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全文小说
  • 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全文小说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于自乐
  • 更新:2024-06-11 21:02:00
  • 最新章节:第47章
继续看书
无删减版本的其他小说《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于自乐,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陆松霍庭琛。简要概述:忧,你是不是不开心?楚家的人又欺负你了?”秦如芳敏感地问。楚辞忧说:“我今天去医院打病历,想起诉宋医生误诊,他们把病历删了。”“这好办,我一个电话就行。”秦如芳笑了。楚辞忧眼前一亮:“真的?”“这点儿小事都不用你出手,你且安安心心在家陪庭琛,保证给你好消息!”“谢谢妈!”楚辞忧又开心又感动。......

《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全文小说》精彩片段


“别碰我,我嫌脏!”楚辞忧嫌弃地掏出纸巾擦手。

陆松的自尊心受到严重打击。

她嫌他脏?

到底是谁脏?

他都不嫌弃她不是处,她怎么有脸嫌弃他?

但为了遗产大计,陆松还是隐忍了下来。

他装出一副难过且深情的样子:“小忧,你就别生气了。我给你认错,你想怎样都行,只求你原谅我……”

“你是听不懂人话吗?我已经和霍庭琛领证了!”

“我知道你在意气用事。领了证也可以换成离婚证啊!我不会嫌弃你的……”

“我嫌弃你,行吗?”

楚辞忧眉心狂跳,受够了陆松的死缠烂打。

她都知道真相并且嫁人了,还搁这装深情骗人。

“小忧……”陆松再次被打击到,耐心耗光,他提高语气,“你到底要怎样才能肯原谅我?”

“怎样都不行!”

“小忧!”

陆松的太阳穴突突跳着,濒临发作的边缘。

“陆松,我知道你今天来的目的。无非就是冲我妈留下的遗产来的。”

陆松眼眸猛凝。

她果然知道遗产的事!

所以,她是为了保护遗产,才顺势和霍庭琛结婚。

这样也好,她还是爱他的,还可以挽回。

“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回楚家,更不会嫁给你。你们就死了这么心吧!”楚辞忧恨恨道,银牙几欲咬碎。

“什么遗产?我不知道。”陆松装糊涂。

楚辞忧冷笑,扭头就走。

陆松怎肯轻易放弃?

他紧走几步去拦她:“小忧,昨天我才知道你不是林阿姨的亲生女儿。但是没关系的,我不在意你的身世……”

“我的身世怎么了?我是楚家名正言顺的大小姐,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吗?”楚辞忧服了。

见不得光的是楚嫣然吧?户籍年龄19岁,实际年龄22岁,比她还大几个月。

见不得光的私生女!

“小忧,我不是那个意思……”陆松抚额。

楚辞忧从手术台后下来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他说一句怼一句,句句怼得他无法接话!

“小忧,我也没想到会误诊,以为你真的生病。对不起,是我没多带你看几家医院。”

误诊?说得多轻松啊!

明明是他和楚嫣然一手布下的局!

楚辞忧深呼吸,庆幸自己重生得及时。不然手术刀一切,她这辈子又毁了。

“小忧,求你原谅我!我以后一定加倍对你好,补偿你昨天受到的惊吓。”

“扑通”一声,陆松跪下了。

来来往往的路人,都震惊地停下脚步看着,还有人举着手机拍照拍视频。

“哟,这小两口是闹别扭呢!”

“男儿膝下有黄金,他肯定很爱她才会下跪。”

“……”

陆松膝盖很疼,但心里很爽。

他太了解楚辞忧了。

不仅恋爱脑,还讲道德。随便PUA几句就去自省。

现在这么多人都在指责她,她三分钟都扛不住就会拉他起来,重回他的怀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三分钟、五分钟……楚辞忧不为所动。

她也不走。

他爱跪是吧?那就多跪会儿!跪断腿也难消她心头之恨!

最后,陆松膝盖疼得受不了,苦哈哈的仰视她:“小忧!如果你不肯原谅我,我就一直跪着不起来!”

“哎呀小姑娘,都跪这么久了你就原谅他吧!”

“有什么事回家说,让自己的男人跪大街多丢人。”

“……”

楚辞忧被气笑了,看向同情陆松的那个阿姨:“有没有可能是他犯了错?”

阿姨:“呃!他……咋了?”

“和我妹妹睡了小半年,还把人肚子搞大了!”楚辞忧大声说。

舆论消音了。

然后,刚刚还在指责楚辞忧的阿姨一口唾沫啐到陆松身上:“呸!臭不要脸!”

陆松何时受这样的侮辱?一张俊脸涨得通红。

一向脸皮薄的楚辞忧,居然当众公布他的罪行?!

他脸上火辣辣的,再也不好意思跪在那儿,起身灰溜溜的跑了。

楚辞忧心里爽快,愉悦地哼起小曲。

既然遗产暂时领不到,就先算算“误诊”的账吧!

楚辞忧来到医院,准备打病历资料去起诉宋医生。

结果,病历档案没有了!

又是陆松和楚嫣然的手笔!

和院方纠缠了半天也没拿到一张纸的证据,楚辞忧气得牙痒痒。

哼,以为这样她就收拾不了他们了吗?

如果她没有记错,此时陆松手上正在洽谈东郊的地。

那块地现在还不显山不露水,三个月后便随政策水涨船高。陆家血赚,从此跻身景城富豪榜。

而他买地的钱,便是她变卖妈妈留下的古董玉钗的钱!

这一世,她不会再便宜他了!必须截胡!

………

回到霍家,秦如芳关心地问:“小忧,事情办妥了吗?”

“没有。得夫妻两人一起去签字认领才行。”楚辞忧叹了口气。

楚家清醒的知道玉钗的价值,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算计。

而霍庭琛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苏醒。

也许是几天,也许是几年……

“别着急,在银行保管挺安全的。”秦如芳安慰道。

楚辞忧点点头,没好意思告诉秦如芳她现在还有个困难:她没钱!

手机账户里只有这些年存下的几万零花钱,暂时维持生活还行,做不了投资。

可她不可能一辈子活在霍家的庇护下,她得有自己的事业,养活自己!

“小忧,你是不是不开心?楚家的人又欺负你了?”秦如芳敏感地问。

楚辞忧说:“我今天去医院打病历,想起诉宋医生误诊,他们把病历删了。”

“这好办,我一个电话就行。”秦如芳笑了。

楚辞忧眼前一亮:“真的?”

“这点儿小事都不用你出手,你且安安心心在家陪庭琛,保证给你好消息!”

“谢谢妈!”

楚辞忧又开心又感动。

“妈,为了感谢你帮我出头,我送你一个机密。”

“哟,你还有机密?”秦如芳宠溺地看着楚辞忧,心底划过一抹伤。

如果庭芳还活着,也该结婚有人家了。

可惜那孩子……

“东郊有块地,三个月后会飙升十倍。”

匆匆赶到警局,只看到宋医生的尸体。

霍家的律师宗亚正在做笔录。

陆松小脸发白,不甘心地问:“宋医生死前有什么说什么吗?”

“没有。”宗亚摇摇头。

陆松气愤地握紧拳头:“明明不是他策划的,却要以死顶罪。值吗?”

“少夫人,不管怎样也算给您出了一口恶气。”江北劝道。

“他不是主谋!他收了贿赂,行贿他的人才是主谋。”陆松往前紧走几步,想向警方汇报。

宗亚拦住她:“少夫人,我查过他的账户,近半年都没有大额进账。”

“什么?”

陆松愣住,“这不可能!”

“也许是现金交易,但钱被藏起来了。找到不罪证,便无法指控。”宗亚作为霍氏的律师,非常富有办案经验。

做这件事的人很谨慎,即使事发也没露出一丝痕迹。

如果真是陆松,那这个年轻人可就太可怕了!

“宗律师,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陆松不甘心啊!

明明害她的人是陆松和楚嫣然,宋医生只是帮凶。结果宋医生死了,那对奸夫淫妇逍遥法外!

“少夫人,这件事情结束了。”宗亚道。

“宗律师,我没有说谎……”

陆松红了眼眶。

她两世为人,知道得清清楚楚!

就是楚嫣然担心陆松婚后对她动欲,非得在婚前把她的左乳切掉。陆松为了讨楚嫣然欢心,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少夫人,凡事要讲证据。您还有别的切入点吗?”宗亚问。

陆松想了想,摇头:“没有了……”

“那就先这样,以后有了证据再说。”宗亚给江北一个眼神。

江北也劝:“少夫人,您今天已经狠狠打他们的脸了,消消气吧!往后机会还多着呢!”

陆松隐忍的咬牙。

陆松好手段,竟让宋医生抛家弃子以自杀保全他。

今天她夺了东郊的地,陆松定不会善罢甘休,以后她做事要更加谨慎才行。

可以不怕,但不能不防。

受这事影响,陆松这一天都郁郁寡欢。

霍庭琛躺在阳光下,边晒太阳边等陆松和他说话。

短短三天时间,他已经开始依赖她了。总觉得她在的时候,生活才是正常的、完整的。

她若出门几小时不归,他就暴燥。

可是等了好久,陆松都没理他。甚至连按摩工作都没了。

霍庭琛不住问:“陆松,你怎么了?”

“宋医生畏罪自杀了。”陆松闷闷地答。

“他有罪,死也也该!”霍庭琛不甚在意。

陆松气恼地掐了他一把:“他没把陆松和楚嫣然供出来!”

“那就对了。”霍庭琛笑了。

小妮子胆肥啊,都敢对他下黑手了!

“对什么对?他不过收了两百万而已,只要说出实情把脏款吐出来,判几年就能出来。他就这么舍了命……”

“说明他受到比死更可怕的威胁。”

霍庭琛打断陆松。

其实,早在陆松说要起诉宋医生的时候,他就想到了。

霍家虽未与陆家合作,但他知道陆松这人。

长得斯文,却是个阴险狡诈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主儿。

当初撞见陆松和陆松在一起时,他还奇怪过:怎一朵鲜花插在毒粪上?

“肯定是陆松威胁他。”

陆松手下用力,把霍庭琛的腿部肌肉都掐凹了。

霍庭琛忍不住提醒:“我只是不会动,不是没痛感。”

“噢,对不起。”

陆松连忙松手。

“以后不要单独见陆松。”霍庭琛提醒道。

陆松“嗯”了一声,重新打起精神帮霍庭琛按摩。

阳光很好,照得他衣服裤子都是热乎的。

她的小手有节奏的按摩着,从下到上。

霍庭琛的感官能力越来越强了,舒服地昏昏欲睡。

突然大腿根一紧,他猛地惊醒:“你干什么?”

“呃,不小心按过了……”陆松心虚地吐吐舌头。

霍庭琛:………

确定不是故意的?

“我在想事情嘛,一时忘了……”

霍庭琛深呼吸。

想什么能想到他大腿根上?

“你妈把东郊的地过户给我了。不过你放心,等你醒了就还给你。”陆松起身绕到躺椅后,为他按摩肩颈。

霍庭琛怔了怔。

她竟然是在想这事?一块地而已,送就送了。

“你别小看那块地,三个月后会飙到一百亿的。”陆松自得的扬起眉眼,“霍庭琛,我帮你赚了九十亿哟!”

霍庭琛都不想说打击她的话!

东郊那块破地卖了许久都没人买,究其原因还是升值空间不够。

怎么可能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就从十亿涨到百亿?

尽说大话!

不过,也无伤大雅。她开心就好。

“霍庭琛你怎么不说话?你不相信我?”陆松得不到回应,不开心的噘起嘴。

霍庭琛轻轻一笑:“信。等赚了钱,分你一半。”

“这可是你说的!”陆松狡黠地眨动眼眸。

他还是不相信她,所以才这样说。

哼,走着瞧!

将来分钱的时候,他别肉疼!

此时的霍庭琛查三个月后东郊的地真到了百亿市值。

“对了,江北让你多说些公事,他快顶不住了。”陆松道。

霍庭琛沉吟了一会儿,问:“陆松,你大学念的什么?”

“金融管理。”

“那你敢不敢替我去霍氏主持大局?”

“啊?”陆松惊得差点儿咬到自己的舌头。

她,不敢!

虽然大学念的金融管理,但她还没实操过。再有想法,也只是纸上谈兵。

像霍氏这样的大集团,不是她一个新手能管理的。

“进董事局和生孩子,你选一个。”

霍庭琛意味深长地抛出条件,也想再试探试探她来他身边的实际目的。

“一定要选吗?”陆松哭丧着脸,“有没有第三个选项?”

“没有。”

“那……”陆松咬着下唇,纠结了半天才说,“我进董事局。但前提是,把你公司败光了别怨我。”

这个答案让霍庭琛很意外,也很庆幸。

很好,她还是初见时那个单纯的女孩,来到他身边真的只是寻求庇护。

“放心,我的资产你败不光!”

餐厅里的气氛一秒严肃。

天啊,少夫人竟然戳霍总的痛肋!这不是找死吗?

霍庭琛不屑:“我对甜品没兴趣。”

“那不行,必须来一下!”

陆松狡黠的眨巴眼睛,手指飞快的抹了奶油点到霍庭琛额头上。

所有人:!!!

俊朗威严的脸上一点粉红,格外滑稽。

大家都沉默了。

完蛋!霍总要发飙!

就连秦如芳也替自己的宝贝儿媳捏了把汗。

谁知霍庭琛不但没发作,还满眼宠溺的笑。

“这样就当你也吃蛋糕了。”陆松笑得十分开心,眼中的光亮璀璨如星。

很久很久没这样开怀过了。

前世过得太惨痛,以至于今生她把心藏在坚硬的外壳下,不敢松懈。

生怕再次坠入噩梦,万劫不复。

直到今天,她再次感受到了真诚和爱。

人生值得!

庆生后回到房间,粉红色的奶油还停留在霍庭琛的额头。

陆松拿出手机悄悄拍了张照片。

霍庭琛眼角抽了抽:“我没瞎。”

“哎呀,被你看见了。”陆松俏皮的吐吐舌头,索性和他一起合拍。

霍庭琛一百个不愿意,但他动弹不得。

最后能做的就是闭上眼睛……

“好了,我帮你洗脸。”

陆松心满意足,哼着小曲,拿热毛巾帮霍庭琛擦脸。

奶油不好擦,她挤了一点儿洁面乳,用指尖按摩打圈。

她的动作很轻柔,指腹软而有力。

洗掉奶油后,索性给他来了个全脸深度清洁,末了还贴上面膜。

霍庭琛很抗拒:“我一个大男人,贴什么面膜?”

“贴完会更帅哦!”

陆松笑嘻嘻的,拍拍他的脸,又开始搞手膜,脚膜。

霍庭琛活了二十七年,头一回被整得如此娘气。

他很无奈,但他能怎么办呢?

谁让他还不能动。

“嘻嘻,我们同步了,真好玩。”陆松打开手机,笑容猛地凝固。

霍庭琛问:“怎么?”

“没事。”

陆松把手机扔到一边,继续哼歌。

但心情已经回到刚才的状态。

霍庭琛沉思片刻,问:“陆松找你了?”

“咦,你透视眼嘛?”陆松被吓到。

她有读心术,那他有透视眼也不奇怪。

但透视……

陆松下意识的捂胸。

“戏真多!”霍庭琛无语极了,“你那点儿破事,还需要透视?”

陆松想了想,也是哦!

霍庭琛这么聪明,如今能亲自指挥江北了,肯定把她的底翻得清清楚楚。

“对,是陆松给我发生日祝福。”陆松不仅承认,还给霍庭琛看手机。

陆松说了许多甜言蜜语,还给陆松转账五万二,以表诚意。

但陆松没有收。

霍庭琛冷哼:“为什么不拉黑?”

“我觉得他还有用处。”陆松说。

“当甘蔗渣啃,回回味?”霍庭琛不屑。

像陆松这种小角色,他一巴掌能拍死好几个!

“东郊的地能升值,是他从京城得来的内部消息。”陆松沉吟着,“他手上还有个项目……”

霍庭琛眸光一冷。

京城得到的内部消息,那就是真能升值了。

陆家,竟然还有这样的能力?

“算了,那个项目现在还早。等时候到了再说。”陆松摆摆手。

霍庭琛眯起眼睛:“你想创业?”

“嗯。”

“就靠从陆松那儿偷来的机密?”

陆松思索了一下,摇头:“不全是。”

前世东郊的地皮升至百亿后,陆松和楚家都分得几十亿利润。

林美华就这楚嫣然一个女儿,楚家的一切全都是楚嫣然的,便以她是陆家媳妇为由把钱都投到陆松身上。

陆松靠着这百亿资产,又投资了一座矿山。

丰富的矿产带来更为巨大的利润,自此平步青云,获得景城优秀青年企业家的称号。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