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娇妻暖又甜
  • 重生娇妻暖又甜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笙歌作者
  • 更新:2022-07-16 11:52:00
  • 最新章节:第3章老公,你别走!
继续看书
重生前,陆绾绾为了所谓的良人而背叛了丈夫,在大婚当天与渣男私奔。不光伤害了靳砚的一颗真心,同时还让他沦为了全豪门的笑话。没多久,她为自己的痴傻行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一朝重生,陆绾绾回到了逃婚的那一天,看着陪在身边的丈夫,她不由得热泪盈眶。这辈子陆绾绾会拼尽一切去爱,谁也无法阻止她宠夫的脚步!

《重生娇妻暖又甜》精彩片段

“如今靳砚昏迷不醒,等着氧气救命呢!姐姐,你说我身为他的秘书,是救,还是不救呢?不如你咬掉自己的两根手指,来换我救他吧?”

牢房外,一个穿着昂贵的高定连衣裙的女人,用手机播放完一条病房内的视频,对牢房内佝偻着脊背的女人讲道。

甜美的声音,听不出一丝残忍,但牢房内却很快充斥了浓烈的血腥味儿。

因为那个瘫坐在地上,散乱着头发,连模样几乎都看不清的女人,把皲裂的手指放进了口中,自己硬生生咬断把食指从第二节骨结处,咬断了。

吧嗒一声,血糊糊的断指掉在了地上。

蓬头垢面的女人,额上冷汗如雨,可她却紧咬着牙,一声都没吭。

“姐姐真懂事,还知道不惊扰狱警,但是还差一根呢?”衣着光鲜的女人,掩着脸上得意的笑,对匍匐在里面的人讲道。

牢房内血腥味越来越重,陆绾绾断指的手止不住地颤抖,但她还是像被蛊惑了一样,张着干涩的唇对外面的人问。

“你真的……会如约放过靳砚吗?”

“当然,只要你再咬一根。”

“嗯……”

粗嘎难听的声音再次响起,陆绾绾把右手的中指,又放进了口中。

十指连心,撕心裂肺的疼痛再次传来,疼的陆绾绾大脑阵阵昏眩,但她还是拼进全身的力气,在骨结处,把中指又咬断了。

血腥味儿冲的她嗓子发苦,她难受地咳嗽着,把第二节断指吐了出来。

外面的女人终于发出爽朗的笑声,然后又用只有她们两个能听到的声音,对她讲:“姐姐不要失望,今晚我还给你准备了大礼,是个男人呢!”

女人走了,陆绾绾抱着断指的手,抽搐着倒在了冰冷的地上。

陆雪菲用靳砚的生命威胁她,就是想看她受辱,所以她不能声张,只能忍着。

炎热潮湿的牢房里,断指处溃烂的很快,在加上长期营养不良,她的额头昏昏沉沉地烫起来,意识也在逐渐抽离。

弥留之际。

陆绾绾看到天黑了,一个魁梧的男人走了进来,不知是不是产生了幻觉,她竟觉得那人像靳砚。

他用猩红的眼睛瞪着她,像只要吃人的猛兽,然后他真的沉下来吃了她。

撕心的疼痛,瞬间啃噬了陆绾绾的神经。

是死前产生的幻觉吗?

竟然把陆雪菲派来侮辱她的人,当成了靳砚,而且还像第一次那样疼……

可对方真的太像靳砚了,她痴迷地看着他,连眼眶湿了,都舍不得眨一下。

“阿砚……”

她身上的男人,听到她声音似乎顿了一下,但接下来的动作却更狠了。

……

第二日。

金丝绒的窗帘透过外面明媚的阳光,照到陆绾绾的眼皮上,纤长的睫毛颤了颤,她用手去挡光。

金黄色的阳光从纤细白皙的指缝里露出,陆绾绾看到自己完好的手指,突然间惊坐了起来。

四周装饰高档的墙壁,绚烂璀璨的吊灯,欧式的窗帘相继映入她的眼眶,陆绾绾的瞳孔不觉紧缩起来。

不是监狱!

反而像以前她和靳砚的婚房……

这房子不是已经被烧掉了吗?怎么会又出现了,昨夜侮辱她的人呢?

还没回过神,房门又被人蹑手蹑脚的推开了,一个连衣裙几乎短到大腿底的女孩走了进来。

“姐姐,昨天晚上靳砚哥哥没对你做什么吧……”

再次看到昨日羞辱她的人,陆绾绾的眼眶几乎瞪裂了。

陆雪菲,她竟然还敢出现在自己面前!

“姐姐,我们不是说好的,等靳砚哥哥吃了你下的药,你就给我打电话的吗?你怎么能不按照计划来呢?”陆雪菲看着羽绒被旁,大片大片带着痕迹的肌肤,眼底跟着就藏起了恼恨。

陆绾绾脑袋里原本乱糟糟的,但熟悉的话,熟悉的场景,却让她整个人突然像被雷击中一般。

这房间这情形,不是当年她给靳砚下药,想害他婚内出轨借机离婚,却被靳砚察觉后的场景吗!

难道……她重生了!

“姐姐,你到底还想不想离婚了?现在计划全被你打乱了,离婚的事不知道又要被耽搁多久,真是麻烦!”陆雪菲见陆绾绾不说话,心里更是抱怨。

“要不然……姐姐你假装割腕自杀算了。”

“割腕?”

陆绾绾听到陆雪菲,又讲出和前世一模一样的,撺掇她自杀的话,眸子蓦地一眯。

她真的重生了,重生到了和靳砚离婚之前!

“姐姐,你觉得我这个提议怎么样?到时候靳砚哥哥看到你情愿死,也不愿意跟他在一起,说不定就同意和你离婚了。如果他还是不同意,就说明他根本不爱你,你刚好可以用这个借口逼他离婚。”陆雪菲答着陆绾绾的话,看似衷心的建议道。

听到陆雪菲的话,陆绾绾静静地看着这个爸爸收养来的妹妹,前世却害的靳陆两家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心里的恨意几乎将她淹没。

尤其是想到,前世陆雪菲让她自杀后做的事,锁上了浴室的门,还不准静园的下人靠近她的房间,想让她假戏真做,弄死她,她的心就冷的像刀子。

“嗯,挺好的,我去浴室准备自杀的事,你先打电话给靳砚吧。”

既然真的重生到了给靳砚下药的第二天,那昨晚的男人,肯定是靳砚!

她现在真的迫不及待地想见到靳砚,前世她欠靳砚太多了,这一世她只想用尽一切办法地待他好。

“姐姐,打电话的事情不能急,我们得算好时间,而且自杀得像一点,虽然不能割的太深,但也不能没有伤口,我怕你不会,不如……”陆雪菲很有技巧地讲着话。

“我有分寸,你去打电话就好!”陆绾绾冷冷地打断了陆雪菲。

但讲完才发现,她的情绪似乎太明显了,所以又补充道:“昨晚我被靳砚折腾了一晚上,太累了,我休息一下会割的。”

“折腾了一晚上”如此含义丰富的字眼,传到陆雪菲耳中,阴鸷之色在她的眼底一闪而逝,她咬着唇说:“那姐姐你再仔细考虑考虑,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陆绾绾看着陆雪菲不甘离去的背影,起身下去锁死了卧室的门,跟着就进了浴室洗澡。

温热的水冲洗着身上的疲倦,陆绾绾的心脏忍不住鲜活地狂跳起来。

她竟真的活了过来,既然活了,这一世她一定和靳砚好好在一起,她得把自己最好的一面留给靳砚!

但陆绾绾等了一天,也没等到靳砚回来。

等到晚上,她饿的受不了,她才不得已从房间出去。

她实在想不通,明明前世靳砚晚上回来了啊,这一世怎么就和前世不一样了呢?

陆绾绾在静园等了一夜,也没等到靳砚,电话也打不通。

陆绾绾甚至在想,是不是只有她真的自杀了,靳砚才会和前世一样回来呢?

但想法终究只是想法,她没有自杀,而是去靳氏堵人了。

靳氏集团。

沈易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小祖宗,满脸堆着笑:“陆小姐,您怎么来了?”

喊的是陆小姐,而不是夫人,陆绾绾才想起,以前她是不准任何人喊她靳夫人的。

前世为了和靳砚撇清关系,她真的什么都做了。

叹了口气,陆绾绾朝总裁办公室探去,问:“靳总在公司吗?”

沈易被吓了一跳,这小祖宗不是又要找靳总麻烦吧?

“陆小姐,靳总不在。”

沈易的回答,让陆绾绾有些无奈,她不知道沈易讲的是真是假,但在靳砚的地盘上,她不能强行闯进去,只能拿出手机拨了靳砚的电话。

确认总裁室并没有动静,其他的办公室也没有,她才送靳氏离开。

靳砚不在公司,她知道的地方,就只有一个了。

循着前世的记忆,陆绾绾找了好久,才找到地方,前世她只是见过几次这个地址,并没有真正来过。

站到对应的户门前,她按了好久的门铃,里面都没有动静。

她又用打电话的方式,测试靳砚在不在里面,结果她真的听到熟悉的铃声,从门内传了出来。

只是铃声一直响,手机的主人却并不打算接。

陆绾绾突然想到,前世她和靳砚发生关系前,她为了不让靳砚碰她,用弩箭射刺伤了靳砚的肩膀。

他该不会一直没处理伤口,伤口发炎,他昏迷了吧?

想到这个可能,陆绾绾大力地拍着门,她想把靳砚叫醒,但门内依旧没有动静。

陆绾绾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掏出手机想打急救电话,但掏手机的时候,顺带从包里带出来一串钥匙。

陆绾绾看着钥匙,若有所思,她记得静园的门都是指纹解锁的,但这串钥匙上,却有一把房门钥匙,她前世从没用过。

带着狐疑,她把钥匙插进了钥匙孔内……

门,竟真的开了!

她立即进去,大声喊着靳砚的名字,可刚走进客厅,她的脚下就仿佛生了根。

房间里光线晦暗,茶几上摆着几个东倒西歪的酒瓶,冷灰色的沙发上,靳砚就那么直挺挺地躺在那里,洁白的衬衣上,鲜血已经印了出来,结成了痂,把衣服和皮肤黏在了一起。

陆绾绾几乎是踉跄着跑到靳砚身边的,她摸着靳砚的脸,烫的灼人,心瞬间就被揪紧了。

“靳砚,你不要睡,你醒醒。”

陆绾绾的声音几乎被泪水淹没了,脑袋里陡然冒出来一些前世的事情。

前世她自杀,靳砚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把她送去了医院,她醒来后,有人跟她讲过的,说靳砚一到医院,就晕了过去。前世她觉得靳砚卖惨装可怜,根本不相信他伤的那么严重。

该死的,这事前世她不信就算了,如今怎么还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思考完,陆绾绾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立即拨了急救电话。

“你们快来救人,福元街28号,快,快点,求你们了!”

急救车赶来,送靳砚去急救,等靳砚被送出来时,已经半夜了。

“伤口化脓,伴随着细菌感染,但好在不算太晚,胳膊应该能保住。”医生从抢救室出来,对陆绾绾讲道。

应该能保住?

陆绾绾的心像被捅了一刀,她站在急救室外面许久,都动弹不得。

那是靳砚啊,她回来是想弥补他的,为什么会弄巧成拙了?

站了许久,她才像做错事的小孩一样,走进了病房。

靳砚已经醒了,他靠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地看着她,声音又低又冷。

“医生说,是你把我送到医院来的。”

听着熟悉而又虚弱的声音,陆绾绾的嗓子有些堵,他又肯开口和她说话了!

“你怎么知道,我在那座房子里的?你派人查我?”

靳砚别开眼,语气更冷了,“怎么,昨天没杀了我,觉得可惜,今天又跑过去补刀?陆绾绾,你就那么想让我死……”

话还没说完,靳砚就开始剧烈的咳了起来。

陆绾绾忙跑过去,接了杯温水,递到他面前。

靳砚目光下垂,看着陆绾绾的手静默了一会儿,然后伸手接过水杯小抿了一口。

陆绾绾静静看着他喝水,等他喝完,她立即过去接杯子,心思绷的紧紧的。

她其实有很多话想对他说,但事情弄成这样,现在说什么,只怕他都不会信,只有用行动证明,更实际一些。

她从病房出去,给他弄了一些粥,送到他面前,“你饿不饿?我帮你弄了点吃的,你吃一些吧,等下还要喝药呢。”

靳砚没说话,只是静静看着她将餐盒打开,有西红柿炒蛋,还有碟青菜,粥是小米粥,还配了馒头。

但饭菜都摆出来时,靳砚的眉头微微皱了下。

陆绾绾几乎是下意识地看到了,立即解释道:“我知道这有些太清淡了,但医生说你伤口感染了,身体在发炎,不能吃太油腻的,你先凑活吃,等你的伤好些了,我再给你做丰盛的。”

靳砚依旧静静地看着她,只是声音变得更冷了。

“陆绾绾,你觉得在医院下毒害死我,成功的几率有几成?”

但她很快又安慰自己,毕竟下药和刺伤他这事,发生在昨天,刚发生那样的事情,自己又出现在只有他自己知道的房子里,如今又给他送饭,换做是谁都会觉得有猫腻吧。

陆绾绾将餐盒摆好后,她径自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西红柿,小口小口地吃完,又夹了根青菜,吃完了青菜,她又分别尝了小米粥和馒头,然后把自己用过的筷子,递给靳砚。

“我试过了,你可以放心吃了吧?”

靳砚看着她,幽深的眸子锁着她,许久才接过她的筷子。

“你如果想同归于尽的话,我没意见。”

语调极冷的一句话,却让陆绾绾眼眶有些热,他的性命那么矜贵,哪怕认定她要害他,也愿意陪她赌吗?

她在靳砚身边坐下来,温柔的目光近乎眷恋地看着男人优雅吃饭的动作,直到他吃完了,她又默不作声地收拾了餐具,给靳砚摆好了水和药。

陆绾绾在医院照顾了靳砚一夜,寸步不离。

第二天,陆绾绾替靳砚办好了出院事宜,开车载着他离开了医院。

半小时后,车子停了下来。

靳砚看着车窗外的地点,薄唇抿成了一条线。

“既然你回来了,我让司机送我去公司。”

“不行,你受伤了,要在家休息,不能去公司。”陆绾绾连忙道。

急切的声音,让靳砚眉尖染了愠意,但深邃的眸子只是盯了她片刻,并没有发作。

“下车吧。”

“我不下,除非你和我一起下去!”

陆绾绾上前,蜷着的手指朝靳砚没受伤的胳膊伸过来,却被靳砚躲开了。她看着空空的手,想到靳砚刚刚条件反射的动作,心里一紧。

“我真的有事情找你。”

“我今天很忙,等我回来再说吧。”

“不行,很重要,必须马上说。”陆绾绾的声音也急切了起来。

“陆绾绾,你为了离婚,就这么急不可耐吗?”靳砚的眉头几不可见地皱了起来,音调也提高了几分。

离婚?

陆绾绾立马明白靳砚误会了,她唇角一弯,然后垂下头,用带了点可怜的声音开口道:“前天我们刚刚发生关系,当晚你扔下我就走,今天你又和我提离婚,你是不是不想对我负责任?”

靳砚嘴角微微抽了一下。

这个女人……吃错东西了吗?

但不可否认,她刚刚委屈哭诉的样子,撩到他了。

靳砚鬼使神差地跟着她下了车,只是刚进客厅,他就看到茶几上摆着一份离婚协议书,眼神不可抑制地阴鹜起来。

“陆绾绾,为了离婚,你还真是不择手段!”

他竟然会觉得,她刚刚对他演戏的样子是真的!

靳砚转身就要走,只是脚刚迈出去,手就被人抓住了。

“老公,你别走!”

甜软的声音带着委屈,靳砚的身体猛地一僵。

是他听错了吗?

陆绾绾……竟然喊他老公!

陆绾绾见男人没了离开的打算,立即走到茶几前,狠狠地瞪了眼沙发上的陆雪菲,然后当着靳砚的面,把离婚协议书撕成了两半。

“靳砚,这份离婚协议书,不是我打印的,我以前是不高兴自己的人生被人安排,但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已经……已经喜欢上你了!”

前世来不及讲出口的话,此时对着靳砚讲出来,陆绾绾只觉得脸上烫的厉害,心脏也扑通扑通地乱跳。

但话已经讲出来了,她就打算一次性把之前的荒唐事,都找借口粉饰掉。

“前几天总是骗你回来,不是为了和你离婚,我只是想见你,我做的那些惹你生气的事,也只是想引起你的注意。靳砚,我是第一次喜欢一个人,不知道怎么表达,才会给你下药,我错了,我以后不这样做了,你别生气行不行?”

话讲完,靳砚的身体已经完全僵住了。

陆绾绾刚刚说……喜欢他?是他听错了吗?

“姐姐,你让我打印了这份离婚协议书,现在又说不想和靳砚哥哥离婚,你又想对靳砚哥哥做什么?”陆雪菲忽然站起来讲道。

虽然陆绾绾突然改了口,说喜欢靳砚,这让她很震惊,但两个人现在吵架了,这可是让他们关系破裂,彻底分开的好机会,她怎么能不火上浇油呢?

一句话,让靳砚刚刚燃起希望的心,又冷了下去。

是啊,她之前恨他恨得要死,怎么可能会喜欢他,前天她拿起弩箭时,分明瞄准的是他的心脏,只是她从小娇生惯养,又不会用弩箭,打偏了才打中的肩膀。

陆绾绾看着靳砚又寒了的脸,再看向陆雪菲的眼,也藏了寒芒。

“雪菲,我什么时候让你打印离婚协议书了?我说的是,我和你姐夫不会离婚了!”

“其实我早就想说你了,雪菲,你为什么总要破坏我和你姐夫?从我和靳砚结婚开始,你就跟着我住进了静园,天天在我们俩之间挑拨离间,你就这么见不得我和你姐夫好吗?”

训诫的声音,让靳砚愣了愣,似乎真的只是她早些日子把离婚挂在嘴边,这些日子并没有提过,都是陆雪菲在替她传话。

陆绾绾见靳砚的神色缓和下来,心里也松了口气,她记得前世和靳砚结婚后,想方设法和靳砚离婚,靳砚都置若未闻,她实在恨他恨的咬牙切齿,后来连他的面都不想见了,都是让陆雪菲替她传话的。

还好,前世做的事情,给了她圆回来的借口……

“我没有,靳砚哥哥,你别听姐姐污蔑我!”陆雪菲简直被陆绾绾的话气炸了,陆绾绾这白痴,今天是怎么回事,把她住进静园的事情都说出来了,陆绾绾到底还想不想和靳砚离婚?

靳砚听着甜到发腻的声音,眉尖挑起了不耐。

“我和你姐姐已经结婚了,你为什么不喊我姐夫?”

刚刚,那个小女人可是一口一个姐夫,喊的他心都颤了。

“是姐姐不让我喊的。”陆雪菲忙道。

陆绾绾哈地笑了一声,讲起谎话来,脸不红气不喘的。

“我教你没素质,不懂礼貌了?雪菲,你真是越大越不懂事,既然你对我和你姐夫意见这么大,不如今天就搬回家去吧,静园容不下你了!”

其实她一醒来,就想把陆雪菲赶出去了,但昨天她只顾着找靳砚了,今天既然陆雪菲送上门来,她自然也不客气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