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文集秦魔
继续看书
苏秦张院长是《秦魔》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中二饼”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  尘间俗世走了一遭,却发现自己有了野心和欲望。  想长生不死,想天下无敌,更想建一个大大的后宫。  所以他注定成不了仙。  那,便做一个魔头吧。  秦魔这个名字怎么样?  人间如此美好。  你可别辜负了。...

《优秀文集秦魔》精彩片段


沈家。

“什么?玉霜跑出去了?哼,真是女生外向!阿辰?玉荣?你是怎么教导玉霜的?”一个拄着龙头拐。打扮的雍容华贵,满头白发的老太太怒声道。

沈母郭玉荣和一四十来岁的男子尴尬的站在一旁,一脸无奈,说到底,沈玉霜毕竟是他们的女儿,总不能派人把自己女儿锁起来吧?这不,一个疏忽,玉霜就不见了。

“哼,我看呀,她一定去樊家救那个窝囊废了,我们划清界限还来不及,她却凑上去,这下可好,那窝囊废得罪了樊家,下个月联席会的时候怎么办?”一个年轻男子不忿道,他叫沈海涛,是沈玉霜的表哥。

“就是,让她嫁给周少爷,她不肯,被个一无是处的小白脸迷的神魂颠倒,真是我们沈家的耻辱。”另一个打扮妖艳的女人道,她是沈海涛的弟弟沈玉艳,也是沈玉霜的表姐。

老太太闻言,顿时更加愤怒,拐杖在地上重重一顿:“这个不知轻重的丫头!这个紧要关头了,她到底心里有没有沈家?让她改嫁拉拢周家,她不肯,这次又要得罪樊家!若是沈家这次联席投票被降格,我到了地底下,都对不起沈家的列祖列宗啊!从开国到现在,沈家整整四代人打拼,才有了这份基业,难道就要在我手里衰败下去?”

“老奶奶,您别生气!”旁边几个人连忙劝阻道。

“眼下的关键,是得和那窝囊废划清关系,而后想办法向樊家示好。”有人建议。

“这样吧,我和樊家的少爷樊邵云正好认识,明天我想办法约他出来,探探樊家的口风。”沈海涛道。

“嗯,很好。”沈老奶奶点点头:“玉霜有你一半识大体,我也能放心了。哼,真想不通,老爷子走时候,为什么非指定她担任伊人公司的总裁,我觉得海涛比她强多了。”

沈氏集团下,有数个子公司,其中伊人化妆品公司是最近数十年来收益最好的一个,远胜其它几个,人人都在觊觎着这块肥肉。然而沈老家主仙去的时候,偏偏指定了沈玉霜为接班人,让沈家的人大为不满,沈海涛自然也是其中之一。

沈海涛自问自己在任何方面都比沈玉霜强,然而在沈家的地位却和沈玉霜天差地远,这让他心里极不平衡。

乍听老奶奶此说,沈海涛心中欣喜若狂,脸色却是惶恐:“哪里,我还差得远。玉霜这一年处理各项事务井井有条,比我强多了。”

见沈海涛如此谦虚,老奶奶满意的点点头:“很好,既然如此,你便和樊家沟通沟通,第一要解开误会,一切都是苏秦那个窝囊废自作主张,和我沈家无关。第二嘛,想办法将玉霜带回来,毕竟她是我沈家人。”

把那贱女人带回来干什么?踩在我头上吗?樊邵云心中恼怒,作出一副无奈的样子道:“老奶奶,这就让孩子为难了,玉霜一心向着那窝囊废,根本就不顾及家族,孩子也劝不了她啊。”

老奶奶闻言,又是气的胸口起伏不定:“都是那个窝囊废,给我们沈家添了多少麻烦?丢了多少脸?哼,这次玉霜回来,我一定要让他们两个离婚,把那个窝囊废赶出沈家!”

沈海涛闻言顿时暗爽。只要那个窝囊废出了沈家,沈玉霜势必和沈家闹崩,失去了沈家的支持,她算个什么?

“海涛啊,你和樊家那位少爷熟悉不?”老奶奶又问道。

沈海涛面色微变,但是很快恢复如常,笑着拍着胸口:“老奶奶您放心,我和樊少很熟的,经常一起吃饭,称兄道弟呢。”

“很好。”老奶奶满意点头,夸奖道:“想要成事,会结交人脉是必须的。”

沈海涛又道:“我可能需要点钱上下打点一番,数字小了,怕是不行。”

老奶奶毫不犹豫道:“你尽管去账上支取,上下打点,怎么能不需要钱?若能拉近我们和樊家的关系,让樊家放弃投票,那花多少钱也是值得的。”

沈海涛没想到一切如此顺利,连连点头:“我一定尽力拉拢樊家。”

他本来就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搞点私房钱的,没想到老奶奶居然毫不犹豫,顿时大喜。至于去樊家,谁爱去谁去,他才不会去找不自在。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门铃响声。

“喂?有没有人?快开门。”

“嗯?是谁?都这么晚了,真没礼貌。”老奶奶一示意,立刻有人去开门。

只见门外站着个穿着格子衬衫的年轻人,正是樊邵云。

“樊少?”有人认识樊邵云,立刻惊讶道。

嗯?这是樊家少爷来了?难道是来兴师问罪的吗?沈家众人一片忐忑。

老奶奶面色微变,道:“海涛啊,你不是和樊少爷熟悉吗?正好叙叙旧。”

沈海涛闻言,一脸为难,但也只得咬牙带着几分热络的笑凑上去:“樊少,真是好久不见了啊。”

“啊?你是谁呀?”樊邵云一愣道。

顿时,屋子里的人目光齐刷刷的向沈海涛看来。

“我是……我是海涛啊,你,你不记得了吗?”沈海涛强笑着,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什么海涛,不认识。”樊邵云大大咧咧道。

“嗯?”沈家众人看沈海涛的目光都怪异了起来。

沈海涛的脸色顿时成了猪肝色,他勉强支开话题道:“樊少真是贵人多忘事,对了,樊少你来是有何贵干?是找苏秦那个废物算账的吗?”

废物?他居然称苏秦为废物?他居然称一个二十岁的内劲高手为废物?

“樊少,我们已经将苏秦赶出家门了,和苏秦没有任何关系,您要找他算账,千万不要扯上我沈家啊。”沈母也同样不安道。

“赶出家门?”樊邵云眼角跳了跳。

“对!苏秦再不是我沈家的人了,您想怎么对付他都行!”沈海涛谄笑的道。

“怎么对付都行?”樊邵云张大了嘴巴。

“对,樊少,那个吃软饭的要是哪里得罪了您,您尽管处置,不用顾忌我们沈家,我们和他一点关系没有!”沈玉艳道。

樊邵云一脸蛋疼,欲言又止,突然间醒悟了过来:难道沈家并不知道苏秦的本事?所以苏秦在沈家地位很低?

他顿时心思一转:“看来苏秦在沈家并不怎么受待见呀,既然你们沈家不要……我何不想办法拉拢他进樊家?”

这念头一起,樊邵云顿时心里砰砰跳,我若能想办法把苏秦拉进樊家,老爷子还不高兴的睡不着觉?

想到这里,他试探着问道:“你们是说,苏秦已经被你们沈家逐出家门了?”

“没错!”沈海涛几人答应的斩钉截铁。

“哦”樊邵云淡淡哦了一声,带着几分幸灾乐祸转身道:“苏哥,看来沈家不欢迎您啊,要不跟我回樊家喝几杯?”

说着,樊邵云一闪身,露出了身后门外的一脸冷然的苏秦和有些不安的沈玉霜。

顿时间,沈家人齐齐呆住了。

这两人站在门外黑影里,沈家人没细看,只以为是樊邵云带来的保镖,哪想到居然是苏秦二人。

沈海涛看着这一切,结结巴巴道:“樊少……他……他……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樊邵云笑眯眯道:“我和苏哥可是好兄弟,天色这么晚,当然要送苏哥和嫂子一程了,苏哥,既然沈家不欢迎您,您跟我回樊家吧。”

沈家之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樊邵云是谁,是樊家内定的继承人,熟悉樊邵云秉性的,更知道其有个外号叫“江北小霸王”,出了名的桀骜不驯,不学无术,还从未见过其对谁如此恭敬。又怎么会专程来送苏秦?还和苏秦称兄道弟的?

“樊少,您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沈海涛不可置信。

“放屁,苏秦是我兄弟,我怎么能搞错?”樊少毫不犹豫道。

“可是,他根本就是个被赶出家门……”

“住口!”一旁的沈老奶奶突然道:“什么赶出家门?我没同意,你们谁能逐出家门?苏秦,依然是我沈家的人!”

“樊小公子,小儿辈打闹,当不得真,您这么晚送两人回来,真是有心了,要不进来喝杯热茶?”老奶奶神色一脸温和。

樊邵云也有些惊讶,不知道沈老奶奶为什么转变了态度,他颇为遗憾的拒绝道:“不用了,家里还有事呢。”

说完,对苏秦殷勤道:“苏哥,嫂子,改天找你喝酒啊!”

苏秦淡淡道:“好。”

樊邵云一走,老奶奶的神色便冷淡起来,淡淡道:“苏秦,玉霜,樊少怎么会送你们回家呢?”

“苏秦,玉霜?发生了什么?樊家少爷,怎么会送你们回来?”郭玉荣同样质问道。

见沈老奶奶和郭玉荣一脸质问的神色,苏秦冷哼一声,神色冷然道:“樊老与我投缘,多聊了几句,便派樊少送我回来了。”

“放屁!”沈海涛当即道:“你算什么东西?樊老又是何等人物?投缘,你骗鬼呢?我看呀,只有一个可能!”

“什么可能?”沈家之人齐齐问道。

沈海涛一脸了然道:“樊少喜欢拈花惹草的性格,在江北可是出了名的,自然是看上玉霜了呗。”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