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别两宽吧谢明辰
继续看书
陈澄解释的表情称得上情真意切。我听得想笑。老板替秘书挡酒,秘书帮老板说话,这互相关爱的样子,是可以投稿职场甜文的程度了。如果当事人不是我男朋友的话。

《一别两宽吧谢明辰》精彩片段

「行了,回去别跟他吵,他也是工作忙才没来送,又不是故意的。」

爸妈千里迢迢来看我,我本想卯足劲秀一下恩爱让他们安心,结果男朋友除了头一天接机之外,后面几乎全程隐身,忙他的狗屁工作。

今天践行这顿饭,谢总终于大驾光临,结果席上接了个电话,菜没上齐他就先走了。

都这样了,我妈还反过来安慰我,生怕我跟他闹矛盾。

一想到他们来一趟,连酒店都自己提前订好,生怕给我添一点麻烦,我就觉得对不起他们。

安检关卡,看着他们排在人群里蹒跚的背影,我鼻子一酸,眼前一片水线模糊。

天知道五年前,我是怎么狠得下心丢下爸妈,跟谢明辰走的,还跑到离他们这样远的地方。

晚上送谢明辰回来的是他的新秘书。

她费力地架着醉醺醺的谢明辰,站在门口,「姐,让一下,我扶谢总到沙发上去。」

自我从公司退下来,对人事变动并不了解,也没有人告诉我,他的秘书换成了一个这么年轻的小姑娘。

总裁秘书这个职位算企业高管了。

我记得谢明辰的上一任秘书,是一位拥有五年从业经验的海归,专业度自不必说,酒局上也游刃有余,至少从没出现过让老板被灌得烂醉的情况。

「您别怪他,都怪我不会喝酒,谢总护着我才喝成这样的。」

陈澄解释的表情称得上情真意切。

我听得想笑。

老板替秘书挡酒,秘书帮老板说话,这互相关爱的样子,是可以投稿职场甜文的程度了。

如果当事人不是我男朋友的话。

但我还不至于对一个小姑娘发作,只点点头,礼貌道谢送客。

陈澄却没走,望着沙发上哼哼唧唧的谢明辰,一副放心不下的样子。

「还有事?」

「谢总喝了酒胃肯定不舒服,您可以给他冲点温热的蜂蜜水,舒缓一下。」

她眼里明晃晃的关切,显得我好像多不称职似的。

我随口敷衍,「家里没有了。」

「有的有的。」陈澄自然得好像她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厨房顶柜的第二个格子间,有一大罐呢!」

我笑,「来过啊?」


要是换了七年前的我,恐怕会把谢明辰用冷水泼醒,让他给我一字一字地解释。

现如今我却只是语调平淡地让陈澄离开,然后帮谢明辰把西装外套脱掉,扶他到床上去。

用热毛巾帮他擦脸的时候,我不合时宜地想:要换了七年前的他,也不会让我陷入这样难堪的境地。

那时候的他,会在我答应跟他在一起之后,兴奋到睡觉都突然笑出声。

会像个傻子一样,一声一声叫着我的名字,「岁岁」「岁岁」「你看我们连名字都这么相配」。

我心血来潮查他的手机,还要做作地抱怨:

「说好的没有人能从男朋友手机活着出来呢?怎么什么都没有。」

他颇为委屈,

「你想查到什么?我又没有前女友,初恋就是你。也没有暧昧对象,微信头像都是你。」

那时他的手机里只有与我有关的一个个日期,我的生日,我的生理期,认识我一百天,在一起一百天纪念……

好像和我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值得庆祝。

如今我竟只能从他醉酒后下意识往我颈窝蹭,哼哼唧唧要我帮他拍背的亲密和依赖里,才能窥到几分从前的影子。

穿回那身西装皮的谢总,整个早餐期间目光没离开过ipad,仿佛虚拟网络上的任何事,都比坐在他对面活生生的人重要。

我清早起来煮好的醒酒汤,就静置在他手边,一点点放到凉。

看着他平静漠然的脸,我突然想问他:要不要换成蜂蜜水啊?

「昨晚的事陈澄跟我说了,只是之前酒局上我喝多了她送我回来过一次,你别多想。」

他终于抬头看我,语气自然大方得好像再纠缠不清,就是我的不对了。

我一勺一勺舀着白粥,却并不想吃,「喝不了酒的秘书,你总带去酒局做什么?」

「一个小姑娘让她喝什么酒?」

他维护的意味太明显。

我自嘲一笑,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想起来,从前我帮他搞定客户的时候,也只是个小姑娘。

那时喝坏的胃到现在都吃不得辛辣,从前嗜好的东西,都只能一一戒掉。

他细微地拧眉,走过来亲了亲我,

「乖,别胡思乱想。我下周出差,7号到9号,帮我准备下行李好吗?」

「7号到9号?」我抬头看着他,几乎是卑微地希望他能想起来,这三天里,有一天是我的生日。

可他只是抬手看了眼表,「我上班去了。」


谢明辰东西不多,一个中号行李箱还有余裕,我看着那块空档,犹豫着要不要把自己的衣服塞进去,跟他一起去。

万一他到了那天想起来,我可不想隔着手机听「生日快乐」。

这时一直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的谢明辰突然站起来,踢出脚柜,拿医药箱出来翻了盒药出来,丢到行李箱那块空档。

我看清那是一盒晕车药,「带这个干吗?你又不晕机。」

「帮陈澄带的,她说没来得及准备。」

这句话槽点太多,我一时气血上涌,竟不知从何发作。

只论公事,公司大客户的十周年庆典,谢明辰确实不能缺席。

可这个毫无行业背景的陈澄,跟着去做什么?

她是能争取到新客户,还是能跟同行虚与委蛇探听消息?

「带她去见见世面嘛,以后就能独当一面了。」他这样解释。

这话说的,外面投简历想挤进公司的人千千万,公司伸长了脖子往上爬的人不计数,怎么就轮到她去见世面了?

怎么就要劳驾谢总亲自把人从一张白纸带到独当一面了?

我深吸一口气,压下胸口躁郁,

「还是我陪你去吧,周年庆上这么多应酬,小姑娘应付不来的。」

「你身体不好,还是好好在家休息。乖,在家等我。」

嘴里说的都是为我着想的话,目光却吝于多看我一眼,没等我说话,他已经低头去看手机。

表情愉悦,眉眼含笑。

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已经可以这么堂而皇之,人在我身边,心跟眼却轻易地穿过我,无视我,只从别人那里获得快乐。

生日那天,我在家枯坐一天,手机隔三岔五地响。

有父母好友的微信祝福,有商家的积分翻倍短信,有各路柜姐柜哥说准备了小礼物,甚至还有两个相熟的客户都打电话过来寒暄一下。

唯独没有谢明辰。

我等到暮色四合,街灯亮起,等到这一天毫无特别地结束。

零点前的最后一个电话,还是这次周年庆的客户打来的。

「岁岁,生日快乐。」林昭低沉磁性的嗓音钻进我的耳朵,透着淡淡的失落,「这次怎么没来呀?我可是盼了好久。我特意亲手给你写了邀请函,你都不给面子。」

我哪里收到过什么邀请函?

可瞬息之间我便想通,恐怕是被谢明辰拦下了,因为「特意」,因为「亲手」。

林昭的确追求过我。

难怪谢明辰怎么都不愿我陪他去出这趟差。

可是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

我一时哭笑不得,也只得帮谢明辰打圆场,

「谢谢林总厚爱,公司这边需要留人处理些事务所以,不好意思。」

「是我不好,本来想着大家都聚一聚,才定的这天办活动,没想到你不能来,倒害得谢明辰不能陪你过生日了。」

「没关系,我不介意。」我敷衍着准备挂电话,却听到电话里他传出一阵低笑。

「那如果我说,他的秘书进他房间快一个小时还没出来,你也不介意吗?」


我向来没有查岗的习惯,从前谢明辰不管去哪里都会向我报备,根本不需要我开口。

而且我认为带着人去酒店抓奸的女人太可悲,男的都这样了还争来有什么用。

可事到自己身上,我第一反应竟还是想,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可谢明辰的手机被接起,响起的终归还是陈澄的声音。

「让谢明辰接电话。」我尽量平声静气。

陈澄声音无辜又故意,「谢总他已经睡着了。」

「那就把他叫醒。」

「我不敢呢。他睡得太熟了,像个小孩子似的,拉着我的手不让走。」

陈澄那唯唯诺诺的嗓音,好像自己现在有多身不由己。

「那你打算怎么着?」我懒得再维持和平,「爬床还是陪睡?」

「我不知道……他劲太大了……」

「建议你把手砍了。」我彻底失去耐心,冷声道,「陈澄,我最后一遍警告你:现在,立刻,马上,从他的房间滚出去。否则,你将失去的不仅是这份工作。」

次日,谢明辰终于有电话过来。

不是终于想起了我生日,也不是为深夜逗留在自己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