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希殷胜寒小说
继续看书
“殷胜寒。”她喊。四年了,她从不知道这个男人绝情起来可以如此残忍。殷胜寒径直走到她面前,看着蹲在眼前的人间绝色,眼里没有丝毫动容。

《孟希殷胜寒小说》精彩片段

      座不夜城,灯红酒绿,繁华无情。

  漆黑的房间内,孟希坐在落地窗前,手指在手机上滑动。

昨天,她还是拥有几千万粉丝的影后,而现在,上面的热搜,前十里有五条都是她和某导演的丑闻。

一张张不堪入目的照片,时刻都在狂掉的粉丝,还有……

咔哒一声,门口传来响动,孟希听着再熟悉不过的脚步声,不用回头也知道来的人是谁。

“殷胜寒。”她喊。

四年了,她从不知道这个男人绝情起来可以如此残忍。

殷胜寒径直走到她面前,看着蹲在眼前的人间绝色,眼里没有丝毫动容。

他精致的眉眼隐在重重叠叠的黑暗里,淡然也漠然。

孟希抬头看他,眼底映着窗外的流光:“你真不要我了?”

殷胜寒靠在墙上,冷倦的开口:“孟希,我以为你是个聪明人。”

若不是他手下的人反应快,截下了孟希发出去和他的合照,宁宁还不知道会怎样伤心。

殷胜寒想着,脸色又沉了一点。

孟希仰头,眼里是颓然的疑惑不解:“四年了,你一句她回来了,就要和我分手?殷胜寒,凭什么?”

明明一个月前,他们还在商量订婚的事宜,她甚至已经试好了婚纱。

可第二天,殷胜寒就叫人送来一张“天价”支票,告诉她一切“结束了”!

太荒唐了,孟希不能接受,她哭她闹,却再换不回男人的一丝动容。

殷胜寒笑了,哪怕只是微微勾唇,就胜过了孟希在娱乐圈看到的所有男色。

他微微俯身,带着久居上位的迫人威势:“你只是个打发时间的消遣,现在我不需要你了,懂吗?”

消遣?

孟希只觉心口一寸寸冷了下去。

周围短暂的一静,随之闪关灯越发猛烈,摄影机也不断怼在她身上。

一下一下,痛极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孟希的经殷团队终于赶来,将她护上了车。

到了家,孟希虚脱一般的躺在浴缸里。

经殷人卓瑶站在门外耐心劝说:“放手吧,但凡他心里有你,就不会放出你跟殷导的那些照片,也根本不会任由媒体在殷氏楼下闹事。孟希,清醒一点,别去找殷胜寒了,行不行?”

孟希静静地听着,没回话,只是闭上眼将自己缓缓沉入浴缸,连同那些不甘的酸涩的泪,一齐没入水里。

孟希在殷氏门口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卓瑶愁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可偏偏这个时候,孟希还要去参加殷胜寒给未婚妻举办的生日宴!

“你怎么就那么犟!”卓瑶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你费了多大心思才走到今天这个地步,非要把自己玩到身败名裂吗?”

孟希摇摇头:“卓瑶,你不懂。”


      她要是不犟,现在就该把殷念这个人连带那四年忘得干干净净。

这样,她就还能继续做她的大明星,在镁光灯下融进所有虚假的繁华。

她要是不犟,此刻又何必作践自己,去求一个鲜血淋漓的答案。

可她是孟希,她就是天生不放过自己。

卓瑶没法再劝,孟希刚刚的眼神,让她也有些心疼。

她最是知道孟希的身世,也知道她最大的梦想就是有一个幸福的家。

刚刚那一刻,她不再是星光熠熠的大明星,而是一个在地狱里看不到光明的凡人,疯狂又绝望。

南城最大的游轮,名流汇聚,各路媒体闻风而动。

霍宁垂下眼没有说话,这副模样落在殷胜寒眼里却已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甲板上传来整齐划一的脚步声,殷家的保镖很快便清了场。

霍宁被殷胜寒搂在怀里轻哄,孟希却被殷胜寒的人围住。

孟希看着亲密的两人,眼眶发红。

强忍着汹涌的涩意,她一字一句:“霍宁,殷胜寒跟我,可是有着四年……”

“堵住她的嘴!”殷胜寒脸色铁青,看着霍宁温柔哄道,“宁宁,这里的事情,我来处理,好吗?”

霍宁乖巧的点点头,她垂眸轻声道:“我不怪你,这四年,终究是我缺席了。”

殷胜寒的眼神顿时就流露出一丝疼惜,看向孟希的眼神,也更加冷冽。

霍宁走后,殷胜寒看向孟希,狠厉的扯住女人纤细的手腕,直直的将她半个身子都推出了甲板!

“你使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是真的嫌命太长吗?”殷胜寒难得动了怒,横眉冷眼。

孟希笑了:“殷胜寒,你把霍宁这种人放在心尖,那我呢,陪了你四年的我,到底算什么!”

孟希的声嘶力竭散落在海风里,显得凄冷又破碎。

在她模糊的视线中,殷胜寒残忍回答:“我看上的,只是你跟她有着几分相似的脸。”

“可现在看来,说你是替代品,都是对宁宁的侮辱!”

一切的自欺欺人都在这一刻被残忍的撕碎。

孟希的心,瞬间像被重重的锤了一下,几乎窒息的疼劲涌上来,逼得她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殷胜寒松开她,任她狼狈的瘫软在地:“把人丢回岸上。”

孟希被保镖用快艇押送回了岸上。

看着远处灯火辉煌的巨大游轮,孟希的心,像是被小虫啃噬,疼到极致,也恨到极致。

孟希就这样站在海边,冰冷的海风吹起她血红色的裙摆,从皮肤到内里,冷个彻底。


孟希径直按断了接听键,霍宁的声音就此中断。

卓瑶看到孟希那双眼里,瞬间布满无声的泪水和恨到极致的通红。

“瑶瑶,那个地方是我跟殷胜寒说过的,想要跟他一起拥有的家。”孟希的脸白的像是她身上的病服。

“我费劲心思亲力亲为,现在,他竟要送给别的女人!”

孟希带着几乎崩溃的茫然:“他凭什么要这样践踏我的心?”

孟希一想到霍宁此刻得意的样子,那双透亮清澈的眼,红的几乎滴血!

“瑶瑶,我要去一趟。”

先爱上的人总是输的最惨,因为这意味着你亲自把能伤害你的刀递到了他手里。

卓瑶什么也说不出,她知道一切,所以更心疼孟希。

片刻后,她只对孟希说:“小辞,别做傻事。”

孟希没作声,拿上车钥匙就走了。

站在浅水湾房子大门前的时候,孟希脸上的神情已经恢复了平静。

她站在门外,看着这栋承载了自己满腔期待和心血的房子,拿出手机拨通了殷胜寒的电话。

“嘟……”声响起。

一下,一下,却没人接。

孟希笑了,将手机拿起,然后狠狠的砸向了窗户!

《2566978明音薄泽微》第四章践踏(第1页/共1页)

戒指在殷胜寒脚下发出哀鸣,孟希的一颗真心,也在此刻破碎的彻底。

她被这一脚伤的几乎麻木,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原来她视若珍宝的四年,在殷胜寒心中,就是一个笑话。

孟希神情恍惚,殷胜寒心中越加深闷,他不喜欢这种感觉,表情越发冰冷。

他转头离开,只留下一句话:“殷铭,剩下的事你来处理。”

孟希的目光从地上孤零零的戒指挪到殷胜寒的背影上,好像突然知道了什么。

她对着殷铭惨然一笑:“所以那些礼物,也不会是殷胜寒选的,是吗?”

她声音带着轻微的颤抖,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声来,殷铭不敢与孟希对视,只能沉默。

但沉默,也代表默认。

孟希仰头笑了,把眼泪逼回眼眶。

原来,她精心收起来的那些礼物,没有一件是出自殷胜寒之手。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