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有喜女配今天绿茶了吗
  • 豪门有喜女配今天绿茶了吗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穆晓艾作者
  • 更新:2022-07-16 13:40:00
  • 最新章节:交易
继续看书
一朝穿书,苏榆尔穿成了书中空有美貌,却没有脑子的炮灰女配。原主拿了男主的几千万,不赶紧跑路,过自己逍遥自在的小日子,非要跟女主正面刚,结局?当然是要多惨有多惨了!站在上帝视角的苏榆尔,决定走女主的路,让女主无路可走,绿茶女不是酷爱演戏吗?装可怜谁不会,且看她如何虐渣打脸,虏获冰山美男心……

《豪门有喜女配今天绿茶了吗》精彩片段

我穿书了!

柔软至极的大床上,苏榆尔睁开眼,望着头顶的水晶灯发了足足十几分钟的呆,才接受了自己穿书的现实。

她穿到了自己熬夜看的总裁小说里。

还是个炮灰女配。

原主也叫苏榆尔,是男主龙氏集团总裁龙卿的替身小情人,一直谨小慎微的伺候着脾气不好的龙卿,伺候了三年。

三年后,龙卿的白月光回国,苏榆尔就被龙卿甩了张支票,让她立刻滚出他的别墅。

而今天,是苏榆尔接到支票的第二天。

“啧啧,三千万。”

苏榆尔从床头柜里找出了龙卿给的支票,顿时眼睛亮的比天上的星星还要耀眼。

有了这三千万,她什么样的男模找不到,非得在龙卿这个脾气臭还面瘫的男人跟前受气?

苏榆尔狠狠亲了两口支票,飞快的爬坐了起来。

正当她准备穿衣服卷铺盖走人的时候,卧室门被人从外面重重的推开了。

龙家的阿姨走了进来,鼻孔几乎都要朝着天上去了。

“苏小姐,你再赖在这里不走的话,我就只能喊保安把你扔出去了。”

王姨不客气的走到床头,居高临下的盯着苏榆尔,那目空一切的倨傲,简直跟龙卿那个主人一模一样。

苏榆尔吸了口气,才忍住到了嘴边的回击,利落的抄起旁边的衣服,淡淡的瞥了王姨一眼。

“王姨,年纪再大,该有的礼貌还是要有,进房间之前要先敲门,是幼儿园老师就教的基础礼貌。”

王姨眉头一皱,眼神不满。

“礼貌是给客人的,而你不是。”

也是,龙卿身边所有人都知道,苏榆尔就是林婉晴的替身,谁都没把她当回事,别说是王姨了,就连别墅门口看门的保安都从没正眼看过她。

偏偏原主是真的喜欢龙卿,把所有的卑微跟爱慕都给了他。

最后也是为了救龙卿,死得尸首异处。

苏榆尔冷哼。

“我再怎么说也曾经是龙卿的枕边人,算起来也不是客人,你说的没错。”

苏榆尔原本就生的漂亮,眉眼细长,当她不笑的时候,眉眼间的冷峻尽显。

“但是,比狗强。”苏榆尔看着脸色漆黑的王姨:“你出去,我要换衣服了。”

“你要是不动,我今天可能就走不了了。”苏榆尔的眼神,格外无辜。

王姨气得胸口起伏,狠狠的吸了好几口气才颤巍巍的伸出手指着苏榆尔:“少爷马上就要带林小姐回来,你要是敢耍什么花招,少爷绝对饶不了你。”

苏榆尔眉头一挑,白月光要来了?

她看过书,知道林婉晴的人设,她是女主,也是林家的千金大小姐。

而林家,是仅次于龙家的商业世家,他们家培养出来的女孩,在家是贤妻良母,出了门就是事业女强人,手腕谋略那是杠杠的。

苏榆尔才不想跟她对上。

王姨离开,苏榆尔立刻起床穿衣服,收拾东西。

龙卿虽然脾气不好,可是对苏榆尔却从来不小气,送的礼物都是高端奢侈品,让经济没那么自由的苏榆尔看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

半个小时后——

苏榆尔推着她的行李箱,背着她用床单包起来的包包衣服丝巾以及鞋子下来的时候。

龙卿也带着林婉晴进了别墅。

三人撞到了一块儿!

龙卿顿时皱起了眉头,不悦的看了过来。

而龙卿身后的林婉晴也不经意的打量了她几眼,在看清楚她推着的行李箱以及背上那个搞笑的床单包袱的时候,不屑的扯了扯嘴角。

空气有些凝滞。

苏榆尔猛地抬头,看向了龙卿:“别催。”

她选择性的忽略了龙卿身边的林婉晴。

“我这就走人,告辞。”

苏榆尔甩了甩背上的床单包袱,动作无比的自然。

龙卿不悦的沉下脸。

她在干什么?

昨天还哭着喊着说死也要留在他的身边,今天就连他家的床单都要带走了?!

“我马上走。”

苏榆尔推着行李箱,绕过龙卿就朝着门口走去。

“苏小姐。”林婉晴叫住了她。

苏榆尔叹气。

她就知道,这一劫躲不过。

原书里的苏榆尔根本就不甘心离开,所以龙卿带林婉晴回来的时候,她给林婉晴喝的茶里面下了毒,想要毒死林婉晴。

而结果,就是原主差点死在这里。

“对不起,耽误了你这么多年的时间。”

苏榆尔:……

“但是龙哥哥不是故意的,他是真的爱我,才会伤害你。”

绿茶语录来了……

苏榆尔嘴角抽了抽。

她以为她主动离开,剧情应该就会改变,可是林婉晴说的话跟书里一模一样。

“怎么会?”

苏榆尔转身,“龙宝并没有耽误我,在他的身边,我一直都很开心。”

要装是吧,看谁能够恶心到谁。

就你会叫龙哥哥?

姐姐还会叫龙宝呢。

苏榆尔也不急着走了,她好整以暇的依靠着她的行李箱,动作悠闲的站在原地,浅笑着看林婉晴。

龙宝?

林婉晴眯起了眼,右手挽着龙卿的手臂,傲然轻笑。

“苏小姐开心就好,既然拿了钱,那么就有点职业操守,不要再打扰龙哥哥了。”

呵!

这是威胁!

什么职业操守,不就是看不起她是个替身吗?

苏榆尔眉眼间却爬上了几分掩藏不住的苦涩。

她飞快的看了一眼从进门就没说过话的龙卿,涩然开口:“龙宝,我走了之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应酬别喝太多酒,常备的药,我都给你放在医药箱的第二层抽屉里了。”

“空调不要开太低,容易感冒。”

林婉晴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精彩。

听到自己成了龙宝的龙卿也皱起了眉,深邃的双眸盯着苏榆尔。

“龙宝不吃辣椒,林小姐你要看好他,别让他碰辣椒。”

“他海鲜过敏,别让他吃海鲜。”

“他怕黑,条件允许的话,请你一直陪着他,千万不要让他孤独。”

苏榆尔越说,头垂得越低,很快都要埋/进/胸/口了。

纤细的肩膀控制不住的颤/抖。

明显就是伤心了。

龙卿挑眉,苏榆尔居然知道他怕黑!

这是没有人知道的秘密!

他松开了林婉晴的手,长腿一迈,直接走到了苏榆尔的面前,大掌精准的挑起了苏榆尔的下巴,强迫她抬头看着他。

入目,便是一双红了的眼。

她眉眼原本就细长,有着江南女孩温婉的美,当她难受凝望着人的时候,总是会让人呼吸一滞。

龙卿就是这样。

睡了这么长时间,他还是第一次发现苏榆尔的嘴这么能说,也是第一次发现,她居然记住了他这么多喜好跟习惯。

“嫌钱不够?”

三千万,对哪个情/人来说,都不是一笔小数目了。

苏榆尔一愣。

这跟剧本不符合!

冲上来的不应该是林婉晴吗?

“当然……”

不够。

钱谁会嫌多?

苏榆尔期期艾艾的看着龙卿,看着他好看的嘴角抿成一条线,然后帅气的招手,让王姨送上来一张支票。

又是一千万!

直接甩在了苏榆尔的怀里。

苏榆尔控制不住的嘴角上扬,手忙脚乱的去接支票。

“够,够了。”

人还是要知足的。

四千万够她养很多个男模了。

“祝二位白头到老,早生贵子,一胎八个。”

龙卿明显察觉到苏榆尔的目光扫过林婉晴的小/腹,脸色黑的更加难看。

苏榆尔甩了甩背上背着的床单,推着她的行李箱,利落的转身,头也不回的拿着支票朝着大门口走去。

龙卿盯着她潇洒的背影,觉得自己似乎被套路了。

林婉晴捏紧了身侧的手,死死的盯着龙卿。

她以为,苏榆尔只是个替身,只要她回来,龙卿自然会张开怀抱全心全意的迎接她。

可就现在看起来,这个替身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就连走都还牵扯着龙卿的心思。

“呵。”

她轻笑了一声,拿出了手机给助理发了一条短信……

苏榆尔背着包袱出了龙卿的别墅,出来之后却傻眼了。

这是半山别墅,出租车进不来,要下山的话,至少得走一个多小时!

她看了看脚上精致的五公分高跟,眼前有些泛黑。

她不想走路。

“认命吧,苏榆尔,既然已经离开了金主爸爸,就有点骨气自力更生好吗?”

苏榆尔弯腰,打算将鞋子脱下,脑海中却突然闪过原书的剧情!

原书中,她是三天后离开龙家的,然后刚刚走出龙家,就被人绑架了!

而现在,她并没有按照原书剧情,给绿茶女主下毒,那剧情是不是已经打乱了,自己是不是就不会被……绑架了?!

正想着,却见突然!

一辆黑色的面包车从山下疾驰而来,突然停在了苏榆尔的面前,副驾下来一个人,捂着苏榆尔的嘴就把人拖上了面包车,被单、行李箱打翻滚落在马路边。

苏榆尔手脚被捆了起来,嘴巴被人用胶布给封住,整个人被塞在面包车后座的空隙里,动弹不得。

她哀嚎一声,认清了自己的处境,差点没哭出来。

竟然还在走原书剧情!

她都没给白月光下毒,还要绑架她?!

她的出现,到底能不能改变剧情?

苏榆尔迅速的回想剧情——这些人会把她扔去天桥底下,那里的流浪汉一个个发了疯似得狂虐她,让她生不如死。

只要一想到原书的剧情,她就恐惧得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不行,要自救。

苏榆尔打量了一下车内环境,车里有三个男人,开车一个,后座两个。

自己现在手脚被捆,嘴巴被封了了起来,根本就动弹不得,逃都逃不掉。

怎么办?

对了!

她想起来了,原主被绑架,后来才知道绑了她的是全书最大的反派,也是龙卿最大的对手,司马恒。

未来,司马恒是盐城最大的黑头头。

他什么都沾,杀伐果决,黑白两道的人都忌惮他。

而这位大反派,此时此刻,应该是最艰难的时刻。

因为他没钱。

他还是个小混混。

苏榆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有钱,她可以跟司马恒合作!

面包车不要命的在郊区大道、上飞奔,开入一座废弃工厂。

“老大,我们把人给绑回来了。”

车上的男人拎着她就扔在地上,尘土扑面,呛得她差点没吐出来。

工厂内唯一的椅子上,坐着一道黑色的身影,那人听到声音朝着这边看了过来,而苏榆尔也刚好挣扎着抬头。

看进了司马恒的眼底。

那是一双桀骜至极的眼。

漆黑的瞳孔深不见底,眸光幽暗,那眼神在她脸上停留,让她瞬间绷直了身体。

有杀气。

“呜呜~”苏榆尔想要说话,但是却一点都说不出来,她拼命挣扎,艰难的朝着司马恒的方向挪动。

司马恒看了她一眼,随即挥手:“送去给桥底的流浪汉。”

“是。”司马恒的手下立刻朝着苏榆尔走了过来。

而苏榆尔脑子一炸。

司马恒要把她送到天桥底下给流浪汉?

这个脑子里灌水泥的王八蛋!

她不能让自己走上原主那条惨绝人寰的路。

苏榆尔疯了一样的朝着司马恒的方向爬,她想离他近一点,哪怕近一点点,让她能够抓住一线生机。

“呃。”

她撞到了石头上。

石头?

苏榆尔一脸惊喜,她猛地昂起头,不管不顾的朝着石头上磕了下去。

一声闷响。

苏榆尔嘴里鲜血横流,猩红的液体顺着她的嘴角往下淌。

石头磕破了嘴上封着的胶布,终于能够发出声音了!

“司马恒!”

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嘶吼出声,虽然那声音因为嘴里含、着血液,听起来有些不伦不类,但还是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出了她喊的是谁。

司马恒眯着眼看了过来,当他看清了地上女人那张愤怒而又诡异滑稽的脸时,突然笑了笑,然后起身,往前几步走到了苏榆尔面前,蹲了下去。

一米八七的身高,即使是蹲着,那也是巨大的阴影。

苏榆尔努力昂着头,看向司马恒,尽量让自己面部表情正常点,别太扭曲。

“松开我,我们谈笔交易。”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