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古代成美人,靠生子宠冠后宫畅读精品小说
  • 穿越古代成美人,靠生子宠冠后宫畅读精品小说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奎希
  • 更新:2024-04-30 03:31:00
  • 最新章节:第50章
继续看书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穿越古代成美人,靠生子宠冠后宫》,是以崔嘉宜李晟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奎希”,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明,这秦贵人好像并不是单纯地来跟她家小主分享好吃的,更像是在炫耀。“哎呀,你管这么多干嘛,小主心中有数,我们只要乖乖听从小主吩咐就是了,别想了,快吃吧!”揽月觉得摘星说得也有道理。她伺候崔嘉宜也有一段时间了,虽然,她们小主看起来好像没什么“上进”的心思,实际上她心中早有丘壑。于是,揽月也不再继续动脑子,跟摘星开开心心地吃起瓜来。——......

《穿越古代成美人,靠生子宠冠后宫畅读精品小说》精彩片段


“哇,奴婢听说,八珍糕乃是用八种药材所制,过程十分麻烦,秦小主果然厉害啊!”摘星夸张地说道。

秦媛脸上也露出一丝得意之色。

“没想到,秦贵人还有这般手艺!”

“崔姐姐谬赞了,只不过雕虫小技罢了。”

崔嘉宜唇角微扬,“秦贵人谦虚了。”

“崔姐姐,别光说话,来,吃块儿瓜尝尝!我尝过了,这鄯善瓜可甜了!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甜的瓜!”

崔嘉宜看着那两块儿小小的哈密瓜,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

这玩意儿,在现代那不是随时都能吃到嘛!再说了,她也不喜欢吃哈密瓜!

小时候,崔老太没少捡垃圾桶里,别人扔掉的哈密瓜给她吃。

因此等崔嘉宜长大了,虽然她好吃,却再也不想吃哈密瓜了!

就当崔嘉宜想要找个什么借口拒绝的时候,她突然发现,秦媛递过哈密瓜盘子时,袖子不小心滑落到手肘,露出手臂上一大块儿青紫的痕迹。

崔嘉宜立马惊讶地问道:“哎呀,秦贵人,你这小臂是怎么回事儿?”

秦媛随着崔嘉宜的视线看去,然后放下盘子,将手臂举了起来。

“哦,这个呀,没事儿,就是做八珍糕的时候,不小心将手臂甩在没关的抽屉上面,不碍事儿,不怎么疼的。”

秦媛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竟然还笑得有些甜蜜。

崔嘉宜:……

给渣男做吃的导致受伤,还这么开心,这秦媛莫不是个受虐狂?

崔嘉宜实在不理解这些女人的心态,要是让她洗手给渣男做羹汤,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噢,当然,她也不会做这些东西。

“那你怎么也不涂点儿药呀,看着怪吓人的。”

“这种青紫涂药也没有什么用,都要过一段时间,等它慢慢消掉就好了。”

听了秦媛的话,崔嘉宜突然想起来,上次渣男给的那什么白玉膏,就挺好用的,她只涂了两次,身上的痕迹就全部消失了。

于是,她转头开口问摘星:“对了,摘星,你把上次没用完的白玉膏放哪儿了?快找出来给秦贵人用一下!”

“用完之后,奴婢就放箱子里了,奴婢现在就去取!”

“嗯,快去。”

“我之前身上的青紫,涂了白玉膏很快就好了,秦贵人,你试试……”

崔嘉宜说着话回过头,才发现秦媛脸色不太好。

“秦贵人,你怎么了?”

秦媛没有回答崔嘉宜的话,反而问道:“崔姐姐,不知道你这白玉膏是哪里来的?”

崔嘉宜不明所以,实话实说道:“之前皇上赏赐的啊,怎么了?”

闻言,秦媛脸色又白了一分。

“秦贵人,我看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啊?”秦媛回过神来。

“啊是!我突然觉得不太舒服,崔姐姐,抱歉,我先走一步,改日再过来看你!”

崔嘉宜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她好奇心也没那么重,于是点点头,说道:“那秦贵人回去好好休息吧,揽月,送秦贵人。”

“是。秦贵人您这边请。”

等摘星取了白玉膏回来之后,左看右看,奇怪地问道:“咦?小主,秦贵人哪里去了?”

崔嘉宜喝着茶,淡淡地说道:“走了。”

“走了?那这白玉膏?”

“从哪儿拿来的,放回哪儿去呗!”

摘星虽然摸不着头脑,那也只能如此了。

刚好揽月也送完人回来了,崔嘉宜看着桌子上的两块儿哈密瓜开口说道:“摘星,揽月,这两块儿瓜,你们俩吃了吧!”

摘星看着桌上的哈密瓜,咽了咽口水,道:“小主,这可是秦贵人特意拿来给您的,轻易吃不到的好东西啊!”

崔嘉宜起身朝卧房走去,“你们想吃就吃,不想吃分给其他宫女太监都行,我去小憩一会儿,都别打扰我。”

见崔嘉宜真的走了,揽月跟摘星连忙开口喊道:“奴婢知道了,谢小主赏赐!”

摘星拿起一块瓜,咬了一口,顿时甜甜的汁水,充斥了整个嘴巴。

“哇,这瓜好好吃啊!揽月,你怎么不吃?”

揽月看着手中的瓜,“我在想,你说为什么小主不吃秦贵人送来的鄯善瓜呢?是不是小主也看出了秦贵人目的不纯?”

刚才,揽月在一旁看得分明,这秦贵人好像并不是单纯地来跟她家小主分享好吃的,更像是在炫耀。

“哎呀,你管这么多干嘛,小主心中有数,我们只要乖乖听从小主吩咐就是了,别想了,快吃吧!”

揽月觉得摘星说得也有道理。她伺候崔嘉宜也有一段时间了,虽然,她们小主看起来好像没什么“上进”的心思,实际上她心中早有丘壑。

于是,揽月也不再继续动脑子,跟摘星开开心心地吃起瓜来。

——

茯苓跟在秦媛身后,见她脸色确实十分难看,于是开口问道:“小主,您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奴婢去请太医?”

秦媛并没有听到茯苓的话,而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崔嘉宜到底做了什么事情,竟然能让皇上赏她白玉膏?

秦媛的爷爷,曾经是宫里的御医,秦媛她爹对医术不感兴趣,喜欢舞刀弄枪,因此当了个武将。

但是,秦媛却对医术颇有兴趣,就缠着爷爷教了她一些皮毛。

秦媛也是小时候听爷爷给她讲,他曾经在宫里当差趣事儿,才知道了白玉膏的名字。

白玉膏是番邦进贡给燕国的,据说是用了几十种珍贵的草药,调制而成,祛疤功效十分显著,就连陈年旧疤,都能祛十之八九。

但因产量极其稀少,每年进贡给皇室的也只有小小的一瓶儿,基本只有皇上跟太后有资格用。

曾经先皇给过太医院一点儿,让太医们研究,这白玉膏到底是由哪些药材组成,看看是否能成功复制出来。

但白玉膏里面的草药,很多都是生长在番邦,燕国境内根本就没有,因此便放弃了。

这么珍贵的白玉膏,皇上为什么会赏崔嘉宜一整瓶?!

这让秦媛十分震惊的同时,又深深地嫉妒着。

“小主,小主,您怎么了?用不用奴婢去请太医?”茯苓又问了一遍。

“本小主没事儿,我们回去吧!”

可谓是“玉颜莲步舞春风,倾城倾国一片红。”

养眼,实在是养眼。

崔嘉宜一边感叹,一边摇了摇头。

唉,可惜啊,渣男看不见呐~~

太后坐在上首笑得慈祥又喜气,她的身边围着几个小姑娘,两三岁到七八岁都有的。

崔嘉宜猜测,这应该就是宫里的几位公主了。

“嫔妾给太后请安,给各位娘娘请安。”

崔嘉宜跟秦媛屈膝行了一个礼。

“呵呵,平身吧。”

崔嘉宜刚直起身子,便听见身边的秦媛俏生生地开口说道:“太后,嫔妾给您带了些嫔妾亲手做的五毒糕,请太后娘娘尝一尝,祝您端午安康,福泽绵长!”

太后喜笑颜开,示意高嬷嬷去将秦媛身后,茯苓手中的食盒接了下来。

“呵呵,好,秦贵人有心了,你这手艺可好的很呐,上次你送给哀家的八珍糕,哀家吃着也不错!”

闻言,秦媛开心地笑道:“太后,您喜欢就好,以后您想吃什么,让高嬷嬷吩咐一声儿,嫔妾都给您做!”

还没等太后回答,一个带着嘲弄地声音响了起来:“哼,宫里是没有御厨吗?什么时候宫妃自降身价开始做厨娘了,真是笑死人!”

听到这话,秦媛脸上的笑容立马僵住了。

循声望去,崔嘉宜看见一个,看起来跟她差不多年纪的女孩。

她穿着一身石榴红绣着金色百蝶穿云霞的襦裙,外面套了一件鹅黄色对襟广袖长袍。头上梳了个元宝髻,上面带着缀满了珍珠金钗,显得整个人雍容华贵。

这个人,崔嘉宜在之前给太后请安的时候并未见过。

“安乐,别淘气,秦贵人也是一番好意。”

崔嘉宜了然,原来这位就是李晟跟淑妃的女儿,燕国大公主——李婧!

李婧可是李晟的第一个孩子,自然是相当受重视,因而她也是唯一一个有封号的公主。

当着众嫔妃的面,李婧如此下秦媛面子,太后也不过说一句“调皮”,可见李婧有多受宠了。

崔嘉宜瞥了一眼淑妃,虽然淑妃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看她的眼神,她对李婧说得话十分赞同。

李婧看着太后,娇嗔道:“皇祖母,安乐说的是实话啊!妃嫔们偶尔给您送点儿吃的,是尽孝道;给父皇送,是情趣。皇祖母跟父皇夸奖两句,也不过是对她们的用心表示满意,难道还真的是因为她们比,宫里经过层层选拔的御厨,手艺更加出众?!”

听到此话,秦媛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一些,但是李婧却并没有停下来。

“再说了,她们进宫来是干什么的?是为皇家开枝散叶,不是来卖弄手艺,天天做吃食的,既然这样,那又何必入宫,在外面当个厨娘岂不更合适?!”

四周传来其他嫔妃的窃笑声。

太后没有说话,秦媛此刻的脸色已是惨白。

最终还是淑妃开口说道:“好了,今日是端午佳节,安乐你也少说两句。秦贵人跟崔美人入座吧。”

崔嘉宜福了福身,去自己座位上坐好,秦媛见状,也赶紧行了个礼,灰溜溜地跑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上。

就在气氛有些尴尬时,外面突然传来太监的通报声:“安美人到——”

崔嘉宜环顾四周,这才发现秦媛旁边坐着的安若薇。

两姐妹竟然没有一起来?

安若薇的神色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她握茶杯的手却更用力了些。

“嫔妾给太后请安,给各位娘娘请安。”

“快快免礼!”


这几日,宫中有两件事,令众人喜闻乐道。

第一件事,自然是安常在第一次侍寝,就不知道怎么得罪了皇上,不仅被罚了半年月俸,甚至还禁足了三个月。

而另一件事,就更好笑了。

第二次侍寝的崔美人,更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竟然被皇上连夜请了张真人入宫,去雅岚殿设坛施法,驱除邪祟。

启祥宫。

“娘娘,看来新进宫的这些女人,根本不足为惧,都不用娘娘您动手,这一个个自己就犯蠢,惹皇上厌恶了。”

钱嫔手帕遮住嘴角,好笑地说道。

一旁的苑妃倚在美人榻上,嘴角微扬,不屑地说道:“哼,本宫原本就没将这些人放在眼里。她们要家世没家世,要容貌没容貌,怎么能跟本宫相提并论!”

闻言,钱嫔立马狗腿地说道:“娘娘说得是,是嫔妾说岔了,她们怎么配跟娘娘比。别说她们了,就是宫里面任何一个女人,都比不上娘娘您!”

“论容貌,娘娘可以说是天下第一美人都不为过;论恩宠,娘娘也是宫里独一份儿!谁不知道,每月,皇上去的次数最多的,就是娘娘您这里;论子嗣,更是只有娘娘您一人,替皇家生了两位公主!娘娘您的位置,那可不是谁,轻易就能撼动的!”

钱嫔的马屁,拍得苑妃甚是舒爽。

不过开心过后,苑妃又想到了什么,冷哼道:“哼,淑妃也不过是仗着自己入宫时间比本宫早,要不然,管理后宫的差事儿能轮得到她?!”

苑妃进宫的时候,皇后早就去世了。而淑妃,德妃,贤妃三人又是在李晟还是太子的时候,就进了东宫的老人。

所以只要这三人不出错,苑妃不论怎么爬,都爬不到这三人上头去。

三年前,贤妃难产而死,贤妃的封号就空置了。

不过苑妃也不愿意顶着个死人用过的封号,晦气!她要做,就要做贵妃,甚至当皇后!

唉!要怪就怪她的肚子不争气,生了两个,都是公主。

要是她生的是个皇子,她早就是贵妃,甚至皇后了,还用给淑妃这个老女人请安行礼么!

她最大的阻碍,说到底还是淑妃那个老女人。

家世好,资历高,还生了大公主!

哼,总有一天,她定要淑妃好看!

苑妃整理着手上的指套,神色莫名。

“娘娘,嫔妾听说了一个消息,不知道当说不当说。”钱嫔看着苑妃,有些欲言又止。

“说吧,本宫不是告诉过你吗,不管什么事情都不许瞒着本宫。”

见钱嫔瞧了瞧两边的宫女,苑妃玉手一挥:“你们都下去吧!”

“是,娘娘。”

待屋子里只剩下钱嫔跟苑妃的贴身大宫女,钱嫔才小心翼翼地说道:“回娘娘,您知道的,嫔妾的兄长不是跟太清宫的王道长交好吗?最近家兄请王道长喝酒,王道长喝醉后,竟然吐露出一个大秘密!”

“哦?什么秘密?”

苑妃来了点儿兴趣,示意钱嫔继续说。

“张真人的徒弟玄灵道长,不是擅长炼制丹药嘛,据王道长说,玄灵道长最近炼制出了‘生子丹’,只要妇人吃下去,保准下一胎生儿子!”

闻言,苑妃不禁坐直了身体。

钱嫔接着说道:“家兄当时也不相信,然后王道长就说,谁家谁家吃了玄灵道长的生子丹,结果没多久就怀孕了,十月怀胎之后,生下的果然是男孩儿!他们还特地抱着孩子,去太清宫感谢玄灵道长还愿呢!”

苑妃还是不太相信,于是说道:“也许是这个王道长瞎编的也不一定。”

钱嫔连忙点点头表示赞同:“家兄一开始也是跟娘娘这般想法,谁知道这个王道长是不是信口开河!所以啊,家兄还特地去王道长说的那三户人家实地走访了!”

“结果您猜怎么着,这三户人家无一例外,最小的一个孩子都是儿子!而且他们也亲口告诉家兄,他们是去太清宫玄灵道长那儿求得丹药,吃了之后,才生下的儿子!”

难道真的有生子丹这种东西?

苑妃有些心动了。

“娘娘,这次皇上把太清宫张真人请来,在雅岚殿驱除邪祟,完事儿之后,张真人又被太后请了去,现在还住在宫中。嫔妾听说,玄灵道长这次也随他的师父张真人一同来了皇宫,娘娘要是有想法,不如将人亲自请来问问。”

如果不是皇上压根儿就不踏进她的房里,钱嫔怎么可能将这么秘密的事情告诉别人,她肯定自己想办法去求取一粒生子丹。

只要生下皇子,那便能母凭子贵了!

可惜啊,她这个无宠又无子嗣妃嫔,在这个奴才们惯会捧高踩低的后宫,想要活得好,便只能依靠苑妃这棵大树。

苑妃看了一眼钱嫔,满意地说道:“本宫知道了,你放心,只要本宫在这后宫一天,本宫就保证钱嫔你吃香喝辣的一天!”

钱嫔立马起身给苑妃行了个礼:“嫔妾谢过娘娘!那嫔妾便不打扰娘娘休息了,嫔妾告退。”

苑妃点头,“翡翠,送钱嫔出去。”

“是,娘娘。钱主子,您这边请。”

等翡翠送钱嫔回来,苑妃便吩咐道:“翡翠,你去玄灵道长那儿一趟儿,就说本宫近来心神不宁,吃了太医院开的药也无甚大用,请道长来启祥宫来看看,是否有什么不妥。”

“是娘娘,奴婢这就去!”

玄灵道长去了启祥宫一趟,又很快地离开了。

除了钱嫔,没有人知道,苑妃找玄灵道长要了生子丹的事情。

等翡翠送玄灵道长出门以后,苑妃身边的珊瑚才开口问道:“娘娘,这生子丹真的有这么灵吗?俗话说是药三分毒,这丹药万一吃了,有损娘娘凤体……”

珊瑚的话还没说完,苑妃就笑了。

“本宫当然没有那么蠢,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敢随便吃。你知道为什么本宫跟玄灵道长要了两颗生子丹吗?”

翡翠想了想:“娘娘是想多生一个皇子?”

苑妃扯了扯嘴角,并没有回答翡翠的话,而是取出其中一颗生子丹,说道:“珍珠,你拿着本宫的腰牌出宫,将这颗药丸亲手送给本宫的嫡亲嫂子去。”

“奴婢遵命。”

翡翠见状,恍然大悟,连忙谄媚地说道:“娘娘英明,还是娘娘想得周到!”

苑妃洋洋自得。

她的嫡兄成亲也十几年了,虽然庶子好几个了,但至今还没有嫡子。

正好儿让她的嫡亲嫂子试试这药,要是她真的能成功生下儿子,那自己再吃这药也不迟。

反正这宫里十多年都没有诞下过皇子,苑妃也不急这一时半会儿。

万一这药吃不好,吃坏了身体,或是送掉性命,那正好,她也算替嫡兄除掉一块儿绊脚石!

苑妃脸上的笑容逐渐放肆……

小说《穿越古代成美人,靠生子宠冠后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第二日,崔嘉宜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当然,李晟早早地就上朝去了,他也没来得及问,对于去夏园行宫,崔嘉宜有什么看法。

崔嘉宜自然也就不知道,自己原本有那么一丁点儿可以不用去夏园行宫的机会。

揽月跟摘星服侍崔嘉宜起床,揽月说到:“小主,皇上又派人送来两瓶白玉膏,奴婢直接把它收到行李中了,正好带去夏园行宫用。”

摘星在一旁与有荣焉的模样:“哎,皇上对小主真的是好大方啊,听说,谨妃这么多年也不过才得到过一瓶白玉膏!”

以前是不知道,后来也是摘星听别的太监宫女说起,回来告诉崔嘉宜,她才知道,原来白玉膏这么金贵。

怪不得,秦媛之前会是那种反应了。

不过,崔嘉宜不知道李晟这样算不算大方,她倒是知道,按照昨日他那个涂抹法,两瓶也用不了多少日子。

“既然皇上只是让人悄悄地送来,你们记得,也不要张扬出去,本小主还想过清闲日子呢!”

“是,小主,奴婢们晓得!”

又过了两日,就到了出发去夏园行宫的日子。

这一日,崔嘉宜她们去夏园行宫的,要先去给太后辞行,然后其余留在宫中的妃嫔,还要去给皇上送行。

总之,规矩是挺繁琐的。

秋水居。

喜鹊跟百灵正在替安若蘅更衣,准备前往正阳门给皇帝送行。

“哼,崔嘉宜运气怎么这么好!去夏园行宫避暑的妃嫔,皇上竟然点了她!”安若蘅眼睛看往某处,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神锐利地好像一把锋利的刀子。

要知道,在她们新入宫的八个人里面,一下子就有四个人可以去往夏园行宫,这怎么能让安若蘅不嫉妒!

而崔嘉宜是所有随行妃嫔中,位份最低的一个。

百灵一边给安若蘅系腰带,一边说道:“要不是小主您身怀龙胎,身子贵重,受不得长途劳累,去往夏园行宫的名单里肯定少不了小主您的名字!”

喜鹊蹲在地上,给安若蘅整理着裙摆,不敢开口。

这要不是怀了孕,她们小主还在被禁足呢,哪能轮到她们去夏园行宫呢?唉!

说起自己的肚子,安若蘅倒是心情好了点儿。

也是,她们也就得意几个月。

“不过小主,这么热得天,您干嘛非要跑去送行呢?您要是说一声身体不适,去不了,也没有人会说什么,甚至,太后娘娘还要赶紧宣太医来给您瞧瞧!”百灵十分不解地问道。

“哼,你懂什么,本小主当然是为了皇上。”

安若蘅想提醒皇上,自己还怀着他的孩子,让皇上知道,自己心里装着他,让皇上这两个月别忘记了她。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安若蘅带着喜鹊跟百灵前往正阳门。

崔嘉宜等人给太后辞行,太后叮嘱淑妃她们好好伺候皇上,带好几位公主,然后又说了一些,大概一路顺风之类冠冕堂皇的话,终于放她们离开了。

各宫的行李早就有人提前搬到了马车上,因此淑妃带着众嫔妃直接去往正阳门。

崔嘉宜走在最后一个。

前后顺序自然是按照位份品级排的,崔嘉宜这才发觉,原来她是这群人中,位份最低的。

崔嘉宜:……

等到了行宫,这岂不是见到任意一位主子,她都要屈膝行礼?!

崔嘉宜心梗了,她到底图什么?!

等她们到达正阳门前的大片空地时,以德妃为首的,前来送行的妃嫔们已经在此等待了,还有王公大臣们,乌央乌央站了一片。

小说《穿越古代成美人,靠生子宠冠后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自从李晟大晚上找了道士来雅岚殿驱邪之后,崔嘉宜就成了整个皇宫的笑柄。

众人都恨不得离崔嘉宜远远的。

甚至有人经过钟粹宫的时候,都会小跑两步,生怕惹上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

就连雅岚殿院中的宫女太监,干活的时候都有些战战兢兢,总感觉身后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注视着自己。

不过这对崔嘉宜来说,倒是一件好事。

省去了不少麻烦不说,她还假借张真人的话,让任何人不要接近她的床,因此,她的十万两银子暂时非常的安全。

不过倒也不是所有人都对崔嘉宜避之不及。

起码秦媛就带着随身宫女,主动前来探望崔嘉宜了。

“崔姐姐,我来看望你啦!”

太监还没来得及通报,崔嘉宜就听见了秦媛的声音。

等她走到殿门口,秦媛人都已经进来了。

她们俩还没熟到这个地步吧?

崔嘉宜虽然心里有些不悦,倒是没说什么。

她屈膝行了一个礼,“嫔妾见过秦贵人。”

见状,秦媛立马皱了皱眉头。

“崔姐姐,我不是说过了吗,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你就不要这么多礼了!”

崔嘉宜起身,笑了笑道:“礼不可废。”

崔嘉宜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都没见过艺人之间有真正友谊的。她更不可能相信,在这个皇宫里,身为“情敌”的妃嫔之间,会存在姐妹情深。

因此,崔嘉宜尽量谨言慎行,让别人抓不到她的错处。

不过崔嘉宜也不想跟秦媛说得太明白,所以她直接转移了话题。

“你现在还敢来我雅岚殿啊,你不知道现在宫里的人,都视我雅岚殿的人是洪水猛兽?”

看见一个个的,生怕从她这儿招惹到不干不净的东西,崔嘉宜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无语的只想笑。

没想到秦媛狡黠一笑:“嘿嘿,张真人不是来给姐姐宫里驱过邪了嘛!不过,就算没有,我也不怕!小的时候,我娘就找算命先生给我瞧过了,算命先生说我八字硬,一般小鬼不敢近我的身!”

崔嘉宜挑眉道:“哦,那以后要是再有这种事儿,也不用这么麻烦,请什么张真人了!只要请秦贵人在我雅岚殿走上一圈儿,估计啊,所有的小鬼都就被秦贵人吓跑了!”

听了崔嘉宜的话,秦媛作势瞪了她一眼:“哼,崔姐姐就会打趣我!”

崔嘉宜笑着倒了一杯茶,递给了秦媛。

“好,我错了行了吧,来,喝杯茶,就当嫔妾给秦贵人请罪了?”

秦媛接过茶,终究还是没绷住,两个人相视而笑。

收了笑容,秦媛摩挲着手中的茶杯,状似无意地问道:“对了,崔姐姐,这好端端地,皇上怎么会突然请张真人来驱邪呢?”

崔嘉宜明白,宫里大多数人肯定都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她觉得,这也没什么可隐瞒的。

崔嘉宜喝了一口茶,这才叹了口气道:“唉,都怪我自己不争气,谁知道这么巧,在侍寝的日子被鬼压床了呢,搅了皇上的兴致。”

“原来是这样啊!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张真人已经来给姐姐做过法了,相信姐姐以后不会再遇到这种事了!”

秦媛顿了顿,继续说道:“就是,不知道经过这次,皇上心中,会不会对姐姐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崔嘉宜喝着茶,抬眼看了秦媛一眼,而后轻轻地摇了摇头:“唉,这谁能知道呢!再说了,后宫中女人这么多,就算不出什么事儿,能取得皇上欢心的也是少之又少。过一天,是一天,何必给自己徒增烦恼。”

听到崔嘉宜这么说,秦媛立马喜笑颜开:“既然姐姐想得开就好,我这还怕姐姐心中难过,眼巴巴地来安慰姐姐呢!看来是我多虑了。”

“我还巴不得你来呢,不然整日一个人待在这宫中,也挺闷的。”

崔嘉宜这倒是没说假话,不论秦媛心里到底是何种想法,至少她们现在没有什么敌对的立场,崔嘉宜并不排斥有人陪她打发时间。

就在这时,随秦媛来的宫女茯苓突然开口说道:“小主,别光顾着说话呀,您给崔美人带的东西可别忘了!”

经过茯苓提醒,秦媛这才恍然大悟道:“哎,崔姐姐,你瞧我这记性,茯苓要是不说,我还真忘了呢!”

说着,秦媛就接过茯苓手中的食盒,打开盖子,端出一只盘子。

崔嘉宜盯着盘子上可怜巴巴地两小块哈密瓜,就听秦媛开口道:“崔姐姐,这是西域进贡的鄯善瓜,在燕国是吃不到的,听说,平时只有皇上、太后以及婕妤往上的妃子才能吃到呢!”

“我猜崔姐姐应当也是没有吃过的,所以便拿了两块儿请姐姐尝尝!”

崔嘉宜还没说话,就听身边的摘星突然开口问道:“既然如此,那秦小主是怎么得到这鄯善瓜的呀?”

崔嘉宜并没有呵斥摘星不懂规矩,秦媛看起来好像也并不在意,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这时,就听茯苓神气地说道:“我们小主亲自给皇上做了八珍糕,皇上很满意,就赏了我们小主这盘鄯善瓜!”

崔嘉宜了然,哦,原来是专门来显摆的呀!


自从崔嘉宜初承恩宠以后,就没再见过李晟了。

当然,崔嘉宜也没想他来。就算他这会儿来,她也许不了愿。

倒是听摘星说,这几日,李晟陆陆续续把新来的八个人全都宠幸了一遍。

也是,本来她们八个,就是太后专门替李晟精心挑选的,好生养的女人,就算李晟再不喜,估计也不会拂了太后的好意。

“听说轮到安常在侍寝那天,也不知道安常在怎么得罪了皇上,竟然被罚了月俸跟禁足,简直是笑死人了!”

摘星揽月跟进宫也有几年的时间了,这还是第一次听说,有宫妃在侍寝这天受到惩罚的。

摘星原本就有些大大咧咧的,这平日里,崔嘉宜又是个好说话的主儿,对她们的要求没有那么多,所以只有主仆三人在的时候,摘星越发口无遮拦了。

揽月开口劝诫道:“摘星,慎言!”

“哎呀,知道啦,我就是在你跟小主面前说说,当着别人自然不会这么说的。谁让那个安常在跟咱家小主说话时阴阳怪气的,让人听了就生气!所以看见她倒霉,我自然替小主开心!”

见摘星心里有数,揽月也不再开口。

崔嘉宜倒是没在意两人的谈话,她现在更在乎另外一件事。

那就是,在皇宫里面吃得也不咋地啊!

她想吃好吃的!

崔嘉宜从小过得就是穷苦日子,经常吃不饱穿不暖,因此长大后的她极重口腹之欲。

她拼命挣钱的目的,有一点也是为了让自己时时刻刻都能吃到自己想吃的东西。

在现代的她死亡之前,崔嘉宜基本已经达到了这个目标,但是没想到,这一穿越,一朝回到了解放前。

当然,不是说皇宫里没有好吃的,而是崔嘉宜这个级别压根儿吃不到!

每一个品级的膳食都是有定例的。

因为每个品级的妃嫔,每个月的肉、菜、米、面、水果,甚至是油、盐、酱、醋调料都是有定数的,所以每天的菜也基本上固定了数量。

像崔嘉宜这种美人级别,一个月分到的鸡鸭只有几只,猪肉几斤,羊肉几斤,因此注定她不可能天天吃肉,每日基本上也就是四菜一汤,而这四菜一汤还不一定就是崔嘉宜喜欢吃的。

甚至有些东西,是她这个位分不可能分到的,比如牛乳,以及一些稀有又难以运输的水果之类的。

但到了贵妃、皇后那个级别,每顿饭能吃的菜,就有一张菜谱那么多了,而且只要想吃的基本都能吃得到。

当然,关于吃什么这一块儿,也不是一成不变的。

崔嘉宜想吃得好点儿,也不是不可能,只不过是要花费点儿银子而已。

只要不是太夸张,膳房的厨师也很乐意赚点儿外快。

这也是整个皇宫大家默认的事情。

崔嘉宜知道,自己一时半会儿是不可能升位分的,所以她想满z足口腹之欲,那就只有花钱。

之前,崔嘉宜给雅岚殿太监宫女的赏银,就花掉了她三分之一傍身的银子。而这半个多月来,打点膳房,又花掉了三分之一。

这么算,她剩下的银子,也就还能支撑她,再吃半个月好吃的。

崔嘉宜:……

她怎么可以这么穷!

难道穿越到古代皇宫,她还要想办法挣钱吗?

她不会是命中注定,天选苦逼打工人吧?!

但是,要让崔嘉宜放弃美食,那也是不可能的。

吃不到好吃的,她宁肯去死!

看来现在最主要的是要搞钱!

“对了,今天是个几?”崔嘉宜突然开口问道。

“回小主,今日是四月初二,昨日刚给太后请过安的,您忘啦?”

初二?

崔嘉宜眼睛一亮。

她随便找了个理由将揽月跟摘星打发了出去,并告诉她们,没有她的吩咐,谁都不要进来打扰她。

揽月跟摘星出去了之后,崔嘉宜立马呼叫系统。

宿主找本系统干嘛?

崔嘉宜理所当然地回答道:“当然是找你许愿,难道还能找你喝茶不成?”

系统:……

本系统记得,离宿主你上次许愿,还不到三十天!

崔嘉宜理直气壮地说:“确实不到三十天。”

系统:……

这宿主头上大概真的有包!

那你喊我干啥!不是说过了么,一个月只能许愿一次!

崔嘉宜扬起头道:“是啊,上次找你许愿是三月份,今天已经是四月初二了,不是又可以许愿了吗?”

系统:……

还能这么算??

“哎,系统君,你可不要耍赖哦!你当初可没说,隔三十天才能许一次愿望,只说每个月只能许愿一次,那今天已经是新的一个月了!”

虽然只不过是占了提前十几天的便宜,但是,便宜这东西,不占白不占!

而且有此仅有一次的机会,崔嘉宜当然要把握住!

系统:……

这宿主什么时候开始长脑子了?

行吧,宿主聪明一点儿,活到最后的几率也就大一点儿,那它年终业绩也能好看一点儿!

这次你要许什么愿望?

见忽悠成功了,崔嘉宜开心地说道:“我要数之不尽的银子!”

系统:……

刚才,它还以为宿主开始长脑子了,原来是它想多了!

愿望无效!都已经数之不尽了,你让我怎么给你??

崔嘉宜:……

想想好像也是哦。

那她需要算一算。

“系统君,要不您先喝杯茶,容我想一想啊!”

系统:……

崔嘉宜掰着手指头,好一顿换算,就在系统快要忍不了的时候,终于听到崔嘉宜开口说道:“我知道了,我要十万两银子!”

好的,愿望成真!

崔嘉宜就这么看着,眼前凭空出现了一座小小的银山!

崔嘉宜双眼放光,差一点仰天长啸,哈哈,她有钱了!她是富婆了!

不过等等,怎么只有银子,没有装银子的容器啊?

崔嘉宜把疑问问了出来。

宿主,你只许愿要了银子,当然就只有银子,想要容器的话,下次再许个要容器的愿望吧!

这个月的工作又做完了,那我走了,拜拜宿主~

崔嘉宜:……

小说《穿越古代成美人,靠生子宠冠后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都怪本小主识人不清,差点儿着了这恶仆的道儿不说,还误会了崔美人。若有得罪的地方,还请崔美人大人有大量,原谅本小主这一次。”

崔嘉宜看着安若蘅,一时之间并没有说话。直到安若蘅弯曲的腿开始微微打颤。

崔嘉宜知道,这已经是极限了,毕竟,安若蘅肚子里面还怀着孩子。有这个孩子在,即便安若蘅犯了死罪,太后都会饶她一命。

而且到这个时候,太后还没有开口说话,已经是给了崔嘉宜极大的面子。

于是,崔嘉宜淡淡地开口道:“起来吧,安美人。我们同为皇上的妃嫔,自然该和睦相处,望安美人日后谨言慎行!”

喜鹊虽然心里十分恐惧,但是,该她做的,此刻,她更是一点儿都不敢马虎。

崔嘉宜话毕,喜鹊赶紧上前一步,扶着安若蘅站了起来。

安若蘅心中恨不得杀了崔嘉宜,但是依旧咬着牙说了句:“嫔妾谢过崔美人了。”

直到这时,太后也终于开口:“好了,哀家乏了,今日这宴会就到此为止吧!”

“对了,安美人好好养胎,没事儿少出永和宫溜达!”

安若蘅低垂着头,手紧紧攥成拳头,指甲在手心印下深深的痕迹。

太后说完,高嬷嬷就扶着她离开了。

“臣妾恭送太后!”

“嫔妾恭送太后!”

太后走了,剩下的人中地位最高的自然是淑妃。

她看了一眼众人,说道:“那就都散了吧。”

随后抬脚走出了太和殿,李婧跟在自己母妃身后,目不斜视。

在李婧眼里,这些都是她父皇的妾室,她自然不放在眼里。

之后便是苑妃。

苑妃走到安若蘅身边,停了下来,嗤笑了句:“呵,这次是假的,下次保不准就是真的喽!”

她也不理会安若蘅变换得五颜六色的脸,说完便扬长而去。

其他人也三三两两地离开了。

最后只剩下安若蘅跟崔嘉宜。

安若蘅这才瞪着崔嘉宜恶狠狠地说道:“崔嘉宜,你不要得意的太早!今日是你运气好,下次你可就没有这般运气了!”

“哼,喜鹊,我们走!”

崔嘉宜才懒得理会安若蘅,放狠话要是有用的话,她今日也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摘星,扶揽月起来,我们也走了。”

“是,小主!”

等崔嘉宜三人回到雅岚殿,只见揽月“噗通”一声,又朝崔嘉宜跪了下去。

崔嘉宜见状并没有说什么,反而是摘星惊呼道:“揽月,你这是做什么?”

揽月并没有回答摘星的话,而是砰砰砰给崔嘉宜磕了三个头。

“奴婢谢小主救命之恩!揽月今日不察,着了别人的道儿,还请小主责罚!”

崔嘉宜喝了一口茶,淡淡地说道:“这也不是你的错,别人想陷害你,有的是法子。就算今日没成功,改日换个法子就是了,我们哪能防范得过来。”

摘星也跟着说道:“就是啊,揽月,这跟你又没有关系。谁知道这安美人竟然这么恶毒,拿皇嗣当筏子,污蔑我们家小主,真是其心险恶啊!”

这也就是当时小主让揽月去倒的茶,要是换做她,摘星知道,自己估计吓得直接就说不出话来了,哪能像揽月这般,还能镇定地反驳。

揽月其实知道,并不只是这样而已。

看安美人跟她的宫女黄鹂就知道了。

明明是奉安若蘅之命行事,到最后,安若蘅为了不牵连到自己身上,直接拿黄鹂当了替罪羊。

即便大家都知道真相,也没有人会替一个小小的宫女发声,黄鹂自己更是没有辩解的余地,等待她的只有乱棍打死。

小说《穿越古代成美人,靠生子宠冠后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崔嘉宜也不知道,自己有生之年竟然还能对着钱犯愁!

这没钱的时候,她愁!

这有钱了,她还愁!

她愁这么多钱,她要放到哪里去啊?!?!

崔嘉宜确实有个库房,别说就这区区十万两银子,估计放个一千万两也不在话下。

但是,她要如何跟揽月和摘星解释,空空荡荡的库房,突然多出了十万两银子这件事呢?

唉,这要是有个,只有她自己能看见的空间就好了!

崔嘉宜精神一震。

空间?

对啊,下次可以跟系统许愿,要个空间啊!

不过马上,崔嘉宜又萎靡了下来。

就算最快,这也是下个月的事情了。

崔嘉宜环顾着房间四周,找寻着能存放这十万巨款的地方。

梳妆桌?

不行,太小了。

衣柜?

不行,揽月摘星天天都会打开衣柜拿衣服,放衣服。

那,还有哪儿?

崔嘉宜的目光转了一圈,最终落到自己现下坐的这张床上。

有了,床底下!

崔嘉宜直夸自己聪明!

床这么大,这些银子藏到床底下应该没有问题!

说干就干,崔嘉宜撸起袖子,就开始往床底下搬银子……

门外。

“揽月,你说小主是不是睡过头了?我们要不要叫醒她?再过一个时辰,都要到吃晚膳的时间了!”

崔嘉宜自己待在屋子里快要一整天了,一直没出门,也没有叫她们,揽月其实也有点担心。

不过揽月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小主吩咐过,没有她的允许,谁也不许进去打扰。”

“可是这么久了,小主不会出什么事儿吧?”摘星一脸担忧地问。

揽月两只手不停地来回拽扯着,想了想道:“再等半个时辰,要是小主还没有动静,我们就进去看看!”

“行!”

又过了半个时辰,就在揽月跟摘星想要叫门,进去看看什么情况的时候,她们终于听到了崔嘉宜有气无力的声音:“揽月…摘星…”

揽月跟摘星立马推开房门走了进去,一眼就看到了四仰八叉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崔嘉宜。

“小主,您这是怎么了?”

崔嘉宜此刻累得想要吐血!

都说,春z宵一刻值千金,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值。但是,十万银子重千斤,她知道了,是真的有这么重!

只是从地上搬到床底下,不过四五步的距离,崔嘉宜觉得自己仿佛搬了一天的砖,走了一万步,浑身疼得快要散架了!

这世上有被钱累哭的人吗?

有!

就是她,崔!嘉!宜!

“小主??”

“啊?啊!我没事儿,就是睡了一觉,然后人就一直昏昏沉沉的,好像被鬼压床了一样,醒来身上浑身没劲,乏得紧,你们赶紧打热水,先让我泡个澡再说!”

“是,小主,奴婢这就去!”

见揽月准备沐浴的水去了,摘星立马说道:“小主,奴婢小时候也被鬼压过床,奴婢的娘就会缝一个小布袋,抓一把米放进去,再把它放到枕头下面,这样睡觉的时候就不怕被鬼压床了!”

“小主,您一等,奴婢这就去给您缝!”说完,摘星就风风火火地去拿针线了。

崔嘉宜:……

她不是被鬼压床啊,她是被钱压身啊!!

等崔嘉宜舒舒服服泡了个热水澡,又让揽月给她全身按摩了一遍,崔嘉宜才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

等到吃饭的时候,明明不是崔嘉宜爱吃的菜,她竟然全都吃光了,甚至还比平时多添了一碗饭。

揽月跟摘星面面相觑,难道被鬼压床之后,会变得能吃了吗?

晚膳过后没多久,敬事房的太监就过来传话,说皇上今日翻了崔美人的牌子。

崔嘉宜:!!

非挑今天吗??

渣男就不能换个日子来吗!?!?

崔嘉宜简直是欲哭无泪啊!

可惜,她没有拒绝的份儿。

还好之前她已经洗过一次澡了,现在只要漱漱口就行。她也实在没力气再折腾一遍了。

等一切准备妥当,崔嘉宜就跑床上躺着了。

直到李晟来了,崔嘉宜也没起来。

说实话,不是崔嘉宜不想起来,是她真的没有力气站起来了。

谁要是不相信她的话,去搬一天的砖,试试就知道了!

李晟照例走进了崔嘉宜的卧房。

轮到别的宫妃侍寝时,哪一个不是早早地等在殿门口,就崔嘉宜特殊,也不知道多走几步。每次都只在卧房等着他。

即便如此,李晟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因为他并没有为崔嘉宜不到殿外迎接他,而感到不悦。

再想想,上次见到的,那令人血脉贲张的场景,李晟觉得,崔嘉宜还是待在卧房等他,才是最合适的。

可是,令李晟疑惑的是,他走进卧房之后,却没有看到崔嘉宜的人影。

李晟蹙了蹙眉:“人呢?!”

这时,床上传来一阵娇弱的女声。

“皇上~嫔妾在这儿~~”

李晟:……

好嘛,上次还知道站着迎接他,现在直接躺床上不起来了?!

李晟微微有丝愠怒。

他还没有见过哪个人,竟然看见他还敢躺着不给他行礼的!

李晟刚想发怒,就听见床上的人儿,发出挠人心肝的娇泣声。

“呜呜呜,皇上~~,嫔妾不是不想起来给您请安,嫔妾是起不来了,皇上~~”

“皇上~~,不要怪罪嫔妾,好不好嘛~皇上~~呜呜呜~~”

这一声声“皇上”,婉转娇啼,哪儿还能让人生起气来。

李晟立刻如同一个撒了气的气球,瘪了不说,竟然还有些微微地担心崔嘉宜。

他也不是没有会撒娇的宫妃,但那一般都是在床笫之上。

后宫的嫔妃,除了刘答应,大都是大家闺秀,自幼接受的教导也是要沉稳端庄,即便有几个小家碧玉,也不过是娇羞可人。

但没有任何一个,是同崔嘉宜这般的。

“你怎么了?”李晟边说着,边往前走了两步。

只是还没看清床上的人,倒是先看见两座高耸的山峰。

李晟:……

强迫自己把目光向上移,李晟这才看向崔嘉宜那张悲泣的小脸儿。

呃,只不过半个月未见,怎么崔嘉宜这张原本他觉得丑陋的脸,突然变得更好看了??

李晟不知道,到底是他的眼光出了问题,还是他的审美标准降低了。

“皇上~~!”

崔嘉宜突然发出一声娇喊,惊得李晟虎躯一震!

小说《穿越古代成美人,靠生子宠冠后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崔嘉宜维持着得体的笑容,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跟安若蘅相谈甚欢。

“你!”

安若蘅简直不敢相信她听到了什么!

不说崔嘉宜只是一个小小的县令之女,就算以前她高了自己一级,但现在她们已经平级了,更甚,自己还怀了龙嗣,崔嘉宜到底凭什么还敢这么狂妄!

安若蘅怒火中烧!

不过她很快想到了什么。

安若蘅咬着牙,扯了扯嘴角:“崔嘉宜,我可是怀了龙嗣的,早晚位份还会往上升,你不要太得意了!”

崔嘉宜无语,到底得意的是谁啊!

“是吗?那就等你升了再说吧。”崔嘉宜扒开一个粽子吃着,头也不抬地说道。

“哼,你不要后悔!”

崔嘉宜懒得理她,吃着手中甜粽,想着,一会儿再吃个咸粽,主打一个雨露均沾。

只是,崔嘉宜一个粽子还没吃完,就听到安若蘅用身边人都能听见的声音说道:“崔美人,我的宫女被我打发去拿酸梅了,还没回来,能不能让你的宫女帮我倒杯茶呀?”

听到安若蘅的话,周围几个妃嫔都看了过来。崔嘉宜也侧了侧头。

喜鹊跟那个叫黄鹂的宫女确实都不在。

看安若蘅笑得怪异,崔嘉宜怀疑她不怀好意。

毕竟后面还站着一些粗使宫女,为什么非要支使她的人?

也许知道崔嘉宜在想些什么,安若蘅补充道:“本小主现在身怀六甲,那些粗使宫女笨手笨脚的,本小主实在不放心她们,这才想让崔美人的宫女帮个忙,崔美人不会不愿意吧?”

崔嘉宜当然不愿意!

在宫里,别说粗使丫头了,就算浣洗的宫女,也没有笨手笨脚的,不然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但是这么多人看着,崔嘉宜要是拒绝,也说不过去,毕竟揽月跟摘星也没有什么权利拒绝。

“只是举手之劳,安美人何必这么客气。揽月,你去帮安美人倒杯茶吧。”

“是,小主!”

听到崔嘉宜的吩咐,揽月立马上前,小心翼翼地给安若蘅倒茶。

揽月确实看见安若蘅先后打发了她身边的两个宫女,虽然安若蘅的举动也谈不上过分,但是为了不给崔嘉宜惹上麻烦,除了茶壶跟杯子,揽月尽量不碰到其余任何东西。

倒完了水,揽月赶忙退回了崔嘉宜身后。

这时喜鹊跟黄鹂也回来了,二人手里分别拿着一碟酸枣跟一碟酸梅。

众人见没有什么好戏可看,自然转移了视线,开始继续聊天,欣赏歌舞。

就在这时,突然安若蘅大叫了一声:“啊!”

同时她手里的杯子也摔在桌子上,里面的茶水全部撒了出来。

众人立即看了过来。

丝竹声跟歌舞也停了下来,太后蹙着眉看着安若蘅:“出什么事了?”

崔嘉宜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只听安若蘅指着崔嘉宜大声指责道:“崔美人,你不知道我怀孕了吗?为什么让你的宫女在我的茶水中放雄黄?!”

随后安若蘅又看向太后,哭诉道:“太后,请给嫔妾做主啊,崔美人竟然在嫔妾的杯子里放雄黄,她这是要谋害龙嗣!”

闻言,揽月心中咯噔一声!难道她真的着了安美人的道儿?!

崔嘉宜神色未变,只是趁众人的注意力都在安若蘅身上时,微微伏了伏身,然后立刻站起来说道:“太后,嫔妾并未做过,还请太后明察!”

太后才说完,希望后宫祥和顺遂,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当众打她的脸,太后自然不高兴了。


空地上还并排停着十几辆马车。

崔嘉宜看着最中间一辆马车,内心惊叹不已。

那辆马车大概有两张超大双人床的大小,差不多顶上现代楼房的一个小房间那么大了。

车辆前面有六匹骏马拉车,马车车身上镶嵌着金银宝石,看起来十分华丽。同时车身上还雕刻着纷繁复杂的花纹,崔嘉宜只看出龙凤的形态,还有一些她看不懂的图腾。

总之,这马车尽显皇家的尊贵气派。

毫无疑问,这肯定是渣男的龙辇了。

剩下的马车明显就比龙辇小了一圈,看起来也没有龙辇那么豪华,而且也只有四匹马拉车。

这里停放的只是皇上跟嫔妃们乘坐的马车。还有一些大臣、服侍主子的奴才跟宫女的马车,拉着她们行李以及装着各种食物跟器具的马车,这些都已经停在正阳门外,整装待发。

据摘星说,整个队伍起码有两百多辆马车,一眼都望不到尽头。

崔嘉宜听了直摇头,穷奢极侈啊!

这时,李晟人也到了。

大概是因为太热,李晟也不愿意耽误时间,简单说了几句让德妃管理好后宫,让大臣们不要懈怠公务的话,然后,就准备上马车出发了。

这时,突然一个尖叫声响起:“小主您怎么了?!”

众人循声望去,安若蘅扶着头歪倒在一脸惊恐的喜鹊身上,百灵则在一旁扶着她的胳膊,着急地大叫道:“小主,您没事吧,不要吓奴婢呀!”

李晟眉头紧皱。

这时王德福上前几步厉声说道:“大胆!你是哪个宫的宫女,竟然敢在此大声喧哗!”

喜鹊脸都吓白了,双腿也有些发软。但是,安若蘅靠在她的身上,喜鹊不敢有任何动作,生怕伤了她肚子里的龙嗣。

百灵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回皇上,奴婢是永和宫秋水居的宫女,奴婢不是故意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站的时间太久了,安小主突然头有些晕,奴婢担心才喊了出来!奴婢知错了!”

李晟冷眼看着安若蘅,是个人便能看出来,此时,他的心情并不好。

“既然怀孕了,你不好好在秋水居养胎,跑出来干什么?!”

安若蘅一脸虚弱地模样,娇柔地说道:“回皇上,您要出宫这么久,就算身怀有孕,嫔妾也要来送送您的呀!”

“简直是胡闹!”

原本以为会得到李晟怜惜的安若蘅,被李晟这一声吓得一哆嗦!

李晟本以为,这怀了孕,安若蘅能变得聪明一些,没想到,她还是一如既往的蠢!

但凡他有个皇子,他也不可能如此容忍安若蘅!

李晟觉得十分气闷。

“来人,把安美人送回秋水居,还有,刚才大喊大叫的那个宫女,打二十大板,赶出皇宫,永不录用!”说完便头也不回地上了马车。

又气又热的李晟,要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现在真想把崔嘉宜叫过来给他降降温!

“嗻!”

安若蘅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这一步。自己怀着身孕,还在这么大热天来给皇上送行,皇上难道不感动吗?

为什么。皇上看起来如此生气?

百灵更不明白皇上为什么要打她,还要把她赶出皇宫,这都是安美人让她这么做的啊!

“皇上饶命啊,奴婢知错了,不是奴婢,唔!”

百灵话还没说完,就被安德福示意小太监捂住了嘴。

“赶紧拖走,打完了撵出去,真是晦气!”

小说《穿越古代成美人,靠生子宠冠后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