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时念重生了。

重生在了十年前,她二十二岁这年。

死的时候,她那世人歌颂的好老公顾渝州,用匕首捅进了她的心脏,他说,“时念,我从来没有爱过你,连你的身体都已经厌倦了。你知道吗?瑶瑶在床上比你妖娆一百倍,而你像个尸体一样,又冷又硬……”

又冷又硬?!

时念没哭没闹,从小良好的教育,让她只是拼命的忍受着撕心裂肺的痛。

“不是很爱我吗?那就以死来成全我和瑶瑶,我会感激你的!”

阴森的声音伴随着那把尖锐的匕首,从她心脏处抽了出来。

鲜血瞬间溅在了他温润俊美的脸上,把他的无情展现得淋漓尽致。他嘴角扬起一道云淡风轻的笑……就好像,面对的不是为他默默付出十年的妻子。

时念到最后死的时候都一直睁着双眼,誓要把这个男人的所有残忍,深深的刻进骨头里!

他们结婚十年。

两个人青梅竹马,门当户对。

时念从小琴棋书画,聪慧过人。22岁嫁给顾渝州之后,她收敛自己所有的光芒,尽职尽责做好妻子的本分,放弃自己所有一切,竭尽所能让他平步青云,助他从豪门走上世家之路。

从未想到,有一天顾渝州会亲手杀了她,并以时氏灭门当作他心爱人的聘礼!

她恨。

恨之入骨。

好在老天有眼!

这场意外车祸,让她重回到了她还没有出嫁的这一年。

时念紧咬着唇瓣。

她紧紧的看着面前撞了她轿车的男人,江景遇,北文国四大豪门家族之首,江家三少爷!

一张颠倒众生的惊艳脸庞,188的身高,堪比雕塑一般的完美身材,青城最帅的男人,没有之一。

如此出生的男人,却是青城出了名的败家子。玩物丧志,风流成性,玩过的女人比她见过的男人还多,纵欲奢靡到让人无法启齿的地步,但唯一是上一世,顾渝州怎么斗,都斗不过的男人!

“时小姐是看上我了?”被人如此注视,江景遇深邃的眼眸,轻轻一瞥。

悠扬的磁性嗓音,带着独特的韵味,分明是挑逗的话语,从他嘴里却莫名的好听。

“是。”她回神,突然一口承认。

话音落。

激动的不是江景遇,反而是她最好的闺蜜夏柒柒,她整个人都要炸了一般的吼道,“时念,你丫的脑袋撞坏了吗?!”

江景遇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情愫,表现出来的却是冷眼旁观的笑。

“你知道这妖孽是谁吗?你知道这货有多渣吗?”夏柒柒冲着时念,“他除了长得好看会玩女人之外一事无成,你居然说看上了他!你丫的突然眼瞎了吗?!”

她确实眼瞎,才会爱上顾渝州那个阴险狡诈的伪君子!

今天一大早她们到青泞山祈福,开车下山途中,迎面撞上了一辆急速的红色跑车,好在驾驶跑车的人眼疾手快,一个急转避开了正面冲击,却还是硬生生的撞到了一起。

双方车子轻微受损,人都没受伤。

而她却因此,重生了!

时念没有回答夏柒柒,只是对着江景遇,问他,“敢抢婚吗?”

“时念!”夏柒柒整个人又不淡定了,纵然江景遇很帅,但为了一个渣,时念连婚都不结了吗?!

“下个月18日我大婚,敢来吗?”时念一字一顿,说得清清楚楚。

江景遇用了几秒的时间来消化时念说的话。

缓缓的,他淡漠的说道,“时小姐怕真的该去医院做个脑部检查。”

说着。

他随手从黑色西裤里拿出一张银行卡,修长的手指夹住,一副桀骜不驯的模样递给她,“钱我出。”

时念看了一眼那张超级VIP黑卡。

谁都知道江家三少爷出手阔气,跟过他的女人都是硕果累累。

时念接过了。

江景遇的眼里,还是闪过一丝惊讶。

全青城都知道,时念贤良淑德,知书达理,自律高清,从来不和他们这种纨绔子弟有任何牵扯,一心一意只想嫁给顾渝州,成为他的贤妻良母。

时念说,“当是聘礼了。”

一边的夏柒柒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了。

江景遇轻抿着他完美的唇瓣,拉出一脸意味深长的笑,那一刻也只选择了沉默,看不出来他的情绪。

所以不知道是接受了,还是在……观望而已。

“婚礼当天只要你来,我就跟你走。”时念说。

其实是在回答,他曾经说过的话。

上一世,她和顾渝州的结婚前夜,她兴奋得辗转难眠。

凌晨4点,她接到一个陌生来电。

“明天我来抢婚,你会跟我走吗?”那边劈头就问。

时念皱眉,“你是谁?”

“顾渝州不是好人。”他说。

“你到底是谁?”

“我也不是好人。”

然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时念以为是谁在恶作剧,而且听口气分明酒醉了,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但后来无意,她还是知道了这个电话号码是江景遇的,知道后就更没有放在心上了,对种马一样的男人,她从来都是嗤之以鼻,何况她和江景遇从未有过任何交集。

直到现在重生,她恍惚才发现了江景遇的话中端倪。

不过当年,她和顾渝州的结婚典礼上,江景遇并没有去。

所以她也不确定,他当年说的是不是真的。

反正。

不管江景遇来不来,这一世她也不可能再和顾渝州结婚!

来,只是为了报复得更加彻底而已!

她转身,直接离开。

夏柒柒连忙也跟上了时念的脚步,重新回到她们的轿车上。

江景遇看着从他面前开过的轿车。

久久,嘴角蓦然一笑。

全青城所有男人都想要娶的时家大小姐,还真是……有趣得很啊!

……

离开的轿车上。

夏柒柒绷不住了,“你刚刚是不是脑子不清醒,所以才说让江景遇那渣货来抢婚的话?!”

“没有,我很清醒。”时念开着车,满脸淡定。

甚至还有些冷血。

要知道。

在车祸的前一秒,她还在硬生生承受着顾渝州的残忍折磨。

“那……顾渝州呢?你们可是全国最模范的‘夫妻’,不知道羡煞了多少旁人,你现在居然要,婚前出轨?!你把他当什么了?”夏染染完全不能想象。

婚前出轨算什么?

时念冷笑了一下。

她眼睁睁看过顾渝州和另外一个女人,当着她的面,全身赤裸的纠缠在一张床上。

她咬牙切齿的说,“我当顾渝州是畜生!”

他不配做人!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