。


前面一辆消防车把红绿灯挡了个严严实实。


猝不及防的刹车,更令我手心出汗。


砰——


得,撞上了。


还特么撞的是消防车。


我第一反应是看儿子的安全,幸好买的儿童座椅够结实。


第二反应就是我完了。


听说一辆消防车几百万,我赔不起啊。


颤巍巍下车,对着面前一群小红人鞠躬道歉。


「对不起,是我技术不到家。」


一个脚蹬军靴的男人走到车身后,观察片刻。


「胆儿挺肥啊,消防车都敢撞!」


我尴尬不已,抬头看向他那张脸时,愣在原地。


眼前这位帅的一批的男人,不就是我那前男友嘛!


矮团子从车上跳下来,兴奋不已:「妈妈,好多偶像哎!」


儿子俨然一副迷弟模样,挨个跟消防员握手。


「叔叔好!」


「叔叔真帅!」


「叔叔太酷了!」


「我长大了也要像叔叔一样当消防员。」


等来到前男友身边,儿子眨着乌黑的大眼睛,笑容可掬。


「帅叔叔们,我妈妈还是单身哟。」


话音刚落,人群中响起哄笑声。


我脸颊滚烫,恨不得捂住儿子的小嘴。


讲真,差一点我就捂脸躲进车底下了。


事已至此,我肯定不能逃避责任。


「我认错,我赔钱,您看多少合适?」


我眼珠子乱转,始终不敢看许慕白那张含笑的脸。


其中一位消防员挠挠头,「这种情况实属罕见,我从业六年,还真第一次见敢撞消防车的。」


我羞愧难当。


「要不您还是问我们队长吧,许队,您看呢?」


许慕白是队长?


不只是心虚的缘故,对上他我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许、许队长,您看呢?」


许慕白似笑非笑地望着我,「你想公了还是私了?」


这、这、这是我能决定的事吗?


「还是公了吧。」


许慕白嗤笑一声,「哟,宋冉,长进不少啊。」


我讪讪地笑着,「哪里哪里。」


他仔细观察了被我撞过的地方,又回头看看我的车头。


「消防车皮实,掉了点漆,没什么大碍,倒是你的车——」


引擎盖儿都张嘴了,似乎在发脾气。


这辆五菱mini小电车是我买来专门接送儿子用的。


平时开着挺方便,哪知道这么不经撞啊。


我很上道,「我的车肯定不用你们赔,责任在我!许队长,您公事公办,该赔您多少我出就是。」


他微微皱眉,「是赔消防队,不是我。」


呵,还挺严谨。


「还不好说,先留个电话吧。后续赔偿等跟队里报过后再联系。」


呃……


也行。


事情都解决了,再堵着路就不大好了。


我准备带着儿子离开,他拉着许慕白的手死活不愿松开。


「你该上学了,等放学了妈妈再带你参观消防队好不好?」


「妈妈骗人,妈妈才不带我去,你工作很忙的。」


要是地上有缝,我早钻进去了。


儿子,妈妈丢不起这个人啊!


「宋知鸣,你这样会耽误消防叔叔救人的,对不起啊,让大家见笑了,孩子小骄纵坏了。」


我本想把儿子抱过来,不料许慕白轻松地从地上捞起矮团子。


「你的车再开上路很危险,学校在哪儿,顺道送你们。」


其实我还可以打车,但显然他没给我这个机会,抱着儿子就钻进车内。


车内他的同事们脸上憋着笑,甚至还有人热络地介绍起来。


「我们许队长还单身呢!」


儿子:「我妈妈也单身。」


「……」


「可以了解了解哈!哎对,你加我们队长的微信了吗?」


热情的消防小哥哥就差把许慕白的二维码贴我脸上了。


我尴尬不已,「留电话了!」


「微信方便啊。」


我不想掏出手机的原因之一是因为,许慕白已经在我微信的黑名单挺尸几年了。


这一路上,汗都把衬衣湿透了。


便宜儿子还跟许慕白约定好,周末要去参观消防车。


我一把将儿子塞进老师手里,示意她赶紧带进教室别丢人了。


「今天谢谢你了。」


许慕白双手插兜,帅气逼人。


他五官俊朗,身材高大,是标准的美男子。


当他勾起唇角微笑时,总有种精明的味道。


「哟,能从你口中听到谢字,可真不容易。」


得,就当我刚才的话是放屁。


「走吧。」


我懵了。


「去哪儿啊?」


许慕白微微皱眉,「你的车不要了?」


「要,要!」


怎么能不要呢,刚才联系了拖车公司拉到门店维修,估计儿这会儿该到了。


许慕白突然说:「等我五分钟。」


他跳上车,三分钟后下来,身上的消防服脱去,换上了一套黑色运动服。


「许队长,去修车我一个人就够了,不能再麻烦你了。」


许慕白瞥了我一眼,轻飘飘来了一句:「你想多了,我是怕你跑了。」


「你不是有我电话吗?我能跑哪儿去?」


「谁知道你这些年跑哪儿去了,微信电话都拉黑。」


「……」


好的,当初确实我拉黑的。


我跟许慕白是高中同学,高考结束之后我跟他告的白。


本来我只是想给高中三年的暗恋一个善始善终的结局。


结果却没想到他竟然答应了我的告白。


就这样我们成了男女朋友。


考去了同一所大学,这期间,我们一直是朋友眼中的模范情侣,所有人都认为我们毕业就会结婚。


但事实却是在毕业当天我给他提了分手。


至于原因嘛……


无非就是跟许许多多普通的毕业季情侣一样。


因为没有了学校这个乌托邦的庇护而不得不直面现实的残酷。


又因为不够成熟而无法体会对方跟自己一样忐忑又迷茫的心情。


工作上的压力跟生活中无止境的争吵终于让我崩溃。


在拿到毕业证书的当天,我收拾好自己所有的行李,平静的跟许慕白提了分手。


我永远都记得许慕白当时震惊又受伤的眼神。


他几乎本能的抓住我的胳膊,力气之大像是要将我的胳膊生生的捏碎。


但我只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便是这一眼,让许慕白猛地抿住唇,接着一点点放开了我。


我没敢再看他受伤的眼神,只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让我窒息的地方。


我累了,他也累了。


那个时候的我们没有办法去平衡我们之间的关系。


无谓的坚持,只会让我们连最后一丝体面都保留不下。


至于宋知鸣……


发现他的存在的时候我也很惊讶。


因为我很清楚,我跟许慕白的防护措施一直都做的十分完备。


然而这个孩子还是来了。


从最开始发现这个孩子的恐惧无措到最后下定决心留下他。


他的出现,就像是强迫我褪去学生的天真,快速成长起来的推动剂一样。


……


这些事情明明已经过去了许多年,但回忆却无比清晰。


我没敢去看许慕白,只是含糊的应付道:「那就麻烦许队长了。」


许慕白「嗯」了一声,带着我走到了他的车旁。


他很自然的帮我拉开了副驾的门。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上去。


许慕白的车很宽敞,我坐在里面,控制不住自己悄悄的观察起来。


干净、简单,连车载熏香都没有,很有许慕白的风格。


而且最重要的是……没有一点女人的痕迹。


许慕白已经发动了车子。


他一边透过后视镜观察着后面的路况,一边单手打着方向盘。


我的眼神控制不住的往他线条流畅的手臂上去看。


不得不说几年不见,许慕白越发的迷人了。


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控制住自己没有不争气的让眼泪从嘴角流出来。


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我强逼着自己移开视线。


不行宋冉!


控制住自己!


想我当初为什么要那么决绝的把他所有的联系方式拉黑!


不就是清楚自己的自控力,怕自己忍不住回去找他吗!


许慕白把车开到了马路上,SUV平稳的随着前方的车流前进着。


这会儿安静下来,我才开始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了尴尬。


提问跟前男友在一起怎么才能显得自然不做作?


在线等挺着急的。


「孩子他爸呢?」许慕白突然开口,问了我一个措手不及。


我嘴比脑子快道:「死了。」


合格的前任就应该跟死了一样,这么说也没问题吧?


许慕白似乎被噎了一下,扭头看向我的眼神有些气急败坏。


我自觉自己这波敷衍的太过明显,赶紧找补了一句。


「那就是个渣男,知道我怀孕就跑了,在我这里就跟死了一样。」


说完,我在许慕白古怪的眼神中心虚的别开了眼。


「主要是我魅力太大,分手之后无缝衔接。」


「那个啥,你也别太心疼我哈。」


上帝,我在说些什么!


许慕白轻轻嗤笑了一声。


恰逢红灯,他把车子停稳,直接转过身面对我。


他漆黑的眼眸深深地盯着我,像是要让我的谎言无所遁形。


我被他看得承受不住,差点就要弃车而逃。


就在这时,他突然开口道:「所以,宋知鸣现在没有爸爸?」


嗯?


我心里咯噔一下,小心翼翼的点了点头。


「理论上来说……确实没有。」


许慕白若有所思的点了下头。


我心里蓦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刚想说什么,面前的红绿灯已经转红为绿。


许慕白没再跟我多说,他重新发动车子,一路沉默把车开到了4s店。


他刚把车子停好,我就逃也似的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没等许慕白一起过来,我飞快的跑进店里去询问我车的情况。


结果毫无意外。


消防车安全系数太高,我的小车承受不起,大概还要修个几天才可以。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已经开始头疼接送宋知鸣上下学的问题。


不行就只能再早点出门挤地铁了。


还有我上班……啧,真的有点不太方便。


但急也没办法,我只能跟经理道过谢,登记过后就离开了。


许慕白正靠在车门上抽烟。


看到我过来,他十分自然的将抽了一半的烟头捻灭,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我看着他抽烟有些别扭,要知道许慕白从前可是烟酒不沾的优良青年。


但这其实不是我第一次见他抽烟……


许久之前……我也见过一次。


因为他抽烟勾起了一些回忆,我没控制住脱口而出道:「你现在要抽烟啊?」


「嗯。」许慕白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


他没有解释,只是绕到副驾驶帮我拉开车门,问道:「车怎么样?」


「还行吧。」我有些头疼,「就是还要修几天,暂时提不回去。」


我坐进车里,等到许慕白也进来之后才问他。


「你待会儿忙不忙?能不能顺路送我去个地铁站?」


许慕白挑了下眉,轻瞟了我一眼:「还要上班?」


我点了点头,那不是废话。


不上班我跟儿子喝西北风吗?


但鉴于我现在还在他的车上,所以我选择好声好气的解释。


「我只请了半天假,地铁过去还要一个小时,我早点去吧。」


说到这,我还是没忍住叹了口气。


许慕白发动车子,他问道:「你公司在哪?」


我报了个地址,并告诉他坐三号线就可以直达。


许慕白只是「嗯」了一下表示了解。


直到我眼睁睁看着地铁战在我的面前一闪而过,我这才着急的拍了下他的胳膊。


「停车停车!过了!」


许慕白巍然不动,连晃都没晃一下。


他慢悠悠道:「我今天出完任务后正好轮休,送你去公司。」


我被他这发不声不响的马后炮震得头脑发蒙。


等我反应过来想要拒绝的时候,车子已经跑到了绕城的高架之上。


我:「……」


我有些气闷的靠在了椅背上,双手抱胸把头一偏,决定下车之前不理许慕白了。


结果许慕白还挺开心。


轻笑的声音绵延不绝的传进了我的耳朵里。


我:「……」更想打他了怎么办。


下午到公司的之后,我疲惫的趴到了桌子上。


至于为什么下午才到?


因为中途许慕白绕了个路,死活非要跟我一起吃午饭。


我毫无拒绝的余地,等到吃完饭再来公司,竟然刚刚好到下午上班的时间。


这半天假我是真没请亏。


心累的长出一口气,我想到许慕白说下午还要接我下班顺便接儿子,我就想剁了早上没有及时踩住刹车的那只脚。


然而工作还是要继续。


堆积了一上午的工作安安静静的摆在我的桌子旁边,我忙到最后,已经连下班的时间都忘了。


当我好不容易把最后一张表格做完,我拿起手机一看时间,直接从座位上弹了起来。


完了完了!又过了接儿子的时间了!


我要被儿子骂死了。


我拿起包急急忙忙的往外跑,手上熟练地打开通话记录想给儿子的老师打个电话。


结果我就看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未接来电竟然高达了十几个。


我愣了一下,就这会儿功夫,那个号码又打来了一遍。


我下意识的点了接听,许慕白好听的声音透过话筒传来:「你下班没?」


我刚想回话,突然听到电话那头还有另一个熟悉的声音。


「哥哥,我妈能接电话了就说明她下班了!不然你就是把手机打爆也找不到她的!」


嗯???


这不是我儿子的声音吗!


我急忙问道:「宋知鸣在你那?」


「嗯。」许慕白应了一声,我听到他跟宋知鸣温柔的说了句等一下,这才转过头来继续跟我说。


「我打你电话打不通,看着快到孩子放学时间了就先把他接到了。」


「你要是忙完了就来楼下等等,我们过去接你。」


我张了张嘴,下意识的想拒绝,但又想到儿子还在他手上。


毕竟是我忘了接儿子人家帮了忙,我总不好再说什么不好听的话。


略微沉默了一下,我轻声道:「好,今天谢谢你。」


许慕白轻轻笑了起来,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愉快:「没事,我们很快到。」


我许多年没从电话里听到过他的笑声。


这会儿,熟悉的被撩拨的麻养感透过耳骨传遍全身。


我就像被手机微弱的电流电到一样,猝不及防的热意在脸上炸开,让我猛地挂断了电话。


冷静冷静!宋冉你把持住!


好马还不吃回头草呢!你不能连个动物也不如!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