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逆袭
  • 我们的逆袭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许晓
  • 更新:2022-09-11 02:27:00
  • 最新章节:我们的逆袭第7章
继续看书
做了两年中等生,高三咬牙拼了半年。一模成绩出来,班花的第一被我夺了。于是我成了全班的攻击对象。班主任还是将许诺的第一名奖金,给了班花。我知道,他怕班花调去别的班,让他少了清北奖学金。

《我们的逆袭》精彩片段

做了两年中等生,高三咬牙拼了半年。

一模成绩出来,班花的第一被我夺了。

于是我成了全班的攻击对象。

班主任还是将许诺的第一名奖金,给了班花。

我知道,他怕班花调去别的班,让他少了清北奖学金。

但是半年后,去北大的却是我。

两年半的高中,我确实不出色。

年级排名一直在三百名徘徊,班级里稳坐中等。

但这次一模,为了妈妈,我不再藏拙,拼尽全力。

而且最后半年了,我也想看看自己真正的实力。

「王老师,您明明说好的,谁考第一名奖金就给谁。」

我挺直了腰,直接凝视班主任。

奖金就五百块而已。

但一个人的信用,却不能只是五百块。

「许晓啊,当时我说的意思,是综合考量的班级第一,你理解错了。」

王尚强脸上堆起了褶子。

「我确认没有理解错,你就是说的一模第一。」我听得清清楚楚,他现在和我玩文字游戏,分明就是欺负人。

王尚强的脸一沉,顿时不高兴了。

他觉得我质疑了他的威严,不尊重他。

两年半的班主任,我很了解他。

「我确实是这么说的,你不信可以问问其他同学。」

全班除了我以外,都证明王尚强说得对。

我紧紧握着拳。

我平时自卑、话少人缘不好,我不期待这些人帮我,但却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一起合起伙来,颠倒黑白。

「无耻!」我目光扫过所有人,「你们的人品,只有五百块。」

我踹开椅子,将书塞进书包里,咬着后槽牙不让自己哭出来。

「考一次第一有什么了不起,就来给我甩脸?」

我盯着王尚强,一字一句道:「我不和你废话,我去找校长。」

校长是位退休返聘的小老头,平时总是乐呵呵的。

我将情况和他说明了,「校长我要转班。」

校长先是调节,王尚强露出高高在上的师长模样,当着所有老师训我。

还打电话给我爸爸。

「两个选择,」我死死咬着牙,尽管眼睛通红,「要不然给我转班,要不然我今晚拉横幅后跳楼。」

这话我知道极端,所以其他班主任都不敢要我。

我也破釜沉舟,如果没有人要我,剩下的时间我就回家自习。

就在这时,十一班的班主任赵老师,踩着高跟鞋走过来。

她握着我的手,笑着和一群人说:「要是没意见,许晓我就带回我们班了。」

她一开口,大家都松了口气。

毕竟没有人会喜欢我这么倔的孩子。

「王尚强,人我领走了,往后许晓要是考上清北了,你可别来和我抢。」

王尚强一副赶走瘟神的表情,挥着手,「她考不上清北,你就别做白日梦了!」

「那大家作证,可别到时候又出尔反尔。」

王尚强的脸有些难看。

「我可捡到宝贝了。」赵丽牵着我往外走,我垂着头跟着她。

她手指纤细而温暖,紧握着我的手,出了校长办公室,还冲着我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自杀这种事,不许再说。」

「嗯。」我点头,「不会给您添麻烦的。」

她摸了摸我的头,「真是倔孩子。别有压力尽力去做,结果不重要。」

我点头。


我紧跟在赵老师身后,来到了十一班。

我站在讲台上,看着底下的同学们纷纷露出疑惑的眼神。

还好,不是嫌弃,也不是厌恶。

「这位是许晓,这次可是考了年级第五,我刚王老师那里抢过来的,后面几个月,大家要互帮互助,一起努力!」

大家鼓起掌,一个个扬起笑容,「欢迎欢迎!」

他们眼神真挚,至少此刻的我是能感觉到新班级的温暖。

我沉默着,脸上却不自禁带上笑。

赵老师带我到中间那排坐下。

同桌是一个胖胖的男孩,眼睛有点小,笑起来迷成一条缝。

他从桌子上趴起来,摸了摸口袋,递给我一个东西。

我下意识想要闪躲。

因为之前在王尚强班上,几乎每天都会收到玩具小蜘蛛一类的恶作剧。

可是这一次,是一支草莓味的棒棒糖。

他做了个简单的自我介绍,「你好,我叫郑鲲。」

我没收糖,他往我这边推了推,满脸「讨好」。

「我要是睡觉的话,千万不要告诉老师!」

原来目的是这个。

我盯着他手里的棒棒糖,有点犹豫。

收了我可就「同流合污」了。

不过我本来也不会跟老师告状的。

我没说话,他竟然双手抱拳作起揖来,「许晓大好人,你就帮帮我吧,好人一生平安!」

我被他给逗笑了,点点头,收下了棒棒糖。

第一节课很快结束,我看着桌上的英语笔记头疼不已。

我从前成绩一般,高二下册的时候,爸爸酗酒越来越严重,因此耽误了不少课程。

再看如今的学习进程,好多地方都看不太明白。

「晓晓,都下课了,你怎么还待在位置上?」

前桌的女生周瑶盯着我桌上的笔记,仔细看了几眼,「哦,没听懂是吗?我有个姐姐高三毕业了,她的英语笔记都在我这里,注释更仔细一点,我借给你看看。」

说完,她真的在桌子里翻翻找找,给了我一本笔记。

的确如她所说。

「谢谢。」

我对她笑了笑,忽然看见班上的男同学大片大片往外走,「他们去干什么?」

来新班级,总要了解一下。

「嗨,昨天三班的几个男生欺负我们班女生,他们去要说法去了!」

这么多人?

不会出什么事吧?

过了一会儿消息回来了,我们班男生「大获全胜」。

十几个体育生只是站在三班门口,三班男生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他们给十一班女生道了歉。

现在女生们团团围在一起,给男生举行「凯旋仪式」。

其实也只是鼓鼓掌夸几句。

不过这样和谐的气氛,我是第一次见。

十一班果然名不虚传——除了分数,他们什么都是最好的。

很庆幸,我也能来到这个集体。

一天时间,有很多同学过来问我情况。

家住哪里、喜欢什么科目、周末要不要一起去滑冰……

可没有一个人问我为什么要转班。

可能大家都知道原因,所以没有再问的必要。

再问,只会提起我的伤心事,带来难受和尴尬。

放学了,我是走读。

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发,郑鲲背着他圆鼓鼓的书包,「我家好像跟你走一条路,一起吧?」

「好。」

咬着棒棒糖,我们穿梭在一片小巷子中,酸甜的菠萝味道竟然让我疲惫的一天都清爽起来。

前面迎面走来一群一班的同学,他们看着我,忽然就笑了。

满脸嘲讽的他们说起话来毫不客气。

他们说我作弊还威胁老师,活该从重点班去了平行班。

从他们帮着王尚强说话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

良知不是人人都有,也不是每个长得像人的东西都能听得懂人话。

我根本不想跟他们争辩。

我转身要走,他们不依不饶,加快速度抄到我面前,连成一排,拦住了我的去路。

「你们想干嘛?」

我眼神一扫他们,可他们的嘲笑声只会越来越大。

他们说,许晓你不会考了一次第一,就真的把自己当第一了吧?

你到底算什么啊?

其实,这种嘲讽在我眼里,没有任何的意义。

对付他们这种人的最好方式就是:用结果狠狠打他们的脸。

让我没想到的是,刚刚认识一天的郑鲲,竟然拖着胖胖的身体挡在我面前。

他比我高了一个头,立即挡住了我的视线。

我什么也看不见,却莫名有种安全感。

他叉着腰,说一班的同学人多欺负人少,男生欺负女生,还说他们没出息。

没想到,看起来这么斯文的郑鲲,骂起人来可是一点儿不含糊。

「自己考不到第一,就见不得别人考第一?酸什么?」

他的声音在巷子里回荡着,我的心慢慢变暖。

当所有人都站在你的对立面时,郑鲲的一句话都显得弥足珍贵。

看吧,不是所有的同学都是一个样。

班级的氛围和老师的教育很重要。


一班同学竟然真被郑鲲给说得哑口无言。

他们走后,我跟郑鲲道谢。

「明天我也送你一个棒棒糖,」我对他一笑,「你喜欢什么味的?」

郑鲲拍了拍自己的书包,「应该的,以后碰到他们,别客气!」

我想,我明天一定要给他买一支棒棒糖。

回了家才知道,这大概是不可能了。

我爸爸的一个耳光,扇得我大脑一片空白。

除了好像带着电流的「嗡嗡声」,我那一分钟没听见任何其他声音。

只看到我爸的嘴动个不停,叉着腰手指着我的鼻子,红着眼,和以前一样满身酒气。

他在骂我,可我听不见。

慢慢恢复了听力,其实还不如永远不能听见。

「你真是脑子不好!」

「当初好不容易把你送进重点班的,你居然和老师吵架!」

其实他没有「好不容易」。

初升高的时候,是我自己考进来的。

他只是替我去学校报了名,说了请老师喝酒,可人家根本没搭理他。

我动了动嘴,想反驳。

可以往的经验告诉我,反驳只会招来更厉害的毒打。

妈妈在旁边,她看见了会难过的。

我换了一种说法,「我考了班上第一,王老师承诺的奖学金没有给我,还侮辱我。」

刚刚挨打我没有哭。

可是说到「侮辱」这两个字的时候,鼻子却酸酸的。

「算了,这事不重要,还有几个月,忍忍就过去了,」我爸瞪了我一眼,「再说,你一模怎么考的第一名?是不是作弊了?」

我说的「侮辱」就是来源于「作弊」这两个字上。

我沉默着低下头,深吸一口气,「我没有。」

我知道,这一次解释跟之前一样。

得不到理解,只会让他更生气。

果然,一个高高的巴掌生在半空中,眼看就要落在脸上。

妈妈带着眼泪挡住了他,「孩子她爸,她知道错了!别打了,别打了!」

可我妈根本拦不住,她右手还受了伤,我爸粗鲁地把她推开。

又是一巴掌。

比刚才更疼,我眼里也更涩。

眼泪不是我想让它掉下来的。

我说话哽咽着,「您为什么也不相信我?」

外人是外人,家人是家人。

当他们的态度一样时,这才是最让人委屈难过的地方。

我爸冷哼一声,眼睛带着火光,却给了我无限的寒意。

「你要有让我相信的条件和资本,你自己什么样,你不知道?」

「哦。」

我冷笑着转头,「我会记得你的话。」

我回了房间,锁了门。

门口咚咚咚的声音一直持续着,我爸死命的敲打让我感觉地板都在颤动。

很快,他就开始上脚了。

我没开门。

他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好啊,许晓,老子怎么有你这么不要脸的女儿?作弊就算了,现在翅膀是真的硬了,敢跟老子顶嘴!」

「成绩这么差,你给老子辍学,嫁人算了!」

「长这么丑,真不知道哪个男人会娶你!」

我攥紧笔,说不难受是假的。

但难受有什么用呢?

他不是说过了吗,他要的是条件和资本。

我吸了吸鼻子,埋头写卷子。

进展不太顺利,因为眼泪掉下,笔尖只能在湿漉漉的卷子上染墨。

没事,那就换一张吧。

半夜的时候,妈妈偷偷进来给我送热汤。

「学习一天了,这么晚了,赶紧休息吧。」

妈妈红肿着眼睛,却对我笑着。

我轻轻摸了摸妈妈的右手,「对不起妈妈,我没能拿回来奖学金。」

五百块钱不多,但是可以给妈妈买个新的自行车。

这样,她以后出去卖菜的时候,就不会因为自行车老化跌倒受伤了。

妈妈揉了揉眼睛,「孩子,妈妈不在意这些,只希望你平平安安健健康康长大就好了。」

她悄悄在我耳边说,等我长大了,一定要嫁个好男人。

好男人的前提是,不能酗酒。

我说好。

其实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

为什么要把希冀寄托于男人身上呢?

不如靠自己。


我吸了吸鼻子,埋头写卷子。

进展不太顺利,因为眼泪掉下,笔尖只能在湿漉漉的卷子上染墨。

没事,那就换一张吧。

半夜的时候,妈妈偷偷进来给我送热汤。

「学习一天了,这么晚了,赶紧休息吧。」

妈妈红肿着眼睛,却对我笑着。

我轻轻摸了摸妈妈的右手,「对不起妈妈,我没能拿回来奖学金。」

五百块钱不多,但是可以给妈妈买个新的自行车。

这样,她以后出去卖菜的时候,就不会因为自行车老化跌倒受伤了。

妈妈揉了揉眼睛,「孩子,妈妈不在意这些,只希望你平平安安健健康康长大就好了。」

她悄悄在我耳边说,等我长大了,一定要嫁个好男人。

好男人的前提是,不能酗酒。

我说好。

其实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

为什么要把希冀寄托于男人身上呢?

不如靠自己。

我睡得很晚,凌晨一点上了床,却怎么也没有困意。

想到明天还要上课,我有些着急,干脆重重一巴掌拍在自己的后脑勺。

晕晕的。

不过可算是睡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四点半,闹钟一响,我起床洗漱收拾东西。

五点的时候出了门,路过学校旁边的小卖部,看着五花八门的棒棒糖……

算了,以后有的是机会。

我在教室里背单词刷卷子,最困的时候,要靠不停地洗冷水脸来清醒。

不过我并不觉得辛苦。

比起我几个月后也许会得到的东西,现在的付出不值一提。

做完几张卷子,已经六点五十了。

同学们陆陆续续从门口进来,班级里吵吵闹闹。

而我和郑鲲就像是两个「怪胎」,安静得没有一点儿声音。

我低着头,忽略掉这些声音,安心刷题。

而郑鲲来了过后,就趴在桌子上睡觉。

这么吵,却睡得那么香。

声音越来越大,上课铃响起的那一瞬间,赵老师踩着高跟走了进来。

「你们在吵什么?」

她的视线从每个人脸上扫过,最终停留在我这里。

「你们能不能学学许晓?」

班里顿时安静下来,他们看着我桌上已经做好的几张卷子,有些讶异。

「从今天开始许晓离开桌子你们离开,许晓刷什么卷子,你们就跟着刷什么。」

赵老师说完话,我以为大家会愁眉苦脸,或者直接瞪着我。

毕竟,他们将要迎来苦逼的冲刺生活,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我。

没想到,大家除了惊讶,就只剩下「崇拜」。

当然,哀嚎声指明他们对这件事情并不情愿。

周瑶回头小声说道:「你太厉害了,他们这么吵,你居然还能刷题!」

赵老师走了,大家竟然真的跟我一起做题。

郑鲲抬起了头,从口袋里拿出十几个味道不相同的棒棒糖,满脸乞求。

「许晓,求求你,别做题了,救小弟一条狗命吧!让我做卷子,我会哭的!」

我笑得肚子有点疼。

对哦,棒棒糖我是买不了了。

那就换一种方式感谢吧。

于是,我十分「无情」地将棒棒糖推了回去,我翻开数学卷子的第一页,「开始。」

也许你们跟我一样,以后不会为了今天而后悔。


十分钟后。

我以为,郑鲲只是夸张。

我现在才知道,他是写实派。

他做卷子真的会哭的。

他两行浊泪一直滴到下巴,声音呜咽着,「怎么办啊,太难了,我根本不会做。」

紧皱的眉头提醒着我,他真的很痛苦。

原谅我,一个没忍住就笑出了声。

「不会的圈起来,下课我给你讲。」

他拿着笔,颤抖着手,试探的语气带着哀求,「我可以拒绝么?」

「不行。」

我觉得我可太坏了。

以后会一直坏下去的。

郑鲲的小胖手一抹眼泪,「你太厉害了,比我妈还厉害。」

「加油!」

我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

数学老师进来了。

安静的气氛让他右腿停在进门的半空中。

「今天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出来了?」

看见太阳依旧照在东方,数学老师扶着眼镜进来,格外仔细,生怕掉了。

「你们怎么了?」

他更惊讶。

好像于他而言,比起「十一班的同学安安静静刷题」,「太阳从西边出来」要更容易接受一点。

同学们的手纷纷指着我,「罪魁祸首在这里!」

数学老师看一眼我桌面,顿时竖起个大拇指,说:「好样的许晓!」

全班同学眼里「希望的光」黯淡下来,又是一阵哀嚎。

数学老师一拍桌子,「安静!」

就是一瞬间的事儿,教室鸦雀无声。

「没多少时间了!」

「大家一起努力,不负青春!」

同学们鼓着掌,眼里的什么东西正在慢慢发生改变。

我抽出时间做了两套卷子,都是在下课时间。

同学们很有秩序,下课也没在像之前那样吵吵闹闹。

上厕所的去上厕所,剩下的人,就跟着我一起刷题。

临近放学的时候,我已经整理好错题,准备给郑鲲讲。

这样不仅能帮助他提升,自己也能复习整理。

毕竟复习的最好办法就是重述。

「先建系。」

我等着郑鲲建系,他眼巴巴看着我,「什么是建系?」

我一拍自己脑门。

然后从头开始为他讲述了一下怎么建系怎么设x和y。

从最简单的一次函数再到二次函数,我感觉自己嘴巴都要磨破了。

「我说清楚了吗?」

郑鲲似懂非懂的小眼神看着我,先是摇摇头,又迅速点点头,「懂一点了。」

当我抬起头想喝口水的时候,看见窗外已经快要黑了。

应该都去吃晚饭了。

「先吃饭吧。」

不管要怎么「压榨」自己时间,都不能不吃饭。

我起身回头,被吓了一跳——

怎么周瑶也没去吃饭?


我等着郑鲲建系,他眼巴巴看着我,「什么是建系?」

我一拍自己脑门。

然后从头开始为他讲述了一下怎么建系怎么设x和y。

从最简单的一次函数再到二次函数,我感觉自己嘴巴都要磨破了。

「我说清楚了吗?」

郑鲲似懂非懂的小眼神看着我,先是摇摇头,又迅速点点头,「懂一点了。」

当我抬起头想喝口水的时候,看见窗外已经快要黑了。

应该都去吃晚饭了。

「先吃饭吧。」

不管要怎么「压榨」自己时间,都不能不吃饭。

我起身回头,被吓了一跳——

怎么周瑶也没去吃饭?

她黑溜溜的眼睛滴溜溜地转,「晓晓,一会儿晚自习放学了,可以耽误你一点时间吗,我还有些地方没太听明白。」

她肯努力,肯用功,我自然乐意。

「好!」

晚自习,以前的十一班最吵了。

这在以前,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可是今天,安静得好像教室里站了十七八个老师。

实际情况是,同学们自发做题,即便是小声说话,大多也都是关于错题的讨论。

赵老师进来晃了一圈,满脸激动给大家打了气。

「不错不错,今天大家表现太好了!继续努力,这个周末请大家吃好的!」

原本这一天比以往疲劳很多,但这一句话过后,大家疲惫的眼睛又重新亮了起来。

「好!」

赵老师揣着手在走廊上溜达。

数学老师来收作业,在走廊上跟赵老师聊了起来。

「赵老师可以啊,抢了许晓这么个宝回来!」

赵老师的声音都透露着「神清气爽」四个字,笑容满面,「可不么,许晓这孩子很聪明,而且身上有难得的坚毅。」

我红了脸。

哪里是坚持。

明明就是倔。

我只是不甘心,一直做普通的自己。

人不能选择的出生,可以选择自己未来的道路。

数学老师咋舌,「不过,你这么一来,算是彻底得罪了王老师了。」

「呵,」赵老师一声冷笑,我都能脑补到她白眼甩天上的场景了,「王尚强自己不识货,难怪许晓在重点班一直不出头!」

数学老师摇摇头,满脸惋惜,「也不知道重点班还有多少这样的人才被淹没!」

最后他们悄悄说了几句话,我也没太听清。

大概就是说,让王尚强去做重点班的老师,是误人子弟。

无所谓了,我已经从那个坑里跳出来了。

此后的时间,还是跟以前一样——每天只睡几个小时,其他时间都放在学习上。

说不辛苦那是假的。

好在同学们也跟着我一起努力,至少精神有所慰藉。

我不是孤身一人。

唯一不太一样的是,每次跟郑鲲讲题的时候,身后的同学一次比一次多。

他们静静坐着、站着,拿着笔和本子,书写着青春的脚印。

有时候,我在上学放学去食堂的路上,会遇到王尚强。


他一米五几的个子,偏穿着西装,眼眶深到似是没有眼白的眼睛四处张望。

他脸上总是带着的笑容,在看到我的一瞬间也会忽然消失。

对不起哦王老师,你美好的一天,好像被我这尊你眼里的「瘟神」给破坏掉了。

他的眼睛从我脸上扫走又看向天边,抿住的嘴角朝下一拉,鼻子里仿佛有冷气要出来。

我自然不同他打招呼。

配吗?

为人师表,可不体现在那一身烫得笔挺的西装上。

「哟,王老师,这不是您的‘高徒’许晓么?」

同行的老师是一班教英语的,她捂着嘴,眼睛在王尚强脸上打量。

王尚强脸色很不好看,瞪了我一眼,「这种学生中的败类,我可没有教过她!」

我冷笑一声,「也许老师太自以为是,我也不想承认你曾是我的老师。」

确保看见他的脸色比吃了苍蝇还难看后,我才转头走了。

现在没有跟他争执的必要。

我只期望他以后还能保持这句话的「初心」。

很快过去了一个月,同学们渐渐习惯了这种高强度的学习生活。

二模来临了。

我很激动。

这是一次检验,更是一次证明。

当我从考完最后的文综,回到教室准备晚自习的时候,郑鲲托腮看我,「你这次考得怎么样?」

「应该还行,跟上次差不多。」

说这话,我是有底气的。

当时考试我虽然紧张,但好在后面调整好了情绪。

「太好了!」

郑鲲伸出手掌,「Give me five!」

看他这高兴劲儿,我就知道,他也稳了。

当成绩出来的时候,我才明白,郑鲲的满足点跟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我站在贴好的成绩单前,同学们乌泱泱一片挤在前头,我完全看不到分数。

郑鲲高兴得手舞足蹈,告诉我,他总分比上次高出了五十多,数学是他最弱的一门科目,也从四十几分变成了六十几分。

五十多分,对他来说,实在是太不容易。

我祝贺他。

「谢谢你,许晓!」

他朝我眨眨眼,「你每天用自己时间给我们讲题,二模成绩大家都进步了不少,赵老师肯定要请吃饭,到时候我给你剥虾!」

我笑道:「你还是自己先补补,这段时间都累瘦了!」

大家都过来跟我道谢。

他们说,十一班这次平均分不用再垫底了。

还说,谢谢我,让他们渺茫的前路好像升起了一盏灯光。

他们给我让开路,我来到成绩单前。

我指着自己的名字,对上上面的数字。4,我是年级第四!

上一次,我是第五。

虽然只进步了一名,可这是对我努力的一种肯定!

我深吸一口气。

我知道,这还远远不够!

我往后看,目光最终定格在「林灵」这两个字上。

她还是第六,跟上次一样。

周末,赵老师请大家聚餐。

来到餐厅,赵老师举起酒杯,里面盛着可乐,「这次考试成绩,老师知道了很高兴,可喜可乐!在这里,敬所有的十一班同学!」

「大家再接再厉,青春永不后悔!」

赵老师飒飒而立,一仰而尽。

「再接再厉,青春无悔!」大家纷纷举起酒杯,一起高喊。

「在这里,我要特别奖励许晓同学。」

赵老师拿出一个信封,放在我面前,「这是奖学金,班上第一名,五百元!」

我愣在原地,没有伸手去接。

因为十一班从来都没有奖学金。

只有重点班,学校才会开这样的特例。

所以,这是赵老师自己的钱。


妈妈带着眼泪挡住了他,「孩子她爸,她知道错了!别打了,别打了!」

可我妈根本拦不住,她右手还受了伤,我爸粗鲁地把她推开。

又是一巴掌。

比刚才更疼,我眼里也更涩。

眼泪不是我想让它掉下来的。

我说话哽咽着,「您为什么也不相信我?」

外人是外人,家人是家人。

当他们的态度一样时,这才是最让人委屈难过的地方。

我爸冷哼一声,眼睛带着火光,却给了我无限的寒意。

「你要有让我相信的条件和资本,你自己什么样,你不知道?」

「哦。」

我冷笑着转头,「我会记得你的话。」

我回了房间,锁了门。

门口咚咚咚的声音一直持续着,我爸死命的敲打让我感觉地板都在颤动。

很快,他就开始上脚了。

我没开门。

他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好啊,许晓,老子怎么有你这么不要脸的女儿?作弊就算了,现在翅膀是真的硬了,敢跟老子顶嘴!」

「成绩这么差,你给老子辍学,嫁人算了!」

「长这么丑,真不知道哪个男人会娶你!」

我攥紧笔,说不难受是假的。

但难受有什么用呢?

他不是说过了吗,他要的是条件和资本。

我吸了吸鼻子,埋头写卷子。

进展不太顺利,因为眼泪掉下,笔尖只能在湿漉漉的卷子上染墨。

没事,那就换一张吧。

半夜的时候,妈妈偷偷进来给我送热汤。

「学习一天了,这么晚了,赶紧休息吧。」

妈妈红肿着眼睛,却对我笑着。

我轻轻摸了摸妈妈的右手,「对不起妈妈,我没能拿回来奖学金。」

五百块钱不多,但是可以给妈妈买个新的自行车。

这样,她以后出去卖菜的时候,就不会因为自行车老化跌倒受伤了。

妈妈揉了揉眼睛,「孩子,妈妈不在意这些,只希望你平平安安健健康康长大就好了。」

她悄悄在我耳边说,等我长大了,一定要嫁个好男人。

好男人的前提是,不能酗酒。

我说好。

其实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


周一早上,郑鲲好奇地问我,「那天赵老师给你发奖学金,你为什么一开始不接?」

我低着头,其实现在也想偷偷还回去的。

赵老师一定是怕我对上次的事情耿耿于怀,所以想用这样的方式来让我好受一点。

我不想让老师损失。

「这是老师自己的钱,我不想拿。」

郑鲲哈哈一笑,「你好好考个清北,赵老师不但能回本还能赚。」

我看着笑着的郑鲲,忽然释然了,是啊,赵老师在鼓励我,我要做的是好好努力,不负她的期望。

我看着书包里的钱,鼻尖微微发酸。

妈妈,我可以给你买一辆新的自行车了。

「好了好了,怪我怪我,扯远了,」郑鲲打着哈欠,「今天做什么卷子?」

「英语,开始了!」

郑鲲也不哀嚎了,麻利地跟着我开始做卷子。

三模,我依旧第四。

分数比上次高了一些,可名次没进步。

这说明什么呢?

说明不止我一个人在努力。

可能,他们比我更加努力。

郑鲲说,北大最近来找过年级第一和第二。

我对比了分数,虽是第四但和第一第二差距还是很大。

值得一提的是,之前年级的一二三名都是二班,另一个重点班的。

而现在,一二名已经变成了一班的。

可能,除了努力,天赋也是很重要的。

赵老师找我去办公室。

她看了看成绩单,露出了微笑,「许晓,你这次的分数比上次进步了很多哦,继续加油!」

我说好。

她深看我一眼,「不过也别太累了,身体要紧。」

「我觉得自己可以再努力一点。」

她笑了,「好!有不懂的随时来问我。」

她刚说完,办公室里其他老师也都附和,「随时欢迎你来问我们。」

「谢谢老师。」

我感激地看着几位老师。

家里。

我依旧学习到半夜,夜复一夜。

妈妈总是给我端茶送水,用本就微薄的收入给我买了很多营养的补品。

她说谢谢我的自行车,难为我了。

我笑着打开台灯,「这个都要谢的话,妈妈以后谢的不是更多?」


我笑着打开台灯,「这个都要谢的话,妈妈以后谢的不是更多?」

她看着我,竟然愣在了那里。

那眼神好像在说:这还是我的女儿吗?

是的,紧张刺激的高强度学习中,我竟然开朗了不少。

至少,我现在的笑容都是真切发自内心的。

总之,这一切的一切,都归功于十一班那群善良带给我莫多温暖的小伙伴。

其实,我很久没见到爸爸了。

他每天喝酒十二点才回家,我都刻意避开他。

早上他在睡觉,我揣着早饭已经去学校了。

我跟父亲那点微乎其微的亲情,在未来面前不值一提。

经历了几个月的磨练,十一班的气氛不一样了,每个人都加倍认真。

我们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书写的沙沙声都变得紧张,教室里也弥漫着风油精的味道。

这是最后的冲刺,是决不能松懈的时刻。

我还是会讲难题,并不仅仅为了教他们,而是为了巩固我自己。

同学们都会过来听,还会提出多种解法大家一起讨论,推翻,再讨论!

有时候还会因为解题思路冲突而争吵。

但吵完后又很快因为下一题的不谋而合抱在一起,互相商业互夸对方聪明盖世!

一时间,曾经睡觉、打牌、听歌活动丰富的十一班的人,只剩下一件事,做题,做题,做题!

时间一天天过去,深刻在我们脑海中的日子,已经敲响了门。

学校组织动员大会。

会上,王尚强作为教师代表说话。

比他资历老德行正的老师比比皆是,为什么是他,其实理由也很简单。

当初分班的时候,重点班有两个班,属于这一届的精英。

而前三名都在一班,所以王尚强带的班高分更多。

高考在即,学校需要的是高分数,是下一次招生的排面。

所以他「理所应当」。

「高考即将要来了,诸位学子……老师跟你们是一条心,是你们坚强的后盾!」

「你们放心去冲刺去拼搏,为自己为学校争光!」

我站在前排,听着他的高谈阔论……

太讽刺了。

毕竟这话居然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王尚强扫了我一眼,眼中不屑一闪而逝,他又将视线抬高,「大家稳扎稳打,不要心浮气躁得意忘形。」

太明显了。

不是我,也必须得是我了。

一班的人跟随着他们老师的视线,扭头看向了我。

这样嘲讽的目光,我早就习以为常。

我淡淡瞥了他们一眼。

无视就是最好的蔑视。

天长日久,这会儿我还没有资本和条件。

我本人选择了无视,可郑鲲激动不已,又是朝着一班竖中指,又是骂他们脑残。

一班自然不服气,又回骂了郑鲲几句。

其他同学也帮着我,两个班级吵架的声音越来越大。

其他班主任都皱起眉头看向赵老师,意思很简单。

赵老师你不管管?

赵老师摊手耸肩无能为力,「儿大不由娘!何况,我们班都是独立自主的好孩子,也不用我管。」

这话的反义,当然就是别的孩子需要管呗。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