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小说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
  • 全文小说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于自乐
  • 更新:2024-06-11 21:02:00
  • 最新章节:第48章
继续看书
陆松霍庭琛是其他小说《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于自乐”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她的大笔遗产!“陆先生是吧?辞忧现在是我霍家的儿媳,请你不要再骚扰她。”秦如芳说。陆松傻眼了:“什么?”“我现在是小霍太太!”楚辞忧鼓足勇气宣布。苍白的俏脸紧绷着,背挺得笔直。眼底满是决心!这一世既有转机,她绝不回头!她,要好好的活出个样子来给他们看!她还要揭穿这群魔鬼的真面目,拿回属于......

《全文小说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精彩片段


被抛下的霍庭琛气得牙痒痒,但奈何不了那个女人……

“楚辞忧,你给我等着!”

楚辞忧眉眼飞扬:听不见听不见……

“我在这里有危险!”霍庭琛不得不认输,放软语气请求。

楚辞忧愣住:危险?谁敢对他不利啊?

“我死了,陆松能放过你?”

最后这句警告让楚辞忧抖了抖,下意识抱胸。

陆松和楚嫣然谋划那么久,在没拿到妈妈留给她的遗产前,他们绝对不会放手。

想到这儿,楚辞忧拉住秦如芳的手:“妈,治了那么久他都没醒。不如换个方式,带他回家用亲情感化他!”

“唉,医生也说过这个方法。我每天都来医院和庭琛说话,却没什么用。也许你……是转机。”

秦如芳的目光意味深长,令楚辞忧深感不安。

“江北,去办手续。”

“是。”

得知霍庭琛要出院,主治医生亲自过来交代各种注意事项。

得知病房里的楚辞忧是霍庭琛的妻子时,他拉着她仔细叮嘱:“小霍太太,一定要让霍总按时吃药,按摩防止肌肉萎缩。多陪霍总说说话,也许情感能唤醒他……”

楚辞忧:!!!

天,这是嫁老公还是请祖宗?

“小忧,庭琛以后就靠你了。”秦如芳抹抹眼睛,对楚辞忧寄予厚望。

楚辞忧:………

霍庭琛紧张地心情终于得到缓解:终于能回家了!

如楚辞忧所料,她才出去就被陆松拦下。

“辞忧,我终于找到你了!你上哪儿去了,我都快急疯了。”陆松一脸的深情与焦急。

如果不是重活一世,楚辞忧都要信了!

可现在看着他,只觉得讽刺、可笑。

“辞忧,手术已经为你延迟了一个小时,快走!”陆松上前两步,想拉楚辞忧。

霍家的保镖上前挡住他。

“辞忧?”陆松拧起眉头,心中暗暗叫糟。

难道她真的发现了真相,并且得到霍太太的帮助?

那可就麻烦了,霍家不是他招惹得起的。

定定心神,陆松继续劝:“辞忧,叔叔和阿姨听说你失踪吓坏了,已经在往医院赶。你快跟我回去,别再让大家担心你了。”

提起唯利是图的父亲,假意慈爱实则要置她于死地的继母,楚辞忧心中更恨。

这个时候,他们当然担心了!

担心事情败露,担心她再也不受哄骗,更担心拿不到妈妈留给她的大笔遗产!

“陆先生是吧?辞忧现在是我霍家的儿媳,请你不要再骚扰她。”秦如芳说。

陆松傻眼了:“什么?”

“我现在是小霍太太!”楚辞忧鼓足勇气宣布。

苍白的俏脸紧绷着,背挺得笔直。眼底满是决心!

这一世既有转机,她绝不回头!

她,要好好的活出个样子来给他们看!

她还要揭穿这群魔鬼的真面目,拿回属于妈妈的东西!

秦如芳能感觉到她的紧张与恨,她笑了笑,对陆松说:“陆先生,让让。”

“不,辞忧是我的未婚妻……”陆松用力掐了掐自己的大腿,确定不是在做梦。

那么,楚辞忧大抵是知道癌症真相,寻了霍家这个靠山。

但,他绝不会让到手的肥羊溜掉的。

“辞忧,我知道你怕疼,不想做手术。那就先不做好了,我们回家缓缓……”陆松退而求其次。

哼,只要楚辞忧跟他走,他立刻把她绑上手术台!

知道真相又怎样?

一旦身体残缺,还有哪个男人会要她?她还不是央求着他别嫌弃,带着大笔家产嫁给他?

“陆松,别演了。我知道我没病,我今天是不会跟你走的。”楚辞忧看着他就像看猴戏。

人面兽心的家伙,还想骗谁呢?

陆松目光闪烁,装糊涂:“辞忧,你在说什么呢?好好,你没病,咱们回家好不好?”

“不。”楚辞忧悲从中来,用力咬着牙拒绝。

楚家也是魔窟,每个人都等着扒她的皮喝的她血,她不能回去!

“辞忧,你别闹脾气了好不好?”陆松扶扶眼镜,一脸无奈的说,“咱们别在这儿让霍太太笑话,有事回去再说吧!”

“我的家,是霍家。”楚辞忧说这话的时候,偷偷看秦如芳。

秦如芳却给她一个鼓励的笑容。

楚辞忧顿时有了底气,说:“我已经嫁给霍庭琛了。”

“噗,这怎么可能。霍庭琛他就是个活死人……”

陆松话说到一半,急忙住口。

数道冷嗖嗖的目光,让他脚底发寒。

糟糕,说错话了!

“陆先生,小忧就是我霍家的儿媳。”秦如芳说。

陆松心中暗骂:该死,楚辞忧这个小贱人竟然寻得了霍家的庇护!

但脸上不敢表现出来,他试着和秦如芳讲道理:“霍太太,您搞错了。辞忧是我陆家的媳妇。”

“你们订过婚?”秦如芳问。

“没有。”陆松摇摇头。

其实景城的风俗很注重订婚仪式,但楚嫣然说不想看到他的别的女人订婚,便没有正式办典礼,只是两家默认了订婚。

“你们结婚了?”

“也没……”

“那你凭什么说小忧是陆家的媳妇?”

秦如芳端庄得体的轻笑着,楚辞忧眼尖的捕捉到狡黠。

她心情大好,未来婆婆不仅人好,还挺会玩游戏。

也许这段从天而降的婚姻,真能帮她重启人生。

“霍太太,这是景城人人皆知的事情……”陆松挺无奈的,又不敢和秦如芳硬刚。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秦如芳意味深长地勾唇,“我劝陆先生先查查民政局那边。”

陆松脸色大变,急忙打电话去查。

结果被告知,楚辞忧和霍庭琛在几分钟前登记结婚了!

简直了……

楚辞忧明明就在他的视线范围内,根本没离开过医院。

而霍庭琛就是个活死人,更不可能去领结婚证。他们怎么就成了法律上的夫妻?

“陆先生还有疑虑?”秦如芳问。

陆松紧紧地盯着楚辞忧,假装的深情终于褪尽,只剩下冰冷与算计:“辞忧,你就这么扔下我去攀高枝?”

“怎么是我抛弃你呢?嫣然肚里的种在等你。”楚辞忧冷笑。

陆松脸色大变。

嫣然怀孕的事压得死死的,她怎么会知道?

“小忧,我们回家。”

“好。”

霍家保镖开道,楚辞忧终于安全顺利地离开医院。

明媚的阳光照射下来,她仰头看着天上的蓝天白云与烈阳,长长地舒了口气。

陆松、楚嫣然,你们给我等着!

当然最后,所有的钱和荣耀都进了楚嫣然的口袋。

这一世,她要半路截胡,自己当女王!

“陆松,断人财路如杀人,你最好谨慎些。”霍庭琛提醒道。

“我知道。”陆松笑笑,不甚在意。

陆松失去东郊的地,哪还有钱买矿山?

矿山,她要定了!

“睡吧,明天还要去公司。”

陆松打着哈欠,习惯性的钻进霍庭琛的被窝。

突然又觉得不对。

从前是他闭着眼睛,只要不说话就能当他睡着了没感觉。

现在不一样了,他能看到东西了。

她总不能在他眼皮子底下,继续往他怀里钻吧?

那多丢人。

而且她穿着睡衣,几乎每天早上醒来都衣裳不整春光乍泄。一起睡还不被他看光光?

“床还你,我去睡沙发。”陆松抱着被子往沙发走。

霍庭琛眸光猛沉,讥笑道:“怎么?怕我看了你?”

“咳咳……”

陆松尴尬的涨红了脸。

又被猜中了!

“你放心,就你这样的我不稀罕。”霍庭琛哼哼。

陆松暴击!

她这样的?不稀罕?

她很差劲儿吗?

陆松低头看看自己,胸是胸,屁股是屁股,小腰更是盈盈一握。

见过她的男人,都说她是天使面孔魔鬼身材。

怎么到他这儿就差劲儿了?

陆松不服气的昂首挺胸:“我这样的怎么了?”

霍庭琛差点儿喷鼻血。

他强压着心中的悸动,硬帮帮地说:“实在不怎么样。”

“你!”

陆松气死了,咬着银牙跺脚,“你就是看得到吃不到,所以才这么说。”

霍庭琛眸光一凝,呼吸加重:“你说什么?”

陆松这才意识到,自己用了什么虎狼之词!

“我,我……我睡觉了!”

陆松飞快的躺到沙发上,背对着他睡觉。

心砰砰乱跳着,像有一头调皮的小鹿在到处乱撞。

天啊,她怎么能说出那样的话?

幸好霍庭琛现在不能动,不然……

陆松耳根发烫,不敢再往下想。

以后说话一定要注意,拒绝暧昧。

————

楚家,楚嫣然刚和陆松缠绵了一番,依在他胸前问:“阿松,姐姐还是没收你的钱吗?”

“不收算了。”陆松瞟了瞟手机。

没收钱,也没回信息,陆松到底有没有看到他发信息?

“可能姐姐睡得早,没看消息。”楚嫣然纤细的手指,在陆松胸前画圈圈,“阿松,你可千万不能放弃。”

“我知道。”

陆松拉下楚嫣然的手,心中另有打算。

今天陆松买走了楚氏的债务,金额高达三亿。

她还放话,三天内不能还清债务就去法院起诉。

楚氏肯定是还不出那么多钱的,所以楚氏至少会有百分之七十的股份落到陆松手里。

可以说,陆松将是楚氏未来的掌权者。

而且,她手上还有东郊的地。三个月后便是百亿小富婆。

现在的陆松富到流油,比楚嫣然有价值多了……

想到这儿,陆松松开楚嫣然,起身穿衣。

楚嫣然敏感的察觉到陆松好像变了,她急忙拉住他的手,仰着妩媚的脸看他。

“阿松,今晚我爸妈都不在,你就别走了吧!”

“不行,我得去霍家附近看看。”陆松不甘心地说。

这两年陆松生日,都和他在一起起过。他随便发个祝福红包,她就能高兴半天。

今年也该一样。

她不爱收钱,那他就送真正的礼物给她。

无论如何,他都要挽回她!

“阿松,我听到一个消息,不知道是不真的……”楚嫣然为难的咬着红唇,欲言又止。

陆松心头一凛,问:“什么消息?”

“他们说姐姐突然嫁去霍家,是去为霍家传宗接代的。”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