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花蛊:夫人她拒嫁世子精选全文
  • 情花蛊:夫人她拒嫁世子精选全文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鱼音袅鸟
  • 更新:2024-06-11 21:00:00
  • 最新章节:第23章
继续看书
主角顾珩姜臻出自现代言情《情花蛊:夫人她拒嫁世子》,作者“鱼音袅鸟”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卷起到一半的时候,姜姝就用一银质的钩子固定住了。微风拂过,只见鲛纱帘轻轻晃动,透过透明的绡纱帘,里面映出了几道朦胧的忙碌的少女身影。只见顾玥在石桌的两侧各点了一炉香,轻嗅了两下,便走开了,袅袅香味氤氲发散,微冷的湖风又将早春的花香送入敞轩内,顾玥深吸了一口气,当真是提神又醒脑。一位上身着月白色上襦,下着烟笼水仙散花缎面长裙的少女逶迤而来,手里拿着刚从......

《情花蛊:夫人她拒嫁世子精选全文》精彩片段


之后的几天,姜臻又接连去园中采集花瓣,但是没再去沁芳园了。

金钏儿小心翼翼地问道:“姑娘为何不去沁芳园里?奴婢这两天清晨都看见二公子和三公子在沁芳园转悠,想必是在等姑娘呢。”

姜臻抓了一把梅花放入陶盆,又拿着捣药杵在盆里慢慢捣,盆里很快就出现了汁水,她边做手里的活,边摇头道:“不去了。”

金钏儿却有些急:“为什么,小姐就不想为自己争一争么?”

姜臻眉心微凝:“我那日故做偶遇,如果又去那守着,那不是欲盖弥彰么?”

“那怎么能叫守着,姑娘是为了做花糕才需要去沁芳园的。”

“你这丫头,巧合太过,不就打眼了?再说呢,上赶子的买卖不是买卖,算了,花朝节再说吧。”

姜臻不是不想去,被顾珩瞧出了她的做派,她还是心有余悸。

再一个,太主动算什么本事?欲擒故纵,勾得对方不上不下,主动来找她才是真本事。

那姜臻还真是个有本事的。

申时三刻,姜臻正躺在园子里晒太阳。

今日天气不错,虽然依旧冷,但在太阳底下,却让人感觉暖洋洋的。

姜臻正迷瞪着,一个洒扫的婢女来禀报。

三公子顾珽来了。

姜臻愣了会,这才施施然起身。

那日,顾珽见了姜臻后,便日日于那个时段去沁芳园以期“偶遇”,哪知压根没有见到臻表妹,免不了失望。

但想到手里有替臻表妹修好的簪子,若以此为借口去找她,是绝佳的机会。

一时热血沸腾,便来了菡萏院。

姜臻一眼就看到了顾珽,他站在月洞门旁,腰杆挺直若青松,穿着一袭蓝地落花流水花绫袍,腰束白色祥云的锦带,整个人看起来清俊文雅,脸上还带着一股少年的稚气。

看见姜臻,顾珽双眼一亮。

她从园子里的软椅上慢慢坐起,从他的角度看去,她穿了一身月白色的狐裘,整个人如同裹在整个人如同裹在云朵里的白玉团子一般。

她刚醒来,脸上透着粉,光泽莹润,真真是老天爷也调不出来的颜色。

“臻表妹,你的簪子我修好了,这几日没见你,只好冒昧上门给你送来。”

“多谢三表哥了,一只簪子而言,表哥费心了。”姜臻浅浅笑道。

顾珽张口想说什么,见旁边丫鬟多,不免有些局促,只说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便是。

于是说道:“表哥的好意我心领了,表哥就快回吧,我……”

在大渝朝,男女之防并不算严重,表哥表妹间偶尔不出格的来往倒也无伤大雅,不过也不能过于随意,尤其在上京这种高门大户,更是讲究。

他这般独自一人来看望她,若被有心人编排,吃苦头的只会是她。

因此,姜臻心里巴不得赶快将他送走。

顾珽这才醒悟过来,也深觉自己的举动过于轻浮了,此刻更觉得臻表妹不仅为人可爱,更是可敬。

他羞愧道:“表妹放心,我这就离开。”

姜臻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抿嘴笑了。

**

二月十二,花朝节。

一大早,顾玥和姜姝在澄心园布置着。

澄心园是一处非常雅致的园区,园区不大,但园内的亭台楼榭却很有讲究,正中央有一敞轩,一面与游廊接壤,下头则是一汪深碧的池水,池边种满了树,柳树吐绿,芭蕉叶也展开了,不远处还有一处桃园,桃花朵儿欲绽未绽的模样,满园春意呼之欲出。

彷佛只待着花朝节的一缕春风,真真是好景难描难绘。

敞轩四周设了行障坐席,顾玥和姜姝俩人正将一块蝶恋花的翠绿色缎面展开,铺在一椭圆型的石桌上,石桌下皆是石凳,石凳上也都放置着柔软厚实的坐垫。

敞轩的四周都挂着厚实的帘子,只见姜姝缓缓卷起缎面帘,露出了如云雾般透明的鲛纱,上面还串着珍珠宝石,在日光的照映下,华光异彩。

原来是双面帘,缎面堪堪卷起到一半的时候,姜姝就用一银质的钩子固定住了。

微风拂过,只见鲛纱帘轻轻晃动,透过透明的绡纱帘,里面映出了几道朦胧的忙碌的少女身影。

只见顾玥在石桌的两侧各点了一炉香,轻嗅了两下,便走开了,袅袅香味氤氲发散,微冷的湖风又将早春的花香送入敞轩内,顾玥深吸了一口气,当真是提神又醒脑。

一位上身着月白色上襦,下着烟笼水仙散花缎面长裙的少女逶迤而来,手里拿着刚从园里摘的几枝白梅,原来是二房的表小姐苏映雪。

只见她将白梅插在了两个细颈的花觚里,又一一摆放在石桌上,素净又雅致。

“也不知道臻妹妹糕点做得怎样了?”顾玥瞧见苏映雪,随口问道。

“我过来的时候路过厨房,见臻姐姐已将糕点做好了,正要送到各房去呢。”苏映雪笑着说道。

姜姝走过来,哼了哼鼻子。

顾玥和苏映雪相视而笑,摇了摇头。

**

一早上的功夫,在金钏儿和含珠儿的辅助下,姜臻做了三道糕点:蜜渍梅花丸、奶香桂花饼、桃花芝麻糕。

这三道糕点花了整整两个时辰,单说那梅花丸,是用前几日摘取的最新鲜的梅花,和蜜、几味香料杂糅,用特殊的手艺做出来的。捏起一丸放入口中咀嚼,酸酸甜甜好吃的很,而且口齿留香,满口都是清淡的梅花香味。

那奶香桂花饼就更绝了,是用牛乳、桂花熬成的浆、花生浆制成的,吃一口,口感酥脆,香甜可口,浓郁的桂花香味久久不散。

最后一道桃花芝麻糕,皮儿是用面粉和新鲜桃花汁做成的,又研磨了芝麻,香味扑鼻,口感酥松绵软。

含珠儿好吃,做完一道糕点便嚷着要尝尝,现在两颊鼓鼓的,恨不得自己长两张嘴。

姜臻看了好笑,也是颇为满意自己制作的这三道点心,她拿了一个盘子,三色点心各装了一些,递给赵厨娘:“赵大娘,听闻您擅长南北各种吃食,您尝尝我做的糕点,若能点评一二,便是我的造化了。”

在姜臻做糕点的时候,赵厨娘就在一旁细细打量她了。

都说女娲娘娘造人时只有头七个是认真捏制的,其他人,则是用藤条甩出去的泥点子化成的,那姜臻一定是七个当中的一个。

少女身段高挑修长,皮肤莹润剔透,着了一身玉色折枝牡丹纹襦裙,挽着月华色披帛,腰若约素,姿容绝艳,如同早春枝头的一朵蕾,娇媚不可方物。

竟是个莺惭燕妒的一个美人!

容萱呆了一瞬,回过神来,就侧着头往马车内瞅去。

姜臻让了让,掀开帘子,道:“马车里再没有别人了。”声音清凌凌的透着魅。

容萱见人不在,也不过多纠缠,她瞥了瞥姜臻,她自己长相本来也不错,可偏偏右眼下半寸近眼尾处,竟然有一道非常醒目的疤痕。

明珠有隙,美玉有瑕,当真叫人遗憾。

但平西侯府的侯爷夫人对这个女儿甚是娇宠,因此容萱自小到大都不曾感到自卑。

但此刻面对着眼前的绝色女子,加上路人的指指点点,她突然生出了一股自惭形秽之感,心里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

随即又想起什么似的,笑了起来:“姜姝自恃美貌,目中无人,这下好了,来了个比她强的,我看她还怎么嘚瑟。”

说完,拍了拍手,不欲多纠缠,转身就要离开,便看见了顾珽、顾珣和自己的大哥。

“娘今日不是安排你在家中练字么?怎的跑出来胡闹了?”容俊辉沉着脸对容萱。

容萱吐了吐舌头,压根不怕这个大哥,只转身对着顾二顾三道:“回去转告姜姝,我可饶不了她,我看她能躲我到几时。”

说完,拉着自家大哥就要回,那容俊辉飞快地看了眼站着的姜臻,同顾二顾三作揖告辞了。

姜臻转过身,刚好与顾珽的目光撞上。

顾珽耳根子的红还没有消下去,他还没从姜臻的美貌带来的冲击中回过神来。

“你就是姑母的侄女吧?我叫顾珽,是府中三房的,这是二房的二哥顾珣。”他红着脸向姜臻介绍。

打那三位男子自茶舍走过来时,姜臻便注意到了。

一个稳重,一个清隽,一个健气锋锐,三人身上的衣着也是不凡,通身的风仪非普通人可比,姜臻猜测,三人定是高门子弟。

只是没想到,其中两位竟是镇国公府的公子。

“原来是二公子、三公子,我叫姜臻,今日刚至上京。”心思辗转间,姜臻已施施然行礼,四十五度侧面,堪称最美的角度。

她既然打定主意上京寻一门好亲事,就不打算藏拙。

顾珣注视着眼前这位初次见面的姜姑娘,难以移开目光。

他掩唇佯装咳嗽一声,“表妹客气了,唤我俩表哥就好。既如此,不如一道回府吧,姑母定在府上候着。”

姜臻展颜一笑,露出了八颗晶莹贝齿,“那就有劳表哥了。”

顾珽与顾珣不敢再看。

茶舍三楼的一间雅舍里,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把玩着手中的青釉仿钧窑茶杯,望着姜臻一行人的离去,脸上显现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

表妹?姜臻?竟然是她。

立在一旁的北辰望着主子脸上的神情,心念微动,主子破天荒关注起一个女子了?

“北辰,滇地那批私铸的军器背后的主谋,当真是只手撑天,你再派人悄悄去,切莫打草惊蛇。”清沉的声音在北辰耳边响起。

北辰一凛,收起脑海中的浮思,“是!”

***

马车驶过繁华的大街,再往里,市井之像已渐渐消失,一股高大上的气息迎面而来,原来到了上京权贵们居住的巨鹿街。

镇国公府也在这条街上的东南方向。

姜臻知道,除了皇宫,这里就是大渝的权势中心。

行差踏错一步恐就会跌入深渊,她必须打起精神,才能达成所愿。

到了镇国公府的大门,姜臻便与顾二顾三分开了,她自去拜见叔母。

姜臻主仆三人在管事嬷嬷的带领下,从镇国公府的偏门而入。

像镇国公府这样的人家,大门就是个摆设,只有在圣上亲临或婚丧嫁娶等大事上才会允人从正门出入。

姜臻从偏门进入后,又坐了青帷车到国公府的垂花门,下车后,又要进入一个角门,才能到叔母顾章华居住的锦绣居。

国公府气派且阔达,一路走来,有亭有廊,称得上移步换景。

到底是老牌世家,国公府理家甚严,下人们既有规矩,都在有序的忙活着,轻手轻脚地在府里穿梭,就连眼珠子都不乱瞟。

至于会不会在背后嚼人舌根子,这就很难说了。

这不,姜臻正要跨入角门,廊下几个婆子窃窃私语的声音传来:

“又不知道是哪里的表小姐要来打秋风。”

“这国公府啊,年年都有上门来打秋风的穷酸亲戚,要么就是想借国公府的势头攀个高枝的。”

“也幸好老祖宗是个大善人,没将这些个没脸没皮的撵出去,这拐了十八条弯听也没听过的亲戚,也好意思上国公府的门。”

“这上一个来的表小姐还老国公爷的庶弟故交的长女的儿子的侍妾的姑妈家的侄子的表妹。”

……

随即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笑声。

金钏儿和含珠儿偷瞄了自家小姐,见她脸上无甚表情,才放下心来。

那前头领着带路的李嬷嬷,脸上则有些许尴尬,见这姜家商户女脸上毫无芥蒂,只心下纳罕,这倒是个能沉得住气的。

那群碎嘴的见人来,瞧见姜臻通身的衣饰穿戴不凡,那眼里的轻视才消了去。

姜臻目不斜视,步履从容淡定,跟着林嬷嬷走进了锦绣居的大门。

一丫鬟从里走了出来,在林嬷嬷耳边说了什么。

林嬷嬷便领着姜臻到了耳房,让她耐心等着。

原来叔母还没起床。

姜臻瞧了瞧日头,内心分外惊诧,只面上毕恭毕敬。

耳房的丫鬟于是给姜臻倒茶水,一边忙活,一边偷偷瞧这新来的姑娘。

三千青丝梳成了未出阁少女常见的垂鬟分肖髻,只在发髻顶上简简单单插着一只珍珠簪子,可这珍珠不简单,看起来又大又圆,荧光极好。日耀灼灼从窗棂漫泻而下,落在她细嫩白皙的肌肤上,浮上了一层朦胧光晕,鸦翅似的睫羽微微颤动,像欲振翅而飞的蝶,有种不真实的美丽。


那小家碧玉长相的女子,名叫柳澜,说话就爱红脸。

说来也怪,姜臻还以为今晚的女郎都是世家官家出身的,没想到柳澜居然是布衣之家。

听柳澜那意思,她的哥哥柳思行是上京鸿鹄书院的夫子,国公府的大公子顾珩很是欣赏柳思行的才华,二人颇有一见如故之感,因此常在一起切磋讨论,生出了几分情谊,那柳思行也偶尔会来府上找顾珩,因此,这次顾玥也给柳澜下了帖子。

这么一说,姜臻就明白了,像柳思行这样的布衣才子,想要往上升迁,除了自身才学要过硬外,也必不可少要依附世家的,只有成为门生内客才能平步青云,扶摇直上。

现在也只是看柳思行能不能过会试了,若能在会试中金榜题名,出人头地自然不在话下。

另一个女子名叫徐心微,是永昌伯府的女儿。

上京的伯啊,爵啊多如牛毛,并不罕见,这永昌伯是降等世袭之家,承袭到这一代时候,已降级四次了,门第岌岌可危,是上京落魄的世家。

徐心微在一身份高贵的众贵女中着实不打眼。从头到脚都没一件首饰,就连身上的衣裙也浆洗得发白了,从这可见一斑,这永昌伯府怕是掏空了底子。

但是在姜臻看来,就不一样了。再差的世家也是世家,好歹也算勋贵之流,不然怎么能来参加这国公府的花朝宴呢?

那徐心微细细观察着姜臻头上的那支芙蓉白玉发钗,满眼都是羡慕:“姜臻,你头上的簪子质地和手艺绝佳,上京这样簪子绝对不超过十支。”

虽然是落魄的勋贵之家,但好歹耳濡目染,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

柳澜听闻后,也不由自主地观察姜臻头上的簪子,眼波浮动。

姜臻笑着摸了摸头:“心微好眼力,这簪子产自西域,是我江南的表哥送我的。”

“还有,你身上这件烟青色的薄纱裙,真是好看?这是什么布料呢,怎的从没见过?”徐心微艳羡地摸了摸姜臻身上那薄如蝉翼的纱裙。

柳澜也早在打量姜臻身上的这件薄纱裙,她迟疑地说道:“姐姐,你身上的衣裙料子可是穆云纱?”

姜臻挑了挑眉,笑道:“柳姑娘好眼力,没错,这正是暮云纱。”

柳澜红了脸:“听说这种料子极其珍贵,只有江南穆家之女才能纺织,那江南穆家一手巧夺天工的织艺只传女不传男,五年才得一匹呢。”

柳澜有个博学的兄长,耳濡目染下也爱看一些杂记,所知道的东西确实不少。

徐心微只觉得这种布料极其好看,但不知道竟然还有这层内里,柳澜的话一落,她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裙,一双眼睛嫉妒得发红。

姜臻只微笑不语。

她心里是有番计较的,婚姻对有些人来说也许是锦上添花,也许是雪中送炭,也很可能是互相成就。就比如她,她需要权势门第,而像柳家和永昌伯府……也许需要的就是那黄白之物了。

姜臻是个商人,一切以利益为先,多个机会多条路,她先亮出自己的筹码来,至于鱼儿上不上钩,那就需要时间来验证了。

******

小说《情花蛊:夫人她拒嫁世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就连老夫人也是连连赞叹,她尤其喜爱这鲜花一般的女孩们,国公府里一年到头,时常有各色各样的女孩们来住。

“华儿,这是你姜家的侄女,阿臻?上前来我看看,年龄大喽,眼都花了。”

姜臻忙含笑上前。

老夫人摩挲着她的手:“真是标致,阿臻可把我们府上的姑娘比下去了。”

满屋子的人都附和着老夫人,姜臻羞涩地低着头。

“我就知道母亲爱看花一般的姑娘,这回阿臻要在家住一段时间,您老人家想看可以天天看。”顾章华打趣道。

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既来了,也别拘着,平日里和姐姐妹妹们一处耍就行了。去见见二房和三房的夫人,还有姐妹们。”

姜臻忙应了。

自打她一进正堂,就快快扫了眼屋里的人,满厅都是红巾翠袖,朱面粉唇。

除了顾章华,还坐着两位衣着华贵、气度雍容的妇人。

一人脸蛋偏长,面容雅致,笑容还算温和,是二房的黄氏。

眼角眉梢掩饰不住一股精明干练的神韵,多打量几眼,便会发现她在微笑言语中,习惯性带着打量与审视的意味,令人心中不敢懈怠。

国公府中,由于长公主深居简出,不理俗事,府上的中馈是由二房黄氏打理的。

难怪了,这是当家主母才有的气势。

另一人则是圆脸,看起来团团圆圆,与人为善的样子,这是三房的夫人薛氏。

只见她戴着赤金的如意发簪,手上戴着鲜艳的玛瑙手镯,红得跟鸽子血似的,身上装饰无不名贵,无不精致。

姜臻拜见二位时,二位夫人的脸上都挂着得体的、礼貌的并显得很场面的笑意。

老夫人的右手边,则坐着三位姑娘。

其中一位小圆脸,长得美丽娴雅,有着腹有诗书气自华的风华气度,一看就是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

打眼望过去,穿着一身粉白色对襟掐腰孺裙的姑娘姿容最为出众,她五官明艳,螓首蛾眉,光是静静地坐在那里,都让人感觉花树堆血、琼压海棠。

还有一位姑娘,身量很高,长相娇俏,脸上透着一股娇憨之感,就是肤色不够细白,打她一进入堂屋时,姜臻就从她的脸上感受到了一股不善。

旁边的婆子对着那浑身散发着书香气的女子道:“这是二房的姑娘顾玥。”

姜臻忙和顾玥问好,顾玥也握了握姜臻的手:“我今年虚岁十七,大你一点,以后咱就姐妹相称了。”

顾玥声音温柔,气质高雅纯洁,姜臻第一眼就对她极有好感。

二人很快就姐姐妹妹喊了起来。

“噗嗤~”一声,坐一旁的姜姝笑道:“玥姐姐,她是你哪门子妹妹呀?你的妹妹是我才对。”

顾玥脸上的尴尬一闪而过:“姝丫头就会打趣,还不快见见你本家姐姐。”

这话说得本没有错,可姜姝一直就以顾家人自居,那小门小户的商户姜家她哪里入得了眼?

听得这话,姜姝脸色一变,有些恼怒地看向顾玥。

见顾玥并不看她,她又看向姜臻。

前几日,母亲就告诉她,堂姐来了,又从丫头婆子的闲言碎语里听闻这堂姐长得花容月貌,她还不以为然地撇撇嘴。

到底是存了一分比较的心思,今日的姜姝,可是好生打扮了一番。

姜臻打量着姜姝,她穿了件银红色的襦裙,挽着水色的披帛,头上梳着一个繁复的漂亮发髻,戴着金累丝花冠,一看就不是寻常物,脸若银盘,眼似水杏,也是亭亭玉立的佳人。

肤色虽然不够白皙,却显得很是健康饱满,她的身量很高,姜臻在女子中已是高挑,没成想,这个比她小两岁的堂妹,身量竞是比她还高。

对于女子来说,高挑固然是好事,但也要不失娇俏柔美才好,姜姝这样的身材,多少显得有些鹤立鸡群。

姜姝心里正冒着酸泡,看着姜臻的眼神含着隐隐的高傲与敌意,面前这个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堂姐”竟然生得如此美貌。

就像......林间幻化出的精魅一般,有一种缥缈灵动的美;又像天边的云月,明明高高在上,偏又如影随形。

家里已经有了个苏映雪,又来了个“堂姐”。

最令她气恼的就是姜臻那一身雪白的皮肤,这是她一直追求的肤色,内调外养了很久,好不容易白了一些,可在姜臻的衬托下,她觉得自己又黄又黑。

姜姝半眯着眼上上下下把姜臻打量了一遭后,心里的恼意更甚。

“妹妹。”姜臻笑着对姜姝打招呼,想上前握她的手。

姜姝连忙闪避,姜臻笑了笑,收回了自己的手。

顾章华看到女儿那样子,心里明镜似的,这女儿被府里人宠得又娇又傲,哪里见得别人比她强?

心里也暗暗叹了口气。

顾玥为了缓解姜臻的尴尬,忙拉着那姿色出众的姑娘,对姜臻说道:“妹妹,这位是我母家表妹,苏映雪。”

原来,这苏映雪是二房黄夫人胞妹的亲女儿,是嫡亲的姨甥女。

黄氏胞妹远嫁朔州,生活艰苦,偏女儿又长得如花似玉,不忍女儿跟着自己受苦,因此常将女儿苏映雪送到胞姐府上娇养。

因此,这苏映雪可谓是一半时间在朔州长大,一半时间在上京国公府长大的。

二人忙见了礼。

二人同岁,只是姜臻的生日比苏映雪大了四个月而已。

见姜臻见完礼,顾章华又说道:“阿臻,你不是给大家都带礼物了吗?”

姜臻忙对立在角落的金钏儿点了点头,对着众人柔声说道:“我初次来上京,带了些薄礼,希望老夫人别嫌弃。”

金钏儿忙将各色礼物呈了上来。

姜臻送给老夫人的就是寿字篆香:“老祖宗,这是我为您打的香篆,每晚睡前燃一点,可以改善睡眠。”

老夫人颇感意外,又连连点头:“臻丫头有心了!”

坐在一旁的顾章华则抬眼看了看姜臻,嘴角含着淡淡的笑:她这侄女还真是八面玲珑,才来几天,老夫人睡眠不好都被她打探清楚了。

那姜姝又“噗嗤”一声笑了:“这几天,就听婆子们说姐姐是打香篆的高手,姐姐可真是好手艺,凭着这绝活,以后就靠打香篆都能发家呢。”

“大公子?母亲就是那当朝的长公主吗?”金钏儿好奇地打断问道。

含珠儿忙不迭地点头,“大房有两位嫡出公子,除了大公子外,还有一位年仅七岁的小公子,都是长公主所生。听那守门的婆子说,顾家郎君个个样貌极好,因都没有婚配,又正值说亲的年龄,加上门第又好,上京的贵女们眼馋着呢。”

说完,又嘀咕一声:“那大公子还有玉郎的称号,是上京贵公子的第一号人物,那二公子和三公子都够俊了,那大公子也不知得俊成什么样了。”

话说完,一张小脸上神色迷离,颇有向往之色。

来之前,姜臻就打听过了,这国公府是少数握有兵权的勋贵之一,顾家几代都为国征战沙场,也正因为此,顾家上面几代的男人,寿终正寝的极少,几乎都战死在沙场上。

毫不夸张的说,先帝在位的后期及文昭帝登基的这三十余年,大渝能有此太平盛世,靠的都是顾家男儿率领千万儿郎厮杀下来的成果。

到了镇国公,也就是顾家大爷顾仲亨这一代,因皇帝体恤感恩,加上天下已承平,便封了顾家的二爷和三爷为文官,两位爷算是弃武从文了。

二老爷顾仲民现外派做官,官员在任期是不能随意离任的,但可每过三四个月回家探亲,在家小住,以慰老人的念想。

加上大房的长公主深居简出,早已不理俗事,因此镇国公府上是二夫人黄氏掌着中馈。

三老爷顾仲禹官居工部员外郎,负责宫里头贡品采买等事宜,这可是个闲职,油水又多,因此三老爷整日里过的很悠哉,加上性情闲散,好逗鸟品茶、收藏古玩字画等。

只有顾仲亨依旧为朝廷征战四方,三年前因追击北方一穷凶极恶的匈奴首领,被设计涉入敌军的埋伏,壮烈牺牲。

长公主伤心欲绝之下,坚决不再让顾珩走自己丈夫的路,向皇帝为自己的儿子请封了个京官。

姜臻性子冷,觉悟低,这家国天下与她没一分钱的关系,战争离她也远的很,但是这样精忠报国的将门世家,说一点不佩服,也是假的。

“姑娘,我看今日那二公子和三公子都偷瞄您,我就说,凭小姐您这样的容貌,哪怕是在美女横着走的上京…”含珠儿心直口快。

“红口白牙的别胡说,没得辱没了姑娘的名声,你以为这是在滇地?这可是上京,得步步小心,你这话传出去了,还不知别人如何埋汰姑娘呢。”金钏儿到底更成熟些,对含珠儿斥道。

含珠儿赶忙捂住嘴,讪讪地笑了。

姜臻知道这两个丫头的脾性,其实都是为自己好,既然金钏儿点了含珠儿,她也就不再说什么。

“对了,姑娘,我听说几日后国公府的老夫人就要回来,老夫人身体还算康健,就是睡眠不太好。”含珠儿望着小姐说道。

外人听这话定会觉得没头没脑,姜臻听闻却嘴角含笑,伸出了一根葱葱玉指,对着含珠儿的脑门一点:“就你最鬼精。”

这就是她喜欢这两个丫鬟的原因,一个稳重,一个机灵。

想干什么事,不肖她说,丫鬟们自己就能琢磨,就比如打探这事情吧,含珠儿最是在行,三言两语无形之中就把她想知道的事情打探的八九不离十。

原来,姜臻正头疼初次见老夫人送什么礼呢,她钱财不缺,送得重了,怕被人说成是暴发户,送的轻了,又怕送不到老夫人的心坎上去。

这寻夫家的事,若老夫人能舍脸关照下她,她也就不必汲汲营营了。

就算老夫人不管,但她既然要依靠国公府,那这国公府的老太君依然得讨好,毕竟是寄人篱下的日子,还不知道要住多久呢。

虽然她希望是越快越好。

第二日,顾章华自然从身边嬷嬷口中得知姜臻手阔打赏下人的事,她眉头几皱,出手如此阔绰,让自己的脸面往哪搁?

假以时日,在这个院里还不得翻天去?

又想起昨日想叫她交出香料方子,她却含糊遮掩不提的事,心头怒意上浮。

便派人叫了姜臻来。

“这可不是滇地的姜府,莫把那套子铜臭味带到国公府来,你若想嫁进上京的高门,你那打赏下人的做派可是令人不齿的。”顾琼喝了口茶,凉凉地看着站在自己跟前的美貌侄女。

姜臻自是诚惶诚恐,姿态放得极低,只再三向叔母保证不会再犯此类糊涂事云云。

果然,贬了姜臻一顿后,顾琼的脸色好多了。原本还担忧她是个不好拿捏的,如此看,是自己多想了。

姜臻离开锦绣居往菡萏院走,一旁的金钏儿为自己姑娘鸣不平。

在外人看来,小姐是被好运砸中了,能靠着国公府寻一门亲事。

但这福可不是白享的,高门府邸,她们三个只是寄居客,当真以为是吃白食的?

从洒扫到衣食到出行,哪一样不需要打点的?现下这顾府的小姑连打点都不允许姑娘做,她们三人还如何在顾府立足?

姜臻看了看金钏儿,自是知道她在想什么,冲她眨眨眼:“你这丫头操心什么?叔母不让,咱私底下悄悄打点就行了,那些丫鬟婆子还能拒绝不成?”

金钏儿这才放下心来。

回到菡萏院,姜臻闲来无事,便歪靠在轩窗旁的一张黑檀木小榻上,透过轩窗看着廊下的金钏儿和含珠儿忙碌着。

只见含珠儿正在摆弄从滇地带来的各色香粉,姜臻吩咐道:“将那助眠的香粉、还有字模拿出来,我要打香篆。”

姜家虽然开着香料铺子,但姜臻打心里不喜欢调弄香料,在她心里,就是因为母亲陈氏毫无保留地帮助父亲,靠着香料铺子发家,才让父亲有了调弄风月的闲情逸致,继而让母亲郁郁寡欢含病而逝。

但姜臻从小看着母亲调香,再不喜也耳濡目染了不少,母亲温柔端庄,调香料、打香篆的时候格外专注,当一缕缕幽香传入鼻间时,姜臻觉得那是她生命中少有的美好时光。

而今,调弄香料俨然成为了她在这高门大户中赖以生存的手段之一。

“玥姐姐,你这位臻妹妹出自哪家呀?”

“臻妹妹是我家姝儿的堂姐,从滇地来的。”顾玥介绍道。

忠勤伯府成为外戚后,府上的人腰杆子挺得一个比一个直,这万玉茹更甚,眼睛长在了头顶上,在交友方面,非名门望族的不结交,因此围在她身边的女子都自成一个圈子,称得上是上京城里家世最为显贵之辈,等闲人根本入不了她的眼。

此刻听到顾玥的介绍,万玉茹顿时皱了眉头,原来是个不入流的小娘子。

她颇有些不喜,但好歹顾忌着顾玥,于是耐着性子道:“玥姐姐,你怎么和这等人玩?没得辱没了你,咱不理她,我们换一处地方聊天吧。”

顾玥脸色一冷,她知道万玉茹是个跋扈的,却没想到她如此不给姜臻面子,自己也显得颇尴尬。

但依旧冷着声音道:“噢?这么说,姜姝你也看不起了?我家姑母你是不是也不放在眼里?”

万玉茹诧异地看着顾玥:“玥姐姐,我可是为你好,和这等贱民玩,可不是自降身份么?她哪能和姜姝和顾家姑母比?”

顾玥此时眼神里都浸上了冰霜:“臻妹妹是我顾府的客人,你既然看不起姜臻,那就是没把我国公府放在眼里,恕我不奉陪了!”这可是下了逐客令了。

周遭的空气顿时冷了下来,万玉茹一向被人捧着,何曾被人落下过脸子,此刻脸色一变,正待发火,又想起了什么,压了压自己的火气,继而把一双含恨的眼睛瞪向立在一旁一言不发的始作俑者——姜臻。

若不是这个低贱的女人,何曾会让顾玥与她反目。

姜臻忍不住苦笑,她拉了拉顾玥的衣袖,向她摇了摇头,顾玥则抚慰性地拍了拍她的手。

一旁的万玉茹瞧这一幕,气得咬牙切齿,恼恨得往外走去。

走到无人处,跟随她的小丫鬟边跑着碎步边安抚道:“小姐莫气,这国公府咱是不敢得罪,只是那顾玥也忒不知好歹了,明年她就要出嫁了,而您…只要嫁给国公府的大公子,你才是这国公府的女主人哪。以后那顾家姑娘回娘家不还得看您的脸面。”

万玉茹遽然停下脚步,显然这小丫鬟的一番话说进了她的心里,又在脑海中描绘了一遍顾珩的样子,心里头生出了一股酸甜:“你说得对,等我找个时机进宫,让姐姐在皇上面前多美言几句,给我和…顾珩赐婚最好了。”

顾珩这二字,在万玉茹的舌头间打着结,终于还是含羞带怯地说了出来。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