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迟来小说秦承泽
继续看书
薄城和秦承泽的视线对上,谁也没移开。过了一会,薄城笑了一下,“太晚了,你一个人不安全,下次注意点。裴裴让我来看看你,既然你没什么事,那我就先走了。”苏洛枝点了点头:“好。”薄城离开之后,秦承泽周身气压一度下降,苏洛枝抬头看他:“阿泽。”

《黎明迟来小说秦承泽》精彩片段

想起几天前在墓地的那一幕,裴裴最终还是没再多说什么。

或许是这次生病让秦承泽有了一点同情心,总之,苏洛枝再找他时,他不会再那么冷淡了。

直到有一次,苏洛枝约秦承泽出来吃饭。

地点还是碎景,苏洛枝提前一个小时就到了,秦承泽提前十分钟到的。

碎景这个地方,来的大抵都是富贵之人,俩人吃到一半,恰好就遇到了同样和同学出来的姜莱。

一见到秦承泽,姜莱就扑上来:“承泽哥,你跟你同学出来吃饭呀。”

说完,她看向苏洛枝:“呀,是这个漂亮姐姐。”

姜莱的眼神太纯净无辜,苏洛枝被她看着,莫名有种当小三的感觉。

而且……

这俩人太熟稔了,苏洛枝完全插不上话。

在姜莱说可不可以留下来一起的时候,苏洛枝莫名就答应了。

于是,两人的约会变成了三人行。

苏洛枝很不自在,半路去上了一趟洗手间。

她刚打开水龙头洗手,就听到里面隔间传来声音。

“你说,秦二少突然把莱莱叫过来什么意思啊,看他和其它女人吃饭啊?”

“谁知道呢,他们这种京圈的大佬,心里的想法哪里是咱们可以琢磨透的。”

“上次不也是吗,我们正在ktv玩得好好的,秦二少突然就把莱莱叫走了,后来听她说,也是来碎景,见的就是这个女人。”

“莱莱真可怜。”

“行了,管好自己就好。”

里面的人要出来了,苏洛枝连忙躲到一边。

她靠在墙上,心跳加快。

一个可怕的想法逐渐在她脑海里浮现。

【正文完结】

晚上,秦承泽送苏洛枝回家,却意外见到了薄城。

看两人一同从车上下来,薄城上前:“枝枝,怎么这么晚。”

苏洛枝看了一眼秦承泽,才说:“和阿泽出去吃了个饭。”

薄城和秦承泽的视线对上,谁也没移开。

过了一会,薄城笑了一下,“太晚了,你一个人不安全,下次注意点。裴裴让我来看看你,既然你没什么事,那我就先走了。”

苏洛枝点了点头:“好。”

薄城离开之后,秦承泽周身气压一度下降,苏洛枝抬头看他:“阿泽。”

下一瞬,骨节分明的手直接按在了苏洛枝的脖颈后面,天旋地转之间,她被粗暴的压在墙上,后背传来剧烈的疼痛。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别招惹我。”

苏洛枝咽了咽口水,“有。”

“薄城和你什么关系?”

“我叫他过来的。”

秦承泽松开了她,扯了扯领带,然后拿出一根烟点燃,靠在了车上。

苏洛枝顺着墙根滑在地上,烟雾缭绕的猩红之间,她只能看到他模糊的脸。

她听到他嘶哑的声音:“都知道了。”

是陈述句,而不是疑问句。

苏洛枝把刚刚滑落的吊带拉上去,理了理头发后才说:“猜到了。”

秦承泽眯眼:“不怕?”

“不怕,我心甘情愿。”

他嗤笑一声:“我为你准备了一栋别墅,那里一切应有尽有,如果这次你想走,知道有什么后果吗?”

苏洛枝将眼泪逼回去,然后慢慢站起身,朝着秦承泽走过去。

她抱住男人,轻声说:“我愿意以后只依附你,愿意被你藏起来,愿意从此只在你一个人身边,你想做什么都可以。秦承泽,我爱你。”

空气安静下来,不知过了多久,秦承泽一把抱起苏洛枝,朝着房间走去。

门刚关上,她就被压在了玄关的墙上。

不同于刚才的粗暴,秦承泽吻的克制又温柔。

过了一会,苏洛枝尝到了一丝咸味,她刚想睁开眼,却被秦承泽一只手盖住眼睛。

“很抱歉,那时候不在你身边。”

苏洛枝眼角湿润,她知道秦承泽说的是四年前她家出事的时候。

“没关系。”

温热暧昧的气息在二人之间流转,一切尽在不言中。

秦承泽抱着苏洛枝到了床上。

屋外微风乍起,细碎的树叶随风掉到了地上,自此落叶归根。

……

三天后,积累下来的工作迫使秦承泽不得不离开。

苏洛枝终于拿起了自己的手机,裴裴的电话已经99+,后面没打,大抵是秦承泽说了些什么。


“已经安排好了。”

听到这话,苏洛枝看向他,她明明笑着,眼里却有泪光:“你怎么这么好啊。”

秦承泽一只手把人紧紧抱在自己的怀里:“知道好就行。”

“秦二少,要不要结个婚?”

秦承泽低头,就看到苏洛枝狡黠的眸子,他也笑了:“行啊,现在就去。”

【番外一回忆】

2013年的十月份,刚进校园的大学生们顶着炎炎烈日终于结束了为期半个月的魔鬼军训。偌大的校园里,黑白分明,很容易区分新生和老生。

裴裴几乎是挂在苏洛枝的身上,碎碎念念的吐槽那个长的有点帅,训人却极其狠的教官。

“枝枝,他训我也就算了,你说说你,长这么好看一姑娘,他居然罚你跑十圈!太过分了!”

她口中的少女把手里的瓶盖拧开,仰头喝了一口后,才浅笑道:“外交官学院嘛,培养人才的地方,自然是不同于普通大学。”

在太阳下站了半个月,连裴裴原本很白的一姑娘都晒成了黑炭,可偏偏苏洛枝还是白的发光,只是比之前稍微暗了一个色度。

裴裴咬牙切齿的捏了一把她纤细柔软的腰肢,有些羡慕道:“真好,你都没变色,你看看我,都成变色龙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养回来。”

苏洛枝看向她:“没事,现在全校到处可见变色龙,你不是唯一特殊的。”

裴裴欲哭无泪。

就在她还想说什么,前方却传来一阵骚动,其中还夹杂着几声女孩子的惊呼声。

苏洛枝和裴裴不约而同的看过去。

并肩而来的,是两个男生。一个穿着军训服,神色不羁,嘴角挂着一丝浪荡的笑意;另外一个穿着宽松的白色的休闲服,带着金框眼镜,单手插兜。

两人性格明显不同,可模样却是一等一的俊俏。但苏洛枝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反倒是她身边的裴裴。

“啊啊啊啊啊!救命!外交学院两大天才男神居然认识,好帅啊!!!”

苏洛枝额头冒出黑线:“很出名吗?”

裴裴“啧”了一声,然后很激动的拉着苏洛枝开始介绍。

“那个穿军训服的,叫秦承泽,京都秦家知道吗?那可是京圈大佬中的大佬,听说他们家世代都是政治世家,而且培养出的后代一个比一个优秀,你瞧瞧,那个秦承泽。他就是今年京都的状元郎!人还那么帅。”

苏洛枝往那边又看了一眼,少年潇洒恣意,阳光帅气,确实很优秀。

“再优秀那也不是你的,别惦记了,快走吧。”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