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哥哥我放弃了全文阅读
继续看书
《历哥哥我放弃了》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历哥哥我放弃了》主要讲述了厉铭爵慕欣然的故事,同时,厉铭爵慕欣然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历哥哥我放弃了全文阅读》精彩片段

慕欣然看着那些白色的药瓶,陷入曾经的回忆。

当初那场地震,厉铭爵将她救出来以后,她就患了抑郁症。

这些年以来,所有人都以为她的抑郁症控制住了。

但他们不知道,控制抑郁症的药和治疗慕欣然心脏病的中药相互冲突,绝不能一起吃。

而这些年她表现出来的正常,也只是一直在为了厉铭爵,硬扛……

自那天隔窗交谈后,慕欣然很少看见厉铭爵。

上一次听到他的消息,还是慕母说,他和喻欣正在筹备婚礼。

慕欣然不敢再去打扰,面对厉铭爵,她总是这样矛盾,想他幸福,却又怕见到带给他幸福的别人。

直到那天,慕家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喻欣。

“慕欣然,今天有空吗?陪我去试试婚纱吧?”她故作友好的挽住慕欣然胳膊。

每一份笑看似真诚,却隐隐含着算计。

慕欣然装作无视,缓缓扯开她的手:“你可以找铭爵哥……”

“他不在。”喻欣打断了她的话,“所以我才来找你,你最了解铭爵的喜好,你选出来的他也一定喜欢。”

听到了‘厉铭爵’这个名字,慕欣然一阵恍惚。

到最后,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拒绝,而是坐上了车。

婚纱店里。

慕欣然刚走进店内,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翻婚纱相册的厉铭爵。

她脚步一顿,这才意识到了自己又被喻欣骗了。

而喻欣却像没事人一样,走到厉铭爵身边落座。

当看见慕欣然时,厉铭爵也是一愣:“你怎么来了?”

慕欣然喉间哽涩,不知道如何回答。

她说真话,厉铭爵不会信。

假话……她说不出口。

见她沉默,一旁喻欣开口回道:“欣然眼光好,我想让她陪我一起选婚纱。”

厉铭爵闻言也没多想,只是对慕欣然嘱咐:“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记得跟我说。”

慕欣然咽下苦涩,点了点头:“好。”

说是叫她来一起选,可喻欣却直接将她晾在了一旁,拉着厉铭爵不放。

不知多久,终于选中一条。

换上婚纱的喻欣掀开帘子走出来,犹如高傲的白天鹅,在厉铭爵面前转了一圈。

慕欣然远远的看着,眼底由不得生出几分羡慕。

以前她也曾想过自己穿上婚纱,会嫁给什么样的人。

现在想想,好像那些都已经变成了不切实际的梦,因为她没了想嫁的人。

出神之间。

一道声音响起:“欣然。”

慕欣然回头,看着厉铭爵独自一人走过来。

而他的四周早已不见喻欣的身影,慕欣然不由得问:“喻欣呢?”

厉铭爵面色不改:“她有急事先走了,我送你回家。”

说完,便率先走了出去。

黑色宾利稳稳的行驶着。

慕欣然靠着车窗,看着窗外掠过的风景,不知在想些什么。

沉默间。

厉铭爵突然开口问:“我记得你生日快到了,打算怎么过?”

慕欣然偏头看他,想了想说:“大概和往年一样,叫大院里的朋友一起出去吃个饭。”

往年她生日,厉铭爵总是会给自己买上一个大蛋糕,然后一起陪她吹蜡烛。

今年,也是一样吧?

然而,她这想法刚一冒头。

就听一旁厉铭爵开口:“抱歉欣然,今年的生日我可能不能陪你一起过了。”

慕欣然愣住:“为什么?”

厉铭爵语带歉意,却难掩幸福:“我和喻欣的婚礼,就定在那天。”

一切好像都静止了!

明明就在前一天。

慕欣然还觉得自己可以有机会慢慢放下对厉铭爵的感情。

可听到厉铭爵说出这个消息的一瞬间,她清晰的感觉到心被撕裂的痛。

慕欣然从没想过她居然要在自己生日那天,去见证她最爱的男人和别人的婚礼。

“日子是两家一起定的,改不了。”

厉铭爵没察觉她的异样,解释了一遍来龙去脉:“或者……要不要提前一天给你庆祝生日?”

慕欣然生生移开视线,忍住了涌上的情绪:“不了,一个生日而已,以后……”

她哽了一下,声音有些沙哑:“还有机会。”

厉铭爵沉了沉眸,还想再说话。

可慕欣然却已经转过身去,闭上眼睛装睡。

……

这天之后,慕欣然没再出门。

她静静撕下一页日历,上面的日期变成了6月20日。

明天,就是自己的生日了。

也是……厉铭爵和喻欣举办婚礼的日子!

慕欣然倏然扣下日历本,试图忽略心口的酸涩。

这时,却听见女佣的声音传来:“小姐,厉先生来了。”

慕欣然愣了一下,厉铭爵为什么来找她,他不是说没时间陪自己吗……

想着,她还是调整好情绪下了楼。

正好厉铭爵抬眼看来,四目相对,他脸上是藏不住的笑意:“欣然,我要带你去一个地方。”

慕欣然脚步一顿,但没有多想,就跟着一同上了车。

车程很远,也很偏僻。

差不多一个多小时,才抵达目的地。

慕欣然刚下车,就被眼前的一切定住了。

映入眼里的,赫然是一座和厉铭爵送给她的城堡模型,几乎相差无几的真实建筑。

设计风格,色调,以及那开满庭院的白玫瑰……

只是唯一有些不同之处,便是城堡的名字从她名字的缩写,换成了一串英文:“ToMyFavorite.”

致最爱!

厉铭爵最爱的人……是谁?

慕欣然感觉藏在最深处的感情好像在一点点破开,当年厉铭爵和她约定的画面不断涌现。

他一点点复原了当年的约定,精心打造!是为了自己吗?

想到这儿,慕欣然整颗心都被提了起来。

突然,厉铭爵的询问声在旁响起:“你觉得这个真正的城堡怎么样?”

慕欣然压抑着心口的悸动,转头望向男人深邃的眼:“很漂亮,很华丽,我很喜欢!”

这个城堡是送给她的吗?

然而这话还没问出口,男人的话却将她所有的期待,打入深渊。

“真的?既然你这么喜欢,欣欣也一定会喜欢!”

话落,慕欣然仿佛全身的血液都被冻结。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

厉铭爵又重复了一遍:“欣欣啊,这是我为她准备的结婚礼物。”

慕欣然被这句话震得脸色煞白。

她看了眼城堡上布置的一切,强压着声音中的颤抖提醒:“你是不是忘记了,这些东西是你曾经答应要送给我的。”

厉铭爵剑眉微蹙:“我答应你的城堡已经送了。”

“而现在这一座,是要送给喻欣,我未来妻子的。”

没有什么比给人希望,又彻底摧毁更令人绝望。

慕欣然只觉得呼吸都变得困难。

她只能死死攥紧裙角,一字字问:“既然是为她准备的,又为什么要带我来?”

这一番听起来像是兴师问罪的话,让厉铭爵不由得沉了脸色。

“你和喻欣差不多大,喜好应该也相似,你喜欢的东西,她应该也会喜欢,但我没想到你是这个反应。”

说完,他没再给慕欣然说话的机会,直接赶人:“你今天状态不太好,先回去吧,等什么时候恢复了再联系。”

扔下这句话,厉铭爵不再去理会慕欣然,径直朝城堡里走去。

城堡四周,工人还在精心布置着。

只有慕欣然一个人站在草地上,与这欢欣幸福的气氛,格格不入!

最后,是一个现场会的工作人员将她送回了家。

卧室里,一片漆黑。

慕欣然蜷缩着身体坐在地毯上。

她没有开灯,室内唯一的光还是来自玻璃箱里的模型城堡。

微光折射在她空洞的眸里,带不起一丝情绪。

突然,手机‘叮’地一声响起。

慕欣然视线聚焦,点开手机上不断闪烁的群消息。

那是好友陶宸发的一个视频,

画面展开,那座梦幻城堡下,一片火树银花。

而厉铭爵和喻欣站在其中,深情拥吻!

这一刻,慕欣然仿佛坠入了深渊之中。

群里的消息还在不停更迭着。

“那可是厉哥耗时十年打造出来的巨型城堡,嫂子也太幸福了!”

“厉哥真强,居然这么高调的秀恩爱!以后可要一直在一起!”

……

大家纷纷为喻欣和厉铭爵刷着祝福。

慕欣然不能再看下去,她强逼着自己退出页面,大口呼吸着,逼自己平复下来。

可不管她如何想忘记,那视频却好像深深的印在脑海里一样,循环往复,不停播放。

就在这时,一串电话铃声传来。

慕欣然盯着那串陌生号码,心中有了一丝预感。

她操着发颤的手按下接通,霎时,听筒里传来喻欣张扬的声音。

“慕小姐,看见群里发的视频了吧?”

慕欣然握手机的力道不由得加重,果然是她!

她没有说话,喻欣也不在意,自顾自的说;“听说这个想法是你告诉铭爵的?我打电话来就是想谢谢你,我很喜欢。”

这话如同在慕欣然心底狠狠扎了一刀。

以往她从不在意喻欣的任何炫耀和挑衅,因为她在意的只是厉铭爵,也只希望他开心。

她甚至都打算好了,心甘情愿的藏起那二十年无处所说的心思,离开这里!

可却怎么都没想到,厉铭爵为了喻欣,会做到这种地步!

一想到这些,慕欣然的呼吸都在痛!

“你到底想说什么?”

话筒里,喻欣却反问她:“上次我在包厢外和朋友说的话,你听见了吧?也知道我和厉铭爵在一起是为了钱?”

慕欣然没否认。

喻欣却笑了:“你应该也告诉铭爵了吧?可结果呢?铭爵还是信我,他爱的人是我。”

“慕欣然,他只把你当妹妹,你也只能做妹妹!”

“毕竟你的那份感情,在铭爵看来,一文不值。”

慕家客厅。

慕欣然坐在沙发上,脑海里满满都是刚刚告白后,厉铭爵给出的回答。

“欣然,你都快大学毕业了,怎么还这么喜欢撒娇?”

男人的语气依旧宠溺,但话里话外依旧将她当做小孩子的意味让人难以忽略。

越想,慕欣然心里越发苦涩。

无论她的告白说的多么真心,在厉铭爵听来,都只是个小孩子开玩笑!

慕欣然忍住了喉头的哽塞,闭上眼不再去想。

这时,刚谈完项目赶回来的慕母瞧见她,忙走上前挨着人坐下。

“抱歉啊欣然,妈妈有工作要忙,又没能参加你的毕业典礼。”

这么多年,慕欣然已经习惯了她的缺席:“没关系。”

慕母感慨她的懂事,又想到了什么:“欣然,你现在也已经毕业了,之前妈妈问你是想要留在国内还是出国的事情,有决定了吗?”

慕欣然一时怔住,她父母常年在国外,很少留家。

以前也不止提了一次要带着自己出国,但因为厉铭爵,她都拒绝了。

但现在,他已经有喻欣了。

自己存在与否……还重要吗?

想此,慕欣然沉默了。

就在这时,却听慕母又开口:“我听铭爵说,等国外的分公司稳定了,他也打算和喻欣去国外长居。”

慕欣然脑中轰然一声,厉铭爵要去国外定居?

可他为什么从没有和自己说过?!

愣神间,眼前一阵风挥过。

慕欣然回神,就看到慕母收回手:“欣然,你想什么呢?”

慕欣然强装镇定:“妈,我想起毕业证落在铭爵哥那里了,我去取一下。”

扔下这话,她起身就朝外走去。

去往厉家的一路上,慕欣然越走越快,到最后直接跑了起来。

一想到要和厉铭爵分别,她几乎将所有的克制都抛之脑后。

因为慕欣然经常过来,厉家女佣都清楚她的身份,也没阻拦,直接将人放了进去。

慕欣然一路快步到客厅。

刚踏进来,就瞧见了正坐在沙发上,背对她的厉铭爵和喻欣。

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喻欣抬眼正对上慕欣然的视线,扯出了抹冷笑。

随即问向厉铭爵:“铭爵,出国的事情考虑好了吗?”

厉铭爵处理着手上的设计稿,头也没抬:“等为欣然庆祝完生日,我们就出国。”

“那要不要提前跟她说一声?她虽然是外人,毕竟是你青梅竹马的邻家妹妹。”

喻欣一口一个‘邻家妹妹’和‘外人’,提醒着慕欣然,她和厉铭爵之间浅薄的关系。

慕欣然怎么听不出来喻欣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却还是执拗的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厉铭爵。

她想知道,他会怎么回答。

然而,厉铭爵只是说:“不用,她不需要知道。”

听到这句话,喻欣朝着慕欣然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这一刻,慕欣然只觉心口仿佛一点点被黑暗吞噬。

她动了动发麻的全身,像是被线操纵的木偶,僵硬的迈着腿一步步离开。

天空不知何时下起了雨,顷刻间浸透了全身。

冰冷的雨水滑过脸颊,慕欣然只觉得眼眶也阵阵滚烫。

回到慕家时,天已经黑沉下来。

一直在客厅等着人回来的慕母,瞧见她一身的湿漉,一边吩咐女佣去拿浴巾,一边走上前。

“你这孩子,明知道自己身体虚弱,怎么淋成了这样?”

说着,她接过女佣递来的浴巾,抬手帮慕欣然擦掉脸上的水印。

浴巾柔软的触感覆在脸上,带来慕母掌心的温度。

慕欣然怔怔回神,看着眼底写满担忧的慕母。

一路回来强忍的酸涩感在这一刻倾泻而出。

“妈,我要出国,现在就走。”

等到慕欣然再次睁开眼睛时,看见的就是坐在身边满脸担忧的慕母。

见她醒来,慕母抹去眼角的泪,忙问:“欣然,你怎么样了?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

慕欣然摇了摇头。

深夜,本该陷入宁静梦乡的慕家,因为她的发病灯火通明。

所有女佣都在外面等着候着,而忙碌奔波了一天的妈妈也不得休息。

看着她眼下的疲态,还有那鬓角微微染白的发丝。

慕欣然轻轻拉住慕母的手:“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她过分懂事,慕母越发心疼:“是妈没有照顾好你。”

说着,她将人揽在怀里,一下一下抚着。

属于母亲的气息包裹着,慕欣然心里一阵暖意,鼻间却有些泛酸:“妈,每天这么照顾重病的我,一定很累吧?”

她一直知道父母很爱自己,他们每天努力工作是为了让自己有更好的环境,受到更好的治疗。

但背着像自己这样的一个累赘,总是会累。

就像陪伴了自己二十多年的厉铭爵,也会想离开她,开始新的生活。

那父母呢?

是不是没有她,大家的生活会更好?

慕欣然忍不住去想。

却听慕母温柔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怎么会呢?你是妈妈最好的宝贝,无论健康与否,只要你开心,妈妈再累也值得。”

慕欣然被这一瞬的温情酸涩得说不出话来。

接着就听慕母又说:“其实把你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里,爸妈也很愧疚。”

“但幸好还有铭爵,这些年他把你照顾的很好,是个很好的哥哥。”

这句话就像一个石子砸进心湖,和记忆中喻欣的话慢慢重合。

慕欣然此刻迟迟发觉,原来她和厉铭爵的关系,从最初开始就已经定好了。

兄妹,不能跨越半步。

眼眶滚烫,慕欣然紧咬着牙将哽咽憋回喉咙,轻声重复:“是啊,他是个……很好的哥哥。”

这一晚,慕母一直陪着慕欣然,直到黎明时才回去休息。

送别慕母,慕欣然关上了房门。

屋外朝阳升起,照进来几抹金色光。

慕欣然坐在椅子上,面前摊开的是那本日记。

她握着笔静坐了很久,一笔一划的写上:“2021年6月7号,我喜欢的哥哥送给我一个独一无二的城堡,那是我们小时候的约定。”

写到这儿,慕欣然停顿了下。

这些天,她也看出了厉铭爵到底有多喜欢喻欣。

甚至忍不住希望喻欣可以就这样一直装下去,装着喜欢厉铭爵,好好陪在他身边,让他开心……

想着这些,慕欣然重新落笔:“我决定,要把我的喜欢全部藏起来。”

最后一笔,她不自觉用力,紧握着笔的手在日记本上越来越用力的下压。

倏然,手腕一阵刺痛。

慕欣然垂眸看去,才后知后觉发现不知何时手腕被锋利的纸张边缘划出了一道口子。

鲜血蔓延而下,滴在页面上,犹如绽开一朵红梅,分外刺眼。

慕欣然看着,迟缓的拍下伤口的照片,发给了自己的心理医生。

“医生,我刚刚不小心割伤了自己,但是很奇怪,一点都不疼。”

消息刚发送,却听见楼下传来熟悉的说话声。

慕欣然起身推开窗,刚好看厉铭爵和喻欣一起从厉家别墅走出来。

两人眉眼处都带着幸福的笑意。

慕欣然静静的看着他们,本来没什么知觉的伤手,突然疼了起来,愈发强烈。

而楼下,刚为喻欣打车门的厉铭爵,似是察觉到了什么,抬头看来。

四目相对。

厉铭爵弯出抹温柔的笑:“欣然,我准备带欣欣去吃那家粤式早茶,你要不要一起?”

慕欣然想答应,可又想起自己刚刚在日记上写的话,做下的决定,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厉铭爵也没再问:“那我们先走了。”

话落,转身和喻欣上了车。

黑色的宾利车闪烁着猩红的车尾灯消失。

慕欣然有些失神,突然,攥在手里的手机嗡动了下。

她垂眸看去,就瞧见心理医生发来的询问:“慕小姐,你的抑郁症又严重了!你到底有没有按时吃抗抑郁药?!”

慕欣然怔怔盯着抑郁症那三个字,目光不自觉落到桌下紧锁的抽屉上。

沉默走到桌边,她拧动钥匙,拉开了最左边的抽屉。

放眼望去,里面一片白花花的药瓶,摆放十分整齐。

那是十五年来,心理医生给慕欣然开过的所有抗抑郁药。

而她,一粒没动!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