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古代当大富豪
  • 回到古代当大富豪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冰道作者
  • 更新:2022-07-15 21:27:00
  • 最新章节:第3章 饥饿营销
继续看书
一场梦惊醒,陈辉成了废物败家子;这悲催的人设,还有老婆被抢走的遭遇……如今身无分文的陈辉,要怎样在这陌生的朝代逆袭人生。谁能想到一个老婆被抢走的穷酸败家子,居然凭借着一碗豆腐脑,逆袭人生成为首富。

《回到古代当大富豪》精彩片段

“这小子得罪了乡间恶霸,被活活打死,只留下一个漂亮寡妇,真是便宜我们了!”

“小美人,只要你乖乖的从了我家李少爷,保你吃香喝辣,岂不胜过这个窝囊废百倍?”

“不错不错!说不定李少爷大发慈悲,帮你埋了这个死鬼丈夫,也未可知。”

“哈哈哈,谁能想到当年威名赫赫的陈家,如今竟然落得这步田地,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一间破瓦房里,四个男人围着一名美貌女子,言语中全部挤兑和调戏。

而被他们围住的女子,却神色异常平静,仿佛恍然未闻一般,只是静静坐在床边,一双翦水秋瞳凝视着床上一名布袍男子。

布袍男子二十岁许的年纪,身材瘦弱、面色铁青,早已经没了气息。

“陈辉,你虽不义,但我不能无情。今日我随你去了,也不枉你我夫妻一场。”

言毕,女子蓦地扬起手中剪刀,便朝自己脖颈划去。

“不好,秦薇要自杀了!快拦住她!”

“她若死了,我们都不好跟李少爷交代!”

那四个男人见到此幕,登时便要冲上来。

可秦薇却瞠目喝道:“都别动!胆敢上前一步,我当场自刎!”

这一声怒喝,登时就镇住了那四名男人,登时再也不敢越雷池一步。

其中一名男人,一脸不甘喊道:“秦薇你若自杀,你丈夫肯定会被丢到乱葬岗喂狗!难道,你忍心让他死无全尸?”

秦薇听到这话,原本要自杀的动作登时一僵,眉宇间隐有挣扎之意。

那四个男人见状,纷纷动了心思。

“小美人,听我一句劝。只要你老老实实从了我家李少爷,这个死鬼我们帮你埋了!”

“是极是极,一副棺材板而已,对于我们李家不算什么。”

“你总不想看见,自己丈夫死无葬身之地吧?”

这句话一出,秦薇神色愈发凄苦,但她强忍着泪水,看向了其中一名男子。

“高建,你究竟想怎样?”

高建闻言,嘿然一笑:“很简单!你只要去李少爷府上,暖床陪睡、为奴为婢,我们便可帮你安葬了你这个死鬼丈夫,如何?”

秦薇闻言·,气的娇躯颤抖:“此事绝无可能!我生是陈家的人,死是陈家的鬼,你们这几个助纣为虐的家伙,我死后化作厉鬼,也不过放过你们!”

言毕,秦薇便闭上了眼睛,就要动手。

那四个男人见状大惊失色,登时便要扑上来。

可就在此时,一个极其微弱的声音,忽的从床上响起。

“水……我要水……”

而这个声音,赫然是已经死去多时的陈辉发出!

只见陈辉此刻,居然瞪大了眼睛,看着高建他们。

“鬼,鬼呀!”

“不要害我们!不关我们的事!”

“快跑,快跑啊!”

一瞬间,高建四人被吓得魂不附体,连滚带爬的逃掉了。

唯独秦薇,神色大变的看着床上那人。

“夫君,你还魂了?”

“给我水,我好渴……”陈辉又张了张嘴,声若蚊呐。

“你……难道苍天有眼,你没死!?”

秦薇又惊又喜,霍然起身,连忙接了一瓢水喂给陈辉。

陈辉咕咚咚的喝完了一瓢水,终于长出一口气,面色也从铁青恢复了一丝红润。

秦薇见状,立刻趴在陈辉胸口。

当她听到陈辉咚咚作响的心跳之后,眼泪也跟着下来了。

“夫君,你没死,真是太好了,呜呜呜……”

令人惊奇的是,秦薇刚才面对四个男人的围攻,即将放弃生命的时候,她都没哭。

但此刻,在陈辉怀中她却哭得像个孩子一样。

实际上,她今年也才十六岁,依然只是花季少女的年纪。

尤其是对于真实年龄已经三十岁,刚刚穿越过来的陈辉而言。

看着怀中哭得梨花带雨的小美女,陈辉神色又尴尬,又感动。但还是毫不客气的伸出手,将她抱在怀中。

毕竟是自己老婆,抱一抱又不犯法。

重生之前,陈辉原是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但公司上市前期,他过度劳累,不幸猝死。

死后穿越到了这个平行世界。

大齐、大楚、大魏三国鼎立,互相征伐不休,战事频繁、民不聊生。融合记忆之后,陈辉忍不住摇头。

这个身躯的原主人,是个蠢到极致的超级败家子。父母死后,原本殷实的家庭,被他短短一年时间就败光了,不光好赌、好色,还嫌弃自己老婆。

说是人渣,也不为过。

昨天更因为一些琐事,跟一个叫张麻子的恶霸打起来了。结果被凑得半死不活,抬回来之后,有出气没进气,当天夜里就死了。

可怜陈辉家里虽然有个美貌贤惠的妻子,却穷的家徒四壁,下葬的钱都没有。就在秦薇为此事发愁的时候,这四个李少爷府上的走狗,就闯了进来。

这才有了刚开始的那一幕。

想到这里,陈辉心中暗暗咬牙。

上辈子自己拼尽全力,宠她爱她,却被女朋友戴绿帽子背叛!

如今重生,面对这么贤惠贞洁的好妻子,自己一定要好好珍惜,让她成为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想到这里,陈辉将怀里小美女抱得更紧了。

但陈辉却不知道,这还是他成亲以来,第一次对秦薇如此温柔。一时间,百感交集的秦薇,在陈辉怀里哭得更大声了。

 

稍微恢复了一些活动能力之后,陈辉便从床上坐了起来,开始盘点自己目前的情况。

屋里家徒四壁,自己身无分文,甚至连件换洗衣裳都没有。

最近几天的饭菜,也都是秦薇去附近邻居家里,裁衣缝补做家务,讨来的残羹冷饭。

说句实话,狗都不如。

不光如此,陈辉居然还欠了一屁股的赌债。追债的人三天两头前来骚扰,几乎踏破了陈家的房门。

就更别提,还有那个有权有势的李家少爷,一直暗中觊觎秦薇的美貌。

可以说,陈辉虽然重生,却是天崩开局。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赚钱养家,让自己和秦薇能够吃饱饭、穿暖衣。

“赚钱最快的方法,莫过于经商。但经商需要本钱,我如今身无分文,是个大问题。”

陈辉心中也清楚,本钱这种东西,乃是原始资本的积累,绝非一朝一夕就能得到的。

自己这个破瓦房,屋里面只剩下一张床,以及一张破被褥,根本就没有值钱的东西。

但凡有点值钱的东西,也早就被陈辉典当出去,胡吃海喝了。

“娘子,咱家里还有什么?”陈辉问道。

“只有半碗黄豆了,是我昨晚借来的。你要吃吗?”秦薇柔声道。

“半碗黄豆?”

陈辉闻言,摸了摸下巴,脸上露出思索之色。

家徒四壁,只有半碗黄豆,能做什么赚钱?

做豆腐?

不行,这个架空世界已经有豆腐了,并不值钱。

除了豆腐还能做什么?

陈辉沉思了片刻之后,忽的眼前一亮。

“娘子,把那半碗黄豆给我,我出去片刻,一会儿回来。”

“好。”秦薇虽然不知道自己丈夫要半碗黄豆干什么,但还是乖巧的答应下来。

很快,陈辉便披起一件破布衣,端着黄豆快步离去了。

大概半时辰之后,陈辉气喘吁吁的返回,额头满是大汗,似乎做了什么体力劳动一样。

但他脸上,却满是喜色,一进门就将手中的碗递给秦薇,道:“娘子,你看看这是什么?”

秦薇低头一看,登时吃了一惊。

“碗里是什么东西?又白又嫩,看起来真好看。”

“这叫豆腐脑,不光好看,还好吃呢。我加过糖了,你尝尝。”陈辉呵呵一笑。

“豆腐脑?”

秦薇显然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她双手接过,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

只一口下去,她美眸登时圆睁,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好嫩,好甜,质地绵软,入口即化!这就是豆腐脑吗?真是太好吃了!”

陈辉见状,露出满意之色。

他早年在大学兼职的时候,曾在早餐店学过豆腐脑的制作方法,如今正好用上。

“娘子,这是我用那半碗黄豆做出来的。我打算开个店,咱们一起做生意发家致富,如何?”

秦薇闻言,一双美眸登时就红了,落下泪来。

在秦薇眼中,陈辉一直都是个不学无术、干啥啥不行的败家子。每天吃喝嫖赌、不务正业,简直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废物。

天可怜见,经历了一番生死之后,他竟然开窍了,而且还做出了这个叫‘豆腐脑’的美味小吃。

秦薇心中又感动,又欣慰,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开口道:“夫君,我都听你的。只要你洗心革面、奋发上进,我一定尽全力支持你。”

“夫妻同心,大事可成。只是做生意需要本钱,我们如今身无分,难以成事。”

陈辉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破旧瓦房,果断开口。

“这个破房子,不要也罢。我们应该有更好的生活,而不是在这种狗窝一样的家里。把房子卖了吧,用这个本钱去做生意。”

听闻此言,秦薇神色一动。

以前,陈辉败家烂赌的时候,也不是没有打过这个房子的主意。

还是秦薇拼死阻拦,这才没让陈辉得逞。

因为这是陈家最后一处祖产,卖了之后,他们夫妻二人就真成无家可归的乞丐了。

换成平时,陈辉若提出卖房,秦薇断然不从。

但今时不同往日,陈辉不仅改头换面,更做出了一碗惊世骇俗的豆腐脑,秦薇选择相信自己的丈夫。

“夫君,我都听你的。如果生意失败,我们就去做一对乞丐夫妇。”秦薇一双美眸凝视着陈辉,俏脸上满是柔情。

“放心,你这么爱我,我怎么可能让你输?”陈辉温柔一笑,将秦薇揽入怀中。

……

说是开店,其实就是租借一个能做豆腐脑的工房。

一麻袋黄豆,一个磨盘,一些必要的锅碗瓢盆和烹饪调料。笼统算下来,花不了几个钱。

因此,陈辉并没有真的卖房,而是将房子低价典当出去。

第二天,陈辉刚把卖房子的消息传出去。立刻便有一家典当行,用三两银子的价格,将陈辉破瓦房收走。

毕竟,作为陈家的祖产,这间房子虽然破烂,却位置极好。只需要翻修一下,便可以高价出手。

当然了,卖房的时候,陈辉还跟典当行做了约定,那就是一个月后自己可以花五两银子,再把房子收回来。

在旁人眼中,陈辉做的这笔交易,简直是愚蠢到了极点。

一时间左邻右舍,都对陈辉指指点点,目光中全都是奚落和嘲讽。

唯独秦薇,真心实意的相信着自己夫君,忙前跑后处理着所有事情。

搬运床铺,租用工房,购买黄豆,全都是她做的。

甚至,陈辉大病初愈,没有力气磨豆腐,也是秦薇一个人在上下操持。

看着秦薇瘦弱的身躯,费力推着磨盘转圈,额头、浑身都布满了豆粒大小的汗水,陈辉是又心疼,又爱怜。

秦薇本是官宦之女,父亲是谏议大夫,官居二品。因为直言犯上,被流配边疆,唯一独女也被送入官方的妓教坊。

陈辉父亲钦佩这位谏议大夫的为人,花了重金赎回秦薇。秦薇感其恩德,遂嫁给陈辉。

但,重生前的陈辉却一直嫌弃秦薇出身于‘妓坊’,一直不肯碰她。甚至新婚之夜,也跑去青楼放纵。结婚一年多来,两人还未结合过。

想到这里,陈辉对秦薇就愈发愧疚。

若有机会,自己一定把新婚之夜该做的事情,给她补上。

“夫君,豆子都磨好了。”秦薇忽然开口。

“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就行了,你好好休息吧。”

陈辉上前,耐心的将豆浆过滤一遍,然后开火烹煮。

秦薇则在一旁,一脸好奇的看着。

她也想看看,豆腐脑究竟是如何做出来的。

只见陈辉先是极其小心的控制着火候,在豆浆煮沸之后,滴入适当白醋,并徐徐搅拌均匀。

就这样过了几个小时,豆浆凝固之后,一锅雪白滑嫩的豆腐脑出锅了。

“这就是豆腐脑?真的好漂亮!”

秦薇心中欣喜万分,她本以为第一次制作,又失败的可能性。没想到陈辉首战告捷,直接做出了整整一桶!

她当即便盛了一碗,品尝了起来。

只一口下去,秦薇忍不住感叹出声。

这豆腐脑太好吃了,卖相又极佳,绝对可以大卖!

陈辉有这种绝技,以后只要他们夫妻努力操持,日子一定会越过越好。

一想到这里,秦薇心中欣慰之余,只感觉这些年来所受的种种委屈,瞬间都不算什么了。

可,就在秦薇心中感叹的时候,陈辉却开了口。

“娘子,你那样吃,哪有什么味道。”

陈辉笑道:“豆腐脑也分为甜、咸两种吃法。等我加入不同调料,你再试吃一下。”

秦薇接过了两碗加过不同调料的豆腐脑,又吃了一遍。

而这一次,她吃完之后,忍不住落下泪来。

甜豆腐脑,甜美多汁,嫩滑可口。

咸豆腐脑,咸香下饭,口味独特。

经过陈辉精心配比调料的豆腐脑,已经不能用好吃来形容了,简直是绝品!

如此美味,都把秦薇感动哭了。

她似乎已经看到,破败落难的陈家,会因为这一碗豆腐脑而重拾辉煌。

“我的好娘子,这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

陈辉见到秦薇哭涕,连忙将她抱在怀中,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以后,我们好日子还在后面呢。”

“夫君……”秦薇撒娇似的叫了一声,旋即整个人像一只小猫一样,软绵绵的依偎在陈辉怀中。

此刻,她俏脸上满是幸福之色,似乎已经开始畅想两人以后的美好生活。

而这一幕,却让陈辉心中有些酸楚。

仅仅是两碗豆腐脑,就已经让她如此幸福。

以前的自己,究竟是有多混账啊。

只希望明天豆腐脑能够大卖,让自己狠狠赚上一笔。从此自己操持经营,做一个富可敌国的大商人,给她世上最好的幸福生活!

 

第二天。

陈辉和秦薇起了个大早,推着一辆小车来到了镇中心,支开了摊位。

“来喝豆腐脑啦!又白又嫩的豆腐脑,保证您喝了就忘不了!”

陈辉一通吆喝,很快引来了几个人的注意。

“豆腐脑?这是什么东西?”

“看起来卖相不错,几文钱一碗?”

陈辉闻言,伸出了两根手指:“新开业,今日特价,只要两文钱一碗!”

“倒也不贵,来一碗尝尝。”

“我也要一碗!”

很快,便有几人尝试着要了第一碗。

而当他们喝下第一口豆腐脑之后,那又滑又嫩,从未有过的美味体验,就瞬间征服了他们。

“太好喝了!”

“我这辈子,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妈的,感觉自己这么多年人生,都虚度了!”

“再来一碗,不……再来五碗!”

很快,在这几个人的阵阵惊叹声中,小镇上的人越聚越多,很快一大桶豆腐脑就全卖光了。

“还有没有,再来几碗啊!”

“老板,你这都不够吃的啊!”

“是啊,是啊,我们刚刚尝个味道,就没有了。”

陈辉见状,呵呵一笑:“明天还有,诸位赶早来。”

言毕,便跟秦薇使了个眼色,夫妻二人立刻推着小车,返回了工房。

刚一进屋,秦薇就兴奋的跳了起来。

“夫君,我们今天赚大了!卖了五十碗,整整赚了一百文!扣去所有成本,也净赚六十文呢!”

“这才哪到哪。”

陈辉却老神在在:“一千文才能兑换一两,咱们本月的目标,可是要赚够十两银子。要是两文钱一碗的卖,我们要卖整整五千碗,累也累死了。”

“只要能赚钱,纵然累死,我也愿意。”秦薇却嘻嘻一笑,完全是一副财迷模样。

很快,秦薇又说道:“夫君,我们闲着也是闲着,干脆多做几桶,中午接着去卖吧。”

“不可。”

陈辉摇了摇头:“这种东西,喝多了就不稀罕了。我们必须趁着新鲜劲还在,把价格卖上去,因此就需要限购和吊胃口。”

言毕,陈辉吩咐道:“你去买些竹子来,制作一些竹签,我有大用。”

“好。”

秦薇虽然不知道,陈辉要竹签干什么,但她此刻已经无条件的相信陈辉了。

就这样,很快时间来到了第三天。

这一次,两人推着小车刚出门,还没来到集镇上,就已经有人急不可耐的要买豆腐脑了。

“老板,先来一碗吧,我都等一晚上了!”

“是啊,我们天不亮就来了,等了你好久。”

“我都快馋坏了,赶紧让我吃一碗热乎的吧!”

面对这些人的求购,秦薇本打算就地开张,却被陈辉制止了。

“抱歉,必须到固定地点,时间到了才能卖。”陈辉神色平静的道。

“你这家伙,卖个早餐还婆婆妈妈的,奶奶个熊,老子不吃了!”

有人按耐不住,登时发火,转身离开了。

“夫君……”秦薇见状,急的直跟陈辉使眼色。可陈辉却仿佛没看见一样,根本没有任何回应。

等两人来到昨天摆摊的地方时,却发现这里早就已经挤满了人。

绝大部分,都是慕名而来,他们都想看看豆腐脑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让镇上一些人念念不忘,馋的直流口水。

而当陈辉掀开了豆腐脑的木桶盖子之后,又白又嫩的豆腐脑,立刻引发了一阵惊叹。

“好白,好嫩,好好看!”

“听说这豆腐脑,口感极佳,入口即化!”

“听你这么说,我也想尝尝了!”

……

一时间,众人都踊跃上前,准备购买。

可陈辉却端足了架子,开口道:“今天的豆腐脑三文钱一碗,要买的赶紧排队!”

“三文钱!老板你怎么涨价了?昨天还是两文钱。”

“对啊,一下子贵了一半!”

“再加两文钱,都能去吃一碗杂碎面了。”

“是啊,三文钱都能买三个大馒头了。”

面对众人的抱怨,陈辉却老神在在。

“要买的排队,不买的赶紧走,别影响我做生意!”

听到陈辉这么说,一些人终于按耐不住,。

“老板,我来两碗!”

“我来三碗!”

“我先来一碗尝尝。”

这些人,大多都是昨晚尝过滋味的老顾客。

经过他们这么一喊,陈辉的摊位前,立刻排起一条长龙。

很快的,不到半个时辰,陈辉这一大桶豆腐脑都卖了个精光,很多人空排了半天队,根本就没买到,一个个捶胸顿足、垂头丧气。

“老板你这也太少了,根本不够卖的啊。”

“是啊,我们连尝都没尝到!”

“明天多做两桶吧。”

面对这群人的抱怨,陈辉却微微一笑。

“诸位,我这豆腐脑乃是独家秘方,天下独此一份,用料非比寻常。明天就要涨价到四文钱了,而且需要先交钱,再购买。”

“什么?又涨价了!”

“你这也涨的太快了!”

“居然还要先付钱,再购买。明天你要是不来,我们岂不是上当了!”

一群人闻言,立刻摇头离开了。

但还有一部分人,留了下来。

其中一人问道:“敢问老板,怎么个先付钱,后购买?”

陈辉转身,对秦薇使了个眼色。

秦薇立刻会意,从随身携带的麻袋里,取出一沓竹签。

“这有五十个竹签,上面有从一到五十的数字编号。明天我会制作五十碗豆腐脑,每个竹签限购一碗,卖完为止。”

陈辉说道:“你们交了钱,我给你们一个竹签编号,明天你们凭编号来领取豆腐脑即可。”

“什么玩意,听着就麻烦!”

“不买了!区区一碗豆腐脑,搞这么多名堂!”

“还一签只准买一碗,有这么做生意的?”

又有一群人,骂骂咧咧的走开了。

饶是如此,留下来的也有十几个人。

“老板,我来五签。”

“我来十签!”

“我来两签。”

……

很快,五十个竹签销售一空。

秦薇看着口袋里多出来的三百五十文,俏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她这辈子,都没赚到过这么多钱!

回到工房后,她一脸激动的看着陈辉。

“夫君,我们发财了!照这样子,我们很快就能赎回老房子了!”

“有点志气,我们何止要赎回老房子,我们还要做青阳镇首富呢!”陈辉摸了摸秦薇的脑袋。

“夫君!”秦薇立刻投入了陈辉的怀抱,脸上洋溢着幸福之色。

不过,她在陈辉怀中温存了片刻之后,俏脸上又露出了一丝好奇。

“夫君,我到现在还搞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用竹签编号来卖豆腐脑啊?而且,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卖五十碗?多卖点不行吗?”

“很简单。这种销售方式,叫做饥饿营销。”

陈辉双目微微眯起,露出一缕狡黠之色:“物以稀为贵,当一种东西,必须要通过争抢名额,才能购买的话,它就会快速溢价。你信不信,今天我们只卖四文钱一碗,要不了多久,就会涨价到一百文?”

“嘶!”

秦薇闻言,倒吸了一口冷气,旋即便把螓首摇晃的跟拨浪鼓一样。

“夫君说笑了。豆腐脑固然美味,也只是寻常的小吃罢了,怎可能涨到一百文?这么多钱,都能买三斤牛肉了。”

“那你瞧好便是。”陈辉却老神在在,似乎非常笃定。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