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流薛辰
  • 顶流薛辰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佚名
  • 更新:2022-09-13 06:23:00
  • 最新章节:顶流薛辰第5章
继续看书
丧尸病毒席卷全城的时候,所有人都在疯狂囤积食物,我却把全城能买到的所有香水都囤回了家里,掩盖我家的气味。 半夜爬到我家的丧尸王的气味。 这只丧尸王,还是曾经的内娱颜值天花板,薛辰。

《顶流薛辰》精彩片段

丧尸病毒席卷全城的时候,所有人都在疯狂囤积食物,我却把全城能买到的所有香水都囤回了家里,掩盖我家的气味。

半夜爬到我家的丧尸王的气味。

这只丧尸王,还是曾经的内娱颜值天花板,薛辰。

而我是他最大的黑粉,被告过那种。

我也不知道,他变成丧尸王以后的第一件事,为什么不是带领丧尸占领地球。

而是半夜爬到我家,赖着不走。

丧尸病毒来袭的时候,所有超市便利店药店都被抢空了。

连花店都被抢空了,毕竟谁也不知道军队什么时候来救援,说不定有一天得饿得吃干花。

只有各个化妆品专区,柜姐跑路,剩一堆化妆品孤零零待在柜台里,看着萧条的商场,和形单影只忙碌扫货的我。

是的,我在别人疯狂抢食物的时候,独自在商场的化妆品专区扫货,把一瓶瓶香水扔进大行李箱里,各种香味,来者不拒。

我差不多把全城的香水都扫空了。

这不是因为我脑子有病,我实属被迫无奈——在丧尸病毒来袭的第一夜,我家就中招了。

一只丧尸悄无声息地爬上十八楼,打破窗户,进到卧室,坐在我的床边。

他并不像其他丧尸一样丑陋腐烂,他的容貌身材还是人类的样子,也不像其他丧尸一样腥臭难闻,他身上甚至有一种异香,一种让人闻了心胆俱裂、不由臣服的香味。

他还存有人类的认知和思考能力,甚至表面看着跟人类无异,只是瞳仁的颜色过于幽深些而已。

但我当时就心凉了。

这种丧尸,专家介绍过,是概率亿分之一才出现的,丧尸王。

丧尸王,瞳仁幽黑,身有异香,让人闻之臣服,能吸引方圆百里的丧尸前来归降,火烧不死、枪打不死、水淹不死,很难消灭,只要出现,就是人类一场大劫难。

可我心凉,不止因为这个,还因为,这个丧尸,他的前身我认识——内娱公认的颜值天花板,薛辰。

而我是他最出名的黑粉,被他告过的。

当初庭审时,他还破天荒去了法庭,一言不发,冷冷地盯了我几个小时,然后让我赔偿他一块钱。

我也没想到他这么记仇,这一块钱我已经赔了,可他却不依不饶,甚至变成丧尸,第一时间就跑来找我。

我跟他大眼瞪小眼,对峙了一会儿,我抱着枕头缩在床角,快要哭出来了:「你是不是觉得一块钱不够?其实我还有钱……」

薛辰一言不发,像在法庭那次一样,沉默地盯着我,大半夜盯得我毛骨悚然:「要不我公开在微博给你道歉?或者我现在自首去坐牢都行,求求你别咬我……」

薛辰皱了皱眉,似乎还低声骂了声「神经病」,然后往床上一倒,闭着眼,鸦羽般的睫毛在苍白的脸上一颤一颤:「我累了,休息会儿,你敢跑我就咬你。」

我嘴唇都吓得哆嗦。

我哪敢跑。

丧尸王啊,枪都不怕,何况我一个互联网上的巨人,现实里的废物。

我抱着枕头,缩在床角,紧盯着他,度过了人生中最诡异的一夜——跟丧尸王同床共枕的一夜。

到了凌晨,我发现我们小区陷落了。

整个小区,全是丧尸,徘徊在各个角落,晃晃悠悠,腥臭无比,还时不时抬头朝楼上看。

我在窗口不敢开灯,偷偷往下看,不知是不是错觉,我觉得丧尸们都在看向我住的十八层。

甚至有丧尸已经开始撞紧锁的楼道门。

业主群里,哀嚎一片,没人知道为什么丧尸会大规模集中在这个小区,也没人知道,怎么让他们离开。

只有我知道,那是薛辰身上的异香引来的。

我看着业主群惶惑不安又绝望的邻居们,突然有种负罪感。

如果当初我不在网上黑薛辰,是不是就不会把丧尸招惹来?

我咬了咬牙,偷偷从床上爬起来,去化妆台,把我囤的所有香水都拿出来喷在卧室里。

专家说,丧尸都是被丧尸王的异香吸引来的,那如果盖住这股异香,就能让他们离开。

薛辰被我吵醒,懒懒地睁眼,看了我一眼:「想跑?」

我赶紧摇头:「不是,薛、薛老师,您看看楼下,现在已经到处是您的同类了,都是您这个体味引来的……」

薛辰挑挑眉:「你在我身边,怕什么?」

我他妈就是在你身边才怕的啊妈的。

我深吸口气,鼓足了勇气,想为邻居们挣扎一把:「薛老师,我们小区老人孩子多,您高抬贵手,能不能让楼下的老师们放过我们?」

薛辰看了我好几眼,眼眸深得似海,黑不见底。


薛辰曾经被拍到深夜去张妙家里,逗留到凌晨才回家,被记者拍了个正着。

第二天张妙在微博发了几个笑脸,我们都在替姐姐高兴,终于有了男朋友,紧接着薛辰却发声明打她的脸,说他与张妙没有任何关系。

张妙失落了好几天,被人拍到好几次,眼眶红红的。

明明是薛辰先始乱终弃,不敢承认,我们这些张妙粉才忍不了的啊!

但是现在我敢说吗,我不敢说啊,谁敢去指责一个丧尸王始乱终弃啊!

我默默拉着行李箱,和薛辰一起回到家。

一路上零星看见的丧尸,都追着我的车跑,我只得边开车边往薛辰身上喷香水,喷得香喷喷的,呛得我直打喷嚏。

薛辰一直闭着眼,看着越来越难受,好像很虚弱的样子。听专家说,丧尸王在中毒后,也有个适应的过程,这个过程会很痛苦,如果想消灭他,最好的时候就是这会儿。

我心里动了动。

六个大字浮现在我脑海里:趁他病要他命。

我偷偷摸了摸座椅下,那里放着我的防身武器。

我的手刚动了动,薛辰的眼皮也跟着动了动:「你试试?」

我吓得一个急刹车:「不敢试不敢试,我就是屁股痒,我挠挠!」

薛辰揉了揉太阳穴,朝我勾勾手:「过来。」

啊?我反而往后缩了缩:「薛老师有事您说话,我听得见。」

「我说过来。」薛辰不耐烦道。

我战战兢兢地把身子靠过去,拿手护着脖子:「薛老师什么事?」

薛辰把我的手从脖子上拿开,搭在他肩膀上,身子往我怀里一靠:「过半个小时再走。」

我吓得身子都僵了。

丧尸王靠在我怀里,是什么样的感觉?

是他妈的快吓尿却不敢尿,不是怕丢人,是怕惹毛洁癖丧尸王的感觉。

薛辰很快又睡着了。

这几天他很少清醒,一直都在昏昏沉沉,经受变异的痛苦。

我偷偷拧开广播,听着坚守在城市不知哪个角落的主播最后的报道:「目前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请大家坚持住,军队很快就会来解救我们!坏消息是,这个城市里诞生了两个百年不遇的丧尸王……」

…………

如果不是我求生欲太强,我真想死了算了。

一个丧尸王已经够毁灭城市了,还出来俩。

我低头看着薛辰,咬了咬牙,要不真的趁他睡觉给他来一下子,不知能不能把他头打爆…………

可低头的一瞬间,我愣了愣。

他靠在我怀里,虚弱又脆弱,这个角度,这个表情,我似曾相识。

曾经年少时,我也这么拥抱过一个人,抚慰他的伤心,给他温暖。

我眨了眨眼,又仔细看了看,摇了摇头。

我可能是太累了,出现了错觉。

薛辰这种盛世美颜,和当初那个人,怎么会是同一个。

我叹了口气,不知他如今身在何处,有没有逃过这波劫难。如今在街上行尸走肉游荡的人,有没有一个是他。

薛辰听见我叹气,突然睁开了眼:「有没有发现,我们身边的丧尸少了?」

我点点头:「对,还是C家的香水最呛鼻子最管用。」

薛辰摇了摇头,突然侧脸竖耳静听了会儿,双眸越来越深,如两潭深湖,身上的异香也越来越浓,最终冲天而起。

他转身快速去拿香水,差不多给自己洗了一遍澡,然后拍拍我:「快,回家!」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知道一定有危险。

不然一个丧尸王,不会露出这么紧张的神色。

我在空无一人的大街疯狂飙车,三十分钟的路程,十分钟就开到了,路上不知撞了多少丧尸。

到家后,薛辰都等不及坐电梯,单手把我搂在怀里,一手攀着大楼,跟壁虎似的,噌噌地就爬到了十八层,从他打破的那面窗户钻了进去,把我放在地上。

我腿一软,又坐下了。

我之所以没吓尿,是因为我的水分都变成了冷汗,滴在了薛辰的身上。

我庆幸刚才没有轻举妄动,没拿武器袭击薛辰。

就这臂力,这敏捷度,我要真敢动他,那就是找死。

薛辰又下了趟楼,依旧走的窗户,把那几大箱香水都拎了上来,又拿胶带把窗户的破洞里三层外三层封好,这才坐下,揉了揉太阳穴,脸色苍白如纸,盯着我看。

看了一会儿,突然开口,说了两句话:「别怕,有我在。

「我跟张妙,没什么。」

我嘴唇哆嗦着,点了点头,快哭出来了:「张妙的事再说,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

薛辰不说话,突然开始抱着头,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来,死死盯着我。

眼中,全是兽性,丝毫看不出昔日顶流的样子。

那股异香,又开始浓烈起来。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