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畅读佳作推荐
  • 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畅读佳作推荐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于自乐
  • 更新:2024-06-15 22:06:00
  • 最新章节:第19章
继续看书
其他小说《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是作者“于自乐”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陆松霍庭琛,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等陆松拿到楚辞忧手上的地皮,她就要嫁进陆家了。陆家书香门第,比暴发户起家的楚氏高贵。等她进了陆家门,圈子里谁还敢说她不是真名媛?“爸,等我嫁到陆家,会好好孝敬您和妈妈的。”楚嫣然眨着水汪汪的眼睛,真诚又可爱。楚学坤最吃她这一套,终是挥挥手:“去吧!”]“爸,这个月的零花钱还没给我呢!”楚嫣然笑着伸出手。......

《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畅读佳作推荐》精彩片段

《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由于自乐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现代言情、豪门总裁、宠妻、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佚名所吸引,目前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这本书最新章节第310章 终极项目已启动,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目前已写626621字,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现代言情、豪门总裁、宠妻、佚名现代言情、豪门总裁、宠妻、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书友评价

作者写个结婚的番外吧这结局太草率了都领了个证好难受[哭][委屈]

作者大大什么时间更新[抓狂]好想看后面的

笑死我了,不会把吃下虫蛊吧管家当成老公了吧[笑哭][笑哭][笑哭][笑哭][笑哭]

很久没有这么喜欢一篇小说了,啥时候完结

剧情特别突然,感觉从霍被反派抓开始到现在把青田帮人都给扬了,这里边各个事件的展开很突然,读着感觉节奏断层式变化,让人不是很容易融入新剧情。 已经追到完结了,总体感觉读着挺舒服的,但是个人觉得到后期写的比较仓促,剧情走的太快了的感觉,包括结尾也结束的特别草率,但总体上还是值得一读的(「・ω・)「嘿

越后期越不好看了。[尬笑][尬笑][尬笑]后面越来越烂,女主作精本质出来了离了也好,男主独自美丽。反正要是我就离了。真是越写越烂。

热门章节

第169章 桂秀求药

第170章 辞忧被绑架

第171章 他一直知道,她能听到心声

第172章 霍庭琛站起来了!

第173章 霍庭琛竟然是…

作品试读


“原来是被子掉了,我怕冷才寻着热源钻过去的。嗯,就是这样。”

楚辞忧自我解说着,目光却下意识的往某个地方瞟。

很平静。很好!

楚辞忧松了口气,赶紧洗漱离开。

她关上门的时候,霍庭琛才徐徐弯起唇角。

蛮可爱的,可以考虑长期留用。

……

有霍庭琛的“殷殷教导”,楚辞忧进步神速。

从最初的一无所知,渐渐可以独自判断小项目。

江北看到眼里,喜在心头。时不时就找秦如芳汇报一下工作,秦如芳也很高兴。

几天后,楚辞忧在霍氏大展拳脚的消息传到楚家。

楚学坤一宿没睡。

他捏着燃烧了大半的烟,在书房走来走去。

楚辞忧才进公司几天,就得到霍氏股东和高层的信服。

就连大房霍建树,也被她压得没有进公司的机会,最后签了个对赌协议。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女儿有经商天赋?

“爸,你起这么早?”

楚嫣然打扮得花枝招展,在清晨和煦的阳光下像一朵盛开的花儿。

美则美,却没啥头脑。

成天只知道花钱,家里的事半点儿忙也帮不上。

楚学坤突然心生厌恶,没好气地问:“大清早打扮成这样,你要去干嘛?”

“爸,今天是陆夫人的生日,我要去陪她逛街,给她买礼物。”楚嫣然笑得很开心。

母凭子贵,她已经得到陆夫人的认可。

等陆松拿到楚辞忧手上的地皮,她就要嫁进陆家了。

陆家书香门第,比暴发户起家的楚氏高贵。

等她进了陆家门,圈子里谁还敢说她不是真名媛?

“爸,等我嫁到陆家,会好好孝敬您和妈妈的。”楚嫣然眨着水汪汪的眼睛,真诚又可爱。

楚学坤最吃她这一套,终是挥挥手:“去吧!”]

“爸,这个月的零花钱还没给我呢!”楚嫣然笑着伸出手。

细白如青葱,漂亮得很。

却,只会要钱。

公司都快发不出工资了,她还要钱?

楚学坤心底的烦躁再也憋不住冒出来:“钱钱钱,你就只知道要钱?”

“爸?”

楚嫣然被吓到。

“你都多大的人了?还不知道为家里考虑考虑?成天只知道要钱,我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

楚嫣然何曾被骂过?登时就委屈的哭出声:“爸……”

楼下的林美华听到动静不动,跑上来看到女儿在哭,她震惊地问:“老公,你干嘛?”

“没事。”

楚学坤瞟了瞟妻子,把怒火压回去。

楚嫣然委屈地哭了:“妈,我不该向家里要零花钱吗?”

“怎么不该?爸妈把你养尊处优的养大,可没想过委屈你。”林美华瞪了丈夫一眼,大致明白了原因。

她从自己账上拨了二十万给楚嫣然。

“去吧,给亲家好好买份礼物。”

“谢谢妈妈!”

楚嫣然得了钱,兴高采烈的走了。

楚学坤心里闷得难受,泄气的靠着椅子长吁短叹。

林美华上前拉住楚学坤的手,柔声询问:“老公,发生什么事了?”

“公司破败的速度比我想的快,太快了……”

楚学坤愁得叹气,“老婆,如果再得不到支持,我们就完了。”

“你不是说等哄好楚辞忧,困难就过去了吗?”林美华奇怪地问。

“有人在与楚家为难,昨天被毁了两个工程。”

“啊?”林美华惊道,“不会是小忧干的吧?”

楚学坤没说话。

楚家与霍氏没有交集,按理楚辞忧的手伸不了那么长。

但眼下除了她,还有谁想置楚家于死地?

楚学坤的脸色迅速阴沉了下去:“死丫头,一点儿感恩之心都没有!”

“老公,你不是说要哄她吗?你这几天都没有行动,改主意了?”林美华问。

小说《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不可能!”

陆松的脸色迅速难看了下去,“霍庭琛是植物人。”

楚嫣然眨眨眼,小声说:“也许那方面没问题呢……”

陆松沉默了,胸膛剧烈的起伏着。

男人至死是少年,七老八十也还能人道生孩子。

植物人,也能吗?

陆松能得到十亿地皮的馈赠,就是因为爬了霍庭琛的床吗?

“阿松,其实我有咨询过医生。只要女的够主动,还是有可能的……”

“别说了!”

陆松突然炸毛,大声怒喝。

楚嫣然被吓了一跳,眼泪汪汪地瘪嘴:“阿松,你吓着我和宝宝了……”

“对不起。”

陆松深呼吸,心底像扎了一根刺,疼得厉害。

陆松啊陆松,你怎那么不要脸呢?

和我恋爱时就喊着别的男人,现在又去爬霍庭琛的床!

什么清纯小白花,宁可去睡植物人也不让我碰,全都是立假人设!

陆松越想越气,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楚嫣然在心里偷笑:陆松啊陆松,不管你耍什么花招,都永远别想夺走阿松的心!

“阿松,你别生气。咱们要考虑大局。”楚嫣然娇娇软软的安抚着,把陆松拉回床上。

陆松心里恨啊!

陆松那么不干净,还逮着他和嫣然说事,她怎么好意思?

“阿松,其实我想到一个让霍家不再保护她的办法了。”楚嫣然说。

“什么办法?”陆松问。

“霍氏那样的人家,最注重血脉纯正。如果她和别的男人发生点儿什么,霍家肯定把她扫出门。”

陆松闻言,若有所思地眯眼眼睛……

————

霍家,睡沙发终归不舒服。

陆松一晚上都没睡好,黑眼圈都出来了。

坐在办公室揉揉酸痛的腰,怨念极重。

唉,接下来的日子怎么过?

总不能天天睡沙发吧?要不在房间里再添张床?

“夫人,您的花。”

秘书小王抱着一大捧玫瑰进来,目测是999朵。

陆松愣住:“我的?”

“是的,花店特别说了的。”小王把玫瑰花放下,浓郁的香味在办公室弥散开来,“真漂亮!”

陆松觉得奇怪,谁会给她送花?

难道是霍庭琛补送的生日礼物?

有可能。

陆松心头漾起几丝甜蜜,拿起花束上的卡片。

【小忧,生日快乐!不管怎样我都在原地等你!爱你的松】

陆松送的!晦气!

陆松小脸一沉,喊小王进来:“把花扔了。”

“啊?”小王震惊,“这么漂亮……”

“扔了!以后再有花送,一律拒收。”

“是。”

陆松把卡片送进碎纸机,免得被人看到惹是非。

陆松是故意恶心她,想害她被婆婆起疑,赶出霍家。

想用一捧花就毁她名声?做梦!

他的任何东西,她都不再稀罕了。

刚碎完卡片,大伯霍建树又来了:“侄儿媳妇,刚才看到小王拿着一大把玫瑰去扔,是哪个男人送你的?”

“和大伯有关?”陆松冷沉着小脸。

陆松前脚送花,后脚大伯就到,他们绝对串通了!

幸好她反应快,已经把祝福卡片碎了。

“当然有关了!你现在是我们霍家的媳妇,一言一行都代表霍家。”霍建树道,“虽然庭琛是植物人,某些方面满足不了你,但你也不能做对不起他的事。”

“大伯,请慎言。”陆松怒喝。

霍建树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继续说:“陆松,你若对不起我们霍家……”

“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霍家的事!如果大伯觉得我有错,请拿出证据!”陆松攥紧手中笔,才控制着没把笔插到霍建树脑袋上。

“刚才那束花,是谁送的?”霍建树不怀好意地问。

“不知道。”陆松冷眼相对。

风平浪静地过了两天,楚家和陆松竟然没有再来打扰。

陆松启动新任务:周一去霍氏上任。

江北听闻是霍庭琛的意思,十分震惊:“少夫人,霍总真的这样说?”

“嗯。”

陆松颔首。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她还照霍庭琛的叮嘱举了个例子:“江边的工程款是不是一直拖着没结清?”

“少夫人知道这事?”江北愕然。

江边有项目工程是霍庭琛出事前亲自跟进的,结果对方不讲武德,霍庭琛一出事就各种赖账。

两个亿的尾款不算多,但这已经不是钱的事,而是把霍氏的脸面按在地上摩擦!

江北和一众高层为这事头都想秃了,也没法子。

如果陆松能解决……

“少夫人,你有何妙计?”江北问。

“霍庭琛说老王有个弱点,可攻之。”陆松眨眨眼,“老王刚上幼儿园的孙女,其实是他的女儿。”

“天!”

江北惊得捂嘴。

彻底相信陆松进公司是霍庭琛的意思了。

只有霍庭琛才能挖到这样的大瓜!

“少夫人,你是霍氏的福气!”江北马上去找秦如芳。

陆松有些紧张。

她不确定秦如芳会不会答应,毕竟秦如芳找她来的主要目的是生孩子。

“别担心,江北会说服我妈的。”霍庭琛舒服的晒着太阳,懒懒地说。

陆松先一愣,而后震惊得捂着胸口步步后退:“你你你也能听到我的心声了?”

“猜的。”

霍庭琛轻笑,“你已经在房间里来回走了五遍,每遍十七步。证明你不安。”

陆松:………

攻人先攻心啊!睡着都这么厉害,醒了更不得了。

怪不得年纪轻轻就已是人生巅峰。

要是她有他一半厉害,何愁养不活自己?

“我还有事交代你,拿手机备注。”霍庭琛道。

“好的。”

陆松赶紧打开记事本,把霍庭琛说的话一字一句记下来。

等霍庭琛交代完,江北也回来了,满面喜色。

“少夫人,太太已经同意你进公司。”

“那就走吧!”

陆松瞄了瞄霍庭琛。

其实很想带他一起去公司,这样有问题就能当场问他……

她这么想着,也这么问了:“江北,我能不能带他一起去?”

“这可不行!”江北有被吓到,“少夫人,你不知道霍总现在的处境有多危险,绝对不能擅离家门。”

“哦,那好吧!”

陆松只得放弃。

“去吧,我看好你!”霍庭琛疲惫地说。

真奇怪,被她用美色磋磨的时候怎么都不累,一谈工作就累得不行。

……

前世陆松大学还没毕业,便被渣爹继母亲安排与陆松相亲。

毕业后,他们说先成家后立业,让她结婚后再进楚氏。

而她沉沦在陆松的柔情蜜意里,丝毫不知阴谋。

而现在,站在霍氏集团大楼前,陆松事业心爆棚!

“少夫人,您准备好了吗?”江北问。

“好了。”

陆松昂首挺胸摆出总裁夫人的架势,走进霍氏。

前台小姐正要上前阻拦,江北大声宣布:“各位,总裁夫人到了。”

“啊?”

众人皆惊。

霍总结婚了?什么时候的事啊?怎么一点儿消息都没有?

“大家好。”陆松矜傲的微微颔首。

不给大家打量她的机会,便走进总裁专用电梯,直奔总裁办。

而霍庭琛已婚、总裁夫人大驾光临的消息,迅速在霍氏传开。

总裁办,原本属于霍庭琛的老板椅上正坐着一位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

接到电话他大吃一惊:“荒唐!庭琛根本就没老婆!”

“大伯父,您好。”陆松在江北地带领下,走进办公室。

霍建树直起身子,看着闯进办公室的年轻女孩:“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陆松自小接受名门闺秀的教育,上哪儿都不曾怯场。

如今面对霍建树也一样。

她时刻谨记“总裁夫人”的身份,走到沙发上坐下。

江北道:“霍先生,这是我们总裁夫人……”

“胡说八道!庭琛不仅没老婆,女朋友都没有!”霍建树厉声打断江北,“小子,随便找个女人,就想糊弄你大爷?呸,做梦!”

江北被喷了一脸口水,嫌弃的用纸巾擦脸。

陆松拧起眉头。

堂堂霍氏的大伯,素质如此低下!

“你,马上滚出去!”霍建树指着陆松吼。

陆松不卑不亢地说:“大伯,我的身份还轮不到您来质疑。”

“霍先生,这位确实是总裁夫人,您不信可以问问我家太太。”江北说着,便拨通秦如芳的手机。

霍建树不信的接过来,粗鲁的大声问:“弟妹,那个女人是你弄来的?”

这话说的太不尊重人了,江北好怕娇生惯养的陆松受不了,擦着汗低声宽慰:“少夫人,霍先生他就是这个样子……”

“无妨。”

陆松不在意地笑笑。

前世她听过更多更难听的话。

楚学坤骂过她:小贱人,和你的短命娘一样没福!有娘生没娘养,一条贱命死有余辜。

陆松说:你的刀口丑得像一条蛆,让人看了就恶心!

重生归来,她已经免疫了。

那边秦如芳不知道和霍建树说了什么,他放下手机的时候脸黑如锅底。

“还真是庭琛的媳妇!明知他成植物人了还嫁,你是图钱吧?说,想要多少。”

“大伯多虑了,我图人不图钱。”陆松站起来,矜贵的拍拍西裤上的皱褶,“既然说清楚了,就请大伯让让,我要处理公务了。”

霍建树瞪着陆松的目光恨不得杀了她。

陆松毫不畏惧的与他对视。

半晌,霍建树改下阵来。

他忿忿地起身,阴阳怪气地说:“侄儿媳妇年纪不大,心比天高,注意别摔着!”

“多谢大伯关心。”

陆松走到办公室桌后,用酒精湿巾擦了擦椅子。

嫌弃得如此明显,霍建树气得脸色涨红:“侄儿媳妇,你那是什么意思?”

“庭琛说他的椅子只有我和他能坐,大伯下次注意些别做错了。酒精消毒次数多了伤皮料。”

陆松堂而皇之的坐下,瘦削的身躯在偌大的办公桌后显得娇小。

但她的气势很强,一点儿也不像刚毕业的大学生。

江北暗暗惊喜:是个好苗子!霍氏有救了!

霍建树气疯了,抄起茶几上的烟灰缸就掷过去:“臭婊子你敢嫌弃我?”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