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墙角陈预
  • 那个墙角陈预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那个墙角陈预
  • 更新:2022-09-13 05:05:00
  • 最新章节:那个墙角陈预第6章
继续看书
「火不火在你眼里就这么重要吗,你明明不是看重这些的人。」「你错了,我是。」我竭尽全力扮演着陈预生命里的反派角色。而且扮演得很成功。

《那个墙角陈预》精彩片段

他牵住我的手,手心温热。


「黎晴。」


陈预叫出我名字的瞬间,我的眼泪又忍不住往下掉。


「去前面坐着聊吧。」


「行吧。」


我不太情愿地和他往前面并排列着的两家商店慢慢走去。


我以为我们两个人想的是同一个地方。


结果他走进了甜品店,而我走进了咖啡店。


奇怪的是我不喜欢咖啡,而他也不喜欢甜品。


记得我们之前总是会为到底去什么店吵架,现在竟然会按照对方的喜好来。


或许这才叫死去的青春突然开始攻击我。


坐下来时,我还在沉思,陈预忽然开口。


他带着目的的问题一向尖锐而又单刀直入,「你做这个工作是为了我吗?」


「呃……不是。」


否认后,我又加了几句听上去更合理的解释:「我后来说服我妈让她同意我来这工作,是因为通过了这里的面试,而且刚好她养了只猫,所以就没那么多时间一直管着我。」


我故作轻松,其实表情并不自然。


他眸色暗了暗,下一个问题直接问到了重点:「那你当初和我分手是不是为了……」


他应该是猜到了什么。


不过他还没问完,我就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当时啊……当时是因为我觉得你给不了我未来,所以索性分手,想找个更好的,谁知道你火了。」


「是吗?」陈预往后靠了靠。


他试探的目光从我身上离开时,似乎有什么想说。


但始终没说出口,只勾了个近似淡漠的笑。


看样子似乎终于放下了心理压力。


放下了其实挺好的,他已经值得更好的人了,而不用因为知道那所谓的真相后有的一点愧疚考虑我。


我在心里安慰自己。一个人无法释怀,总好过两个人都纠结于此。


「那,没事我先走了。」


「你的药。」他指了指桌上。


「哦,我忘了。」


陈预盯着袋子里的药看了好久。



12


我们从那两次以后就没怎么见面了,或许是相互避开的缘故。


生活仍在周而复始地无规律运转。


有时我也能从别人的嘴里,听见他得了什么奖或者参加什么节目的消息。


听听也就过去了。


时间很快到了冬天。


快要过年,我回了老家,在家里一躺就是一个星期,连动都不带动的。


偶尔看看电视,看看综艺,唯一比较消耗卡路里的就是和家里的表弟表妹打王者。


直到某天下午,我妈一边逗猫,一边问我什么时候找对象,什么时候结婚,又忽然问起陈预。


「诶,对了,你之前谈的那个男朋友呢?」


「分了。」


「不对,姐姐谈的男朋友当大明星了。」


我妈放下了逗猫棒。


我轻飘飘瞪了眼表弟,然后立即找借口溜出门,生怕被抓着问东问西。


快要过年,我回了老家,在家里一躺就是一个星期,连动都不带动的。


偶尔看看电视,看看综艺,唯一比较消耗卡路里的就是和家里的表弟表妹打王者。


直到某天下午,我妈一边逗猫,一边问我什么时候找对象,什么时候结婚,又忽然问起陈预。


「诶,对了,你之前谈的那个男朋友呢?」


「分了。」


「不对,姐姐谈的男朋友当大明星了。」


我妈放下了逗猫棒。


我轻飘飘瞪了眼表弟,然后立即找借口溜出门,生怕被抓着问东问西。


可出去后,我越发觉得自己像只孤魂野鬼。


毕竟哪有人大过年的一个人在外面乱逛的,路上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家人。


我逛了一会儿,发现四楼的电影院门口人看上去不多,就随便抱了桶爆米花,买了张票坐下。


买票的时候,我也没看清电影是什么,只知道进去后前排有个熊孩子在哭个不停。


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熊孩子没哭了,而我哭成了狗。


我听说人其实并不会被其他事物感动。


人只会被自己感动。


所以看电影时哭,只是因为你在电影里看到了自己。


这个电影名叫《如何与前任重归就好》。


它说追回前任一般有三个办法。


第一个,看见前任千万不要躲。


我想了想,我好像躲了。


第二个,千万不要立刻和他撇清关系。


我想了想,我好像撇了。


第三个就是如果去恋爱时经常去的地方,万一遇到了前任,就一口咬定对方还在怀念你。


如果前任对你还有一点感情,一般就能旧情复燃。


如果他已经不喜欢你了,沿途走一段路当告别也无妨。


……


看完电影,我打开手机查了一下,这个电影在网上的评分很低。


我忍不住跟着吐槽了几句。


吐槽完走出电影院,却忍不住非常双标地出现在了以前经常陪陈预弹吉他的街头。



13.


我觉得不只电影离谱,现在我好像也有点离谱。


这条街比以前还要冷。


没有人,只有风。


前面的螺蛳粉店也冷得关上了门,原本想吃一碗螺蛳粉的计划失败,我继续迎着风向前走。


在电影里,女主再走几步就要和男主相遇了。


但在现实里,哪里会有那么多偶遇。


我正想发表一些伤春悲秋的内心独白。


但就在这时,在这条街的拐角处,戴着鸭舌帽和口罩的陈预和我迎面撞上。


我和他对视了很久很久,我甚至分不清这是不是我看电影后产生的幻觉。


「你还怀念我吗?」


「什么?」


雪落到了我的睫毛上,我忽地被遮住了视线。


「没什么。」他眼尾弯了一下。


好像刚才的话,只是我自己对他的幻觉。


我很想问他是不是也看了那场电影,但是话到嘴边我又改成了:「你也回老家过年啊。」


「对啊。」


我们并排踩雪走,难得心平气和地交谈。


他问我:「明年有什么计划吗?」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