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质量小说婚姻保卫战
  • 高质量小说婚姻保卫战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沫果
  • 更新:2024-06-11 21:02:00
  • 最新章节:第7章
继续看书
主角沈靳城乔楚楚的现代言情《婚姻保卫战》,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沫果”,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小三陷害,前夫指责,林言酒吧买醉。胃病发作撞上薄冷,机缘巧合成为薄冷的“生活秘书”。“你是我的‘生活秘书’,必然要照顾我的所有。”薄冷嘴角邪魅一笑。“‘生活秘书’难道就应该为你暖床么?”“我的‘生活秘书’,你注定一辈子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高质量小说婚姻保卫战》精彩片段


亮眼的黑色长款宾利早已停在了酒吧的门口,薄冷弯身将林言放在副驾驶座上,并系好了安全带,这才从车头绕过坐进驾驶座。

“稍微忍几分钟,一会儿就到了。”一只手握住方向盘,另一只手发动引擎,薄冷以最快的速度将车驶离。

林言却已经疼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缩成一团,迷迷糊糊的应答一声。

在这个凄凉的夜晚,她冰冷的心却因为一个陌生的男人感受到了丝丝暖意。

江城第一人民医院,VIP特护病房“她情况怎么样?”

“过度酗酒加长期的饮食不规律导致的急性胃炎,发病很急,幸亏送来的及时,不然情况只怕会更糟糕。”

“嗯,那需要注意什么?”

“近段时间多喝热水喝热粥,一日三餐按时吃,禁止暴饮暴食,另外,还需要做一个胃镜检查!”

“好,我知道了。”

“嗯,薄四少,那我先走了。”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收起笔和纸,恭敬的对着男人说了一声,见男人点头应允后,才离开病房。

病房门关上,薄冷才望向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女人,然后目光顺着她插着针的手背,延伸到挂着的吊瓶。

那‘滴滴答答’的声响就和他的心跳一样,急促有力。

呼……只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或许这个女人连命都没有了。

他忽然有些庆幸,在那么紧急危险的时刻,他作出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谢谢你救了我……”

早已从昏迷中逐渐清醒的林言忽然出声,眼皮吃力的抬起,透着一条细缝看向那背光而立的男人。

“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就好,不能再耽误你的时间了……”她声音轻而缓,干涩的连动一下都有点困难。

薄冷墨色长眉挑了挑,和林言对视的同时,清俊的眉宇间竟然出现了淡淡的褶皱,他还真是头一次见到这么省事的女人。

不再是他赶女人,而是女人赶他?

“觉得不能说话就先不要说,你的身体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康复,至于我……”

他顿了顿,黑眸清明又深邃,“既然你是我救的人,我想我就有必要负责你到你出院。”

白色的V领线衫衬出他高贵的气质,右手则插在休闲裤的兜里,整个人看起来没有半点违和感。

“直到我出院?”林言不解的皱眉。

薄冷不置可否,浅浅的扬起嘴角,“嗯,这间病房长期保留,你什么时候彻底康复了什么时候就可以离开。”

“可是……”床上的人儿还想拒绝。

薄冷微微转眼,正要说话,裤兜里的手机突兀响起,铃声打破了病房里的沉寂。

他顿了下,取出手机后划开屏幕,扫了一眼来电显示,澄澈的黑瞳中仿佛有了异样。

“我出去接个电话。”

然后他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凝望着薄冷挺直又修长的背影,林言说不清道不明自己心中的那份感觉,即便是一个陌生人尚且知道关心自己,而身为她丈夫的沈靳城,却或许连她是生是死都不会在意。

人情最冷不过如此。

小说《婚姻保卫战》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想到沈靳城,就想到了这三年冷漠的婚姻,和昨天的那一巴掌,林言凄绝的闭了闭眼,心痛入骨髓,两行清泪无声的从眼角滑下。

他不信她,在他的心目中,她说的永远都是假的,做的也永远都是错的,只有林馨儿是他的白月光,而她,却不是朱砂痣,只是一个碍眼的挡路石。

曾经,她傻傻的以为只要努力的爱着他,他总有一天会回心转意。

可是没有,他拒绝她的爱,拒绝她的一切,甚至是连看她一眼都觉得恶心。

他的眼里,或许从来就不曾有过她。

忽然,病房门开了,薄冷脚步轻缓,优雅的像一只波斯猫儿般的走了进来,打断了林言的思绪。

“我有点事,我安排了医务人员,他们会尽心照顾你。”

言下之意,便是告辞。

林言艰难的半坐起身,靠在床头上,朝着男人微微颔首,挤出一抹淡淡的感激的微笑,“先生,真的非常感谢您,能留下您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吗?日后我好报答……”

“不用了,救你不过是伸把手而已,你好好养病吧。”

薄冷在林言的欲言又止中,转身大步离去,只留下一个高大冷峻,却又让人无限遐想的背影。

“虽然有些冷漠,不过意外的是个好人。”林言轻喃着。

话说,这男人长得真俊美,沈靳城已是男人中少有的好看了,而这位,却还要好看几分,不止如此,就连气质,都更为突出,是个让女人为之疯狂的男人。

虽然刚才他说不用报答,但是她却做不到真的就这么算了。

……早上八点,天大亮。

林言是被饿醒的,她忽然想起来,从昨天进医院开始,就没有吃过任何东西,这会儿肚子早已不痛,只有饥饿感难以忍受。

手背上输水的吊针和架子上的吊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取走,林言掀被下床,双脚一踩在地面,一股眩晕就袭了上来,眼前一片发黑,同时还恶心难受,她乏力的跌回床上,好一会儿才恢复正常,不禁苦笑,居然饿的头晕眼花了。

恰在这时,一道粉红色的身影轻手轻脚的开门进来,推着一辆医用推车,是一个护士。

“林小姐,原来您已经醒了啊,您这是要上厕所吗?”

林言虚弱的摇了下头,“我准备去买早餐。”

护士一听,赶紧将她扶回床上,急忙道:“林小姐,您现在病成这样,还是我去帮您买吧。”

没多久,林言就吃上了护士帮忙买来的瘦肉粥,温和的热流顺着喉管滑进胃里,暖暖的,很是舒服。

昨晚的医生刚才也过来了,正在检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一番询问和诊断下来,粥也差不多见底了,胃里有了东西,身体也不再那么软乏无力,连带着苍白的脸色也渐渐有了一丝红润。

“比预想中恢复得好,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谢谢医生。”

医生点点头,招呼着护士离开了。

林言喝完粥后,去卫生间里稍微洗漱了一把,而后蓦然想起来,昨晚进医院之前,还没有和乔楚楚告别呢。

真不知道她找不到她,会不会急着报了警。

从床头柜上拿过包,找出手机,却发现早已没电关机了,幸好平时业务繁多没时间充电,就经常在包里备了一个充电源,现在倒是派上了用场。

充了十多分钟,林言将手机开了机,一瞬间,几十个未接来电的短信提示叮咚叮咚的闪现。

大致看了一下,其中二十多个是乔楚楚的,剩下的十多个,居然是沈靳城打来的。

看到备注的‘老公’两个字,林言从来没有觉得有像现在这一刻这么讽刺。

小说《婚姻保卫战》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还好么?”

薄冷清俊的眉峰蹙了起来,手保持着半腾空的姿势,“你怎么了?”

那骨子里透出来的矜贵和禁欲给人莫名的膜拜感。

“我不舒服……”痛苦的哽咽,从林言紧咬的唇瓣里溢出,颤抖的削肩已经暗示了她所忍受的疼。

她骨节分明的手指不断用力,在男人白色的衬衫上留下一个细微的褶皱,仿佛痛到极致随时都可能晕厥。

“很不舒服……”

若换做以往,薄冷一定会将这当成女人接近他的借口,然后径直从他怀里扯出。

可是此刻,他雪白的衬衫已被她流淌出来的泪水晕开了一片湿濡,那嘶哑的哭声怎么听都不像是虚情假意。

“哪里不舒服?”他俊雅的眉头蹙起,嗓音冰凉的渗透入人的骨髓,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下意识的问出声来。

“胃……我的胃好难受……”

林言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平日里也时常会有胃病发作,却从没有像此刻一样掉落大串大串的眼泪,呜咽抽泣个没完。

“我求你,送我去医院,我不想死……”

最后,她几乎是用哀求的口吻开口,依赖着这个男人所带给她的安全感和温暖,抱住这个男人的腰腹,闭上酸疼的眼眶。

是啊,她不想死,她还没有亲自了结她和沈靳城之间的爱恨情仇,怎么能轻易挂了呢?

‘我不想死……’

听到这句,薄冷深邃的眼眸不由得多看了几眼林言。

只是她的面容全部被她垂下来的发丝遮挡,可到底是怎样的经历,会让一个女人用如此绝望又倔强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忽然试图在她的身上探究更多,但所有的思绪都被女人下一声的呻吟声打断,“快……一点,带我去医院……嗯……好疼……”

薄冷眸光渐渐转深,因为女人的蹭动,他的声音呈现出了雌性的沙哑,和烧了一团幽火似的。

“好,我送你去医院。”

话毕,他修长又温厚的手掌裹住林言的腰肢,将她径直打横抱起。

“薄四少!可是我们接下来还有好几场重要的会议,都是有关于……”

“秦三。”

薄冷抱着轻微抽搐的女人转身,颀长而单薄的身子顿住,扫向他身后的跟随者,墨色的长眉倏然下沉,“谁都有困难的时候,不是吗?”

就像是当初的他,那么的孤立无援,可在跌入万丈悬崖的那一秒,还是有人伸手拽住了他。

瘦削的脸颊让薄冷看上去有几分孤傲的气质,可开口说出来的话却极其的平和,“推掉后面的几场会议,你备一下车,我先送她去医院。”

“四少,你一个人开车去?”秦三跟着薄冷的步子往前走,他一动,身后的一众保镖纷纷跟上。

毕竟薄四少才刚回国不久,论开车,他还真有点不太放心。

“别担心,你去应付一下薄家的人,他们打电话打了一天。”

女人干净的味道似乎毒药一样蔓延,薄冷的身躯明显一震,有些不可思议的是身体居然会在这一秒起了反应。

所以在丢给特助一行人这句话之后,他的手掌更是大力的握紧了她的腰肢,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向门口。

……

小说《婚姻保卫战》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亮眼的黑色长款宾利早已停在了酒吧的门口,薄冷弯身将林言放在副驾驶座上,并系好了安全带,这才从车头绕过坐进驾驶座。

“稍微忍几分钟,一会儿就到了。”一只手握住方向盘,另一只手发动引擎,薄冷以最快的速度将车驶离。

林言却已经疼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缩成一团,迷迷糊糊的应答一声。

在这个凄凉的夜晚,她冰冷的心却因为一个陌生的男人感受到了丝丝暖意。

江城第一人民医院,VIP特护病房

“她情况怎么样?”

“过度酗酒加长期的饮食不规律导致的急性胃炎,发病很急,幸亏送来的及时,不然情况只怕会更糟糕。”

“嗯,那需要注意什么?”

“近段时间多喝热水喝热粥,一日三餐按时吃,禁止暴饮暴食,另外,还需要做一个胃镜检查!”

“好,我知道了。”

“嗯,薄四少,那我先走了。”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收起笔和纸,恭敬的对着男人说了一声,见男人点头应允后,才离开病房。

病房门关上,薄冷才望向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女人,然后目光顺着她插着针的手背,延伸到挂着的吊瓶。

那‘滴滴答答’的声响就和他的心跳一样,急促有力。

呼……只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或许这个女人连命都没有了。

他忽然有些庆幸,在那么紧急危险的时刻,他作出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谢谢你救了我……”

早已从昏迷中逐渐清醒的林言忽然出声,眼皮吃力的抬起,透着一条细缝看向那背光而立的男人。

“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就好,不能再耽误你的时间了……”她声音轻而缓,干涩的连动一下都有点困难。

薄冷墨色长眉挑了挑,和林言对视的同时,清俊的眉宇间竟然出现了淡淡的褶皱,他还真是头一次见到这么省事的女人。

不再是他赶女人,而是女人赶他?

“觉得不能说话就先不要说,你的身体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康复,至于我……”

他顿了顿,黑眸清明又深邃,“既然你是我救的人,我想我就有必要负责你到你出院。”

白色的V领线衫衬出他高贵的气质,右手则插在休闲裤的兜里,整个人看起来没有半点违和感。

“直到我出院?”林言不解的皱眉。

薄冷不置可否,浅浅的扬起嘴角,“嗯,这间病房长期保留,你什么时候彻底康复了什么时候就可以离开。”

“可是……”床上的人儿还想拒绝。

薄冷微微转眼,正要说话,裤兜里的手机突兀响起,铃声打破了病房里的沉寂。

他顿了下,取出手机后划开屏幕,扫了一眼来电显示,澄澈的黑瞳中仿佛有了异样。

“我出去接个电话。”

然后他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凝望着薄冷挺直又修长的背影,林言说不清道不明自己心中的那份感觉,即便是一个陌生人尚且知道关心自己,而身为她丈夫的沈靳城,却或许连她是生是死都不会在意。

人情最冷不过如此。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