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宁墨烨
  • 唐宁墨烨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滋滋
  • 更新:2022-09-11 02:36:00
  • 最新章节:唐宁墨烨第7章
继续看书
《唐宁墨烨》是一款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十分充足,主要围绕唐宁墨烨而转。《唐宁墨烨》采用了第三人称写法,值得阅读体验:寒凉的祭台上,唐宁已经待了三天三夜。眉睫已结成了冰霜,可她却一直睁着眼,倔强望着西方。她在等一个人。等她的心上人,墨烨。

《唐宁墨烨》精彩片段

可如今噬心咒发作,唐宁疼的意识涣散,喉咙没忍住发出一声痛吟。

就在此时,耳边传来细微的脚步声,她努力撑起身体,望向西边。

那里,披着金色袈裟的墨烨正缓步走来。

月光下,她的目光贪恋划过他面容,剑眉星眸,薄唇微抿……他比以前更加内敛凛然了。

自他成为南国的国师,离开伽蓝谷,分开的这一千多个日夜里,她每时每刻都在想他。

等他终于来到了跟前,她咽下喉咙又涌上来的腥甜,忍疼冲着他笑。

“墨烨,好久不见。”

墨烨没有答,只冷冷注视着她。

唐宁想起三年前,她忐忑期许对他说出“我喜欢你”后的寂静。

这场景,何其相似。

“舍利子在哪?”他终于开口。

声音清泠如撞玉,却也分外伤人。

唐宁的笑完全僵住,她仰头认真望他,却只在他眼眸中找到冷漠,不是幻听……

她耗尽所有力气等来的,竟只是他的一句质问。

十多年的相伴,都没换来他半点信任?

她不死心问:“墨烨,连你也不信我?”

墨烨站着没动,可神色分明淡漠。

心又狠狠一痛,唐宁慌忙扯住他的衣摆,急切辩解:“我真的没偷!”

可他的眸光却徒然冷冽:“舍利子被盗当晚,只有你在伽蓝寺顶。”

唐宁张了张嘴,嗓子里堆满了苦涩,一句话都说不出。

她出现在伽蓝寺顶,是因为有人给她传信,说他在哪里等她。

她忍着噬心咒发作的痛苦赴约,却原来是一场阴谋。

如今,那封信也被人毁了,她辨无可辨。

唐宁苦笑一声,凝视他干涩开口:“如果我说,我是被骗去的,你信吗?”

“不知悔改。”墨烨怒甩衣袖,一道飞光闪过,转瞬,被她扯住的袍子已经被他斩断。

“既如此,你便好好受着这噬心之刑。”

他并没有划伤她,可仿佛又像在她心中狠狠割了一刀,望着手中衣袍的整齐切口,她连呼吸都在疼。

“真的不是我……”

她哽咽喊着,爬起来想追上他,却被心口的剜痛逼得摔下台阶。

她疼的蜷缩在地爬不起来,颤抖的手摊在雪地里,却努力朝他离去的方向伸着。

“墨烨……我疼……你带我回伽蓝谷好不好?”

“我错了,我以后一定乖乖的……再也不出来了。”

可意识消失之际,都没见他回头。

不知在黑暗中沉睡了多久。

“哗啦”一声,一桶凉水凶蛮浇过来,唐宁冻得猛然睁眼,却见一人跪在不远处,正拼命磕头!

“圣僧,陛下,唐宁公主是无辜的,噬心咒发作七七四十九天,她会疼死的,求求你们放过她吧!”

是从小照顾她的安姑姑!

她不是在伽蓝谷吗?怎么也抗旨跑出来了!

唐宁心中的弦崩紧到极致!

她挣扎着爬起来,惶恐冲着脸色乌沉的皇帝磕头:“父皇!千错万错都是罪女的错,求您不要怪罪安姑姑……”

然而,她却听到——

“来人,给我杀了这个包庇灾星,妖言惑众的妇人!”

“不要!父皇,求您——”

她回头。

温热的水滴却顺着唐宁的睫毛滑落……

大殿突然安静。

安静到能听清唐宁呼吸的哀鸣。

唐宁跌跌撞撞爬到安姑姑的身边,她颤抖伸手,小心翼翼牵起那血泊中的手。

她轻唤:“姑姑,地上凉,快起来啊……”

可地上的人始终一动不动,再也无法唤她一声“阿唐”。

唐宁再也忍不住,嘶力竭哭喊着:“为什么……为什么?!”

只是因为前国师一句“灾星”的批命,她一出生,就处死了她的母妃!

还要被囚在伽蓝谷,日日忍受曼陀罗毒液的刺骨浸染!

如今连唯一疼爱她的安姑姑也要被夺走……

难道,她就不配留一丁点温暖吗?

“唐宁,你还执迷不悟?”墨烨突然的厉声截断唐宁的悲戚。

她抬眼,瞥见墨烨那金色的袈裟,她急切的仰头哀求:“墨烨,你能救安姑姑的对吗?你救救她好不好?我求求你……”

她捏紧他的边角袍,虔诚地像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

墨烨却只瞥了一眼,说:“你是她命中的劫。”

他清冷的眼,没有半点动容。

唐宁心一凉,手不由松开。

她抱紧了安姑姑冰凉的身体,无助哽咽:“可我根本没有偷舍利子……怎么就成了姑姑的劫了?”

“奉天承运!皇帝昭曰:特封唐宁为和亲公主,赐予北国国君,一月后启程,钦此!”

哪怕已经意识昏沉,唐宁都被惊的清醒!

“我不嫁!”她脱口拒绝,随后勉强撑起身体说:“北国求娶的人分明是楚华嫣,为什么要我代替?!”

这时,墨烨走进来,说:“华嫣公主觉醒灵巫天赋,乃南国圣女,不可和亲他国。”

他的语调,如此理所当然。

唐宁怔怔望着他:“所以……换我和亲竟是你的意思?”

墨烨没有否认,神色更是没有任何变化。

噬心咒好像又突然发作,唐宁痛苦呼吸着,死死按住心口。

心,仿佛被搅碎了。

她满眼哀伤问:“可把我送去北国,待北国国君发现我不是他要的人,你可曾想过我会是什么下场?”

楚华嫣重要,难道自己就该死吗?

唐宁盯着他,迫切要一个回应,想要一句救赎。

可墨烨却面无表情判定:“唐宁,这是你自己引来的孽。”

唐宁的意愿没有谁在意,她被关进了别馆待嫁,重兵把守,她插翅难逃。

转眼,已过了半月。

今日是南国一年一度的圣佛节,因需见北国使者,唐宁才有出门的资格。

她望着满大街的莲花灯,心中却都是孑然一身的悲凉。

所有的欢笑都和她无关。

“咚——咚——”远处传来钟声。

“国师开坛讲佛了!”

人群朝着不远处的祭坛涌去,唐宁也跟着望去。

此刻的墨烨,依旧清冷,可那神态中却透着一股慈悲。

世间有万物,可他的无情,似乎都只给了她一个。

唐宁捂着发疼的心口,扶着墙壁躲在隐蔽的角落,痴痴想着——

“墨烨,你何时也能对我慈悲一回?”

情之一字,实在害人。

即便他要她代嫁赴死,罚她痛到满地打滚,生不如死。

可为了能多看他一眼,她竟还是苟活到了现在。

……

晚上的宫宴,唐宁表现的很乖顺,北国使者对她很满意,皇帝高兴之下,为示恩宠,撤了别馆的大半兵力。

唐宁谢恩出宫,不料刚一出宫门,竟然被楚华嫣叫住。

她笑得甜美,说的却是:“妹妹,恭喜你成为北国皇妃,我听说那北国皇帝和父皇一般年纪,想来极会疼人,妹妹有福了。”

唐宁淡漠望着楚华嫣,她已经习惯了楚华嫣每次见面的阴阳怪气。

可她着实不明白,这位比自己大半个时辰的姐姐为什么始终对自己抱有敌意。

楚华嫣是娇宠的长公主,如今,更是墨烨亲定的圣女!

而她呢,生来便是弃女,如今更是因为楚华嫣被推出去送死!

她有什么值得楚华嫣针对的?

唐宁不想多纠缠,谁知道楚华嫣却变本加厉讽刺:“唐宁,你最好把你那龌龊心思收起来!圣僧可不是你配肖想的人!”

那隐秘的爱恋就这样被随意掀开!

唐宁只觉得羞辱难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喜欢谁是我自己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却见楚华嫣得逞一笑,说:“可被你这灾星喜欢,真叫人恶心至极,国师,你说对吗?”

唐宁脸色瞬间煞白,她缓缓转身,果然见墨烨面无表情站在不远处。

他听到了?!

那他是怎么想的?

他沉默,难道是认可楚华嫣的话?

一时间,万般思绪涌上心头,唐宁前所未有的心慌。

他冷漠的眉眼让她想到三年期那个月夜,她说了一句“喜欢”,自此两人形同陌路。

她已经受足了他的冷漠,实在没有勇气领教他的厌恶。

唐宁手忙脚乱奔向他,急迫解释:“玄——”

可墨烨,却径直从旁边离开。

擦肩而过,连眼风都没给她。

唐宁怔在原地,突然觉得冷得彻骨。

唐宁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别馆,就连睡梦中她都抱紧自己,可还是被冷醒了。

越睡越冷,她干脆穿衣服起了床。

就在这时,她突然听到一阵喊门声——

“唐宁公主,国师中了曼珠沙华情毒,整个南国只有您能解!您快去救救他吧!”

曼珠沙华谓血色曼陀罗,其毒性比伽蓝谷的曼陀罗厉害百倍!

常人沾之即死,墨烨怎么会种这样厉害的毒药?

心中的弦“啪”的一下断了!

唐宁再也顾不上其他,急切赶往伽蓝殿,满脑子想的都是:墨烨,你一定不要有事!

可进了伽蓝殿,打开墨烨的寝门,望见那因为情毒折磨而自残的墨烨,唐宁却突然清醒。

要解情毒,只能引交合之法,把毒渡到另一人身上。

解毒即破戒。

一人生一人死,她可以为他而死,但……

墨烨是铮铮傲骨的圣僧,会同意这样解毒?

唐宁不敢跨进去,就在这时,身后有人突然发难,一把将她便被推入了寝屋!

“哐当”一声,门就被关上!

唐宁刚一站稳,还没来得及拉门,却被人猛然压在了门板上!

迎面,就对上了墨烨一双猩红的眼眸!

他已失智,而她,也退无可退。

“墨烨……”她满目盈泪轻唤,“此番救你,我愿豁去性命,往后在你心中,我可会留下一星半点痕迹?”

回答她的唯有他粗沉的喘息,以及男人的本能。

她颤抖着拥抱他,这大概是她这辈子离他最近的时刻了。

如饮鸩止渴,寸寸断人肠。

“和尚,我疼……”

这场踏在刀尖上的欢情,终究没有半点温情。

她最后疼到昏迷过去。

……

唐宁从昏迷中醒来,却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别馆的卧房,若不是浑身的刺痛,她都以为之前种种皆是一场梦。

墨烨怎么样了?

她急忙穿好衣服冲出门,可刚一开门,竟迎上一道狠戾的鞭子——

“逆女!你妄图诱圣僧生痴念,罔顾是非,万死难辞其咎!”

唐宁被狠狠抽飞倒地,五脏疼到移位,猛然吐出一口鲜血后,才勉强看清来人。

打她的正是她的“好父皇”,而他的身后乌压压跟着一大群人。

唐宁却只望着不远处的墨烨,细细打量。

他的唇色比往日苍白了些,但确实已没有中毒的迹象。

唐宁虚弱一笑:“墨烨,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此时,楚华嫣突然走出人群,大声指责:“妹妹,你口口声声说你喜欢圣僧,可你的喜欢就是潜入伽蓝殿,下药毒害他吗?!”

对上楚华嫣别有深意的眼,唐宁这才明白,原来这番阵仗竟然是为了颠倒黑白!

把她从救命恩人变罪魁祸首!

这罪,她决不能认!

她挣扎着撑起身体,忙望着墨烨辩解:“我没有下毒!我去伽蓝殿是为了救你!”

可马上,又是一道鞭子抽来,唐宁被抽得翻滚在地。

“你这灾星还狡辩,明明是华嫣舍掉灵巫之力才救回国师,被你收买的小沙弥都已经招了,你还不认罪!”

唐宁充耳不闻皇帝的暴呵,任由唇角的鲜血溢出。

她摇摇晃晃爬起来,艰难朝墨烨靠近,一边走一边盯着他问:“墨烨,你可信我?”

墨烨抿唇不语,清冷的眼里却是清晰无比的厌恶!

心,已经疼到空洞,他又一次不信她,甚至还厌了她。

为了救他,她连陷阱与否都来不及考虑,就连赴死……她也甘之如饴。

可他呢?

这么多年的情谊,对他来说就半点不值吗?

那晌欢情,难道他就真的不记得丝毫?

她缓步走到了他跟前,忍着心碎,近乎虔诚低喃:“和尚,我喜欢你,比所有人,所有事都要喜欢。”

“这样的我,又怎么舍得做那等毁了你的事?”

谁知,话刚落音,墨烨却突然朝她出手,那雷霆一掌,分明是冲着她的天灵盖而去。

周围的人都被余波逼退几步,可唐宁却扬起一个微笑,想着,能死在墨烨手中也好。

她是灾星,杀她为民除害,他会不会更早修成正果?

可下一刻,墨烨的手却急转而下,同时,唐宁的琵琶骨传来撕裂剧痛!

觉醒灵巫之力之人全靠琵琶骨处的一截灵骨修行,而如今,他竟然要把她的灵骨剥离出来!

唐宁痛到浑身血汗淋漓,望着他的眸光终于渐渐暗淡。

他到底有多厌她,厌恶到连死都不给她一个痛快?

却听他说:“这灵骨,是你欠华嫣的。”

“轰然”一下,唐宁只觉得诛心不过如此。

她为他的冷酷找了千万种理由,却从来没有想过,他是为了楚华嫣。

好一个“欠”字!

因为楚华嫣的一句谎言,他便要亲手来活剥了自己的灵骨给她!

唐宁再也忍不了泪,凄哀低喃:“原来圣僧不是没有心,而是……把心给了别人。”

她颤抖着抬起血淋淋的右臂,用最后的力气抓住他的衣袖,悲怨问:“既是如此,你当初又为何承诺我?”

“你说,你会护我,救我,渡我……和尚,出家人不是不打诳语吗?还是说,年头太久了,你都忘了?”

唐宁忍得咬烂了唇,却没再说一个“痛”字。

直到意识混沌,她才没忍住惨叫出声。

这日,凄厉的哀鸣响彻整个别馆。

……

灵骨剥离,唐宁被墨烨直接弃在原地。

一个宫人实在不忍,才偷偷给她上了药。

三日后,她才醒来。

唐宁忍痛提了提手臂,被取走灵骨的右臂果然没有半点反应,她的右臂彻底废了。

她还没来得及哀伤,转瞬一阵啃噬的痛苦从心口蔓延,以此同时,每一根经脉似乎都有烈火在燎烧。

没有灵骨的压制,曼珠沙华之毒和噬心咒同时发作了!

不过一息,她的衣袍就被冷汗浸透。

这时,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楚华嫣一身华服,摇曳走进,眉角飞扬得意炫耀:“妹妹,我是来感谢你的,你那灵骨我用着甚好。”

心又被狠狠捅上一刀!

唐宁颤抖撑起身体,维持着最后的尊严,冷呵:“滚出去!”

楚华嫣却走近,俯身恶毒说:“唐宁,满心期许却被心上人亲手掐灭的滋味,痛吗?”

唐宁艰难呼吸着,咬唇冷嗤:“是什么滋味,你自己尝尝不就明白了?”

楚华嫣冷哼一声,突然出手拍上唐宁重伤未愈的琵琶骨!

瞬间,经脉中那股火烧灼痛奔涌!

唐宁本能伸手推开她,可她还没有碰到人,楚华嫣反而猛然向后飞倒,还惊慌喊着:“妹妹,不要用黑巫术!”

唐宁刚一抬头,却被突然冲进来的墨烨一衣袖甩飞!

狠狠砸落地面,伤口全部裂开,唐宁疼到整个人缩成一团,止不住颤栗。

她艰难抬眼,却见墨烨将楚华嫣护在怀里,小心翼翼替她疗伤。

他眉眼的温柔,是她做梦都想要的奢望。

唐宁只恨此刻,自己为什么不晕过去?

却听楚华嫣说:“墨烨,妹妹没有了灵骨,噬心咒发作想来极痛,她也是不得已才偷学黑巫禁术压制痛苦,你别怪她。”

唐宁抬眼,恰和墨烨厌恶的视线对上。

只听他说:“这都是她该受的。”

周身的力气仿佛瞬间被抽空,唐宁支撑不住呕出一口血来。

墨烨来到她身边。

唐宁却没有了解释的念头,只问:“墨烨……是不是无论是非真假,只要楚华嫣说的,你都会信?”

墨烨居高临下的神态尽显冷酷,说:“偷习禁术,蓄意伤人,既然你死不悔改,和亲之前就在水牢里好好呆着。”

唐宁苦笑一声,她重伤不愈,失去灵骨成为废人,此刻进水牢……这和折磨死她有什么区别?

她可以为他去死,可是,她不愿死在楚华嫣的算计里!

唐宁眼中闪过一丝决绝,突然起身冲向楚华嫣,而刚跨出两步,背后果然传来墨烨狠戾一击!

唐宁被硬生生击飞到了庭院,撞向那棵老梅树,白雪红痕,分不清是是血还是梅。

一击致命,墨烨毫不留情。

唐宁痛到眼眸涣散,心里却再明白不过,和楚华嫣相比,自己输得一败涂地。

她苦笑着闭上了眼。

终明白为何佛说:七苦之最谓之,属求不得。

唐宁再一次醒了过来,入目,便是墨烨冷漠的眉眼。

之前那一击,已经绝了她对他的期待,可感受到自他手中传来的力量,经脉中的疼痛确实少了些。

唐宁忍不住问:“为什么救我?”

墨烨眼眸未动,只在起身收回手时才说了句:“因果未了,你不得赴死。”

何种因果?

唐宁还没询问,却见楚华嫣带着几位宫人走了进来,宫人手中的托盘还盛着嫁衣。

唐宁顿时心凉。

果然,就听楚华嫣说:“妹妹可算醒了,三日后你就要启程去北国了,快试试这嫁衣合不合身。”

唐宁猛然望向墨烨,颤声问:“这就是你说的因果?你拖着不让我死,是因为我死了,就没人替楚华嫣代嫁?”

面对质问,墨烨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见他承认,唐宁只觉得胸中郁气翻涌更甚,又吐出一口淤血。

墨烨瞥见那淌有些发黑淤血,隐隐觉得不对。

他正要上前,却被楚华嫣抢先一步挡住。

“妹妹,墨烨好心救你一命,你非但不感恩,怎么还责怪他?莫不是被黑巫术反噬了心智,还未清醒?”

墨烨瞥见那淌有些发黑淤血,隐隐觉得不对。

他正要上前,却被楚华嫣抢先一步挡住。

“妹妹,墨烨好心救你一命,你非但不感恩,怎么还责怪他?莫不是被黑巫术反噬了心智,还未清醒?”

墨烨闻言,眉头果然一皱,露出不耐的神色。

楚华嫣眼中闪过得意,又伸手拎起一件嫁衣抖开,那竟是一件红色的袈裟!

在唐宁震惊的目光下,她故意冲墨烨说:“我们的婚期也近了,父皇特地命人赶制出了嫁衣,你不如回房试试?”

墨烨点了点头,和楚华嫣转身离开。

“等等!”

直到他们跨出了房门,唐宁才从震撼中回过神来。

她忍疼撑起身体奔到门口,不可置信问:“你们一个是圣女,一个是圣僧,却要成亲?”

楚华嫣轻笑一声,含羞说:“我和墨烨姻缘是命盘测出来的,乃天赐姻缘,妹妹不必担心,我和墨烨定能恩爱白首。”

唐宁摇头不愿相信,理智早已山崩地裂。

她扯住墨烨的衣袖,流泪质问:“墨烨,你不是告诉我,你心中只有佛祖,只有修行?”

“自三年前你拒绝我,我便是在伽蓝谷日夜煎熬,都不曾去找你,生怕坏了你的修行!”唐宁凄怨低吼,却道不尽心中委屈。

“如今你竟要成亲,是你不要你的佛祖了,还是你从一开始就在骗我?”

可墨烨却极其平静回答:“天命所归,我自当遵从。”

“这算什么天命?!”唐宁嘶喊着控诉,“墨烨,在你的眼里,这天道是否就是楚华嫣的每一句话?”

“冥顽不灵!”墨烨冷眼怒喝,甩袖就把大门关上。

门外,还传来他不容抗拒的命令,“看好唐宁,三日后绑也要把她绑上花轿!”

唐宁瘫软在地,眼泪几近流干。

她的心,已再无出路。

三日后,唐宁被逼穿上嫁衣,绑上了花轿。

花轿外,锣鼓喧天。

可这热闹不是为她这和亲公主送行,而是庆祝墨烨和难华嫣的大婚。

据说,今天是个难得的黄道吉日呢。

唐宁苦笑,想讽刺什么,却不知道从何开口。

她就这样默默无声被抬出京都。

可在路过一道峡谷之时,一伙人竟然冲出来劫跑了花轿!

这场劫持死伤无数,唐宁终被抢走。

她以为自己将会是这世上死的最窝囊的公主,可没想到盖头掀开,她竟然见到了自己的表哥!

“巫旭!你怎会在此?”

巫旭一边为她解绑绳,一边怒骂:“我不来,难道眼睁睁见到那妖僧逼你嫁给一个老昏君!”

唐宁张了张嘴,可话却全堵住喉咙,巫旭见此,皱紧眉头问:“阿唐,你不会还想着那个妖僧?”

唐宁一顿,喉咙瞬间溢满苦涩。

“巫旭,你不该来。”深呼吸缓解了心头四处逃逸的荒芜,唐宁便着急规劝。

“巫旭,私逃入京,劫和亲花轿都是大罪,若是被发现,巫家族人恐怕都在劫难逃,外祖父年纪大了,哪还经得起折腾?”

她反正都活不了几天了,何必累得族人也丢了性命?

巫旭却苦涩一笑,语调低沉又愤恨:“阿唐……没有祖父了,巫氏一族只剩下我们和五个孩子了……”

眼前倏然一黑,唐宁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她扭头,压不住心慌问:“巫旭,你胡说什么?”

“明明两月前我还收到了外祖父的信,他说他的身体还硬朗……”唐宁的声音听来,仿佛是求救般呜咽。

“阿唐,那妖僧一直在骗你!巫氏仅剩的族人在一月前就被一道狗屁预言屠戮!他们连襁褓稚子都未打算放过!”

一种难以言喻的冷痛由内而外包裹着她,唐宁极力忍耐,却还是没忍住吐出一口心头血。

她双目空洞,痛苦呢喃:“是我连累了大家,我果然是灾星。”

“阿唐,这不是你的错。”巫旭扶着唐宁的肩膀,眼眶忍得通红。

“祖父逝前最遗憾此生未曾见你一面,他盼望你能好好活下去……阿唐,跟我走吧。”

唐宁颤抖着,还未来得及回应,此时,一支羽箭突然凌空刺来!

“小心!”

巫旭侧身挡在了唐宁面前,闷哼一声,利箭正中他的臂膀!

唐宁慌乱抬眼,正见到不远处的墨烨。

他穿着大红的婚服,坐在高马上,望过来的眸光冷如冰刀。

唐宁瞬间清醒。

她立即挡在巫旭面前,她已经没有几天能活了,她必须保住巫旭,保住巫家最后一点血脉。

她第一次做到不带任何感情正视墨烨,“放了他,我保证会乖乖去北国和亲。”

“唐宁,和亲本就是你该做的。”墨烨的语调听起来依旧平静淡漠。

视线划过对面紧紧靠着的两人,历来波澜不惊的他,莫名动了杀念。

他盯着巫旭的眸子越来越暗沉,还说:“诱和亲公主私逃,乱两国邦交,此人必须死!”

说完,他利落翻身下马,直取巫旭命门!

唐宁却更快一步,提起之前巫旭给她的匕首横在自己的脖在上!

她沙哑喊道:“墨烨!你要是敢动他,我立即死在你面前!到时候看谁替楚华嫣代嫁!”

唐宁丝毫没对自己留手,一道鲜血顺着锋利的匕首蜿蜒而下。

“阿唐,别做傻事!”巫旭慌乱喊着。

不远处的墨烨也停了动作,神色莫名望着她。

唐宁见墨烨仍未同意,心中很是着急,握住匕首的手不受控制又划深了一分。

墨烨终于说话:“唐宁,你可知南北两国开战,会致多少生灵涂炭?”

唐宁惨然一笑,却说:“墨烨,你心怀天下苍生,可巫氏一族难道就不是这苍生中的一份?”

“巫氏一族上到耄耋老人,下到牙牙稚儿被无辜屠戮之时,怎不见佛祖慈悲为怀——!”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