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宠陷阱:诱捕太子攻略全章节
  • 甜宠陷阱:诱捕太子攻略全章节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纯情小狗9527
  • 更新:2024-06-19 00:00:00
  • 最新章节:第25章
继续看书
古代言情《甜宠陷阱:诱捕太子攻略》,男女主角分别是姜怜衣沈临,作者“纯情小狗9527”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她身娇体软、羞涩且纯真,连日梦魔的困扰让她倍感压力。然而,就在她感到无助的时候,一个打扮怪异的俊美少年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她的梦境也随之戛然而止。这位少年,有着深邃的智慧和迷人的魅力,他看穿了少女想要攀龙附凤的野心,口出狂言表示要帮助她嫁入东宫。他传授少女技巧,守护她的周全,甚至真心希望她能够嫁给太子。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少女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位少年。他的微笑、他的眼神、他的温柔让她无法自拔。她开始为了自己的感情而挣扎,想要放弃太子的追求,选择与这位少年在一起。但是,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禁欲清冷的太子发现了她的想法,他撕掉了冷静克制的面具,变得暴戾疯批。面对太子的强夺入宫,她是否能够勇敢面对自己的感情?她是否能够成功摆脱太子的控制?她是否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甜宠陷阱:诱捕太子攻略全章节》精彩片段


似流水,似春风,似交颈鸳鸯互相抚慰,诉不完的缠绵密语。

姜学文顿了一下,苍老的脸上,生出一丝悲悯。

琴声到了尾声,却成了一片凄凉肃杀之意,最终万籁俱寂,化作死灰。

琴声止于此。

姜怜衣缓缓的抬眸,眼神生冷,“这是我娘亲留给我的遗物,我带着它出嫁,有何不妥?”

姜学文瞪着那琵琶,“你……”

姜怜衣轻笑,嘲讽道:“您可是见了这琵琶,心虚了?”

姜学文怒道:“我现在就砸了它!”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丫鬟高声通报:“老爷,吉时已到了!”

丫鬟声音刚落下,门就被推开了,进来一个身穿官服的随侍女官。

那女官面容冷漠,高高在上的睨着父女二人,冷声道:“姜大人,喜轿已备好了,请不要误了吉时,太子殿下会不高兴的。”

女官一来就用魏弘博压姜学文,官高一筹,姜学文不敢有任何怨言,恶狠狠的瞪了姜怜衣一眼,便悻悻离去。

“姜二小姐,启程吧,别让太子殿下等久了。”

姜怜衣应了一声,在丫鬟的搀扶下,漫步行走出房间,裙摆随着微风轻轻摆动,千娇百媚,美的令人窒息。

大红彩绸的轿帏,艳色浮金的双喜,张灯结彩,敲锣打鼓。

姜怜衣缓缓上轿,就听到喜婆高声吆喝:“起轿进宫!”

随着敲锣打鼓的队伍逐渐出了姜府,从此,姜府少了二小姐。

迎亲队伍浩浩荡荡的出行,路过郊外,郊外行人声音渐渐少了起来。

丫鬟小声的问:“还要多久才能到皇宫?”

喜婆:“两个时辰能到。”

轿子内,姜怜衣正襟端坐,怀中捧着一把琵琶,那琵琶年久失修,却被她如同宝贝一般,紧紧护着。

她指尖轻轻的点了点,琵琶声在锣鼓声中更显孱弱。

勾指一弹,弦线在一刹那断开了。

修长的指尖盘住那弦线,用力往外一扯,将那弦线生生的扯了出来,弦线将她的皮肉勒出了血丝,她却不觉得疼。

姜怜衣觉得,这玩意勒脖子上才会疼吧。

她的动作必须快一些,她怕疼,要死也得痛快些。

随后姜怜衣又从腰间取了个帕子,咬破手指,写了个血书。

宁为玉碎,不嫁昏聩。

那魏弘博荒淫无度,眦眦必报。

她抗旨抗婚,临死之前再踩魏弘博一脚。

昭告全天下,以魏弘博那小肚鸡肠,肯定要寻姜家人麻烦,就算姜家人死不了,姜学文的官涯也是到了头。

喜事变丧事,这仇魏弘博估计要记一辈子,若是将来魏弘博当上了皇帝,姜家人后半辈子别想有好日子过。

写完血书,姜怜衣将血书悬挂在喜轿上方,这位置显眼,只要掀开帘子,便能一眼看到。

她眼眸冷了下来,捻起弦线,准备动手。

轿子却突然剧烈的晃动了起来,喜轿边传来喜婆和丫鬟惊恐的尖叫声,紧接着,轿子突然落地,姜怜衣措手不及,被摔了个踉跄。

轿子外传来官兵的喝声:“什么人?”

姜怜衣心中一恸,猛地掀开帘子,就瞧见一群官兵正在不远处围着一个白衣少年。

那少年不知从何处来,悬空而立,身披素衣,面容俊美绝伦。

风吹动他的一头短发,四处飘飞,连着他的长衫,拂起一身缥缈,瞧着不似真人,更似妖冶的山中白狐。

“你到底是什么人,胆敢拦太子殿下的喜轿,怕是活腻了吧!?”

少年的灼灼桃花眼漆黑幽深,薄而锋利的唇微微一挑,露出森森笑意:“老子是你爹!”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淡声道:“你不生气了?”

姜怜衣笑了笑,温顺的说:“怜衣没有生气,殿下您误会了。”

魏洐之看着那张堆满虚伪笑意的小脸,耳畔传来了她心底的声音。

生气又如何,你又不会哄我!问那么多作甚,虚情假意!

魏洐之微垂下头,遮盖住那微微勾起的嘴角。

姜怜衣没瞧清楚他脸上的表情,于是又提醒他,“殿下,臣女伺候您喝药吧。”

“嗯。”

这一次姜怜衣没有推脱,而是拿着调羹,舀着汤药递到他唇边,魏洐之垂眸看着她,张开口喝了进去。

就这么一口一口的喂着药。

在沉默中,魏洐之又听到她的心声。

我也是没见过如此懒惰的人,连喝药都得喂着喝,难不成皇宫贵族们都这般昏庸

吃药就吃药,非得这么盯着我?叫人气愤。

一碗药好不容易喂了下去,姜怜衣放下药碗,拿起手帕,抬手擦了擦魏洐之嘴角的药水,动作细心,态度温柔。

像是个贤惠的小妻子。

魏洐之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表演。

姜怜衣脸色微红,盈盈朝他望去,眼里带着几分情意,“殿下,这药苦吗?”

魏洐之开了口,语气轻缓:“苦。”

姜怜衣在那桌上用筷子夹起一小块蜜饯,娇声道:“您吃了这个就 不苦了。”

魏洐之不置可否。

姜怜衣壮了壮胆,将蜜饯送到他唇边。

魏洐之却没有张口,只是看着她,淡声道:“我不吃甜的。”

姜怜衣顿了顿,有些失落,低声道:“这蜜饯是臣女亲手为殿下做的。”

她那伸在半空中的手缩了回来,将那筷子上的蜜饯送到了自己口中。

哼!不吃最好!我自己吃!

等那泛着甜的蜜饯在口中挥发之际,姜怜衣察觉他的目光分外强烈的落在自己脸上,她抬起头,对上了似笑非笑的凤眸。

“殿下想尝尝吗?”

魏洐之没有说话,脸色波澜不惊,可姜怜衣瞧见他那眼底分明的晦暗。

她心中鼓起勇气,凑了上去。

魏洐之没有闪躲,反而兴味十足的看着她的举动,似乎很期待她的下一步动作。

姜怜衣仰起头,鼻尖与他的鼻尖挨着,她嘴唇红润,看起来很好亲吻的样子。

我……我亲他的话,应该不会被他嫌弃吧?

试试看?

魏洐之自然也是听到了她心底的犹豫,他倒是很期待,她是敢,还是不敢……

姜怜衣下了赴死的决心,一鼓作气的吻了上去。

她的吻技很差,没有经过调教和经验的吻仅存于肉贴着肉,可这样对于魏洐之来说刚刚好。

一时间分不清是蜜饯的甜,还是少女的甜,青涩又稚嫩的勾起了他心底深处的欲望。

姜怜衣胡乱的吻着他,脑子里一片空白。

她学着他上午对她做的样子,将他压在身下,男人眼眸里闪过一丝讶异,但是没有抵抗。

他身体倒在柔软的锦被上,少女身上那甜腻的味道,沁人心脾的扑入他鼻尖。

姜怜衣的手也胡乱的在他胸前摸索,最后落在他的脖颈上。

她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下午他咬了她,她要不要也咬回去。

少女的心声被他窥听到了,魏洐之在那一刻承认,他是希望她以牙还牙,咬他。

她顶着巨大的压力,羞红着脸,把小脑袋埋在他的脖颈间,迟疑了一下,才小心翼翼的咬了下去。

脖颈间传来一股刺痛,却叫他浑身细胞都沸腾起来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