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逆天神主
  • 重生之逆天神主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柠檬怪作者
  • 更新:2022-07-16 07:01:00
  • 最新章节:第三章 九霄神逆诀
继续看书
主角名为陈昊炎、程曲的小说《重生之逆天神主》,最近讨论度很高,作者是大神“柠檬怪”,喜欢玄幻类爽文的网友,千万不要错过精彩的情节,主要内容为:陈昊炎是一代最强仙尊,机缘巧合下得到了仙界至宝,未曾想宝贝遭人觊觎。在渡劫的关键时刻,那些恶人找准机会偷袭,有幸捡回一条命,却遭到了好兄弟与爱人的双重背叛。原来那些自认为真挚的情谊竟然比不过身外之物!带着无尽的悔恨,陈昊炎最终爆体而亡。天无绝人之路,至宝竟然可以逆天改命,一代仙帝浴火重生归来……

《重生之逆天神主》精彩片段

“陈昊炎!交出天命图,可留你三人全尸!”一处峡谷中上百名身穿白袍男子手中持剑,将两名男子和一名女子团团围住。

仔细看去,每名白袍男子的胸口左侧,秀刻着一柄金色长剑。

“放屁!你们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平日里尽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想要天命图?先有本事杀了我再说!”陈昊炎浑身血迹斑斑,朝着眼前的众人喊道。

此时,另外一名男子也是浑身是伤,轻声对陈昊炎说道“昊炎!婉儿!你们先走,我来拖住他们。”说着便持剑冲向前去。

陈昊炎持剑挡在婉儿身前“婉儿,风羽一个人不是他们的对手,我去帮他,一有机会你就。”

话还没说完,忽然,陈昊炎只觉得后背一疼,低头一看,一柄长剑刺穿他的腹部。

陈昊炎艰难地转头,她可是自己这辈子最爱、最想保护的人啊!

风羽见挚友受伤,立刻折身返回,剑锋直指陈昊炎身后的婉儿。

就在风羽即将刺中婉儿之时,忽然剑锋一转,长剑径直贯穿陈昊炎左侧胸口。

“为什么?慕容婉儿,谷风羽,你们为什么背叛我?”

陈昊炎浑身染血,神色愤怒的看着面前的一男一女,那眼神,充满了无尽的怨恨与愤怒,一颗心,刀绞般的痛苦。

陈昊炎。

青云大陆的一代传奇,自小便是孤儿,凭借得天独厚的资质,短短三十年,便突破瓶颈,飞升仙界。

他,在仙界结识了一兄弟,名为谷风羽,三十年来,肝胆相照,陈昊炎倾尽所有,为其炼制出极品仙器。

他,更有一红颜,名为慕容婉儿,三十年来,生死与共,为了救她,陈昊炎独闯,被誉为仙界最强阵法宗门的天星宗,陈昊炎倾尽所有,使慕容婉儿修为突飞猛进,成为仙界唯一的仙尊境女子,成就仙界一段佳话。

可就在今日,陈昊炎再次突破瓶颈,正在渡劫的关键时刻,被强者偷袭,后又被上百名高手围攻,而此刻,这两人竟然一同背叛了他。

面对两大仙尊境强者的偷袭,又是自己最信任的人,即便已达到仙尊境巅峰的陈昊炎,也猝不及防。

慕容婉儿刺穿了他的灵海,谷风羽断了他的心脉,陈昊炎此时筋疲力尽,奄奄一息,再无一战之力。

但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两个被他视为最亲,最爱之人,会联手背叛他。

“为什么?”容貌绝美,如画中仙子一般的慕容婉儿,面对陈昊炎不甘的询问,矫笑着依偎在的谷风羽怀中,而谷风羽的大手,则直接抚摸上了慕容婉儿的翘臀。

陈昊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瞪大双眼,面露不可思议之色,心神巨震之下,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撕声道“你们两个竟然。。。”

慕容婉儿讥讽一笑,可悲的看着陈昊炎,讥笑道“其实我和风羽早就两情相悦,若不是为了利用你,怎会和你在一起?”

“你以为我是真的喜欢你么?哈哈哈,可笑。”慕容婉儿怨毒的看着陈昊炎“每次和你在一起,我都觉得恶心,若不是因为你能给我和风羽带来好处,我才懒得得对你虚与委蛇。”

“这些年,你痴迷修炼和炼器、炼药,自从得到了天命图更是每日闭关参悟,这倒是给了我和风羽许多相处的机会。”

“我和风羽早就与神剑宗达成约定,待你突破瓶颈,渡劫之时,就是你命丧黄泉之日。”

“只要我们献出天命图,不仅我们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神剑宗也答应助我二人登足巅峰。”

“这,就是为什么,哈哈哈!”

慕容婉儿笑声中充满了肆意张狂、怨毒冷漠,和陈昊炎认识的那个温柔贤淑的婉儿,判若两人,是如此迥异。

陈昊炎面如死灰,可笑自己,浑然不觉,只知道一片真心的付出。

却不曾料到,这几十年的真心,换来的只是一场骗局。

陈昊炎的心,由如万箭穿心,更多的,则是恨!那熟悉的脸庞,此时此刻是如此陌生,甚至连那绝美的容貌,都变得丑陋不堪。

“好兄弟,现在知道为什么了吧?”谷风羽嘴角上扬,笑容奸诈“为了达到目的,我不惜将心爱的女人拱手相让,每当看到你和她缠绵在一起,我就发誓,等你渡劫之时,必定将你诛杀,让你失去所有,你的财富,地位和你的女人都是我的!”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谷风羽眼中充满了毫不掩饰的杀机,他盯着陈昊炎右手食指中的储物戒指,露出贪婪之色,得意的笑道“你放心,等你死后,这些东西都是我的,包括你的日月青锋剑,和你亲手创建的赤炎城,我都会接收的。”

“对了,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你的那些誓死追随的炎卫哪去了?”

“他们都被我调走了,因为我是你最好的兄弟啊,他们就像信任你一般的信任我,放心,等你死后,我会让他们去陪你!兄弟一场,我不会让你一个人路上孤单的!”

谷风羽阴邪一笑,修长的手,不停抚摸着慕容婉儿的翘臀,这一对男女,在陈昊炎的面前,咯咯的笑起来。

陈昊炎眼神冰冷,凄凉一笑。

自己奉为至亲的两人,竟然一直在骗他,利用他闭关的时间,吞食着他的一切,可笑他却浑然不觉,这才落得如此下场。

陈昊炎笑,他笑这对狗男女,卑鄙无耻。

更笑自己,愚昧白痴。

笑着笑着,两行血泪,从他的眼角滑落。

他缓缓站起,充满仇恨的双眼,狠狠的盯着面前两人,哀莫大于心死。

他恨,如果有机会,一定会杀了对方。

可是,已经没有机会了。

陈昊炎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黄皮图纸,长叹一口气,然后悲愁垂涕地哈哈大笑道:“天命图!天命图!天道主宰众生命运,尽人事,听天命,到底什么是天命?这就是我的天命?哈哈哈!”

“想要天命图!做梦!”

陈昊炎紧握那黄皮图纸,顿时,全身血光大盛。

“快阻止他!”

临死前,陈昊炎眼神冰冷,嘴角带着冷笑。

想要他的东西,下辈子吧!

狂风呼啸,虚空破碎。

一声惊天巨响,在山谷中久久回荡。

青云大陆,东部,武州地界,紫羽宗。

“谷风羽,慕容婉儿!你们这对狗男女,我好恨啊!”

一个少年从残破不堪的床榻上豁然惊醒,愤身而坐,他怒目圆睁,眸似寒星,从中爆射出一团刻骨铭心的仇恨之光,浑身冷汗淋漓。

床榻之上,少年双手紧攥,任凭指甲深入掌心,传来钻心疼痛,却丝毫不觉。

良久,他才回过神来,呆呆的看着面前古色古香的床榻、屋檐,怔怔不语。

怎么回事,自己不是已经死了么?

一股强烈的疼痛,突然从陈昊炎脑海传来,以至于他痛苦的大吼一声。

伴随着疼痛而来的,是一股全新的记忆。

“自己竟然,重生到人界了?”

陈昊炎豁然睁眼,明白发生后,即便他是仙界巅峰强者,此刻也一脸的难以置信。

记忆中。

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居然也叫陈昊炎,是紫羽宗的外门弟子,从小便生活在宗门内。

虽然陈昊炎从小在宗门长大,但为了杜绝那些绯言绯语,年满十五岁的他必须要和别人一样,先从外门弟子做起。

天赋秉然的他,短短两年时间便突破了武灵镜,成为内门弟子,被整个紫羽宗视为天之骄子。

年纪轻轻的他,被誉为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宗主更是将他作为接班人来培养,寄予厚望。

可正是如此,这也成了陈昊炎的催命符。

这天,他独自在山中修炼,被人偷袭,击碎了灵海,昏迷了一天一夜之后,内伤加重,一命呜呼。

最后,却被陈昊炎的灵魂意外占据了身躯,拥有了第二世。

由于仙界和人界,时间流逝的速度不同,因此陈昊炎并不知道,自己到底跨越了多久的时间,才重生至此。

“上天让我重活一世,慕容婉儿、谷风羽还有神剑宗,你们等着,我陈昊炎回来了,你们的噩梦即将来临,总有一天,我陈昊炎会再次回到仙界,讨回所有的一切!”

陈昊炎握紧拳头,在这较为朴素的房间中,对天发誓!

“炎儿!”

突然吱呀一声,房门打开了,一个身穿干净长袍,两鬓发白的老者,焦急的走了进来,看到床榻上苏醒过来的陈昊炎,焦急的眼中猛地流露出一丝欣喜之色。

“太好了,炎儿,你终于醒了,为师担心坏了,快让为师看看伤势。”

老者显得有些面目憔悴,一把扶住了陈昊炎,两根手指搭在陈昊炎的脉搏处,看着老者微微泛红的眼眶,让苏醒过来原本心中充满仇恨的他,莫名的升起一丝暖意。

老者名叫程曲,是紫羽宗的二长老,也是陈昊炎的师尊,从记事起,他便跟随师尊,宗门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师尊待他如子侄,一手将他拉扯大,更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长大后他每每问起自己的父母,师尊都闭口不言。

“炎儿,没事就好,都是为师的错,连自己的徒弟都保护不好,宗主已经下令严查!你告诉为师,到底是谁,对你下如此狠手!”程曲脸上露出愤气填膺的之色询问道。

“二长老,二长老!”

这时,一名身穿宗门服饰的弟子,从门外匆匆忙忙跑来,急匆匆的呼喊程曲。

“怎么回事,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程曲呵斥道。

那弟子大口喘着粗气,连忙说道“大长老往这边来了!”

“他来做什么?”

程曲面露慈祥之色,对陈昊炎说道“炎儿,你好生修养,为师出去看看。”

程曲离开后,陈昊炎盘膝坐在床榻上,闭目冥想,意念进入体内。

此时丹田中,灵海已然全部破碎。

灵海,是修炼之人汇聚灵气之所,没有了灵海,便无法汇聚灵气,形同废人。

“哎,上天给我机会,却让我重生到被废之人身上。”陈昊炎长叹一口气,面带忧愁的说道。

这难道是上天对他开的一个玩笑?这玩笑开的也太大了。

“不,天命让我重生,却又灵海被废,既然如此,我就破了这个天!”

“谁说灵海被废就无法修炼!我要让世人看看,灵海被毁,也能成就巅峰!”

陈昊炎陡然眼睛一亮,脑海中,浮现出一本古籍,这本古籍是他前世,偶然在仙界的一处秘境中得到。

名曰,九霄神逆诀。

修炼此功法,有一个前提条件,便是毁去自身灵海,世人皆知,灵海一旦被毁,便无法汇聚灵气,更别说修行了,自然不会有人轻易尝试。

因此,这九霄神逆诀,从未有人修炼过,他也从未听说过,灵海被废,还能继续修炼。

可如今,陈昊炎别无选择,只能将一切都赌在九霄神逆诀上了。

今后,是当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年,平淡过完一生。

还是,重返仙界,手刃仇敌,再登巅峰,甚至去那让无数人憧憬,传说中的神界!

“乾坤万物,阴阳天地,六界五行,灭鬼斩仙,以我凡躯,独破九天。。。。。”

陈昊炎心中,默念九霄神逆诀,并将周身灵气汇聚至丹田处。

在内视境界中,汇聚在一起的灵气,犹如水滴一般,呈现出液体状,滴落在丹田处,并缓缓朝着丹田中央,逐渐汇聚在一起。

忽然,一道金光,一闪而过,沉入那灵海之中。

“成了!”

陈昊炎简直不敢相信,灵海真的重塑了,这简直是奇迹!他仿佛看见了自己手刃仇敌的场景。

“只可惜,虽然灵海重塑,却还不太稳定,修为只有三阶武者境,实在弱的可怜。”

不过没关系,前世在人界仅仅花了三十年便飞升仙界,如今有了前世的经验,这一世可以少走很多弯路,相信凭他的天资,用不了多久又能重新回到昔日巅峰。

眼下需要大量灵石,帮助自己修炼,就算天资卓越,没有丹药灵石辅助,也是举步艰难,修炼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欲速则不达。

想到这里,陈昊炎心中豁然开朗。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陈师兄,大长老让你现在过去一趟。”

记忆中。

正是大长老的孙子,秦辉,暗中偷袭,将他灵海击溃。

大长老一心想培养他的孙子,成为宗主的接班人,可自从他展现出卓越天资后,大长老便处处为难他。

“秦辉刚暗害我不久,大长老这个时候找我,显然是已经知道这件事,我正好也去看看,他们见我灵海还未被废后,是什么样的神情。”

陈昊炎跟随那名弟子,徒步走去。

此时紫羽宗,议事厅内。

两位老者,正互相嚷嚷着,争论不休。

坐在高台上的宗主,闭目不语,显然是拿这两位资历深厚的长老无可奈何。

“宗主,陈昊炎到了。”一弟子在议事厅门外,禀报道。

“让他进来吧。”

看着厅外走进来的陈昊炎,坐在高台之上的紫羽宗宗主,眼神中略带一丝惋惜之色。

进入大厅,陈昊炎环顾厅内,坐在高台之上的便是紫羽宗宗主,紫天韵,一位五阶武师境强者。

虽说紫羽宗在整个青云大陆,连三流势力都算不上,但在武州地界,却也能叫的上名号。

高台下方两名老者,分别是师尊程曲,以及大长老秦默,秦墨身后站着一名二十左右的少年。

陈昊炎一眼便认出,那少年正是当时偷袭,并击溃自己灵海的秦辉。

“弟子陈昊炎,参见宗主。”陈昊炎双手抱拳,直挺挺的站在众人面前。

“昊炎,你的伤势如何了?”紫天韵起身走下高台,将手搭在陈昊炎的肩膀上,关切的问道。

他可是将陈昊炎当做下一代宗主来培养,听闻陈昊炎灵海被废,他需要亲自确认一下。

“宗主,陈昊炎被歹人偷袭,导致灵海被废,对宗门来说,实在是极大的损失,老夫一定会严查到底!”大长老向前一步,双手抱拳,神色极为凝重的对宗主说道。

接着,却听身后的秦辉说道“爷爷,只是宗门有宗门的规矩,必须二阶武者才能加入宗门,现在的陈昊炎,别说武者境了,连灵海都没有,根本无法修炼。”

“住口!小兔崽子,宗门的规矩,宗主会不知道么,需要你来提醒?”秦墨眉头紧锁,佯装生气,故意大声对秦墨呵斥道。

这句话显然是故意说给宗主听得。

这爷孙二人一唱一和,无非是为了将他赶出宗门,这样,以后宗主的位子就只能是秦辉的了。

陈昊炎只觉得好笑,一个小小的紫羽宗,他根本不放在眼里,宗主的位子,他更是没有半点兴趣。

“切,谁说我没有灵海?谁说我没达到宗门的条件?睁大你们的眼睛看清楚了!”

说罢,一股浩然灵气以陈昊炎为中心,扩散开来。

“什么!”

“怎么可能!”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