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来袭总裁一抱好欢喜
  • 萌宝来袭总裁一抱好欢喜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小可可作者
  • 更新:2022-07-16 01:22: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差点儿就破功了
继续看书
五年前,肖可可惨遭渣男恶女算计陷害,意外怀孕,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十个月后,她生下一对龙凤胎,却被告知男宝夭折,她伤心欲绝,带着女儿离开,五年后,肖可可携女回国,却被从天而降的小包子缠上,买小送大?还是算了吧!小包子她可以留下,至于南宫凌夜,她不想招惹。南宫总裁很郁闷,同样都是南宫家的“男人”,她怎么能差别对待呢!

《萌宝来袭总裁一抱好欢喜》精彩片段

云海市。

皇庭五星级酒店。

今天是肖可可跟司氏集团的准继承人司连廷的订婚典礼。

场面异常的盛大轰动。

深夜约莫十一点半,宾客们总算都陆续离开了。

肖可可也喝得醉醺醺,闺蜜叶晚晴将她送到酒店的888总统套房外。

便把房卡给了她让她自己进去,并且还笑脸盈盈的祝福她:“可可,你要幸福哦。”

“嗯呐,会的!”肖可可信誓旦旦的用力一点头,应道。

会的,她接下来一定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随后,肖可可用房卡开了门。

映入眼帘,房间里一片黑暗,但扑鼻而来一阵浓郁的花香。

难道这是司连廷给她准备的惊喜?

肖可可心里满怀期待的继续扶着墙,摇摇欲坠走进去。

小手刚摸索到大床边坐下来:“连廷,我来啦……”

下一秒,一股极其清冷的气息,突然袭来。

肖可可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手腕就被用力攥住,并且将她从床上,一把拽了起来:“谁准你进来的?”

口吻低沉而阴冷。

尽管她现在醉得再上头,可也隐约听得出,这好像不是司连廷的声音。

“既然你来都来了,确实应该做点什么。”

肖可可:“……”

这说的什么,她怎么一个字都没听不懂!

肖可可用力的甩了甩脑袋,迫使自己恢复理智。

一切都还没来得及弄个清楚。微张、正要说话的嘴巴,瞬间被两片薄凉的唇猛的堵住。

分不清醉意还是其他,总之,沦陷了。

被带进深海中浮沉了一晚上……

翌日,一觉醒来。

肖可可嘴角噙着幸福的笑容,转过身,小手摸向床的另一边,一片冰凉。

司连廷呢?

睡意瞬间全无,唰的睁开眼,环视了一圈偌大的套房,哪里有她未婚夫司连廷的人影?

这一大早的,他不睡觉跑哪儿去了!

再也顾不上自己现在腰酸背痛,在地上一堆凌乱的衣物里找到手机,迅速的给司连廷打了一通电话出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您稍后再拨。”彼端传来一道冰冷的机器声。

怎么回事?

她的未婚夫,失踪了?

要不是床上乱糟糟,以及身体的不适,她都快以为,昨晚只是她做了一场漫长的梦而已。

不死心的继续重复拨打,那边还是关机的状态。

难道司连廷出了什么事?

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性,索性直接赶去司氏集团一趟。

大堂的员工们都认识这位未来的司二少夫人,所以都没阻拦肖可可。

一路畅通无阻的到了司连廷的办公室。

推开门。

传入耳畔就是一道熟悉的女人声。

“连廷,我们这样做会不会太坏了。那个何总虽然早就看上可可,但是她怎么着也是你未婚妻啊,你竟然就这样把她送出去了。还有啊,何总的老婆好彪悍的,我担心何夫人知道之后,会撕了可可。”

这会说话的,不你正是她的好闺蜜叶晚晴?

紧接着,司连廷将叶晚晴直接拥入怀里,“如果我不这样做,就拿不下何总的单子,我还坐得稳继承人这个位置么?难道,你取代可可的位置做我女人,不高兴?”

“我当然开心啊,我早就想跟你在一起了……”

话毕,叶晚晴主动对司连廷送上热吻。

接下来的一幕,肖可可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勇气往下看。

默默的将门关上,攥紧拳头便转身离开。

‘怦’一声,在电梯口,直接重重的摔了一跤。

浑身骨头都疼得仿佛要裂开,但却比不上心痛的万分之一。

眼泪不受控制的一直往下滑落,经过她身边的司氏员工,都好奇又八卦的偷偷打量她。

但她已经没有了任何心思去在意别人怎么想。

呵呵!

真是天大的笑话,她的人生都上演起狗血的八点档了。

她最要好的闺蜜,竟然跟她的未婚夫搞在了一起。

并且还在她订婚之夜,合计将她送了出去……

五年后,云海市国际机场。

穿着一身香奈儿最新款米黄色长款大衣,披着一头大浪卷长发的肖可可,单手抱着一个精致得就跟小洋娃娃似的小女孩儿,一手拖着大行李箱,从出境通道,踩着高跟鞋优雅的走出来。

“妈咪,我们这次从曼城回来是要找外星人爸爸吗?”肖宠儿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充满期待的看着肖可可,奶声奶气的问道。

肖可可暗自无奈的叹了一声。

并非是她不想告诉女儿真相。只是她实在没办法跟小家伙交代,她的亲生父亲其实是一个年过半百,长得一脸猥琐样的糟老头。

这次回国,也是有原因的。

不忍心打破孩子的期待,但也不想给她假希望,索性直接否认:“不是。”

小家伙挺失落的扁了扁小嘴,眼睛瞄到不远处,看到了干爹爹陆靳谦,小脸瞬间恢复了活力,直接从肖可可的怀里跳了下来,喜悦的飞奔过去。

陆靳谦一脸温柔的提前蹲下来,接住肖宠儿胖嘟嘟的身子,声音如沐春风:“累不累。”

“还好。”肖可可见女儿跟跟陆靳谦比自己都还要亲密,心里有些酸溜溜的。

陆靳谦看穿了肖可可心里在想什么,有些忍俊不禁的接过肖可可手里的大行李箱,“走吧,带你们去吃好吃的。”

三人来到了一家近期人气比较旺盛的中式菜馆。

点了菜后,肖可可便走出包厢去了一趟洗手间。

刚推开门进厕所,她就看到一个穿着一身名牌,板着小脸,气势酷得不要不要的小男孩蹲在马桶板上。

“谁让你进来的?”南宫希尚且稚嫩的声音,却带着几分威严。

因为自己也有孩子的原因,肖可可倒是很有耐心的跟眼前这个小男孩解释道:“小朋友,这里是女洗手间哦,如果你要上厕所,在隔壁呢。”

“我故意进来的!”小男孩回答得一板一眼。

好吧。

肖可可无语的抽了抽嘴角,索性不再搭理他,准备出去。

刚转身,小男孩突兀的叫住了她:“漂亮阿姨,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闻言,肖可可顿时一愣,回眸看向他,只见小男孩那双黑瞳里闪烁着期待,bilibili的。

可能是母爱泛滥吧,肖可可没有过多的犹豫,便点了头,答应了他。

没多久后,洗手间的门再次被人从外打开。

紧接着,一道冷森到骨髓的嗓音响起:“在里面?”

“额,应该不在的吧,这里是女洗手间,小希应该是躲其他地方去了。”随即,另外一个男人应道。

“呵呵。”南宫凌夜冷冽的微掀薄唇,发出一单音字:“找。”

南宫凌北觉得自己是一个绅士,这样搜索女厕所,这万一传出去,那他面子往哪儿搁了?

可他见老哥那态度,显然是要执行的。

无奈,但又只能开始每格厕所的推开门去找。

找到最后一格,竟然是反锁的,南宫凌北正要强行推开时。

下一刻,咔嚓一声。

一个五官精致,身材高挑、气质优雅的女子,从里拧开了门把。

南宫凌北第一反应就是:这是一个尤物。

可她说话的态度,却是很不好的:“两个大男人进来女厕所,还要一直偷窥里面有没有人,你两是变态狂?”

“你……”南宫凌北没想到这女人的嘴巴这么毒,从小到大都没被女人骂过的他,一下子就怒得火冒三丈得很,“你这女人怎么说话的,你知不知道我们是谁!”

艾,听这人的语气,似乎来历还很厉害的样子?

本来,肖可可也不想硬刚,可眼前这人实在太豪横了,心里一冲动,还是没忍住的反怼了:“哈,我管你们是谁呢。总之这里是女厕所!”

“我不跟你这种傻叉争执!我问你,你有没有看过一个五岁多的小男孩刚进来过。”南宫凌北用力的深呼吸,方才将自己即将要爆发的火气压抑住。

毕竟现在找到他们南宫家的小祖宗最重要。

“没见过。”肖可可几乎想都没想一下,便脱口而出回答。

南宫凌北也始终觉得,小希应该不会跑进女洗手间躲着,挠了挠后脑勺,走回到南宫凌夜跟前,狗腿得一比的问,“老哥,你说咱们是不是搞错了?”

南宫凌夜幽幽的扫了他一眼,而后迈开长腿,一步一步沉稳的走向肖可可。

强大且隐约有几分熟悉感的气势,顿时袭来。

肖可可错愕的一抬头,映入眼帘就是一张轮廓深刻的俊脸。

他穿着一身古驰的西装,将他的身形衬得更为颀长气势。

这男人的眼眸,冷得跟那小男孩几乎如出一辙。

难道,他是小男孩的父亲?

可为什么小男孩要躲着他?

肖可可想不明白,也来不及过多的思考。

男人便微启薄唇,阴冷的开了声:“我叫南宫凌夜,儿子南宫希在十五分钟以前去了一趟洗手间失踪了,如果你看到他,请通知我。”

虽然用了‘请’这个字眼,可却给人一种不容置疑的霸道范。

说着,他将一张金色卡片递给了肖可可。

微凉的指腹,划过肖可可的皮肤。

不知道怎么的,她的小心脏竟然微微撞了撞,类似被雷鸣击中的电流,一闪而过。

还没回过神,男人便已经转身大步流星的走出了洗手间。

肖可可呆滞的捏住卡片,目光下意识追随着着男人的背影,直到彻底消失不见了。

南宫凌北趁着南宫凌夜离开之后,就对肖可可落下狠话:“死女人我可告诉你,我们现在要找的可是南宫集团的小太子南宫希,刚刚那个是南宫集团的总裁南宫凌夜,你听说过南宫集团吧。”

啥子?

那个被评为东南亚十大集团之首,富可敌国的南宫集团?

那还真是大有来头了。

原来他跟那个小男孩,真是两父子。

难怪两人的气场那么相似了!

思及此,肖可可吓得不禁一阵腿软。

差点儿就破功,出卖了南宫希,将他现在躲在哪里爆了出来。

南宫凌北见肖可可明显被自己吓唬到,这才满意又得意的走了。

确定了南宫家那两个惹不得的大人物都走远之后,肖可可才重新走进厕所,打开窗台将南宫希小心翼翼的抱了进来。

她现在庆幸还好窗台外面是一片很安全的平地。

不然的话,要是南宫希少了一根头发,她跟宠儿都得遭殃。

顿时暗自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再乱答应帮人了。

突的,南宫希冲她咧开了一抹灿烂无邪的笑容:“漂亮阿姨,谢谢您。”

这……

刚刚还冷冰冰的呢,这会儿就这么软萌萌的。

看起来又白又软得Q弹的小脸蛋,让她有一种好想捏一把冲动……

肖可可的心一下子就又软了,无奈的轻轻拍了一下孩子身上的灰尘:“你还好吗?为什么要躲起来不让你父亲找到?”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