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凝沈念尘小说
继续看书
情窦初开,沈念尘便是她心里的人。她守了他这么多年,不想再继续做哑巴了。就算秦晴是这个世界的天命女主,但是她还是想为自己争取一次

《阮凝沈念尘小说》精彩片段

阮凝是活了两辈子的人。

活到十九岁的时候她才觉醒,自己这辈子是穿进了上一世看的小说里。

而她那位没有血缘关系的小叔沈念尘,就是小说里的男主。

正想着,一阵推门声打断了阮凝的思绪。

她抬头一看,走进来的人正是沈念尘。

男人剑眉星目,英俊挺拔,微冷的丹凤眼晲过来,让人挪不开眼。

“发布会一个小时后开始,你准备好了没有?”

沈念尘淡淡的一句话,将阮凝愣神中拉回来。

她微微一笑:“小叔,你都还没有恭喜我的新书大卖呢。”

在这个世界,她是个小说家,也是个演员,这次的发布会是她新书《星辰荣光》被改拍成电视剧。

而沈念尘就是剧本拍摄的导演,同时也是满贯影帝,沈氏娱乐总裁。

也是……她喜欢了十年的人。

沈念尘把手里的文件递给阮凝,如她所愿说了句:“恭喜。”

还不等阮凝接话,又听他说:“这次拍摄,剧组请了其他人做编导,你看看剧情修改的地方。”

阮凝脸上的笑容淡下,没有哪个作者会愿意别人改编自己的书。

更何况,《星辰荣光》这本书承载着她所有的爱恋,她将无法对沈念尘宣之于口的情愫都写进了书里。

书里面的一字一句,都是她的青春。

可是沈念尘却没有给阮凝拒绝的机会,直接把文件放在桌上:“没有问题就签字。”

说完,他就匆匆离开。

这两年转行做导演后,沈念尘越来越忙了,只要不是同在一个剧组拍戏,她就会一两个月见不到他。

阮凝望着沈念尘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门口,阮凝才一页一页翻开合同。

合同内指明剧情删改的地方有很多,但阮凝想着,反正沈念尘每一部戏的女主都会用自己,自己参演这本书,也能够弥补剧情删改的遗憾了。

一个小时后。

阮凝签好字,从休息室中走了出来,《星辰荣光》电视剧宣传会正式开始。

如同从前那样,阮凝和沈念尘并肩站在台上,为记者们答疑。

两人配合默契,有条不紊,提问很快到了尾声。

“阮小姐,网上传言,这本书是你以自己和沈影帝为模板刻画的男女主,请问确实如此吗?”

阮凝心头一紧,而后悄然侧眸看向身边一身墨色西装,面容清冷的沈念尘。

恰好沈念尘也给她递来话筒,两人四目相对,他的眸色黑沉,这一瞬阮凝仿佛感觉自己隐藏的心思被沈念尘看穿。

她匆忙接过话筒,囫囵回答:“一千个人看书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谢谢大家喜欢我的书,同时也谢谢大家关注《星辰荣光》搬上屏幕。”

话落,记者又扭头冲沈念尘头提问。

“沈影帝转行做导演两年,每一部戏的女主都是阮小姐,这本书也是阮小姐自己写的,所以《星辰荣光》这部剧的女主依然是阮小姐吗?”

阮凝转头微笑看着沈念尘,也等着他回答。

然而,沈念尘拿起话筒,却回答——

“不,女主角是秦晴。”

阮凝一瞬如坠冰窖。

她穿书重生到这个世界,如果说沈念尘是这里的男主,那秦晴,就是书中原本的天命女主。


阮凝十九岁那年觉醒记忆的时候,就去查了秦晴。

只是秦晴跟沈念尘虽然是出同门,但是并没有什么交集,而且当年秦晴拿了影后的桂冠之后为爱隐退,都结了婚生了孩子。

所以,阮凝以为小说是小说,自己生活的这个世界是真实的。

也以为,秦晴和沈念尘不会再有关系。

从十九岁到现在,整整四年,她为了追随沈念尘的脚步,也进了娱乐圈。

她一直坚信,日久天长之后,沈念尘会慢慢接受自己。

却没想到,现实给了她狠狠的一击。

一直到发布会结束,休息间。

阮凝望着坐在沙发上解着袖扣的男人,犹豫了片刻终还是出声问:“小叔,请秦晴做女主角……是什么时候决定的?”

沈念尘眼都未抬:“一周前。”

刹那间,阮凝喉间一涩,有些干痛。

这一周她给他打了无数个电话,可沈念尘从未跟她提起过半个字。

是他们疏离了,还是他认为这些事自己根本无权知晓?

好不容易才压下心底涩意,阮凝抿了抿唇:“那为什么不要我——”

话没说完,却被沈念尘皱眉打断:“《星辰荣光》这部剧,你不合适。”

阮凝狠狠一怔。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沈念尘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这么伤人。

连记者们都知道,《星辰荣光》是她用自己为模板写的书,可是他竟然说她不适合出演?

自己把对他的满腔的爱恋写进书里,他却要别的女人来演?

片刻,见阮凝久久不回声,沈念尘抬眸看她。

瞧出她情绪不对,他刚要开口,休息室的门却被敲响。

一身优雅蓝色长裙的秦晴推门而入,笑容温婉:“师兄,还没收拾好吗?”

视线一转,她看见站在一边的阮凝,挑了下眉:“凝凝也在呀,我和师兄约好去看拍摄场地,一起吗?”

阮凝刚要回答,却听沈念尘先一步回答:“她不参与这次拍摄,没必要去。”

阮凝心头一刺,不由攥紧背在身后的手。

秦晴笑了笑:“那可惜了,师兄,我们走吧。”

“嗯。”沈念尘低低应了声,拿起外套向外走去。

临出门前,他回头看向阮凝:“你早点回家休息。”

话落,便抬步离去。

阮凝站在原地,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心脏像是被泡在冷水里,怎么都暖不回来。

她没有马上回家,而是戴上口罩,独自去了一家从前和沈念尘经常光顾的咖啡厅。

她坐在同样的座位,点了一杯卡布奇诺给自己,一杯拿铁放在对面。

喝着同样的咖啡,只是少了沈念尘,好像什么都不对。

阮凝望着窗外,她的情绪还不到落泪,憋在心口不上不下实在难受。

等到卡布奇诺凉透了,阮凝最终还是点开手机,搜索‘秦晴’的词条。

率先跳出来的,就是‘秦晴离婚复出’的消息。

阮凝心头骤然升腾惶恐,接着手机上就自动弹出一条热搜——

“影帝沈念尘与昔日影后秦晴单独幽会,疑似恋情爆光!”


阮凝手指一颤,点进去就看到照片上沈念尘和秦晴靠得极近,就像是在接吻一般!

她慌乱地按灭屏幕,呼吸却逐渐紊乱。

眼前那两人的身影挥之不去,像是一把刀狠狠扎在心上。

这时候,咖啡厅传来熟悉的歌声。

“我以为我们的默契和配合,是我们在一起的证明,却忽略了,你从来没有说过我爱你,我只恨幸福来过……”

阮凝再也待不下去,跌跌撞撞来到大街上。

入夜,街上的霓虹灯热闹亮着。

阮凝不知不觉,走到了游乐园门口。

夜风清徐。

大概是周末,游乐园的人很多。

阮凝站在门口,仰头望着匝道上飞速划过的过山车,思绪却一点点飘远。

她这辈子有两个心愿,一个是能坐一次过山车,另一个,是希望和沈念尘一辈子在一起。

医生曾断言,她的身体特殊,坐过山车就等于自杀。

她忽然忍不住怀疑,那爱上沈念尘,算不算慢性自杀?

夜色一点点浓郁,游乐园的人也渐渐离开。

晚上十一点,游乐园的人都走光了,天边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起了雪花。

有一片雪花掉落在阮凝的眼睫毛上,透过雪花看去,路灯透着一种五彩斑斓的美。

天地寂静,只剩下她一个人。

她有一瞬间恍惚,人死后,真的可以穿书重生吗?这个世界真的是真实的吗?

这个时候,身后忽然传来清冷的一句:“阮凝,你还要在这待多久?”

闻声,阮凝回头望去。

却见,沈念尘穿着高定的西服,撑着一把黑色的大伞向她走来,像极了动漫里会守护主人一辈子的执事。

“小叔……”

阮凝望着男人清冷的眉眼,内心的悸动怎么都压不住。

沈念尘撑伞走近,眉心微蹙。

四十分钟前,自己接到阮凝经纪人的电话,说她看起来心情不太好,不知道一个人跑到哪里去了。

他一猜便知道她是来了这里。

沈念尘声音凉淡:“手机为什么关机,不知道大家会担心你吗?”

他话里斥责味道浓厚,阮凝却不在意,反而答非所问:“小叔,你从前说会一直陪着我,这话现在还作数吗?”

沈念尘顿了顿:“当然,我永远是你的小叔。”

这个回答,阮凝并不满意。

但还不等她问出下一句,沈念尘就转身朝来路走:“很晚了,我送你回家。”

觑见他的脸色并不好,阮凝只好跟上。

车上,她余光一直注意沈念尘的脸色,但一直没有机会再次搭话,直到他把她送到家门口。

阮凝下车后,才鼓起勇气说:“小叔,既然很晚了,你干脆就在我这儿休息一晚吧?”

情窦初开,沈念尘便是她心里的人。

她守了他这么多年,不想再继续做哑巴了。

就算秦晴是这个世界的天命女主,但是她还是想为自己争取一次。

她已经想好了,带沈念尘上楼后,她会喝点酒,然后就借着醉意表白……这样,就算他拒绝了,也不会尴尬。

然而,这一次历来对她有求必应的沈念尘,却连车都没有下。

只见扔下一句:“不用,我还要回酒店和秦晴讨论剧本。”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