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啾——”

讯号音如夜莺啼鸣,鬼魅嘹亮!

“属下该死!”

数十道黑影从天而降,俯首跪了一地。

真该死,竟让主子在练功最重要的环节被人偷袭,最后还跟丢了,险些酿成大错。

站于众人身前的男子半张脸颊笼罩在阴影之中,浑身气息不稳,却寒气逼人,“炼狱领罚。”

“是!”

众影屏息。

“还有,玄医阁背后的人,一个女人!给,本,王,查!”一字一顿,几乎从牙缝中挤出,那低哑的嗓音,带着嗜血的冷,和一股极致的怒,被压抑着,仿佛随时都会如火山岩浆般喷涌而出。

众影控制不住双肩颤抖!

天……

死定了,死定了。

不过到底是什么人,竟能惹得主子如此动怒?

翌日,风和日丽。

京西正街,护国侯府。

十步台阶之上,两尊黑色石狮矗立两侧,那玄色御赐牌匾高挂,沉淀了数代人的心血,门前守卫士兵铁甲长枪,威严肃穆,一看便知是将门府邸。

一队车马缓缓停下,朴实无华。

周围有人驻足,什么人的车马停在了护国侯府门前?看着这么普通。

帘子掀开,马车中的女子露出个头来。

“呕——”

周围人瞬间吐了一地!

什么鬼?

瞧那人,准确的说是一个少女,她的脸被一道疤痕贯穿,皮肉猩红,瞧着像是刚被猛兽薅了一爪子,即便已经愈合,都能让人毫不费劲的想象出当时皮开肉绽,鲜血淋漓的场景。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