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有一瞬间,所有人的眼前恍惚地出现了始皇女帝的身影,与面前的“羌妩”渐渐重合在一起。

绛怀郡主痛哭流涕,大喊大叫着被拖了下去。

终于清净了。

羌颐微微眯起眼,双手负在身后,一步一步缓缓走出了寝殿。

可没等她看清外面的景致,两道跪在地上的身影突然闯入了羌颐的视线内。

其中一人面容俊逸、气质清冷,跪在那里如同一株挺拔的青竹,清逸高傲。

羌颐眸光一动,从记忆中得知了他的身份——北燕大陆三皇子燕景湛。

当初,燕景湛代表北燕大陆前来大夏王朝觐见,却因气质清冷、长相出众被原主羌妩看上了,强行将他纳入后宫,并赋予了燕景湛管理后宫之权。

念及至此,羌颐脸色一冷,神情沉重。

没想到,她的后人不仅窝囊无能、贪恋男色,甚至还如此愚蠢,竟将掌管后宫三宫六院的权力交到了一个外邦男人手中!

若是一朝后院不慎失火,岂不是家池不保?

况且,此人还是强取豪夺来的,难保其心不正,另有图谋。

实在荒唐!

“燕妃缘何跪在此处?”她俯视着燕景湛,漆黑深邃的眼眸中满是冰冷疏离的气息。

燕景湛垂眸,虽是跪着的姿态,背脊却丝毫没有弯下的弧度,语气冷淡,不卑不亢道:“今日之事,是臣侍管理后宫不当,还请陛下责罚。”

这是请罪的态度?

羌颐眯了眯眼,眸底划过一丝不悦之色,面上不动声色道:“难得燕妃主动承认了失职,既然如此,便罚你禁足三日自省,卸去管理后宫之权。”

闻言,燕景湛冷若冰霜的面色微微一怔,剑眉拧起,眼底闪过诧色。

羌妩这是什么意思,她竟然卸了他的权力?

从始至终,燕景湛就一直不喜,甚至是厌恶这位大夏的女帝。

在他看来羌妩不过是个窝囊无能、骄纵暴虐,整日只知道沉溺于男色的废物草包!

心性高傲如燕景湛,若不是为了北燕的振兴大计,早在当初被强留下时便和羌妩同归于尽了!

因此,任由羌妩平日里如何宠爱、讨好他,燕景湛的心中对她都反感、嫌恶之至。

而对于这管理后宫之权,即使被卸了,他也不甚在意。

但是,燕景湛却察觉到了“羌妩”对他态度的冷漠。

这是这么久以来,“羌妩”第一次用这种疏离、公事公办的语气和他说话,甚至还罚他禁足!

他不禁微微抬眼去看她,却蓦然发现面前之人看着他的眼眸不再温柔讨好、缠绵悱恻,而是冷漠疏离、晦暗深沉,对视之间,仿佛如临深渊一般。

这态度,约莫是受了那背叛的男宠的影响吧。

燕景湛想着,压下了心底的异样感。

就在这时,一直跪着等在一旁的另一个男子终于忍不住了,他跪着朝羌颐的方向挪了几步,眼神炽热如火,语气似是撒娇又似埋怨道:“陛下,您的眼里只有燕妃不成?好歹也瞧瞧臣侍啊!”

羌颐何曾听闻过这般矫揉造作的男声?

她浑身一僵,眉心紧紧地皱在一起,这位气场强大、威严不已的女帝罕见地露出了几分不自在的感觉。

羌颐蹙着眉望去,看到一张陌生的面容,并未从记忆中找到关于他的信息。

“你是?”

“臣侍名为承恩!”

男子迫不及待地说道,看到羌颐听到名字后骤然古怪的脸色,又忙补充道:“陛下也可以唤臣侍的原名,赵子谦。”

赵子谦?

羌颐的脑中有了些许印象,此人乃是当今内阁学士之幼子。

最特别的是,他居然一心爱慕于原身羌妩!

只可惜他容貌普通,入宫后便被羌妩冷落忽视了,难怪……会取了这么个阿谀求欢的名儿。

羌颐嘴角一抽,颔首道:“朕记住你了。”

闻言,赵承恩眼睛一亮,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扬,咧开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正当他还想再接再厉,在大夏之君面前多博些注意力时,一名身穿重甲的神威军匆匆从外而来。

神威军的盔甲上刻着许多刀剑划过的痕迹,还有斑驳的血迹,他单膝跪地,拱手道:“不好了陛下,江淮王造反了!”

“什么?!”赵承恩惊呼。

与其截然相反的,是一脸冷静镇定的羌颐,还有漠不关心的燕景湛。

羌颐不慌不忙道:“在朕面前,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卑职失仪!”

神威军咬牙,努力镇定下来,道:“臣等奉命前往江淮王府抓捕罪臣江淮王,但江淮王率先得知了绛怀郡主的死讯,早早命其军队埋伏在王府。神威军……损失惨重!”

“眼下,江淮王的军队已然围在宫城之外,正准备破门逼宫!”

话音落下,羌颐眸光一沉,目光幽幽地望向西方的天空。

“朕知道了。”

她的语气波澜不惊,兵临城下却如斯自若从容,让燕景湛二人均觉诧异,“传令下去,所有宫中侍卫和神威军,护好各宫殿,一步不许离开!”

“陛下!”

神威军瞪大了眼,急道:“江淮王已经率军在攻击皇城了,宫门那里不能没有守卫啊!”

“这是命令。”

羌颐面色冰冷,眸光凌冽。

她看着神威军护送着燕景湛和赵承恩离开后,转身进了寝殿。

藏在脑海深处的记忆慢慢浮现在羌颐的眼前。

她走到了一处不起眼的角落,扣下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机关,那扇尘封了数百年的密室大门,终于重见天日!

——

刀光剑影、尘土飞扬,大夏的皇城内充斥着一片血气。

正当江淮王率领着军队,杀得一往无前时,一道悠扬清冷的笛声突然响彻云霄!

众人不约而同地一停,循着笛声远远望去,看到那红墙金瓦的太极宫屋脊上伫立着一道修长的身影,一身红色正袍翻飞。

那是……女帝陛下!

只见她的手中执着一支皎白通透的笛子,双目微阖,清灵悠远的笛声随着风的踪迹在空中散开。

江淮王骤然瞪大了眼,直勾勾地盯着那支笛子,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

那是,那是——!

就在答案呼之欲出的瞬间,天空中忽然生出了一大片黑沉沉的影子,伴随着各种叫声,仔细看去竟是千鸟万禽聚集在一起!

下一秒,大地开始颤抖起来,所有人不受控制地东倒西歪着,面带惊恐,惶惶似见末日。

大夏王朝京城以西的深山上,密密麻麻的黑影蜂拥而出,无数凶兽的吼叫声由远而近地传来!

“难道那是——?!”

“兽王笛。”

江淮王惊惧的声音和羌颐淡然而充满怀念的声音同时响起。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