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弄乱的客厅
  • 被弄乱的客厅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叶诚宋依
  • 更新:2022-09-11 14:18:00
  • 最新章节:被弄乱的客厅第6章
继续看书
叶诚将自己的东西全部打包搬进了次卧。 又将重新打印的协议递给我,我翻了几页,和我们之前商议的内容差不多。 翻到最后一页,看到他最新添加的条款,有点便秘。 他拉开餐椅坐了下来,非常有礼貌地询问:「每周的 135,可以吗?」

《被弄乱的客厅》精彩片段

叶诚将自己的东西全部打包搬进了次卧。

又将重新打印的协议递给我,我翻了几页,和我们之前商议的内容差不多。

翻到最后一页,看到他最新添加的条款,有点便秘。

他拉开餐椅坐了下来,非常有礼貌地询问:「每周的 135,可以吗?」

.246是不配吗?

这都打印上去了,还问我可不可以干什么!

我已经无力吐槽,很生气地签上了大名。

叶诚见我签了,也拧开笔帽签上自己的名字。

我这才注意到,他用的钢笔还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一个情人节,我送给他的。

居然没扔,这是不是代表,他对我并没有表现出的这么没有温度。

我将外卖打开,又递给他一双筷子。

叶诚接过,将签好的协议放在一旁的酒柜上,说:「今天周五。」

「……」

吃完饭,我主动收拾起了残局,叶诚去洗澡。

他洗完出来,催促道:「到你了。」

我拿起早就准备好的睡裙,溜进了浴室。

说不紧张是假的,但比起紧张,我更害怕和叶诚在一起的这 3 年,过着形同陌路的婚姻生活。

洗完回到卧室,叶诚却不在房里。

次卧的灯开着,门也没关严实,我轻轻推开。

他正坐在书桌前,埋头写着什么,见到我进来,他立即将笔记本塞进了抽屉,并且锁上了。

「洗好了?」他问。

我点点头,脸有点热。

「要去你房间吗?」他又问,态度冷漠得像执行公务。

我有点扫兴,但还是配合地说,去主卧吧。

「行。」他站起身,默默地跟在我的身后。

一进屋,我就将门给锁上了。

他有些惊讶我的表现,我深吸一口气,豁出去般将他抵在了门板上。

学着他当年壁咚我的样子,伸出手去摸他的下巴。

他太高了,我手都举酸了,也只能仰着头与他对视。

他将我的手握住,原本温和的呼吸渐渐沉重起来,忽然他一个用力将我整个人举了起来。

「叶诚!」我惊叫。

他却冷着一张脸,将我往床上按……

他什么时候这么会了!

这哪是什么禁欲科学家,明明就是不知餍足的禽兽好不好?

结束后,他见我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关心地问:「需要我抱你去洗吗?」

「不用了。」现在的我只想休息。

「那你早点休息。」他套起裤子,准备离开。

「不留下来吗?」这么亲密的事做了,居然穿衣走人?

把我当什么了?

「我还有工作要处理。」他找了个理由便离开了。

他一走,我感觉眼眶立即就热了,我用一旁的睡裙蒙住脸,眼泪止不住地流了出来。

就这样静静哭了十分钟,我从床上坐起来,抹干净了眼泪,拿起衣服去浴室整理。

从浴室出来,我特意路过叶诚的房门前。

里面的灯正亮着,或许他真的在工作也说不定,我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回到房间,我开始躺在床上刷微信的通讯录。

和叶诚分手后,我几乎切断了和国内的一切联系。

回国后,我试着联系了几个当初要好的朋友,结果发现对方要么将我拉黑,要么删了我的好友。

我一个一个头像点过去,最后点开了谢雨的头像。

谢雨是叶诚的同门小师妹,我和叶诚分手时,她气冲冲地跑来打我,骂我是没有心的女人。

那天晚上,我们在雨中扭打成一团。

叶诚赶来时,我的脸被抓破了好几道血印子

他淡淡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扶着同样被抓花了脸的谢雨去医务室。

后来我出了国,听说她和叶诚好上了。

结果最后也没能修成正果,叶诚变成如今这般冷漠无情,她脱不了干系。

我试探着发出去一个表情包。

消息成功发出了,看来她没删了我这个情敌。

很快,她的消息回了过来。

「宋依?」

「是我!」

她很久没回我消息,估计是心虚了。

今天被叶诚折腾得本就疲累,困意袭来,我渐渐睡了过去。

睡梦中,仿佛有个温暖的怀抱紧贴着我。

可醒来,2 米 2 的大床上却只有我一个人,我失望地摸了摸一旁冰冷的床铺。

心里失落落的。

看了一眼手机,谢雨给我回了消息,她约我今天下午两点见面。

我爽快答应了。

当年她骂我负心女的账,正好可以一并算了。

穿好衣服出来,叶诚正在厨房做早餐。

三明治配牛奶,简单又营养。

「先去刷牙。」

我动手要吃,被他一掌拍掉。

「昨晚睡前刷过了。」这件事我很不理解,明明夜里没吃东西,凭什么早上还得刷牙。

「昨晚你还吃过饭了呢。」他怼我。

我不爽,瞪他:「你昨晚还睡过我了呢。」

怎么,今晚打算再睡吗!

「宋依!」他扬高了声音,有些咬牙切齿。

「小气。」我知道他在生气,也不敢惹他,只能逃进浴室洗漱。

刷完牙出来,叶诚又熬了一锅小米粥,盛好了搁到我面前。

我端起喝了。

他若有所思地看着我,问:「什么时候带我去见岳父岳母?」

「咳……」我呛了。

「我们结婚的事,你不会瞒着家里吧?」语气很不悦了。

「怎么会。」我抬头,正好撞见他用看渣女的表情看着我,顿时就慌了,急忙解释,「下周我妈出院,到时候约个时间带你去家里见。」

「岳母住院这么大的事,我不去看望,不礼貌。」他静静地看着我,如墨般的眸子写满了不认同。

「况且,我们协议里规定了彼此都要孝敬双方父母。」他见我不接话,搬出了协议条款。

「既然要孝敬父母,你什么时候带我去见公婆?」我不服气地反驳。

他愣了一下,表情古怪地看着我。

我仰起脸,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

他父母应该不知道自己的准儿媳早就偷偷换了人,还是当初狠心抛弃他们儿子的坏女人吧!

「他们去世了。」他顿了顿,接着说,「你要想见,下午买束菊花,我带你去。」

他脸上表情淡淡的,语气也很平静,仿佛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

「什么时候的事?」我差点哽住。

「两年多前。」他起身,将碗筷收拾好了,放进池子里洗。

很显然,这个话题他不想继续。

可我却感到手脚一阵冰凉,两年前正是我和叶诚为了分手彼此拉扯的时候。

那时候的我铁石心肠,吵着要出国挣美元。

他不想让我去,说他有个亲戚是做房地产的,赚了很多钱,说可以跟着他干。

我骂他没出息,读了这么多年书,出来竟只想着卖房子。

那次我骂了很多难听的话,希望他可以知难而退。

可他听不进去,竟瞒着所有人去售楼部上班。

直到他父母找上我。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林诚的父母,他们是普通的高中老师,教了一辈子书,体面又清高。

可他们一见到我就哭着求我将他们曾引以为傲的儿子还给他们。

「要去买菊花吗?」叶诚洗完碗出来,打断了我的思绪。

「改……改天吧。」我有点不敢面对他的父母。

心里总觉得不踏实,感觉他父母的死或许和我有关。

「别乱想,和你没关系。」他像是看出我的心思,主动摸了摸我的头。

我却并没有因此好受多少。

下午我还是决定先去见一见谢雨。

出门前,我还特意交代了自己要去见谢雨,以此来试探叶诚的反应。

结果他只是叮嘱我早点回来,晚上要一起去商超采购,明天去医院看望他丈母娘。

黑色的眸子里,没有半点情绪的波动。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