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请求
  • 拒绝请求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林屋屋
  • 更新:2022-12-08 15:11:00
  • 最新章节:拒绝请求第4章
继续看书
冰冷的触感,令我瑟缩。我忍不住去抓他的手。他居然没有躲。此刻,我的内心得到一丝安慰。声音带着哭腔求他:「萧礼,待会能不能帮我缝得漂亮点。我上个月刚接了几个泳装品牌的拍摄……」

《拒绝请求》精彩片段

我躺在手术台,主刀医生是我前男友。他看着我那里,突然气笑了:你上面纹的什么鬼东西?

「你的肖像。」我此时腹痛如临盆,五官扭曲着挤出一抹笑,「俊不俊?」

旁边的麻醉师偷看了一眼,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

萧礼长眉紧锁,隔着手套,他的手指在我小腹划了一下:「纹在这个部位,你现任能容忍?」

冰冷的触感,令我瑟缩。

我忍不住去抓他的手。他居然没有躲。

此刻,我的内心得到一丝安慰。声音带着哭腔求他:「萧礼,待会能不能帮我缝得漂亮点。我上个月刚接了几个泳装品牌的拍摄……」

「不能。」萧礼脸色一沉,拒绝了我的请求。

他冲吃瓜吃到一半的麻醉师小姐姐说道:「静脉先上,我手消毒,十分钟后开始手术。」

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萧礼换了副外科手套回到手术台旁,我深呼吸自我安慰:「别怕别怕,萧礼的技术很好。要相信他。」

「林屋屋。」萧礼忽然喊我的名字,我猝不及防地对上他清澈的眼睛。

他压低声音在我耳边说道:「既然我技术不错,你之前为什么还要闹着和我分手?」

「……」

我怀疑萧礼在开车,但我没有证据。

因为他平日里总是过分自律克制,而我兴趣广泛。

认识他之前,我喝酒蹦迪全国各地到处飞。

他是医科大学硕士毕业,我大专辍学,勉强算个十八线模特。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接触到的人都比较欢脱。久而久之,我也会在萧礼面前飚两句荤段子。

但萧礼不喜欢,他不仅 get 不到笑点,大概还觉得低俗。

所以我们最终分手了。我提的,萧礼他没有挽回。

想到这里,还是心痛。

但很快,我就麻木了。麻醉师往我静脉里缓缓推了点东西,面前的萧礼始终保持着弯腰的姿势,和我离得很近。

在他的目光下,我好像忘了恐惧,只觉得意识越来越模糊。

恍惚中,我似乎又听见了萧礼的声音。

他说:「我陪着你。」


麻药刚苏醒,我头脑不清楚,热得一直蹬被子。有个人不厌其烦地替我一遍遍盖上,当我还想去扯手术服时,有只温热的手轻轻握住了我的手。

我神志不清地嘟哝了一句:「沈默,把空调开低一点,我好热。」

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响起:「沈默是谁?」

「一个大帅比。」

「你新交的男朋友?」

「唔……我们一起去开房,一起喝酒吃夜宵,还做了运动。」

「林屋屋你可真行,原来这才是你急性阑尾炎发作的原因。」

迷迷糊糊地答到一半,我才认出眼前这位白大褂,细鼻梁架着银丝边,从头到脚都干净无欲的男人是……萧礼。

他欣赏了几秒我惊慌失措的表情,将我连同病床推给护士。

语气冷淡得不行,尤其是说到「男朋友」三个字的时候。

「07 床病人麻药苏醒,推出去交给她的男朋友。」

「小姐姐,你男朋友对你真好,一直寸步不离地候在手术室外呢。」护士冲我笑了笑,将我推了出去。

我还在想,我哪儿来的男朋友。

手术室门刚打开,我就听见沈默惊天动地的一声「亲爱的!」

「都怪我大半夜不睡觉,拉着你做运动。」我的男闺蜜沈默趴倒在我床头哭得涕泪交流,引得家属室的人纷纷探头探脑。

「可怜啊,年纪轻轻……」

「啥个毛病哦,怎么半夜做个运动就人没了。」

「嗐,还用说?瞧这小伙人高马大的。」

「……」我拍拍沈默的背,沉声道,「好大儿,老子还没死呢。」

「吓死我了。我在外面等了快三个小时。」沈默擦了擦眼泪,笑得比哭丑,「屋屋,只要你人没事,以后让我天天喊你爸爸都行。」

我冲他挑了挑眉梢:「现在喊一声听听?」

沈默白皙的俊脸微红,看了眼小护士,真的喊了一声爸爸。

小护士和我都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然后,我就看见有道身影从我们身旁经过,是萧礼。

沈默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好一会,进入电梯后才凑到我耳边贱兮兮地笑道:「我没看错吧。刚才那个医生是不是你手机屏保上的男人?你一直想再睡回来的前男友?」

我白了他一眼:「爸爸的事你少管。」

「爸爸,你这偶遇的代价会不会有点大啊?」沈默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笑着调侃道,「幸亏他不是烧伤科或者骨科的。」

「那我就把你烤了,或者腿打折……」


手术后,沈默在我床边吃刚点的炸鸡外卖,我看得直吞口水,对他说:「宝贝儿,给我来一口。」

「想来一口还是来一刀?」萧礼不知何时已经站在我的床尾,他冷眸扫向沈默。

沈默立刻将手里的鸡腿从我嘴边挪开,丢回盒子里。

他起身,给萧礼搬了个凳子:「萧医生,查房累了吧?来,坐一会。」

「……」我喉咙痒,咳了声。沈默马上冲我笑得十分慈祥:「屋屋,我去护士台给你订餐。」

萧礼说道:「不用了,她今天一天不能吃东西。」

「哦,那我……」沈默为难地看着我,我知道他是想给我和萧礼制造独处机会。真不愧是我二十年的好闺蜜!

我给沈默使了个眼色:「你去帮我请个护工,今晚……」

话还没说完,就被萧礼打断。他说:「07 床,我现在帮你检查一下刀口。」

「好咧!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医生您检查得久一点。」沈默说着,将我病床四周的帘子拉了个严实。

我和萧礼被围在里面,大眼瞪小眼。气氛一时间有点尴尬。

萧礼对待工作认真负责,真的帮我检查得很仔细。他重新覆盖纱布的动作很轻很轻,甚至翘出了兰花指。

「笑什么?」他替我掖好被角,又用棉签沾了点温水抹在我的唇上。

我抿了抿嘴,大着胆子拉住了他的衣角。

萧礼低头看了眼我的爪子,蹙眉说道:「有话直说。」

我软声道:「你靠近一点,我刚手术完中气不足,说话声音小。」

「我在上班。」萧礼毫不动摇。

「萧礼,萧医生……」我不罢休,手顺着他的白大褂又往上挪了几寸。

萧礼衬衫领口下的喉结动了动,他忽然顺势弯腰,一只手撑在我的枕边,我与他的嘴唇几乎快要碰上。

「林屋屋,不要试探我的底线。」他边说边摘掉眼镜,低头吻上了我的嘴唇。

我的眼睛睁得老大,太阳从西边出来,今天萧礼居然主动了!

干涸的嘴唇被他温柔地描摹,我的双手只能抵在他的胸口,昏暗私密的空间里,彼此的呼吸都有些急促。


「屋屋!今晚护工可能……」帘子后突然探进来一颗脑袋,把我吓得没把握力度,推开萧礼时不小心咬到了他。

沈默戳在原地,和我大眼瞪小眼。

萧礼淡淡地看了眼身后的沈默,指腹轻轻抹了下自己的嘴唇。

「最近刀口不要碰水。」他丢下一句话,正准备离开时,沈默突然伸手拉住了他。

萧礼敛步,冷漠地抽回自己的手。

几乎同时,他们两个人同时开口——

「留步。」

「亲了。」

我:……

沈默上前一步,往萧礼的手里塞了包华子,说道:「萧医生,麻烦您帮帮忙。护士台的值班护士说,今晚护工都约满了。您看这事……」

萧礼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沈默不断拍打他手的爪子,皱眉道:「我不抽烟。」

沈默愣了一下,马上将华子从他手里抽走,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