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黑暗中,一双凤眸倏地睁开,眸色凌厉清冷,眼底翻滚着浓烈的杀意和戾气!

那黑白分明的眼瞳中,清晰地倒映出了两道纠缠在龙塌上的赤裸身影,颠鸾倒凤、春波涌起。

女人倏地皱起眉,冷厉的目光犹如在看两个死人一样。

想她羌颐一生戎马辉煌,开创了大夏盛世,最后竟被奸人所害!如今,甚至还有人敢在她的龙塌上做这等苟且肮脏之事!

突然间,羌颐眸光一凝,眼底浮现出诧异的疑色。

等等,她不是死了吗?

那为何还能看到眼前这一幕?

就在这时,一些熟悉又陌生的记忆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中,混乱而杂碎。

半晌后,那瘫倒在地的身影微微一动。只见羌颐仰面躺在地上,嘴角勾起了一抹嗜血的笑意,凤眸冰冷而凛冽。

原来,她没死!

她重生了,从大夏王朝的开国女帝变成了大夏第一百零八任女帝!

然而,同为女帝,她的后人、如今这副身子的原主羌妩,居然沦落到了被男宠毒害、任由男宠和贼臣在她龙塌上苟合的地步?!

真是窝囊!

羌颐冷嗤一声,伸手抓住了床沿,缓缓地站起身。

她面容苍白、神色僵冷,宛如鬼魅般无声无息地走到床边,漆黑森冷的眼眸,隔着金黄色的床幕一动不动地盯着床上的两人,似在琢磨着如何将他们碎尸万端。

周遭的空气急剧下降。

一阵冷风吹过,撩起了床幕。

正沉浸在巫山云雨中的绛怀郡主眼睛不经意地一转,冷不丁看到了鬼一样的羌颐,呼吸一顿,头皮骤然紧缩,陡然大叫出声,“啊!”

她的尖叫声吓到了身下的男宠。

男宠顺着绛怀郡主的视线看去,毫无准备地对上了羌颐的脸。

“陛、陛下?”他颤抖了一下,猛地瞪大了眼,脸色霎白、惊恐不已地叫了起来:“啊!有鬼啊,救命啊!”

害怕的两人拼命地挣扎起来,因惊悚而发颤的四肢不受控制地痉挛抽搐着!

他们越急、越心慌,反而愈发分不开了!

“呵。”羌颐的唇间溢出了一声凉薄的冷笑声。

这一笑,吓得男宠浑身一抖,直接翻了个白眼晕了过去。

看着羌颐渐渐逼近的脸,绛怀郡主满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眼神恐惧地瞪着她,双手疯狂地乱抓着,大喊道:“滚啊!你不是死了吗?离我远点啊!”

羌颐居高临下地睨着她,看到绛怀郡主吓得鼻涕眼泪都出来了,整个人像失心疯一样鬼哭狼嚎着。

她面无表情地伸出手,一把掐住了绛怀郡主的脖子!

“救、救命——神、神威军何在?”绛怀郡主满眼充血地嘶喊道。

羌颐眼眸忽地一眯,“你刚叫了什么?”

没等绛怀郡主开口回答,一道气势汹汹的杀气蓦地从背后窜来!

羌颐瞬间松开了手,一个旋身后退数步,避开了刺来的长矛!

她定睛望去,一眼看到了那熟悉的盔甲,“神威军……”

“神威军,给我杀了她!”绛怀郡主红着眼吼道。

闻言,羌颐的眼里仿佛淬了一层寒冰一样,无形的风雪在她的眼中席卷而起。

想当初,羌颐一手创立了亲信侍卫队,取名为“神威军”。他们跟着她走南闯北、浴血奋战,视她为唯一的主人,是大夏女帝手中最锋利的一柄剑!

可随着岁月的变更,不知从何时起,神威军开始不再一心侍奉、效忠于女帝。

如今的神威军,竟已经站到了她的对立面,投靠了绛怀郡主!

念及至此,羌颐的眼神越来越危险,漆黑如墨的眼眸下隐隐有怒火在跃动着,风雨欲来、杀机骤现!

她看着向她杀来的神威军,蓦然抬手,一把抽出了放在床头刀架上的长剑!

厚重、威严的长剑在她的手中薄如蝉翼,只是一个呼吸间,人剑已然达到了合为一体的境界!

羌颐举起剑,对准了为首的神威军统领,眼眸眯起。

她稳稳地站在原地,气息悠长而沉静,看着几乎要刺到眼前的长矛,长剑陡然出手!

刺耳的刀刃交接声传入耳中,羌颐面不改色地转动手腕,脚下步数一变,抬手猛地砍断了长矛的矛头!

瞬间火光乍现!

但羌颐仍旧没有停下,她右手一甩,长剑在空中翻出一个漂亮凌厉的剑花,伸出左手一把握住了刀柄,微一侧身。

下一秒,刀身一送。

只听“哧”的一声,长剑深深地插进了神威军统领的心口!

看着神威军统领一脸不可置信地脱力跪地的样子,羌颐毫不犹豫地抽出了剑,寒光一闪,直接砍下了他的头颅!

鲜血四溅!

“啊!啊!”

目睹了这一切的绛怀郡主疯癫地大叫起来,大力地踹开了昏迷的男宠,一个翻身摔到了地下!

但她就跟没有痛觉一样,毫无形象地手脚并爬,企图逃跑。

“给朕拦住她。”

羌颐的声音冰冷而毫无波澜。

话音刚落,被羌颐的威严所震慑住的神威军们齐刷刷地转过身,将绛怀郡主围了个水泄不通。

“绛怀郡主勾结宫奴,企图弑君谋权!将他们带到地牢,杖毙剥皮!”羌颐眼中闪过一丝阴鸷之色,声音狠戾冷酷。

“不!你不能这么对我!”

绛怀郡主惊恐地尖叫起来,“我、我父亲可是江淮王!他有重兵在手,你若是杀了我,我父亲定会踏平皇宫!”

闻声,羌颐慢慢地勾起了嘴角,似是在笑,可她的眼底却没有一丝笑意。

她的声音冰冷而无情,充满了讥讽的气息,“是么,重兵在手?那朕……便更加不能放过你了!”

什么?

绛怀郡主不敢置信地瞪着她。

“区区一个养马出身的姜家,也敢在朕面前放肆?!”羌颐垂眸看着狼狈不堪的绛怀郡主,神色冷漠肃杀。

没想到她大夏王朝的后人居然如此无能,竟让个奴才爬到了主子的头上去!

她绝不允许她半生的心血被糟践!

“来人!传朕旨意,江淮王姜氏,私藏兵马、怀揣不臣之心,意图谋权篡位,即日起满门抄斩!”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