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帮助知乎番外
继续看书
就透过商场的玻璃门,看到外面聚集的人群。 挨挨挤挤,声响吵闹。 薛雪下意识拧眉。 虽然为了作物种植,庇护所外围的围挡持续外扩,安全增大了不少。 但丧尸的属性也在不停变化。

《末日帮助知乎番外》精彩片段

外面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薛雪被吵醒了,躺在被窝里,嘟囔着喊了一声,“妈,帮我关门。”

但没人应答,吵闹依旧。

她这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却因为周围陌生的环境怔了一瞬。

装修堂皇服装店,因为碍事被靠边摆放的货架,用防水布拉起来的围帘……

之后记忆回笼,她才记起自己并非躺在家里睡懒觉。

末日袭来,丧尸围城。

她离开了学校,离开了父母,离开了枯燥而又平和的日子。

现在待在一处,由大型商场改造的避难所里,跟众多幸存者一起努力活下去。

甚至还受人所托,看管照顾着庇护所里大部分妇女儿童。

这段经历跟在学校读书截然不同,充实又疯狂。

辛亏她适应的很好,只是偶尔会恍惚,想起末日之前,开着电视刷手机还抱怨无聊的日子。

薛雪揉了几下太阳穴,爬起来。

给睡在一旁的小童,掖紧了身上盖着的大衣。

以后一边梳头,一边披上外套往楼下走。

打算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

怎么那么吵。

但还没走到门口。

就透过商场的玻璃门,看到外面聚集的人群。

挨挨挤挤,声响吵闹。

薛雪下意识拧眉。

虽然为了作物种植,庇护所外围的围挡持续外扩,安全增大了不少。

但丧尸的属性也在不停变化。

所以为了避免意外发生,一向禁止庇护所里的居民在商场外聚众,更别提大声吵闹。

薛雪加快脚步,满心都是众人的危险行为。

却没想到刚推开大门,就对上了一张熟悉的脸。

是周成跃。

“醒啦。”

他抱着肩膀靠在墙边,甚至嘴角都浅浅勾着,姿态轻松。

不远处的人群里又炸开一声巨响,以及阵阵欢呼。

疯了吧,在这种时候放烟花。

周成跃既然在,为什么不阻止。

薛雪眉头紧锁,“怎么回事,大家都在外面,万一把丧尸引来怎么办。”

“没事,我找了人在附近守着,通风报信,大家也没走远,一旦有风吹草动及时撤离就好了。”

“但这是平白惹麻烦,浪费人力……”

话没说完,就被周成跃截住了。

“过年嘛,热闹热闹。”

薛雪一愣,半晌才回神,“过年?”

“对啊,要不是他们提醒,我也没想起来。”

“你说时间过得真快啊,一晃就到了年关,数一数日子,小庄他们几个都走了两个月了,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

薛雪没做声,低头掏出小胖临走前留下的手机。

没有网络,电量告急。

但日期那一栏,确实清清楚楚的显示着除夕两个字。

周成跃又开口,“刚好在仓库里翻到了烟花,要不今天就破个例,反正现在天还亮着,丧尸行动受限,真打起来咱们也能应付,你觉得呢。”

“好。”

薛雪终于点了头。

看向远处放烟花的人群,神色复杂。

大人小孩都很激动,哪怕刻意压着喊声,脸上也都挂着笑。

这时住隔壁奶茶店的阿姨凑过来,小心翼翼的问。

“小薛主任,要不今天用顶楼的厨房多做点菜,把桌子抬到楼下,大家一起吃?”

薛雪年纪虽然不大,但平时协调管理,公正理智,在庇护所的女性里很受敬重,称呼也从一开始的小薛,成了小薛主任。

周成跃点了头。

薛雪自然也没阻拦。

“可以的,那今天就先暂停防护设备加固和物资清点,给大家放天假,咱们过个年,今天集体食堂的食物定额放宽,你们需要什么材料,跟我登记就行。”

听到这话。

阿姨脸上露出笑容,应声的尾音上扬。

“好嘞!”

“那我去叫醒小童吧,叫他下来看烟花。”

薛雪转身,但听着烟火的动静,还是觉得不放心,转头叮嘱周成跃,“你们小心一点,一旦有什么不对立刻撤离,别出事。”

周成跃摆手,“放心放心,不会出事的。”

可他话音还没落。

远处,庇护所围栏之外,就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响。

嘈杂的脚步和丧尸的嘶吼。

几乎是所有人的噩梦。

“丧尸来了,大家快撤!”放哨那位,吼得破了音。

周成跃瞬间变了脸色,轻松的神色消失的无影无踪。

奔出几步,抬高音量安抚人群。

“大家别慌,青壮年把武器都拿上,保护妇女儿童先行撤离。”

他的话像是定心丸,原本嘈杂混乱的人群这才安定下来。

安稳有序的撤回商场。

有小朋友吓坏了傻站在原地,薛雪就跑过去把人抱回来。

几趟跑下来累的气喘吁吁。

等妇女小孩都撤走,剩下周成跃带队的众人,都进入了战斗状态。

但围栏之外丧尸的嘶吼声,却越来越小。

事出反常必有妖。

周成跃拧起眉心,问守在放哨窗口的兄弟,“东子,外头什么情况?”

被点到名的青年也很迷惑。

“不知道啊,刚才明明有很多丧尸围过来,好像是被烟花的动静吸引了,但我就走神了几秒钟,外面就忽然安静下来了。”

“你他妈这叫什么话,什么叫安静下来了,丧尸呢!”

丧尸不可能凭空消失。

不同于最早期只会撕咬的无脑怪物,那场雨之后,它们甚至有了组织。

开始骚扰和袭击,更加难缠。

总而言之,消失并不意味着安全,反而可能是更大的危机。

周成跃压住焦躁,亲自凑到哨口去看。

可外面确实安安静静,连具尸体都没有。

刚才的骚乱,简直像是幻觉。

他拧着眉心,丝毫不敢放松,大脑飞速运转思考可能发生的状况以及应对策略。

但忽然,防护栏的铁板被人敲响了。

一下接着一下,很有规律。

周成跃咬紧牙关。

却听到了个熟悉的声音。

“麻烦开个门!”

这个声音是……小庄?

难道丧尸已经,学会模仿人类的声音了……

好在这个恐怖的想法刚一冒出来,就被防护栏外持续的喊声推翻了。

“是我们,我们回来了!”

陈哥和小胖也紧随其后,“里面有没有人在?”

“小庄哥,咱是不是离得太远,里面人听不见?002你有没有扩音器什么的功能,借我用一下。”

“不借,费电。”

“切,小气。”

真是他们!

而且,好像还有其他人在?

周成跃回神,赶紧应声,“听见了听见了,马上来。”

之后招呼大家,去开锁住的防护栏。

等围栏拉开以后才看清外面的情况。

确实他们。

跟前停着一辆蓝色的翻斗车,庄钦坐在驾驶位,探出头跟站在地上的陈哥和小胖说话。

小胖身边还有个没见过的年轻人。

高,帅,体态修长,面色平静。

周成跃有些激动,也顾不得人还在外面,直接问了出来,“你们怎么回来了,那边,那边情况怎么样?”

庄钦失笑,“哥,先让我们进去,咱再聊。”

周成跃这才冷静下来。

庄钦一行去京城,寻找研究所的事毕竟不适合昭告天下,所以大多数人知晓的借口,只是寻找物资。

他让开身子,叫庄钦把车开进来。

“对,也是也是,先进来,小童要是知道你们回来了,肯定开心,他整天念叨小胖做的饭,都那么难吃了还成天怀念。”

小胖也往里走,本来还挺得意,听到后半句才苦了脸。

“周哥,我厨艺挺好的,好多人夸我做饭好吃。”

陈哥接话,“都谁,谁夸你了?”

小胖切了一声不再说话。

还没等围栏完全闭合,大家伙就都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问话。

“小庄,你们去哪找物资,怎么去了那么久?”

“附近还有别的庇护所么?我女儿是不是在那边。”

“没受伤吧?”

“这位小哥是谁,新来的么?”

庄钦几人被团团围住,朝周成跃投去求助的视线。

周成跃上前解围。

“他们去找物资,刚回来也都挺累的,要不先让他们休息休息,咱们之后再问这些。”

这话一出,加上周成跃的威望,人群终于散了。

服装店里。

众人围坐。

周成跃想起一件事,问,“对了,刚才那些丧尸,都是你们解决的?”

“是002。”庄钦随口回答,之后才想起忘了介绍,指了指那个陌生青年,“对了,这是002,我们是在去京城的路上遇到的,他……”

话还没说完,周成跃和薛雪齐刷刷转头,朝站在不远处的青年看去。

大家都坐在地上,就他一个,站在人群外,歪头观察。

薛雪以为他认生,起身让出位置,“你可以坐我这。”

002回正脑袋,“坐,是指把臀部放在椅子、凳子或其他物体上,支持身体重量,并未识别到椅子,凳子,或其他物体,无法执行指令。”

薛雪一愣。

磕磕巴巴的文,“你,你说什么?”

小胖笑出声,从兜里掏出一张白纸,掸开铺在地上。

“002,坐在这张纸上。”

002这次没再说话,走过来在纸上坐下。

薛雪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之后转头,在周成跃脸上看到了熟悉的迷惑。

两人齐齐开口,“这位是怎么回事。”

庄钦扶额,“刚想跟你们说,002是机器人,虽然很智能,但跟人还是有点差距。”

“我们是在去京城的路上看到他的,发现他跟研究所有关联,再之后确定去京城的路被堵,且不是人为操作,我们没敢贸然深入,就先回来了,把他也带了回来。”

周成跃恍然,好奇的盯着002看。

小胖出声,跟周成跃说,“神奇吧,我刚看到的时候也惊呆了。”

周成跃点头,带着小童一块研究起了002。

“你好,我叫周成跃。”

“你好,我叫002。”

002也不避不躲,正大光明的回视。

薛雪也好奇,但看了几眼就收回了视线。

问庄钦,“那你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办,还要去京城么?”

“去,当然得去,后天我们就出发。”

“那么快就走……那你们今天,回来是干嘛?”

庄钦笑笑,“都除夕了,我们当然是回来过年啊。”

“啊?”

薛雪一愣,没想到会听到这么一句回答。

陈哥放下水瓶,接话,“是我提议的,京城的状况查来查去,又绕到了庇护所附近,我们听到鞭炮声,猜你们或许要庆祝,就回来了。”

小胖挤眉弄眼,“我们回来吃顿好的,小薛主任不能不欢迎啊。”

他从楼下上来,也知道薛雪现在“升职”成了主任。

“不给你吃,馋着你算了。”

薛雪锤他一拳,嘴上嫌弃,笑容却不少。


这时候有人敲门。

是带头做饭的阿姨。

“饭好啦,都来吃吧。”

笑容和煦,跟身上的围裙一样,带着烟火气最足的幸福。

“那……走吧咱!”

庄钦站起来,拉起陈哥。

薛雪牵着小童。

周成跃满脸惊讶的看着小胖指挥,002一字不漏的边背关于过年习俗的百度百科,边走路。

一起下楼。

刚走下楼梯,薛雪就傻了。

不知道他们从哪个精品店找到的红色气球和毛绒玩具,热热闹闹挂的到处都是

冯教授大手一挥,蘸了墨水在红布条上写春联,字体龙飞凤舞。

旁边有围了一大群人,每写成一个字就爆出一阵掌声。

春联写好之后。

叫体能好的小伙子们拿去挂起来。

福字剪纸覆盖了商场原本的装修,到处都红艳艳的,灯笼一挂,长条桌上摆的菜盘数都数不过来,估计把楼上几家饭店的库存都搬了出来。

别说,还真叫他们鼓捣出不少年味来。


周围热闹。

末日之后,避难所里久违的响起了笑声

薛雪举起筷子夹菜,意识却不知为什么的飘远了。

想到往年,一到年底父母就会开始采购,各种水果炖肉零食能填满半间屋子。

爷爷奶奶去世的早。

所以越长大,薛雪越不理解父母行为,家里一共就三口人,平时清冷,过年也没什么氛围,何必买那么多东西,还得连吃好几天剩菜。

有一年本命年,妈妈还因为她不穿红袜子,红腰带发了不小的脾气。

她当时躲在房间生闷气,不懂。

甚至后来也没懂。

直到现在,这一瞬间。

她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怀念过去那些麻烦,无聊,甚至莫名其妙的“年味儿”。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